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星洲网红少年投奔美国内情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萧墙      2017年1月8日第31卷2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82983547101&docissue=2017-02

因网络言论遭新加坡法庭两度判监的少年博客余澎杉,入境美国时申请政治庇护,他要证明回国可能遭政府以种族、宗教、政见理由起诉。余曾是儿童演员,自学一口流利美式英语。

新加坡少年博客余澎杉(图:欧新社)

多次因网络言论遭法庭判处监禁的新加坡少年博客余澎杉,在圣诞假日前再度传出新闻,他因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而遭拘留在芝加哥麦亨利县接受审查。据报道,在美国的新加坡社运人士在与他接触后指出,余澎杉是在十二月十六日持旅游签证进入美国,但在入境时向海关表示要申请政治庇护,海关于是将他拘留,等待庭审。

余澎杉不是第一个寻求外国政治庇护的新加坡人,但一九九八年出生的他肯定是最年轻的一个。由于按照新加坡法律,他已届服兵役的年龄,因此也有舆论认为他是为了逃避兵役。

新加坡资深传媒人巴吉向香港《南华早报》表示,新加坡政府不希望事情被渲染或(对余被拘留)提出抗议。余不是新加坡通缉犯,他已经为过去所做的事付出代价,如果他要住在美国而且获得庇护,那是他的人权。

但事情未必那么简单。

已经入籍美国、执律师业、前反对党人戈巴兰·奈尔,几年前在一个叫“新加坡异议者”(Singapore Dissident)的网站上为文指出,一些新加坡人想要以“难民”身份在西方国家寻求庇护,是不可能的事,虽然新加坡政治钳制与言论管制举世皆知,但如果仅以自己无法表达政治观点为由,也很难被西方国家接纳。拒绝服兵役也不可能被接受为理由。

奈尔专长美国移民法与刑法。他说,如果以“寻求庇护者”(asylum applicant)的身份到西方国家后,再证明自己害怕回国可能遭遇政府以种种理由(包括种族、宗教、政见和社团)的起诉,加上具体案例,那就比较有可能成功。

他以自己的例子说明。他毕业自新加坡顶尖的莱佛士书院,在英国读法律后回国投入当时惹耶勒南领导下的工人党,一九八八年和九一年两度参选国会议员落败。他写道,八十年代自己写信给当时的总检察长陈文德,询问既然英国枢密院已经宣判惹耶勒南无罪,为什么总检察长要劝喻新加坡总统不赦免他。奈尔指称自己为此而被禁止执业两年。

他又举了其他例子,说明自己多次以和平方式履行国民的政治权利反对李光耀政府而遭到政府惩罚,“因此我符合寻求庇护者的资格”。他后来通过美国庇护的申请,在加州执业,二零零四年成为美国公民。

他又认为,“肯定符合”西方寻求庇护者资格的新加坡人,包括现任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同几个曾经坐牢的反对党人,以及在一九八七年李光耀主导的“马克思主义阴谋”下被捕的二十几个人。

他在文内告诉新加坡异议者,做出公开的政治行动而被捕,“你极可能获得庇护”。

余曾被判入精神病院

余澎杉曾是新加坡儿童演员,自学得一口流利美式英语。二零一五年三月李光耀逝世,他发布一个视频斥责李光耀为独裁者等等,震惊全国,后来被提告。当局声称怀疑他精神有问题,余澎杉被判入精神病院的重症病房,手脚被绑,二十四小时亮灯。他一度为此绝食,联合国人权组织在东南亚的办公室甚至还为此发出声明,要新加坡释放他。余后来被判监四星期。

当年十一月,余澎杉又在视频中评论涉及一名前官委议员与伊斯兰教的事件,警方调查后指他涉及“冒犯他人宗教情感”,要他在十二月十四日到案说明,但他缺席。三个月后,余的母亲在脸书发帖,说儿子已经失踪三个月,请社会大众协寻。后来发现余澎杉在收到警方约见信函之后,隔日即出国直到四月才回国。警方再度要求他到案说明,他在到案前一日试图出境被拦下来,护照没收后遭逮捕保释。二零一六年八月被以“不服从警方命令”以及六项“冒犯基督徒与宗教情感”的刑事罪名被控,九月被判监六星期加罚款,再度引起国际关注。

在成为社会新闻期间,余澎杉持续在社交媒体发布令人瞩目的谈话内容,包括涉及宗教等敏感课题,用语则是一贯的脏话连连,令狮城当地一些关心他的观者为他捏把冷汗。

近来曾表露悔悟之意

但在刚过去的十二月的网媒《关键评论网国际版》的专访中,余澎杉明显表露了自我悔悟之意,他说以侮辱和猥亵字眼批评宗教与政府,“实在是过分了”,而且会令人对自己进行的社会运动却步。他近期发布的脸书和视频内容仍继续批评李光耀及新加坡政府,但已明显出现更为温和理性以及引据事实的风格改变。他在访问中说,改变自己的最大动力来自女性主义。他涉猎了关于女性主义的文献后,发现论述非常强,也同意那些观点,就是在网上发表骚扰或煽动性言论是个大问题,“以前老是这样做,真是要不得”。

他强调自己“以往不解世情,纯属玩乐”,但今后要做个真正的社运人士,完全合法而不过火地批评政府和宗教。他现在相信成功的定义不在于娱乐大家,而是“让持不同意见的人同意我的看法”。他希望继续发声,引起更多讨论甚至组织活动,终有一天能带领新加坡人走上街头抗争,“新加坡人真是无动于衷到……麻木”。

熟悉狮城体制者指出,余澎杉的网络言行遭到检举,才必须面对检调与司法,但服刑之后,一般对其社会生活没有太多影响。至于服兵役,有人指出,其强烈而公开的反建制心态,反而可能使他被冷落在不重要部门,轻松度日,无需操控武器。

离开新加坡或失影响力

几度冲撞体制的结果,让余澎杉成了本区域“名人”,但其牢狱之灾能否成为获取美国庇护的有效理由,仍待观察,但他若获得美国庇护,离开新加坡,未来能发挥的影响力恐怕就不能如他所愿了。

line_divider

余澎杉小档案

Amos Yee。一九九八年新加坡出生。中华中学毕业。二零一一年凭短片《Jan》赢得The New Paper“第一部电影节”最佳电影和演员奖,余自编自导自演。一五年三月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逝世,余发布视频斥责李为独裁者等,被提告并判监四星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