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台星语言战争,那些新加坡的外来劳力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1-12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221643

新式英语(Singlish)代表着草根的认同,当外来人口增加,压缩到本地人的生存...

新式英语(Singlish)代表着草根的认同,当外来人口增加,压缩到本地人的生存空间与条件时,在这场“本地” vs. “外来”的战争中,语言就成了互相攻击的利器。图/美联社

前所未见,今年1月开始,新加坡保全公司“策安保安机构”(Certis Cisco)将来台招募拥有大学学位,以及基础英语沟通能力,年龄落在20至40岁的役毕人士;需求共120人,月薪2700新币(约6万台币)——这些人力,将成为新加坡的“辅助警察”(Auxiliary Police Officer, APO)。这是首次新加坡招募非星籍或马籍之外国人口作为警察人力,因此引发星国内部激烈讨论。

基于历史与地缘因素,Certis Cisco 旗下3500余名辅助警察中,除了新加坡本地人以外,有不少马来西亚籍人士,但这次指定招募台湾籍人力,却是第一次,因此格外引人注目。该公司在受访时,表示没有招募台湾以外的其它国家人才的打算,但为何特别向台湾征才,也没有回答。

新加坡长期面临人力短缺的困境,“辅助警察”协助正规警察执行诸如反恐任务、边境管制(含闸口的交通与人流管理)等重要安全检查工作,不仅是常态,在一定程度上也确实能填补警力空缺。但新加坡向来严禁外国人干预内政(比如集会管制),“辅助警察”的外国籍身分本也因此成为两难的争议。

然而这起招募台湾籍保全人士的争议,却是在一个很诡谲的氛围中发酵。

最近星台军事合作出现不少插曲:先有新加坡装甲车离台后在香港遭北京方面拦截,后又有新竹居民抗议要求星光部队撤出。而新加坡网上早已出现要求政府不要触怒两岸议题的言论氛围,加上星国近年就业市场紧缩,国内逐渐兴起排外主义,这次的海外人力招募似乎触怒敏感神经,让新加坡网友备感错愕,不满的情绪于是以某种论战出现,其中之一便是——质疑台人英语能力。

新加坡长期面临人力短缺的困境,“辅助警察”协助正规警察执行诸如反恐任务、边境管制...

新加坡长期面临人力短缺的困境,“辅助警察”协助正规警察执行诸如反恐任务、边境管制(含闸口的交通与人流管理)等重要安全检查工作,不仅是常态,在一定程度上也确实能填补警力空缺。图/美联社

抢饭碗,语言也参战

台湾人连基本的英文都讲不好,为什么要请不会讲英文的人来新加坡抢他们饭碗?

一名在新加坡工作的台湾女生,在她的粉丝专页算命先生说我会在新加坡发光发热”贴出她新加坡男友舌战狮城网友的截图;尽管夹在新加坡与台湾之间角色尴尬,男友仍回呛:

新加坡人英文也很鸟还敢歧视别人。

在新加坡政府的网上论坛里,则出现一篇希望政府能取消这次的招募行动的讨论串,抗议的理由是“语言隔阂”;帖主认为,新加坡人有自己独特的语言用法和腔调,并且拥有四种官方语言,而台湾却“只有一种语言和一个方言。”但是这篇帖,却忽略了大部分新加坡人也只掌握了英语与一种族群语言,有些甚至只能说英语。该帖接着写道:

新加坡是个多文化、多宗教的国家,本地新加坡人对此比较敏感、有警觉,然而台湾是个很大程度上同质的文化与社会,无论从族裔还是语言上来说皆是如此。

事实上,拿新加坡的语言环境来挑战台湾移工,不是什么新鲜事,尽管实际上新加坡也蕴藏着不少种族歧视的现象,但做为一种排外的修辞,一些文化敏感度较高的议题总是会被拿来当作一种挡箭牌。

譬如,“新式英语”就是一种反击。由于“新式英语”一直被视为新加坡多种族文化的缩影,因此拒绝使用“新式英语”的外国人,便会被抨击是不愿意尊重本地的多元文化社会。然而,通常遭指责的对象,却又不是被称作“红毛”(ang mo)的阿兜仔,而是同样来自华语社会的中国与台湾人士。

在指责这些“外劳”时,常见的开场白却又都是关于“英语”的指控——指控台劳的英语是错误用法、英语能力低落等等;但等到“外劳”反击时,他们才会退而求其次地搬出“新式英语”一词,像是你在新加坡就应该讲“新式英语”,要懂得入境随俗。

随着外来人口不断增长,加上新加坡内部就业市场紧缩,星国国内逐渐兴起排外主义。图为...

随着外来人口不断增长,加上新加坡内部就业市场紧缩,星国国内逐渐兴起排外主义。图为2013年的“May Day 抗议”,星国民众抗议政府政策意图引进外国移民来填补本地劳动力的不足。图/路透社

“新加坡人的新加坡”:根据星国政府2015年的统计,其554万人口的城市中,有1...

“新加坡人的新加坡”:根据星国政府2015年的统计,其554万人口的城市中,有163万、将近三成为非本地居民,而那390万的本地居民中,又有53万人为非公民的永久居民(PR)。 图/路透社

“台湾美眉”说英语

针对招募台湾警力的报导,也有另外一种有趣的声音出现在网上:

Hire more twmms to hoot tiongs(“招募更多台湾美眉来喝斥阿中。”)

TWMM或TWmm是“台湾美眉”的缩写,新加坡年轻一代喜欢以此来称呼“台湾年轻女性”。在消费台湾流行文化上,台湾年轻女性成为某种被欲求的对象,甚至有时也被简化成谈论台湾人的代称。

拿这次招募辅助警察人力事件来说,尽管文宣中标明“役毕”,显示招募对象应是以男性为主,但网友仍以“聘用美眉来吓走中国人”的论调来嘲讽招募案。新加坡人力短缺是事实,在无法放弃外国人力,却又不乐见外来人大举入侵的窘境下,新加坡舆论甚至出现了人力来源国的偏好讨论;例如《New source of FT that you will welcome》一文中,TWMM可爱、婉约而娇美的台女形象,让台湾人成为一群相较之下更可以被接受的外国人力来源国。

然而,形像毕竟是塑造出来的,无论TWMM是被论述成一群与新加坡文化较为亲近的群体,TWMM在其原生国时,对新加坡这个国家却没有给予同等的注目与了解。

2015年底,新加坡网上出现了一则名为《台湾美眉无法相信新加坡的第一语言是英语 (TWMM Can’t believe English is first language in SG)》的文章,内文引述一位在星留学的台湾年轻女生,她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张贴自拍照后,写下:

来了新加坡之后觉得自己这么多年英文都白学了,他们说什么我都听不懂,新加坡人不用考托福雅思吗?他们听力口语这个样子能行吗?开玩笑吧?第一语言是英文,为什么还能把英文讲成这样?别跟我说话,我想静静。

文章作者抨击这位TWXMM(台湾小美眉)完全不愿意去理解新加坡在地复杂的语言文化脉络(如:很少新加坡人会在日常生活使用标准英语,因为那样非常“假掰”),也不去了解事实上许多人的家用语言并非英语,是一个“典型有钱被宠坏的外国学生”。

台湾美眉对新式英文的不可置信,引发网上的唇枪舌战。图/截自All Singap...

台湾美眉对新式英文的不可置信,引发网上的唇枪舌剑。图/截自All Singapore Stuff脸书

该女网上嘲讽新式英语,用以衬托自拍照中说得一口美丽英语的漂亮自我,结果导致象征台星友好的TWMM瓦解,星国网友纷纷将炮口对准外来人,声称这就是太多外来人挤进新加坡的后果,要这位TWMM滚回台湾。也有人讽刺,TWMM是不是说着如伊莉莎白般的“女皇英语”(Queen’s English)?一则留言怒吼着:

为什么我们还需要去考托福或雅思来向你一个非母语使用者来证明我的英语水准?

这是新加坡本地人对于外来者不断质疑其英语所累积、最无奈的怒吼。同样的,面对新加坡在地人对台湾移工英语能力的质疑,一个以在星台人为主的论坛里,也曾出现了这样的反击:

虽然我的英语不是说超好,我也没在英美留学过,但我的英语可以沟通。只是不同的口音而已。为什么要纠正别人的非Singlish,来显得你自己很高尚?我也可以说你的华语没有我棒~

面对新加坡人对台湾人英语能力的诘问,从台湾移居新加坡的人总有几种抱怨方式:一,反过来嘲讽新加坡华人说不好华语;二,认为自己说的是美式英语,而对方说的是英式英语;三,认为自己说的才是正确的英语,对方说的是文法错误的“新式英语”;四,指责新加坡人眼界狭隘没有各地口音不同的国际观;五,描绘自己如何逼不得已说起新式英语。

说新式英语,还是标准英语?2000年4月,新加坡官方发动了所谓的“说标准英语运...

说新式英语,还是标准英语?2000年4月,新加坡官方发动了所谓的“说标准英语运动”(Speak Good English Movement,简称SGEM)。 图/美联社

语言战争的延伸:“本地”vs.“外来”

尽管上述例子都纠结于语言的使用,但却都没有直捣问题核心——“本地”vs.“外来”的矛盾。

近年来新加坡社会面临愈来愈多的移民涌入,随之产生的排外主义(exclusionism)亦逐渐发酵。以2015年的统计数据来说,554万人口的城市中,有163万、将近三成为非本地居民,而那390万的本地居民中,又有53万人为非公民的永久居民(PR)。

然而根据2013年新加坡政府公布的人口白皮书,新加坡的“合适人口数”应为650-690万人,且会在2030前达到这个数字,此外其中约有230-250万人将会是非本地居民。白皮书指出,为了不让新加坡人口萎缩,狮城每年需要15,000至25,000名的新公民。

听到这个数字,新加坡人简直下巴要掉下来。一个本地朋友跟我说:新加坡已经够挤了,竟然还要再多100万人。

但问题的根本不在于人口数量的增长,而是文化的不相容:尽管同为华人社会,新加坡华人文化在狮城已经在地化达数百年,在饮食、语言、思想与服装皆然;来自中国大陆或台湾的华人文化,早已与新加坡互不相容,这导致其他移居新加坡的华人、学生或是打工仔感受到强烈的排挤感。

那些华人移民在其原生国原本相信的文化价值——比如美式标准英语象征进步与现代性,或者存在某种纯净而高级的标准中文——到了此地后与本地的华人文化价值相互冲撞,发生矛盾与张力。

如同新加坡国立大学的语言学者Robbie Goh所分析的,“新式英语”这把尺衡量的是“本土”,而非“英语能力”:“本土”意味的是长久、持续而道地的人地关系,必须每天与本地人一起挤在通勤的地铁上、一起对其它群体抒发愤怒、尴尬或疏远的情绪、抑或是吃到道地的本地食物时,会感到开心、产生乡愁。

这些日常生活的经验转译进入新式英语里头,对于本地人而言,不能理解或使用新式英语的外来人,根本上是否定了这种亲密的人地关系——人虽在这个岛屿上,心却不在此。

对于本地人而言,不能理解或使用新式英语的外来人,根本上是否定了这种亲密的人地关系...

对于本地人而言,不能理解或使用新式英语的外来人,根本上是否定了这种亲密的人地关系——人虽在这个岛屿上,心却不在此。图/欧新社

line_divider

万宗纶

苗栗卓兰满月,新北土城长大,台大地理系度过四年,新加坡国立大学语言学硕士。关心身心障碍议题和语言的文化政治,兴趣是看连续剧和买书。

刚出版《安娣,给我一份掺掺!透视进击的小国新加坡》一书

FB:万小弟在星嘎坡啦(Mr. WAN in Singapura)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