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中国应当立刻归还被扣新加坡装甲车的理由

leave a comment »

文化长狼     2017-1-15

中国方面现在的态度是,你先答应我和台湾停止军事交流我就还军车给你,你若不答应我就不给,这是霸道而且缺乏风度的行为,会让新加坡有被逼迫的感觉,小个子被逼急了会情绪失控死撑到底,与大家都没好处,毕竟中国方面针对的不是新加坡而是台独。相反如果先还军车然后再要求新加坡方面遵守国际法与台湾解除一切军事交流,这样不但显得大度而且还占着毫无争议的道理。

在中国长期经商的新加坡人方师亮问我有没有空聊聊关于新加坡军车被扣的话题。

我说正合我意。一个是生活在新加坡的中国人,一个是生活在中国的新加坡人,我们彼此都对中新关系有着共同而强烈的期望,那就是希望中国和新加坡可以永远和睦相处。

方师亮是祖籍福建的新加坡本地人,父亲一代才漂洋过海来到新加坡,在福建父亲的老家依然还有许多的同门亲戚,他在中国开办了一个维修电梯的公司就是与家乡的亲戚一起合作的,每年只是过年才回新加坡和家人团聚而已,修整大约一个月,然后再度匆匆回到中国前线。

今天我们粗略的谈了一些,也没有整理,有点凌乱但很坦诚。

他问我这么一个问题:最近新加坡抛出了这么一招国家豁免权,以搞法律的姿态索要这批军车,这个是到底是高招还是昏招?

这要说是昏招到也未必,但如果说是高招的人肯定都是赵高。

我就举了一个例子说说这个豁免权:我和老李在打架呢,你送刀子给老李,被我抓到了,没收了刀子,你跳起来大叫,咱们有村规不能占有别人的东西,我的刀子是我的财产你要还给我。那么看起来你说的是没错,这刀子确实是你的,这刀子有不被没收的权利,但是你给老李递刀是不是同样具有被豁免的权利呢?

这个例子或许有人不明白,等一下我再进一步解说。

方师亮提到扣留这批军车的目的,有人说中国扣留装甲车是为了车里面的某某高科技,还有人说扣留这些大玩具纯粹就是一件偶然事件,他觉得这些都是非常天真的想法。

我非常同意方的观点,你只要思维调整的现实一点,你就会明白没有南海事件李显龙的“义正辞严”,就根本不会有装甲车的“一去不返”。

那么李显龙的“义正词严”方师亮认为这是一种对国际事务缺乏高度敏锐洞察力而脱口而出的一些列脱口秀。诸如“太平洋总统”之类的话,不但令众人失笑,就连奥巴马本人或许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同时在南海仲裁问题上李显龙也不顾得罪中国的危险左一敲右一击给中国难看。

李显龙这样做有自己明确的目的就是推动TPP,他为此非常自信而且付出了很大努力。但可惜的是,他没有足够的洞察力看出来这是一条多么不顺的路。而且在特朗普赢得大选并明确表示要退出TPP后仍然尝试更多的努力,这就像一个失足掉入河里的人,明明身后有一条大船在等着他,他却依旧拼命去抓岸边的草。

要知道,南海问题是中国的核心利益,而TPP踢的就是中国的屁屁。李显龙使劲儿的在这些方面和中国分道扬镳,这要中国会怎么想?所以说,扣留新加坡装甲车的目的毫无疑问是存在报复因素的,但凡出手报复的人如果可以用其它方式解释是没有人愿意承认这是报复的。所以安排在香港海关完成这一报复行动,其警告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也就是说,我虽然是在报复你但并不想撕破脸皮。

但报复同样需要找一个合适的借口,那么台湾就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这个问题是这样的,新加坡承认一个中国,也早早和中国说好了要中断和台湾的军事联系,这个都是台面上的,也就是说不管怎样中国得到了这个保证至少在面子上是说得过去的。至于私底下怎样又是另一回事,就还要联系实际情况。

新加坡和台湾以及新加坡和中国之间都关系密切,说断就断也不那么容易,这中国方面也理解,所以台湾和新加坡在新方做出中断与台军事联系承诺之后的相当一段时间里继续和台湾保持军事联系,而且是“明目张胆”的进行。中国方面也没说过什么。这种默契保持了很多年。然而事实上这么多年来新加坡的所作所为严格的来说是属于违法的,不仅违法也有违信用了。但中方的沉默说明了什么呢?

至少说明一点,中新之间的事实关系是存在着许多的私交的,至少不是完全依照冷冰冰的法律条文来相处的,这才是是现实。

能和敌对的双方都保持良好的关系,让台湾和大陆都相信我来靠近你们两个是为了你们好。同时李光耀也因此获得自己的利益。这是李光耀的天才外交手段。但这是依靠两国老一辈领导人之间的高度信任和良好的私交所建立起来的关系。到了下一代领导人手里,可能就没人买账了,这种默契就慢慢淡化了。毕竟时代不同了,过去的也过去了,老一辈领导人为中新关系建立了几十年的良好关系也开始凌乱了。

方师亮还提到,他的许多朋友开始对中国政府产生了愤怒,说中国是在以大欺小。我说表面上看似乎是这样,但实际上可能恰恰相反的,这是因为双方力量悬殊让大家产生的一种错觉,事实上这次事件中国方面是在做着被动的报复。

这就像一个小孩不断的踢打大人,大人开始时就忍忍算了,但这个小孩不停不休的继续对着大人乱踢乱打,一不留神一脚踢到了大人的蛋蛋,大人火了,抽了小孩一巴掌,小孩立刻哭闹起来。

事情基本上就是这样,小孩踢打大人的时候人们一般不太注意,一方面小孩没多大力气不会打痛大人,另一方面大人也不出声。但小孩被打了的时候就比较热闹,孩子会哭的,在人们眼里你一个大人怎么能打小孩呢?很多人忽视了大人的蛋痛。就是说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显然是踢到了中国的蛋蛋了。

方师亮就此问题进一步谈了一些自己的看法,他说新加坡有自身的局限和无奈,而中国作为一个超级大国应该在适当时候放下身段听取小国的意见,这是最好的收拢人心的办法,当年邓小平同志就能俯首听取李光耀的建议,撤出对东南亚共党份子的军事支援,而让李光耀有一种被视为知己的荣耀感,虽然说这也不可能是李光耀一个人的努力,但这个面子给的足够大,这说明了邓小平气度非凡,现在中国的领导人显然还达不到这种运筹帷幄的程度。

那么谈到有台湾和新加坡的关系时我说,按照一个中国的政策,严格来说你就不能再和台湾搞军事交流了,但过去几十年新台照搞不误,那纯粹是看交情的。就是说中新之间的关系并非凡事都死板照章而行,这就是一个例子。所以以前你不讲法,现在军车被扣了你要讲法律法规了,是不是断章取义了?你要中国人怎么反应的过来?讲不讲法律,都看是不是对自己有利才决定,这就是做人不讲原则。

这个原则就是你要摆明态度,咱们的关系是义气相处还是义务?这是不同的。

我认为既然你现在提出了国际法,那么现在中国方面如果有足够的自信就应该借此机会归还新加坡的军车,以示大国遵守国际法的态度,然后要求新加坡立刻调整和台湾之间的相处姿态。这样就把球踢给新加坡,让新加坡去处理,而结果都不会对中国有任何伤害。

方师亮同意我的看法并补充道:新加坡提出以国际法来索要这匹军品同样也是被逼无奈之举,这显示出新方解决问题的办法有限,也说明了新加坡政府在各方压力之下确实是开始慌乱了。但新加坡因为其华人国家的特点,在和中国的关系上比其它的国家更为复杂多样化,民间有自己的态度,不一定会和政府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持一致。在这个装甲车被扣事件上新加坡政府也受到了来自国内的各种批评。但中国这些年来随着国力的飙升同时也在大力弘扬软文化彰显国家实力,声言中国是所有华人永远的家乡,如果在对待新加坡这样一个华人比例占了七成的国家进行过度追打,势必伤害中国在世界华人心目的中的形象,再说毕竟哭闹是小孩子的权利,大人也因为不爽而哭闹是不成体统的。

方师亮继续说道,李家行动党有亲中基因也有反中的传统,中国政府必须运用智慧分别对待,不能以一时之怒把关系搞僵,但中国方面显然对此认识不足。就在习近平选择不出席李光耀葬礼的那时候我就表达过担忧,这是中国在有意无意的发出一个信号,就是说我们其实和别的国家并没有什么不同,这或许只是单纯的傲慢,也或者因为新加坡历来对中国小动作不断让中国政府显得不耐烦,但这样的后果不仅放弃了坐收的新国民情渔人之利,另一方面也带给新加坡政府在判断对中国关系上变得激进。要知道新加坡是全体新加坡人的新加坡而不是李家的新加坡也不是行动党的新加坡。

而中国方面现在的态度是,你先答应我和台湾停止军事交流我就还军车给你,你若不答应我就不给,这是霸道而且缺乏风度的行为,会让新加坡有被逼迫的感觉,小个子被逼急了会情绪失控死撑到底,与大家都没好处,毕竟中国方面针对的不是新加坡而是台独。相反如果先还军车然后再要求新加坡方面遵守国际法与台湾解除一切军事交流,这样不但显得大度而且还占着毫无争议的道理。

如果新加坡在压力之下先答应了看上去像是小国服软被欺负了,而大国先退一步那就是风度和运筹帷幄。别人会这么看。但如果依靠扯皮挖根的方式追究责任只会越搞越难看,每个人都会有自以为是的理由。搞到后来受伤的其实还是老百姓。处理这样的问题一定要有气魄,但新加坡目前显然并不具备展示这种气魄的条件,下一步要走棋的是中国。

我说这可能是现在的国际局势过于复杂多变,新一代的领导人面对的问题缺乏决胜于千里之外的高瞻远瞩。要多看几步棋才不会被眼前的问题所困扰。李显龙在南海问题上的发言和使出吃奶的力气去推动TPP这些都是缺乏眼光的作为,而现在中国政府若死扣着这些并没有任何价值的军车确实是一种明显的短视。我个人认为在处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上,凡事都死板按法律条规来处理,就难免就会陷入斤斤计较的僵局。

我问方师亮,美国也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但依旧成为台湾的最大军火供应商,还带着第七舰队围着台湾海峡整天转悠。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美国政府曾声明,它不寻求执行一项长期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政策,它向台湾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数量上将不超过中美建交后近几年供应的水平,它准备逐步减少它对台湾的武器出售,并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的解决。

而事实上美国人是说一套做一套,逐年来不但没有停止向台湾军售而且还在不断的增加。中国方面也只能看着毫无办法。

这就是说强权才是世界唯一的国际法。那么私交可能就是唯二的国际法。实际上我们从来都也不会看到这个国际法在世界上正直显示过它的公正性,那些极力鼓吹和张扬依法处理的大都是有能力掌握法律资源的人。

在背景和实力相去甚远的情况下,法律往往只是一种用来欺压和打击不幸者工具。但毕竟法庭里解决问题,不管它最终彰显的是正义还是歪意,愿赌服输就会成为法庭上无可争议的结果,这样一来就一定会出现一个失败者。但在私交下能够处理的时候,彼此不一定会多一个朋友,但起码会少一份仇怨。

尤其是在处理国家之间的关系时,我们看到国家领袖之间的私人关系影响和决定了多少国家大事?

最后我们再回到老李递刀那个例子来说,民进党就是例子中老李,他在搞台独,这就是和我中国在打架呢,你这时候给老李递刀子你说你啥意思?不过既然你说了,递刀子只是玩玩游戏,绝不是跟谁过不去,那么我就信任你把刀还给你,这也是你说的村规,那么东西还给了你,你也得上路子,以后你就不能再给老李递刀子了,这也是村规,你现在就堂堂正正在全村人面前表个态,以后再也不给老李递刀子了,谁递谁是是王八蛋。这样可以吧!

这样做中国根本不会吃亏,新加坡也相对有了面子,如果新加坡体面的收了东西却继续和台湾玩,那么他也将面对付出巨大的信誉代价。

要知道只有小国才会更加看重自尊心,大国应该维护的则是威严。而威严之中不能有太多的讨价还价。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