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为什么我在“没得抱怨”的新加坡生活,没有“缺点处处”的丹麦快乐?

leave a comment »

Elsa Ho    2017-1-16
https://crossing.cw.com.tw/blogTopic.action?id=722&nid=7496%3Futm_source%3DFacebook&utm_medium=Social&utm_campaign=Daily

图片

Superkilen Park为哥本哈根一个由当地居民自行按造愿望设计的公园的一角,虽然不是特别漂亮的设计,但天气好的时候总是可以看到许多人在那里开心地荡着秋千椅。图/flickr@准建筑人手札网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CC BY 2.0

常跟同样在新加坡工作的朋友讨论,想不透为什么我们都在几个不同国家工作过,唯独这个地方莫名地让我们觉得这么沮丧。

今年七月,我从这个“最让人沮丧的地方”飞往“最快乐的国度”丹麦(虽然也有不少当地人不同意这个说法,有人认为只有夏天是,也有人说如果这样就叫世界上最快乐的地方,那这个世界也太悲惨了),在哥本哈根住了两个礼拜。

两地的对比,促成我整个行程中思考的核心问题:新加坡这样先进发达的地方为什么让我沮丧;在“其实有着很多缺点”的丹麦,却反而相对快乐?

一个城市或国家,让人快乐的要素是什么?

“没得抱怨”的新加坡,和“缺点处处”的丹麦

新加坡其实没有什么值得抱怨的地方。交通方便且高度发展、安全整洁且24小时开放的商店很容易找到、饮食娱乐都不算贵、鸡饭台币69元以下买得到(买不到的请洽换日线编辑,我私下回复)、看电影比台湾便宜、政府注重绿化、城市里的绿地跟水体面积虽然远比不上丹麦但也没少,所得税特别低,一般人大概缴0~3.5%而已,且一年四季阳光普照。

反观丹麦,商店五六点就关门不说,一杯7-11不怎么好喝的拿铁也要120台币。最低的所得税是36%,高的可以到70%。在创业的老板跟我说他赚100块只有25块是自己的。长达近10个月日照不足、维他命D缺乏的冷天……

而跟许多住宅都是老房子、没有电梯的丹麦居民比起来,住在新加坡有泳池、健身房、水疗池、烤肉区的大厦的我们,却觉得自己被困在一座漂亮的监狱,与快乐有一段遥远的距离。

如果便利的生活、极低的所得税、温暖的天气与华丽的居住环境都不是快乐的保证,什么才是呢?

城市被形塑的“样貌”,同样决定居民快乐程度

快乐国家调查报告中使用了6个因素来衡量一个国家的快乐程度。除了平均寿命、国家领导廉洁度与GDP外,还包括:个人能感受到社会的支持(A sense of social support)、对人生中的抉择能自由掌控(Freedom to make life choices)、慷慨大方的文化(A culture of generosity)。另外一些使丹麦胜出的常见原因,则有包含性别平等、脚踏车普及(有益身心与环境)、工作生活平衡等等。

与新加坡对照,我觉得“城市被形塑的样貌”,可能也是造成两者在生存感受上有所差异的原因。例如,在建构城市样貌的诸多元素中,我在丹麦的时候发现,“是否有充足的公共空间”,就对一地的生活体验,意外地有相当大的影响。

在丹麦到处都有草地、湖畔、滑板练习场、儿童游乐设施、球场、空地。人们永远有地方可以自由、免费地从事各种活动。且这些地方多维护良好(从纽约来观光的朋友甚至说,他在丹麦用过最糟的公厕也比他纽约家里的还好)。

尤其是政府对保留大片空地的慷慨。我住惯了水泥丛林觉得很不可思议──这么多地空着让人溜滑板车干嘛?拿去盖大楼不是可以赚更多钱吗?

许多人会说,那是因为新加坡地狭人稠。但丹麦的大城哥本哈根,因为保护古迹的政策,与建筑高度的限制,其实现有的住房,也早已完全容纳不下不断涌入的移民。哥本哈根租房市场供不应求,没有照片的租房广告一刊登便有两三百封站内信涌入,有钱也租不到房,却没有人要因此多盖几栋的意思。(注一)

新加坡与不少其他国家,或许都是用前述“水泥丛林”的思维在规划城市。盖商业大楼或住宅的“KPI”很好衡量,只要有需求支撑,房子当然是盖越高越多=租越多=赚越多。建儿童游乐设施或空地的KPI则就相对不明确了。计算使用频率与人次吗?越高代表什么呢?高与满意度成正比吗?满意了又如何呢?

在这样的思考模式下,公共空间的优先度便降为其次,但市民还是需要娱乐,政府更是需要税收,所以建了电影院、购物中心、与更多的购物中心。

购物中心和公共空间的根本差异

然而这两类“休闲娱乐”的根本差别在于:公共空间是随时开放、人人免费平等使用的。

在哥本哈根,看着一群小孩在社区外的游乐设施里爬上爬下、人们坐在桥上野餐喝酒,想到在新加坡没地方去的周末,常坐在市中心的海湾边望着从城市几乎各个角落都可以看到的金沙酒店。猜想着一定都是那些摩登高楼里的金融界外派人士,在里面享尽奢华。想娱乐?有钱再来吧!

或许这个城市因为它的规划与风貌,让人一天一点的累积一些不平衡,久而久之自然开心不起来。

举个更极端的例子,杜拜这个在海边又填海造岛的城市,竟然只有一小块公共海滩,剩下全被高级饭店围起来,下榻才进的去。作为观光客都感觉不好了,居民又作何感想呢?

Dronning Louises桥,哥本哈根市中心非常受欢迎的休闲地。图/Patrizio Martorana@Shutterstock

处处警语的紧张生活

除了较少展开双臂欢迎大众或坐或卧或使用的区域外,新加坡处处可见的警告标语或许也影响了生活气氛。

“禁止10点后在公共场合喝酒”、“禁止携带榴槤上捷运”、“骑楼骑脚踏车罚新币1,000”、“乱丢垃圾最高罚3,000”……有次在捷运站搭手扶梯上楼的这一小段路程中,印度朋友愤恨的数给我看──我们一共经过了12个禁止标语。

城市的样貌,对于鼓励人追求什么样的价值,或许也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很明显的,新加坡从捷运站里扑天盖地的广告中的讯息和警语、一栋栋华丽的饭店大楼、购物中心,有形无形地鼓励人做更多的消费、创造对更上层阶级的向往。同时,小心翼翼地不要“违规”,不要违背公部门立下的种种“规定”。

而丹麦人则是以低物质欲望为名,低调内敛的城市景观恰巧符合、也或许促成了这点。杂志记者报导哥本哈根的时候,很喜欢写这里的LV──座落在商店街不起眼的一角,来来回回经过几次也不一定注意到,路上也看不太到背LV或其他名牌的当地人。

连被评为世界第一的餐厅NOMA,都隐藏在一个不起眼的旧仓库之中,内部几乎没有任何装潢。的确(让我不经意想了一下新加坡那间盖在港湾上、钻石外型的超招摇LV),对活在寒冷地区的丹麦人来说,“奢侈”的事情大概不是名牌或昂贵的食物,而是家里有个阳台可以晒太阳看海吧。

新加坡的LV商店。图/Shuttertong@Shutterstock

同时这里很多人也提到,反正赚的钱大多都纳税掉了,赚多少也就不那么重要了。甚至有公司老板说:“反正钱也是要拿去缴税,不如花在福利设施上让让员工开心点。”

上述种种让丹麦在物质环境限制下,还能快乐的因素,其实也不是我的什么“洞察”。

金钱、名利、奢华的生活与物质享受不一定让人快乐,是大多数人早就知道的事。然而这些,却仍是不少人穷尽一生寻求的东西,或做为选择时的衡量标准。包含当我自己面临选择的时候,也花了很大力气,却仍不能完全不向世俗认定“比较成功”或光鲜亮丽的选项靠拢。

当然,充满大小确幸的丹麦也有许多自己的问题,例如我相信他们奋发向上追求加薪与升迁、或至海外发展的斗志,一定跟新加坡和许多亚洲国家不能比。

但这两个城市的对比,让我不禁深深觉得:人到底是为了追求什么而活着,是满足基本生存需求后的我们,一生的课题。

line_divider

注一:当然发展中且地狭人稠的亚洲不能跟北欧国家的公共空间这样比,但会产生这样的结果有些时候或许是观念而非先天限制上的差异。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9, 2017 在 4:57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