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鱼目混珠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6-12-3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12/144956.html

请恕莫愁鲁钝,实在不明白groupthink为何可以翻译成“集体盲思”?

首先,“盲思”是个杜撰的词儿,字典都不收,意义不明。并且,“group”是个比“集体”(collective)小的单位,按中共的习惯说法,大概就是“一小撮”吧。“Think”是指一种思维模式、想法,没有“盲目”(blindness)的指向……慢着,那么collective blindness合起来不就是“集体盲思”吗?这和groupthink是同一个概念吗?像日本潮语“下流老人”可以直接拿来中文用那样吗?

实际上,这两个词儿不是同一个概念,甚至是由不同的人提出的。“Groupthink”大白话就是“一小撮人按既定看法做出的决策”,由美国心理学家提出,有完整的学术论述。而“collective blindness”则是解读现象的一个形容词,比如说目前的中国网民……还有就是911之后,中情局炮制的“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伊拉克,欺骗了全世界,引起短暂的collective blindness。

那么,陈振声是用对了groupthink还是用错了呢?应该是用对了。贫尼认为,groupthink类似“本位主义”,俗称“屁股决定脑袋”,是一个含有贬义色彩的用语。它并非如一般的主义那样指一套有系统的思想,而是泛指一种态度和心理状态,它通常是指一种放大了的小团体主义或个人主义。为何早报二丑们要偷换概念把它变成collective blindness呢?这就要追溯他们的奴才本性——为尊者讳,是他们的天职。陈振声用groupthink带有自我警惕的意思,也就是暗示内阁(一小撮人)的决定有时也会错,“兼听则明,偏信则暗”。而早报二丑则认为这会折损“白衣白裤圣人”的高大帅,宁愿用“智者千虑或有一失”来开解,并且把国人也一并拖进来,成了“集体”——圣人的错也就是国民的错,大家不分彼此,一起“盲”是也。

老实说,早报二丑们揣摩上意是挺准的,莫愁不得不佩服。就好比内阁高官黄永宏就是个groupthink的佼佼者,昨天(2016年12月30日)在他的博客上的留言:

对于大多数新加坡人,包括国防部和新加坡武装部队来说,香港当局拘留我们的泰瑞克斯,从国防角度来看,是2016年的一个低点。……虽然泰瑞克斯没有归还使我们所有人感到不安,但还是应该将该事件置于适当的背景下加以看待。……泰瑞克斯事件不会像今天的恐怖主义一样,构成生存威胁,甚至不会构成潜在的威胁。而武装部队不能分心、或让单一事件主导一切。(For most Singaporeans, MINDEF and the SAF included, the detention of our Terrexes by Hong Kong authorities was a low point in 2016 from the defence perspective. The SAF will learn from this episode and has already changed its practices to better protect our assets. But all of us are of course upset that the Terrexes, our property, have not been returned to Singapore.……The Terrex issue does not pose an existential threat or even a potential threat as say, terrorism does today. And the SAF must not lose focus or allow that one issue to dominate all else. Neither should Singaporeans allow this one incident to shake our confidence or weaken our solidarity. We are a sovereign and independent country, and we will chart our own future.)

唉!本来是外交部和国防部办事不力,第一时间把政治事件按商业法律案处理搞砸了,如果内阁搞KPI评分的话,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甚至总理本人是不是都得减薪、扣花红,怎会变成国防部长在安慰“大多数新加坡人”,而“国防部和新加坡武装部队”倒忝陪末席了呢?没错,千错万错,这都是collective blindness的错!

还有就是榜鹅东议员张有福换肝事件。据主流媒体报道,张有福在3年前已经开始肝脏衰竭,需要移植。算起来3年前应该是2013年,上一届才不过做到一半,身体已经不行了,却可以在去年(2015)向选民隐瞒病情,出来竞选榜鹅东单选区。如此做法,换作是在野党,大概会被行动党五雷轰顶。行动党如此做实在不负责任,一名换肝病患需要长时间休养,他怎么服务选民——哦,有人说白沙集选区张志贤那边可以支援,那凭什么选民要选个病人呢?丑话说在前头,要是不幸找不到捐赠者,又或者……那么大家不是白忙一场?但是伟大的官媒却可以主导collective blindness,不但没有噪音,反而是让行动党的黄永宏(黑白讲他最赞)一锤定音:

当李显龙总理要求张有福参加上届大选时,他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在2015年的全国大选上为人民行动党而战,尽力夺回了榜鹅东单选区议席。他当时在可能面对肝脏移植手术的情况下,仍做出这项决定,意味着他拥有秉持自己信念的勇气。……虽然张有福并不希望让他人知道这则故事,但是我认为这是值得分享的。这并不是因为我们来自同一个政党,而是因为这个故事是关于拥有勇气和信念,即使面临种种未知数。”(篇名《勇气的故事》)

这下你就明白,炮制的“集体盲思”可以让人得了便宜还卖乖,大声兼恶,功德无量啊!

相关链接:

陈振声:政府可能出现“集体盲思” 须设智库检验决策

Advertisements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无赖小伙思维轻,集体盲点自沉音。
    毫端滑调临光写,口齿油腔对耀吟。
    满嘴自怜王朝怨,片言谁解贵族心。
    一从道理硬发展,千古高风说到今。
    ====================

    德仁

    一月 1, 2017 at 6:35 上午

    • 有福上阵信念悬,兵车扣留事堪怜。
      何言恐怖存亡胁,犹当太平智勇连。
      高调嚷嚷终何益,低声默默不输钱。
      下气若能舞蹁跹,凯歌唱彻星月圆。
      =====================

      德仁

      一月 2, 2017 at 8:22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