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怎么解决装甲车问题?问问李光耀吧

with 41 comments

郑维      2017-1-10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MjkzMDc0MQ%3D%3D&mid=2247484460&idx=1&sn=e93fc14fab4a9e6921da052bb610bb38&chksm=9bab1ff6acdc96e01ffd24a9d779fcfca102a60adab670b1b7844a02d8ab317764d79af33e1d#rd

老郑曾粗学围棋。围棋的易学难精实在不是盖的,学了一个星期后觉得自己的思维能力要让棋力进阶到精深的程度,估计遥遥无期。于是就此罢手。

后来儿子学了一段时间的西洋棋,我也拿了点资料跟着走一点,发现这西洋棋真是和围棋天差地别,思路比起围棋来直观许多,攻伐凶狠。当然,精算棋子的战力是和围棋有异曲同工之处的。

我一直觉得要了解中国人的思维模式,稍微学点围棋挺有帮助。围棋里头的势、劫争、在吃对方子之前慢慢紧对方的气、全盘布局不着眼于一时一地之争等等等等,都是极佳的例子。

而在比较西化的新加坡,很多人已经习惯了西洋黑白棋的思维模式,直线斜线加黑白,在遇到围棋式的手法时,往往想得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好,现在大家去倒杯酒,咱们一起来看新中关系。

趁着酒劲,写一点醉话。

最近新中关系从新加坡承办习马会后的亲密状态急转直下。在南中国海岛礁的仲裁问题上,新加坡的表态并不为中国所喜,引来了中国媒体对新加坡的口诛笔伐,在社交媒体上痛斥新加坡的言论可谓是汗牛充栋。

之后,就发生了新加坡的装甲车在香港被扣的事件。事情发生后,新加坡外长维文说“不会让单独事件绑架新加坡和中国的关系”。可事实是,两国关系急转直下,已经成为了事实。不少在华的新加坡商人朋友也曾对我吐苦水,说现在两国关系这样差,他们在中国也很难做。

装甲车事件比较吸引眼球,所以被谈到得最多。可是行内人看新中关系降至冰点的最大一个征兆,是一年一度的中新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 (JCBC) 在去年没有举行。这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为什么联委会的会议这么重要?而这个委员会是中国和新加坡年度最高层的双边平台,来讨论加深和拓宽新加坡和中国的合作。中新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的联合主席分别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张高丽和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

他们两位在过去数年,都共同主持了在10月份召开的联委会的会议。但在去年,大家苦等到12月还是没有会议召开的新闻。

新加坡媒体引述消息人士报道说,联委会的第十三次会议延迟到今年5月进行。不过,我个人对会议能否举行确实感到不乐观……

在11月下旬,新加坡装甲车在香港被扣后,曾经有某些专家寄希望于中新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召开前,这个事情会得到解决。

有朋友问我,这个看法靠谱吗?我答:你觉得台湾问题重要还是新中课题重要?当然台湾问题更重要。扣下装甲车是一张那么好的牌,那么中国明知道新加坡会在会议上提出归还装甲车的问题,一个自然的选择肯定是推后这个会面,不给新加坡当面提出这个课题的机会,给你唱一句“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

于是新加坡就只好唱……《开不了口》了……

“就是开不了口让他知道,
就是那么简单几句我办不到,
装甲车悬在香港,我只能够远远看着”

直到现在,新加坡的官方和网民都有一个论调,就是“我们和台湾的军事合作是一直存在的,以前可以,现在为什么不可以了?”

有这种说法的人都缺少历史观,忘记了新加坡和台湾的军事合作的历史,是来自当年李光耀先生和国民党的蒋经国先生的默契和信任。

1976年,李光耀(左)与蒋经国(右)在梨山品茗对谈。(图片来源:天下文化提供)

可是现在台湾是民进党执政啊!

拜托诸君用脑子想想,新加坡和国民党的合作,对大陆这边来说,当然问题不大。因为国民党和共产党是有着“一中各表”的默契的,在马英九当政的年代,两岸应该是和平稳定为基础,打仗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新台的军事交流,也就不算大事。

而台湾现在正是不承认九二共识的民进党执政,配合上美国的川普上台后和蔡英文通电话,让蔡英文在美国过境等等等等一路玩下来,台美关系重新开始热络,大陆是看在眼里,火在心里。

大陆方面已经全力开动了对台压制的各个战线。两岸从马英九年代的外交休兵状态,迅速转为了对抗模式。日前,台湾的邦交国又少了一个,正是大陆重启外交战线的征兆。我个人估计今年台湾的邦交国肯定会再少上三五个。

而对台的军事压力也在逐渐升温中,大陆航母在台湾海峡逛进逛出,各个兵种演习的新闻也是时常见报。

这个时候,扣押在台训练后返国的新加坡装甲车,敲打一下新加坡,既可以对蔡英文造成压力,又可以顺便杀掉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唱不同调子的新加坡在棋盘里的一条大龙,对中国大陆来说确实是连消带打、一举多得的一步棋。

而且选择在香港拦截装甲车也是很有想法的一招。

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但又是特别行政区。在装甲车的事情上,和新加坡方面的沟通,由港府和香港海关出面,大陆不必直接和新加坡交手。一可以在文书往来,请示等等拖延时间,二给新中领导人日后相见留下面子和余地,不直接撕破脸。

有庙堂人士曾问老郑如何解套?

我喝完一整杯威士忌,却还是沉默良久无言以对。

咱们还是谈谈历史吧。

既能玩西洋棋,也具备围棋式大局观的李光耀先生在世时,一直认为中国迟早会统一台湾。

他和蒋经国先生的莫逆,他和邓小平的默契,都是当时他能够穿梭两岸的信任的根源。因此,李光耀先生从1973年以来的20多年时间里,几乎每年都会到台湾一两次,大陆也一直对此表示沉默。

但是自1995年至2000年后,李光耀先生一次也没有再访台湾。

2000年,代表民进党的陈水扁成为台湾第一次出现非国民党籍总统,5月20日举行就职仪式。6月上旬李光耀到访大陆。在北京访问期间,有随行的新加坡记者问起他是否热衷于扮演海峡两岸调停人角色和身分?

李光耀先生说:“我访问台湾很多次,最后一次是在1994年。之后,我发觉李登辉有了明确的想法,我也就没有再访问台湾”。

他直接坦率表明了对有台独想法的李登辉的不喜,是在李登辉担任台湾领导人的5、6年期间不再到台湾访问的原因。

在2000年,李光耀先生在《李光耀观天下》书中也公开说,台湾的命运仍将由两岸的现实力量以及美国是否介入而决定。但美国无须将中国视为敌人,他判断中美不会开战,更不致因台湾问题而发生战争。

他说,中美之间最大的危机仍将是台湾问题。“但我不认为美国会为了让台湾‘独立’,同中国爆发战争,这不值得……大陆与台湾之间重新统一只是时间问题。”

他的书里写道,目前两岸经济关系逐渐成长,未来4年将持续发展。在国民党在台执政8年后,即使民进党拿下下届台湾政权并扭转政策方向,台湾的农民和企业家将承受苦果,民进党依然会输掉下次大选。

这位眼光深邃的新加坡领袖,从世界格局的大势出发,对两岸和中美局势的判断,至今依然值得一看再看。

如果想修补新中关系,光在嘴上念叨几句“一个中国原则”是于事无补的。

李光耀先生早已经做出了垂范,奉行一个中国的原则,政府领导人必须在具体行动上体现出来,必须在对台湾的统、独势力的区分对待上明确体现出来。

苦口婆心行笔至此,忽然想起狮城庙堂上衮衮诸公皆是英文源流出身,他们能听懂几分,只有天知道了。

PS. 我这种Mocking Bird能活到现在,还真是个奇迹……

 

Advertisements

41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不是听不懂,只是不愿受威嚇。当然代价就是受到进一步的束缚。别小看中方的决心,最終新光演习会否得以继续或終止真让人好奇。

    阿木

    一月 10, 2017 at 7:31 下午

    • 中国人就是以为全世界都是笨蛋,要按你中国的思维方式游戏,这种作风其实更彰显出中国的野蛮落后,和世界脱轨!我们的总理和香港接触不是紆尊降貴,是外交智慧!香港是行政特区,这次事件是触犯香港的“海关商业运输法”而已,和香港最高领导人交涉是我们不要把事情提升到新加坡和中国的外交关系层次,中国外交部说长说短就当它们唱歌,我们不想让这次事件给中国找到藉口正式向我国开出条件要求,如果中国外交部正式为这次事情向我国提出交涉,比如要我们退出星光计划等,则表示中国在干涉香港行政,我国内政!我们的意思浅浅,就是这九辆车根本关你中国屁事!

      Kwong Yoke Ling

      一月 10, 2017 at 10:10 下午

      • 狗屁不通。。。

        魔德

        一月 12, 2017 at 7:12 上午

      • 其实无须愤愤不平,中国应该不会用扣车直接正式要求新加坡退出新光训练。这样做会很难看,国际社会肯定非议它这种野蛮行径,对统一两岸、和平崛起都是不利的。所以只能夠暗示。

        换个角度看,我们难道不正因为它有难以启齿的这原因就也毫不客氣的继续在台演习。这中间当中国在要求别国若要与它有邦交就得断了与台湾的关係时,别囯也可能质问为何中国允许新加坡与台湾可以有军事联系?別国也可能早在与中国邦交前早与台湾有邦交,也可以是小国不想牽入兩岸的问题只想多交朋友,不想得罪任何一方当兩岸的桥樑。难道邦交会比军事合作来得严重,何以新加坡得天独厚?

        这个世界有钱就是爷,我们是天生小囯沒有便。

        阿木

        一月 12, 2017 at 8:02 上午

    • 所谓“军事联系”其实是过于熏染和抹黑,就我们这些真正参与过台湾训练的阿兵哥来说,全程演习从未与台湾军人接触(我是讯号营的,演习时就在司令部),是否还有其他演习有与台军接触我不敢说,但就算有也可能只是一种交流,我敢说我们的军队在战略编排上完全独立,演习的模拟环境也不是”台海战场“!同样换个角度,如果我们顾全中国的不合理要求,任意大国干扰我们的内政国防,那这次听从了中国,下次是不是要听美国的?接着印尼呢?澳洲呢?马来西亚呢?是不是为了每个大国的利益,我们都要牺牲自己的利益?

      Kwong Yoke Ling

      一月 12, 2017 at 11:05 上午

      • 我沒有机会到海外军训,所知不多。我不知道新加坡军队在泰国、汶莱、澳洲及美国军训是否也同样与在台湾受训一般得穿著台湾军裝(过去我服役时是如此,今天我不淸楚沒管道了解)。一个国家的军队军人在他国受训時穿著与当地军人一般军服我们想说服別人这沒有联系我想这不容易。

        总理说过变是永恆不变的道理我们必须懂得审时度势,此一时彼一时,过去对的合适的今天不一定对。兩岸关系香港回归是中国人自家的事,我们尽量別插一脚,就好比別人家父子、夫妇、兄弟闹意见我们可以劝和但不站边,不然就容易里外不是人。不说大陆,台湾电视就常播骂新加坡节目,据知最近也有漁民抗议我们在哪里的演习。我们有这么多别国家可以训练,想方法避开一些敏感地帶。

        人家说面子是別人给的,脸是自己丟。你说大囯为自己利益逼小国就范一点不夸张。美国攻打伊拉克说有大規模生化武器就是例子。谁让你是小囯。

        阿木

        一月 12, 2017 at 1:07 下午

      • 伊拉克其实也不算小国!不管怎么说,我们是小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正因为国小就更加要自强和懂得权衡利害,如国因为国家小,认为自己不经打,就要不分是非,没有立场,没有原则,凡事都得听大国左右,那世界上所有的小国都不必生存了!我国是不结盟的国家,向来针对国际课题都以自己的国家利益和公义为前提为立场!中美,中台,中日,事实上从我们与各方都有邦交或来往以足以证明我们立场完全中立,没有靠那一边站的问题。中国与我国同样是国际海洋公约的签署国,对于南海仲裁,身为会员国的中国和我国自然有权针对根据国际海洋公约法的裁决提出自己的观点和立场,不能说与中国观点不同,就是我们靠那一边站。事实上,我们有没有偏帮美国,是不是美国人的走狗,我想我们新加坡人自己最清楚!记得当年美国少年在我国犯罪,美国总统也向我们施压,但鉴于公义,是非,我们照样依据我国法律鞭打犯罪的美国少年,这是一个美国走狗的国家会做的事吗?正因为我们国小,公义,道理才是我们必须遵从的原则,如果立场模糊,见风使舵,我们最后只会在大国包围下顺得哥来失嫂意,完全无法自立!不管是南海仲裁,星光计划,装甲车运输罪刑,我们仍然必须坚持以理办事,不可能见风使舵!

        Kwong Yoke Ling

        一月 12, 2017 at 1:49 下午

      • 无法在您最后帖子回复只好接在这里。

        谈着好象等同于说大国就是一定蛮横,我说国小并不让你逆來顺受。我想重要的我们的诉求是否合理。当然想要胡來肯定要国大,国小何來本事。南海我们是会员国不是声索国,一中原则是否有涵盖军事條例。战车属军火沒有申报文件难道我们一点都错?

        阿木

        一月 12, 2017 at 3:36 下午

      • 南海风云实无端,横流沧浪未易观。
        不向当家尊礼度,却从喽啰索禁脔。
        王孙虎吼心初遂,公子龙台气亦安。
        耍大玩小非游戏,猫抓老鼠不胜叹。
        ========================

        德仁

        一月 12, 2017 at 3:36 下午

      • 南海仲裁是国际海洋法仲裁,不是声索国不代表不能对国际仲裁表示立场和意见;我们与邻国的争端就曾经通过国际仲裁解决,支持国际裁决的立场对我国非常重要也符合我国利益!一中原则我们和美国立场一致,承让中国的一中立场,而星光计划在我国与中国建交时应已经有了谅解与共识,若说这样就违反了中国的一中立场,那中国早该和美国断交,因为美国对台售武,如果中国不理解,情形更严重!就这次装甲车运输事件,我国并没有觉得自己没触犯香港相关法律,我们并没有向香港抗议,而是要求香港尽快调查给予答复,触犯了香港什么商业运输法则香港可以依法办理,要罚款要将负责船运的公司或代理人控上香港法庭我们也没意见,反正一切按法律程序处理,我们有权追讨我们的财务,你说我国这样处理有什么不对?中国如果借用此事要我们的士兵从此不去台湾训练,这是什么法理?是不是胡来的大国?

        Kwong Yoke Ling

        一月 12, 2017 at 5:07 下午

  2. 白骨嚣声弄假真,兵车催魂隐金身。
    夜卧香江嘱耀道,秋困特区咐光门。
    几声猿啼殊可叹,数只鸟噪不堪闻。
    道理孤本硬到底,解铃还须繫铃人。
    ======================

    德仁

    一月 11, 2017 at 9:21 上午

  3. […] 贫尼一向以为“拜读”是句过份恭维的话,直到昨天发现郑维那篇图文并茂的《怎么解决装甲车问题?问问李光耀吧》,追读的心情只能用“拜读”来诠释;也就是贪婪地希望一直读下去,直到天荒地老。为什么呢?主要是官媒的文章太言不由衷(假得很!),而网文往往能直抒胸臆,坦诚以对。 […]

    • 拜读了这所谓“直抒胸臆,坦诚以对”的“网文社论”,读完的心情就只能用“一个尼姑除了敲敲木鱼念念经,懂什么国防外交”来诠释;也就是慵懒地希望闭上眼睛不想再继续读下去。
      我们稍微有脑的国人都应该明白,对于此事,我国政府低调处理,不是官员”做无L“,实际上是一种外交智慧。只要有点国际常识的人都知,香港是行政特区,这次事件就算犯法,也是触犯香港相关的“海关商业运输法”而已,我国总理和香港最高领导人交涉是符合外交惯例的,因为我们不需要把事情提升到新加坡和中国外交关系的层次,中国外交部说什么就当它们唱歌,我们何必让这次事件给中国找到藉口正式向我国开出条件要求?如果中国外交部正式为这次事情向我国提出交涉,比如要我们退出星光计划等,则表示中国在干涉香港行政,我国内政!我们的意思浅浅,就是这九辆车根本关你中国屁事!中國人向來自大,以天朝自居,以為世界必須按照它中國的遊戲規則辦事,可惜,在世界上,中國還不是老大,世界還是以國際慣例國際法则辦事!
      其實這次事件對我們來說,九輛战車到最后它們一定會歸還的,只是很可能會拖到很久,因為任何「法律程序」一拖就兩三年也是常有的事。這種國與國之間的外交博弈,講的是智慧和經驗,中國是想借題發揮,但它也並不完全了解我們,在他們的眼裡,會以為這件事會激起我們國內的震盪,以為我們會不知所措,要嘛學台灣那樣民眾向政府施壓,要嘛跟它們一樣政府激發愛國情緒鼓動人民做出抵制中國的舉動,只要讓這件事情在我國引起巨大反響,它們就收到振赫和宣傳的效果⋯⋯
      然而,說我們新加坡人政治冷感也好,務實理智也好,我們的思維就是跟它們不一樣,只要让神父尼姑这些為反對執政黨而反對的有心人多吵一陣子,見選民無動於衷,這件事情很快就淡忘下來,中國的獨角戲也不可能唱下去。我希望同胞們,冷靜,淡定,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新年快到了,大家就安心的去办年货,大扫除;至于和尚尼姑,就请多些敲经念佛,为国家社稷祈福;国家大事,出家人就别管了。阿弥陀佛!

      Kwong Yoke Ling

      一月 12, 2017 at 5:17 下午

      • 战车本来无一物?装甲何处惹尘埃?
        贵族心事呼天问,贫尼煞笔跨海来。
        困卧香江低谷事,静躺特区彩云开?

        傻傻惯听风吹雨,羞羞军情不自哀!

        德仁

        一月 13, 2017 at 7:10 上午

      • 战车本来属我物,共匪何必抢来开?
        两岸兄弟整天闹,和尚尼姑全乱来。
        指使香江做鸟事,异想称霸小国拜?
        偷偷自恋道疯语,堂堂中华也阴霾!

        Kwong Yoke Ling

        一月 13, 2017 at 8:38 上午

      • 读了这所谓“很懂国防外交”但内容避重就轻的文章,读完的心情就只能用”应声虫成就集体盲思,不爱看见不同的想法”来诠释;也就是希望他闭上眼睛不想读就不要读,不要惺惺作态。还”本来无一物。。”吶!

        铁枴李。何仙姑

        一月 13, 2017 at 1:42 下午

      • 哇靠!铁拐李。何仙姑?都不是人来的,还叽叽歪歪咧!

        Kwong Yoke Ling

        一月 13, 2017 at 7:31 下午

      • 我们稍微有脑的国人都应该明白,对于此事,我国政府低调处理?。。。哈,不同意就不如你有头脑???哈,请问你的低调是:总理捨外交部长。亲自写信下水玩?就是低调处理???你也真狗腿了!!!低调,部长还要发表什么声明,报章头条?国会说一大堆法理?低调:只让签约的船务公司去玩才是低调。可见你高低不分。。唉!!果然不是一般性的有头脑人儿!!!

        何静强

        一月 14, 2017 at 12:17 下午

      • 强仔,低调是指对中国,你以为自己是谁呀?有脑,真有脑!

        Kwong Yoke Ling

        一月 15, 2017 at 10:18 下午

      • quote:哇靠!铁拐李。何仙姑?都不是人来的,还叽叽歪歪咧!unquote:

        不过就是个网上【匿名】罢了,竟然就作人身攻击,讥刺又与留言内容无关。人格如此水平,发言一看就是“叽叽歪歪” — 我想哩,不是人那么叽叽歪歪就是正常滴。而阁下这个动则叽叽歪歪之人【人】,岂非比【不是人】更不如了?

        花非花

        一月 14, 2017 at 1:11 下午

      • 不是人还好,不是花更遭!匿名还唧唧歪歪的,还有什么人格不人格可言!

        Kwong Yoke Ling

        一月 14, 2017 at 2:31 下午

      • 匿名有什么問题,大选投票时也不是秘密的吗?

        阿木

        一月 14, 2017 at 2:55 下午

      • 那网文贴上来让人评又有什么问题?要建一言堂何必投什么票?跟共产党一样搞一言堂咯!

        Kwong Yoke Ling

        一月 14, 2017 at 9:37 下午

      • 奇思装甲钢铁材,妙想战车抢来开?
        君言共匪香江地,人身莫非宝岛来?
        蒋门蓝天旧营场,蔡氏绿地新看台。

        瞒天星光图过海,一轮红日射鬼胎!

        德仁

        一月 15, 2017 at 10:33 上午

      • 怪论乱解中港台,打油诗人怀鬼胎?
        自己跨海来放屁,此尼已投共匪怀?
        望我狮城弃旧营,投诚不分黑与白。
        狐假虎威霸南海,黄俄心态盼天灾!

        Kwong Yoke Ling

        一月 15, 2017 at 11:18 上午

      • quote: 那网文贴上来让人评又有什么问题?要建一言堂何必投什么票?跟共产党一样搞一言堂咯! unquote:

        不错,让人评论绝对不是问题。可惜的是,就算是恶意批评,就连“狗屁不通”这一句都可以算作是评论的时候,你何不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的这段“鸟话”,算是什么“评论”呢?

        quote: 哇靠!铁拐李。何仙姑?都不是人来的,还叽叽歪歪咧!unquote:

        当然,提防鼠目寸光,我还是必须声明的,是我的留言可不是对文章的评论,而是看不得像你这般自以为是的“民主神棍”,眼睛虽然是亮得很,却没有照照镜子的习惯。我是说,我这也是“评论” — 不过是针对上头这句无聊的留言而呛的。

        花非花

        一月 15, 2017 at 11:31 上午

      • “不错,让人评论绝对不是问题。可惜的是,就算是恶意批评,就连“狗屁不通”这一句都可以算作是评论的时候,你何不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的这段“鸟话”,算是什么“评论”呢?”
        –我真的很赞成你这句话!连“狗屁不通”这一句话都可以当评论时,这样狗屁不通的人我是不回复的!

        “quote:哇靠!铁拐李。何仙姑?都不是人来的,还叽叽歪歪咧!
        不过就是个网上【匿名】罢了,竟然就作人身攻击,讥刺又与留言内容无关。人格如此水平,发言一看就是“叽叽歪歪” — 我想哩,不是人那么叽叽歪歪就是正常滴。而阁下这个动则叽叽歪歪之人【人】,岂非比【不是人】更不如了?”
        –不过花非花啊,现在也请你自己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的这段“鸟话”是针对什么来评论的!

        “当然,提防鼠目寸光,我还是必须声明的,是我的留言可不是对文章的评论,而是看不得像你这般自以为是的“民主神棍”,眼睛虽然是亮得很,却没有照照镜子的习惯。我是说,我这也是“评论” — 不过是针对上头这句无聊的留言而呛的。”
        –当一个人连自己是谁都不敢讲,自己最初的评论是针对什么都摸棱两可,这种比狗屁还不通的人,我是不当人看的!

        Kwong Yoke Ling

        一月 15, 2017 at 12:14 下午

      • 关于匿名评论过去已经有过很多讨论。许多实名评论者把自己当做正义之士对匿名者抱负面看法,我想其实不必如此极端,这只是一种对言论自由讨论的选择。只要言之有物无论你是实名或匿名都应予以肯定。我提大选也是匿名的为何,大家可以放心自由投票,试想如果今天你清楚知道你身边的人投行动党或工人党你会有些怎样的反应。神秘其实也是一种美。

        阿木

        一月 15, 2017 at 12:58 下午

      • 神秘是美是不美因为蒙了面谁也看不出来!至于谁投行动党谁投工人党,我个人就不怕让人知道,打从我有选举权起,从没投过行动党,很久前投过工人党,但工人党也不是唯一的反对党,近年我的集选区年年换党,我都投给反对党!
        在这里我就是要以一个国民的身份奉劝同胞们,特别是你所提到的工人党支持者,新加坡是我们的国家,不要党国不分,新加坡不是只属于行动党或工人党的,国家真正的主人是我们。所以,在国家大事我国利益的前提下,不要为了反对某个政党而反对国家,更不要忘了,我们也许是中国华人的后裔,但我们是新加坡人,别说现在是自己的国家被中国欺压,就是我们没被欺压,也不能站在别人的立场说话!
        如果你们真的觉得自己是华人,是中国人的后裔,更应该明白我们华人的传统!就算满洲人蒙古人在五十六个民族的历史定位下早已经都是“中国人”,但吴三桂背叛明朝永远是历史罪人,文天祥抗元永远是民族英雄!新加坡已经独立建国五十年,你如果是新加坡国民,在新加坡历史里你就算不想当英雄,也别当卖国贼!

        Kwong Yoke Ling

        一月 15, 2017 at 2:17 下午

      • 既然国人是国家的真正主人,那国人评论执政党有关领导是否处事不当而引发这场危害到国家利益的事件,不正是关心国家吗? 在你眼里变成是”反对国家”? 党国不分的是你吧!

        都说你避重就轻了,什么”自己国家被中国欺压”? 你没有去挑釁别人? 如果是你不当的言行引发对方的反击,那叫欺压吗? 所以,说自己被欺压是你的立场,是对执政党有利的立场,对方也有他的立场。国人要多方思考才会有理智的认知,才会对国家有利。反之集体盲思只会被人牵去荷兰。

        说到国家利益,在这事件的确危害了我们国家的许多利益。试想: 装甲,台湾训练,双边关系,平衡外交,经济,中国经商..等。但你要人们在考虑”国家的利益”下持与执政党相同的立场? 那你所谓的”国家利益”不就是执政党的利益吗?

        还拼命的给别人灌卖国贼的帽子呐!

        铁枴李。何仙姑

        一月 16, 2017 at 2:57 下午

      • 国家利益不是执政党的利益,是我们新加坡的利益。你说的”双边关系,平衡外交,经济,中国经商..等”,的确是国家利益的一环,其比重,表面上看来也许还不如你之前所提到的”装甲,台湾训练”,而当利益受损,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就要权衡利益了。表面而言,向中国妥协,是最符合我们的利益的,但这只是眼光短浅的观点,因为中国不是世界上唯一的大国,而我们几乎是在这区域里唯一的小国,从长远来看,我们如果选择向任何一个大国妥协,必然会招来更多麻烦,因为这次面对中国,我们妥协了,下次面对印尼,我们是不是也要妥协?而当中美利益冲突,美国要我们妥协时,是否又要回过头来再次得罪中国?南海问题,台海问题,中美关系,中台关系,情况这样复杂,我们这样一个小国又怎么拿捏才能尽量做到“平衡外交”的宗旨呢?国际法!无论是和美国交往,中国交往,台湾交往,印尼马来西亚或亚细安各国,我们只有遵循“国际法则”,在国际秩序还没崩溃时,才是我们最好的“保护伞”!对南海课题,我们跟随“国际海洋法”发别立场,“装甲车事件”,我们也依循国际法则解决,这是符合国家利益的,并不会因为这做法是行动党提出来就不支持,就站在中国的立场指责自己的国家,这才是新加坡人的立场!

        Kwong Yoke Ling

        一月 16, 2017 at 7:38 下午

  4. 香江码头几问津,风波如旧车愁新。
    六点看懂笼中物,零时回归地上臣。
    舌飞白日忙于我,唇剑青山冷笑人。
    又甜又酸梅子多,吟对星月一怆神。
    =======================

    德仁

    一月 12, 2017 at 8:56 上午

    • 商舰寒泊锦城孤,战车霜中听雁呼。
      曾是绿岛千般好,至今星光一分无。
      乘风南海频破浪,经雨香江困转输。

      还我装甲豪气在,捶胸顿足大丈夫。

      德仁

      一月 15, 2017 at 7:50 上午

    • 兵车霉头与尘埃,捶胸顿足两快哉。
      叛族行径狐假去,爱国主义虎威来。
      寒依物流随地痛,霜结星光接天哀。

      咬文嚼字送口信,保国护产叹雄才。

      德仁

      一月 16, 2017 at 10:44 上午

  5. 現在那些說東說西說政府做無L的新加坡大汉主义者没得闹,做無L了咯?

    Kwong Yoke Ling

    一月 26, 2017 at 1:55 上午

    • 一别家山岁月赊,兵车无日不思家。
      天朝滑调惭白日,贵族油腔负黄花。
      星光曳曳香江暗,落军萧萧龙门斜。

      此身恨不生双翼,欲借天风过水涯。

      德仁

      一月 26, 2017 at 6:57 上午

    • 新春新气象,伤脑筋转为兴、旺、发,真是“欢喜就好!”

      鸵鸟把头埋进沙堆里,除了满嘴沙之外,而企望它能看到什么,那是痴人说梦。危险有很多种,能逃就逃、能避就避。然而,以为蒙住自己的眼睛看不见危险就没有危险,那么和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有何区别?

      装甲车事件只是个表征,目的就是让“星光计划”浮出水面。而敲碎这个不是秘密的秘密的玻璃罩,用膝盖想一下,就知道是让多年的“默契”成为泡沫,消失在空气里。也就是说,在新中的外交关系上,中国人想要的,就是不可转圜的、“一个中国”的原则!

      运载着装甲运兵车的货轮已经离开香港不日归来,表面上看来事件已经结束。但是,你看不到的,我看不到的,就是新中政府在幕后的协商。老实说,新加坡人都应该觉得欣喜,一来新加坡政府终于彻悟、二来也感谢中国的宽宏。

      随着台独愈是猖獗,“星光计划”必然是愈快枯萎。中国能够忍受新加坡军人在台湾驻扎40年,想来也不会急这么一时半刻。接下来,这就是新加坡政府的智慧,那就是怎样在又赢得里子,又不失面子的情况底下,不着痕迹地潇洒转身。

      新加坡人应该庆幸的,是习近平不是特朗普,墨西哥就是很好的、现成例子。新中交恶对中国来说,没有新加坡应该不会就死;然而对新加坡来说,却是不可承受之重!

      做人嘛,不可妄自菲薄,而作为一个国家嘛更是应当如此。只是个人不喜欢中国,你就老死不相往来也没有人会非议。然而作为一国政府,你就得为全国人民的生死存亡的大局深思熟虑。这方面李光耀做得好,李显龙看来差许多。幸亏能够悬崖勒马,希望他能够得到教训,真的1能够让新加坡再次风光那么50年。

      因此,无论你是来自香港、来自台湾、来自中国,如果入籍了成为新加坡人,那么就请为新加坡这个国家着想,在成为真正的新加坡人之后,身体力行、无论何时何刻,都以全体新加坡人的利益优先。

      知己知彼并不是百战百胜,在新中这种大小悬殊的国体来说,还得大国施以【仁】,然后再加上小国的【智慧】才能够“百战不殆”!

      花非花

      一月 29, 2017 at 12:20 下午

      • 花师傅这番话指出了几点:-
        1. 欺善怕恶、以大欺小是国际常态。国际法只有存在价值,但没遵从必要?
        2. 新加坡政府没有为了人民而委屈求全。不懂得选边站?
        3. 习近平“大国小国”的话是说给世界人听,但不是他们的外交政策。事实上大国还是可以强势要求小国多注重自家利益?

        非政客

        一月 30, 2017 at 1:09 下午

      • 非政客此言大大差矣!

        1:首先嘛,一个侏儒和一个巨人发生摩檫,气氛虽然紧张,然而形势实在悬殊。这时候傍观者对侏儒的同情心油然而生,却忘记了这出戏的始作俑者,就是侏儒不自量力贸然向巨人挑战。本来嘛,侏儒既然胆敢出头,就必须晓得不能够以悲情博取同情,而以大欺小的说法也不能够成立。

        新加坡是个新国家,才不过50出头而已。而中国人在南海生活却已经上千年。二战日本投降后,那时候几乎所有东盟国家都刚从殖民地宗主国翻身出来,从来没有国家否认过中华民国的主权版图。

        而曾几何时,为了规范海洋权益,联合国出台了海洋法令规定领海和经济海域的领域。本来嘛,南海群沙大都属于中国版图,几乎所有岛礁都属于中国,自然没有经济海域的问题。要知道,南海广阔,公海自不必说,礁石的12海里主权不说,就是岛屿有200海里经济主权,却也可以让国际船运无害通过。因此,除非战争状态,南海航行就不会是问题。

        但是,因为中国内战关系不暇照顾,兼之国力衰弱鞭长莫及,有些岛礁就被侵占了。这么一来,就引起了岛礁的主权问题,才会有这么的纷争。而现在中国开始崛起了,有能力驱赶侵占自己国土的豺狼了。这样的作法都是情在理。然而,却在美国的挑衅之下挑起无限争端。这里头谁是谁非一目了然。

        海洋国际法庭并不隶属于联合国组织,就像佛教徒不必念圣经一样,中国也有不必遵守的理由。

        2:你如果要说是新加坡政府必须为人民委曲求全,这样的说法也有道理。因为,带领羊群走入水草丰盛而且要保证羊群安全无虑,这本来就是每个牧羊人的责任。这样说吧,李显龙应该不敢说是为了他的腰包办事。不是吗?他几时说过不是为了人民?

        3:很多人其实曲解了不分大国小国的涵义,那就是一律对待。新加坡人以为自己是侏儒所以巨人必须优待是自甘下贱。也就是说,既然向巨人挑战了就无需博取慈悲同情。然而,真正的问题是,你为什么不晓得趋吉避凶,而是愚昧的以卵碰石头呢?

        花非花

        一月 30, 2017 at 2:15 下午

      • 之前说新加坡不向向中国追讨战车不对,跟香港讨不回来,现在说针对“星光计划”,中国不急这么一时半刻?言论自相矛盾,一下子鸵鸟一下子乌龟什么的这样无厘头,连“海洋国际法庭并不隶属于联合国组织”这样无知的说法都可以说出来的愚民,难怪你自称“花非花”啊!哈哈哈哈!做人嘛,向前看,李光耀早就死咯,过年啦,提个死人来做什么?战车回来了,星光计划不管台湾什么政党执政,只要中国一天统一不了台湾,我们还是会继续和美日台韩继续保持友好合作。大国小国各有生存之道,否则几千年前中国就统一了世界咯,要等到今天连个钓鱼台都要不回来?李显龙再差也总比一些连基本国际法则都不懂的愚民强,国家兴亡,就不需要头脑简单,说话颠三倒四的人的“智慧”啦!新年进步,恭喜发财啊!哈哈哈哈;)

        Kwong Yoke Ling

        一月 30, 2017 at 10:55 下午

  6. 我只能说,香港海关处理这件事上缺乏透明度。到目前为止,香港还没说出他们怀疑了什么?调查进展也从不公开。调查了几个月,还没真正控告任何一方。这导致新方的不满,也导致中方一些好战份子的叫嚣。就如习近平所强调的,大国与小国应该平等对待。但在这事件上,似乎是大国说了算,你新加坡就等待香港的判决!
    是的,新加坡人以华族居多,我们非常愿意与中国维持良好关系,但同时也是台湾的朋友。因为我们的华族,以闽粤潮琼籍居多,与台湾人同属南方人。这样的关系并没有妨碍到任何一方的利益,反而起着缓冲与互助的作用。对于民进党在台湾执政,这是台湾的内政,新加坡也不可能干涉。如果要我们排挤民进党或与他们过意不去,那就显得过份了。单就要求新加坡顺从中国的脸色,即使政府做得到,民间也不一定认同。

    非政客

    一月 26, 2017 at 2:21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