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巧言令色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7-1-24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1/145009.html

【陈迎竹】

《早报星期刊》里,陈迎竹的文章《雁渡寒潭》有这样一段文字:

“装甲车事件”让外界以为新加坡与中国关系到了难以逆转的局面,然而恰恰是这个寒风凛冽的时代关口,新中在坚持全球化贸易的经济体制方面,具有不同于一般的共识与利益,相对于其他矛盾,联手抗拒不知将有多高多厚的保护主义壁垒,更将是长途跋涉的艰巨任务。几天前两国宣布高层会议即将举行,便是观照大脉络下理所当然的发展。

意思是说:新中必须联手对抗保护主义还来不及,没时间小打小闹,最佳证明就是“几天前两国宣布高层会议即将举行,便是观照大脉络下理所当然的发展”。由此来反证:新中关系闹僵,根本就是假消息。——当然,这对“不知头不知尾”的读者来讲,有一定的说服力。但是,关心时事的读者怎会不知道“高层会议即将举行”的来龙去脉呢?

1月18日,中国与新加坡达成协议,2月份举行双边合作联委会(JCBC)会议。这个始于2004年的最高层级年度双边会议,2016年破例没有举行。会议恢复举办且提早到2月份进行,对于双边关系具有建设性作用。但中新关系未来如何走,已经不是联委会能解决。需要双方都进行反思(这方面新加坡需要做的更多一些),尔后就处理与对方的关系确定新的指导思想。2016年中国东盟关系的两大看点是:中菲关系急速升温,两国政治关系正常化并带动了经贸关系的快速改善;中新关系急剧变冷,从长远看,可能成为中新关系的转折年。(薛力《中新关系进入反思与调适期》

【王乙康】

王乙康最新的谈话让我想起行销学的“紫牛效应”。

王乙康要推销的当然是他自己。因为按“未来总理人选排行榜”,王乙康的排名是偏后的。所以有必要“偏激搏出位”,做给顶头上司看,没有“正”的做,至少也得捞个“副”的过过瘾。

至于他说的“多党制可能导致社会分化拖慢决策过程”这两件事,现在我们就来评评看:社会分化来源于阶级对立的加深,政党不过是代理人的角色而已。重要的是执政者要如何重新和合理地分配公共财富,使得阶级对立不尖锐化才是正经。对于行动党的精英来讲,或许“拖慢决策过程”是他们最不耐烦的事,不过对于普罗大众来说,并不一定是坏事。让他们一党独大,凡事马上决定,马上实施,修改宪法……有时才惊心动魄哩。

【陈文坪】

认识陈文坪三个字,要从大马论坛讲起。好多年前,有个人开始以“陈文”的笔名来大马论坛写文章,配合当时论坛的基调,主要也是以评论(讲述?)新加坡时事为主。不过文章写来没什么文采,题材都是拣主流媒体现成的,观点和框架都已经在那儿,然后自己重新排列组合,就成了一篇几百字的短文章。他在大马论坛基本是没人理睬的,都是自个玩自个爽,也没人有兴趣去逗他。后来可能练习多了,渐渐也敢投稿到早报,偶尔合了老编的口味就给登了出来,那时才知道“陈文坪”和“陈文”是同一人,因为来来去去都是那些“排列组合”,有时还真的纳闷:为什么报馆老编喜欢刊登这类的“新闻稿誊清”?这时的他才开始逐步放弃大马论坛。

后来这个人生意越做越大,是好几家产业公司的老板,也成了九龙会的会长,俨然是个社会名人,又是报馆最喜欢笼络的新移民,于是就给他在新汇点开了专栏。如此一来,此人的“自我”膨胀到最高级别,也开始进军彼岸的华文报章。文章投了多少篮莫愁是不知道,总之是有看过他的文章。而最近让他“爽到吮手指”,莫过于他的这篇《“星光计划”不会终结》,是以回应的方式(陈俊安《“星光计划”应终结》)给该报写文章,讲的是斩钉截铁,仿佛自己就是星国的最高发言人。几天之后,没想到又给《联合早报》给转载回来,真是乖乖咙地咚咯!

薛力在《中新关系进入反思与调适期》捭阖纵横,细数了新加坡几个外交上的“不是”:

  • 迄今为止,(运兵装甲车滞港)两国公开表态的官员级别都有限(新加坡方面国防部长最近首次发声,中国方面则限于外交部发言人),但这些事件对两国关系的影响却要大得多。中新两国都没有示弱的意思。
  • 不注重培育与台湾海峡两岸中国领导人的交情,却试图发挥李光耀的角色作用。
  • 李显龙最后一次访问中国是2013年,而且,这几年来他在公开讲话中不时流露出对中国的不满与批评。在他的“定调”下,新加坡外交官纷纷效仿,就2016年而言,至少出现了外长拒绝出席联合记者招待会,两个高级外交官指责中国分化东盟等事件。
  • (主权豁免)国际法只是调整国家间利益的手段之一,其本身不严密之处甚多,因此,国家间的政治关系与政治意愿经常成为豁免权操作化的必要前提。在现况下,新加坡打法律牌的行为可以理解,但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 整体上,新加坡的对华政策还停留在李光耀时代。但时空条件已经大不相同,而且,现在的新加坡领导层,深谙欧美文化,但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与重视、处理对华关系的技巧以及与中国领导层的交情,都不能与李光耀那一代人相比。这就需要新加坡反思,而不能说“中国动不动就生气”了。

读完这些,陈文坪文章内那些抄自别人的“理由”,将自己的视角局限在“小国无地练兵”的窘境之下,根本就薄弱得连自己都站不住。

陈文坪至此已蜕变成像李叶明那样的“爱国人士”——站出来为“党国”(行动党)说话。这些外来移民搏出位自然有他们自己的盘算,不过,让莫愁最吃惊的却是这两家报馆。我们先从文章题目说起,《“星光计划”不会终结》到底是谁起的?是《南洋商报》老编还是陈文坪?如果说陈文坪程度低下,那还情有可原,不过《南洋商报》是家(近)百年老店,怎么也跟着瞎起哄呢?举国上下,能够发出——“‘星光计划’不会终结!”这类豪语的也仅有一人(说不定明天就宣布终结了),陈文坪算老几?

写文章拟题很重要,就如画龙点睛,而拿捏不准,过犹不及了,都说明还欠火候,差得远呢。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5, 2017 在 11:50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