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十年磨一剑 《许云樵全集》终将出版

leave a comment »

邱君豪(马来西亚创价学会出版部主任)   2017-1-29
怡和世纪 2016年10月–2017年1月号 总第30期

从“邂逅”许老说起

35年了。一代学人,东南亚史学家许云樵已离开人世35年。

1981年11月17日,上午10时10分,许老安静地离开人间。当时台北《中央日报》刊载了中央社新加坡18日专电:“东南亚历史学者许云樵教授,因心脏病于昨日去世,享寿76岁。这位自学成功的学者于1940年创立南洋学会,定期发行《南洋学报》,刊登研究东南亚的文章。”

南洋学会是许老和姚楠、张礼千、郁达夫、刘士木、李长傅、韩槐准、关楚璞等人共同创设。该学会出版的一份重量级学报《南洋学报》,许老担任长达18年的主编,也发表了许多足具分量的论文,包括赢得1941年中央研究院南洋历史研究第一届学术奖奖金的《丹丹考》。

14749696969285_page156_image128

右起:已故马来西亚创价学会会长柯腾芳,《许云樵全集》主编郑良树教授,现任创价学会会长许锡辉。

许老走的那一年,我才不足三岁。我和许老没接触过,也不是学历史的,更甭说读过他的著作。

直到2004年,我读了马来西亚创价学会(SGM)机关报《宇宙》刊登的一篇社论,关于SGM欲编纂出版《许云樵全集》(以下称《全集》),由马新著名学者郑良树教授担任主编,并以他为首邀集学术界专家如崔贵强教授、廖文辉博士、王晓梅博士、廖冰凌博士,还有林水檺教授、何启良教授及何国忠博士组成编辑委员会。SGM时任会长柯腾芳先生于《社论》中,引述主编郑教授的见解如此说道:“大马华族文教无法扎根落实,流于表面,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我们无法积累我们的文化。我们虽然有文化,但是经常是‘人亡政亡’,人走了,文化就散亡,没法传给后进。为了匡补此弊,我们应该设法把文化保存下来,让后一代随时可以从这个基点出发,不必重新来过。”

那年我在新纪元学院中文系念最后一年。当时我心里已燃起熊熊的使命烈火,意欲在这片文教土地,如孺子牛般辛勤耕耘,推动这项意义重大的文化积累工作。

2005年初,我戴上四方帽、身着毕业袍,在礼堂内等待仪式进行。可心里却恨不得马上开始工作。不久后我以“临工”身份在SGM出版部开始了《全集》工作。最初只是输入文字,记得那是许老与许直合着的《新加坡工商业全貌》。这也是我进入许老学术世界的第一道门槛。

一年后,我正式递信申请成为全职职员,这意味着我将完全投入担起出版《许云樵全集》的全部工作。万想不到的是,我一做就做了十年。十年间,我每个工作日都在许老的世界里,从谷歌、百度罕见的“许云樵”三个字,到如今他的名在网络世界有了明显的位置,也意味着在这十年间,越来越多人关注许老,怀念与他共战的学术伙伴,以及那个时代所建立起的“南洋研究”和浓浓的学术氛围。

《全集》8卷23册

14749696969285_page156_image130全集共分8卷,即(甲)东南亚史地、(乙)东南亚华侨与华人、(丙)史料与史学、(丁)音韵语言研究、(戊)专题研究、(己)史地掌故、(庚)艺文杂着、及(辛)外文译述。

东南亚史地共五册,分册如次:1.《南洋史》《马来亚史》;2.《马来亚近代史》《北大年史》;3.《新加坡150年大事记》《马来半岛古国考辨*》;4.《中暹关系史*》《暹史考辨*》《东南亚地志研究*》:5.《南洋对外交通研究*》。

东南亚华侨与华人共二册:1.《东南亚华侨史》;2.《东南亚华侨华人史论集*》。

史料与史学共三册:1.《南洋文献叙录》;2.《史学通论》《南洋史学史*》《南洋史料*》;3.《文献辑注*》《南洋历史年代表》《期刊序跋*》《会议实录*》。

音韵语言研究共二册:1.《文心雕虫》;2.《南洋华语俚俗辞典》《音韵研究*》《暹语研究*》《语文杂谈*》。

专题研究一册:《南洋邮票研究*》《民间信仰与宗教研究*》《马中文学研究*》《橡胶研究*》《传统医药研究*》《新马抗日实录*》。

史地掌故一册:《马来亚丛谈》《南洋掌故史话*》

艺文杂着共五册:1.《浮云》《希夷室诗文集》《昭南纪事诗》《萍踪杂诗》《杂文*》;2.《姑胥》《欧非胜览》《天竺散记》;3.《世界巡礼*》《人物评传*》《书评*》;4.《儿童文学*》;5.《新加坡工商业全貌》《时事评论*》。

外文译述共四册:1.《暹罗王郑昭传》《佛罗利氏航海记译注》《马来纪年》《安南通史》;2.《马来亚史略》《黄金半岛题本译注》《世界发明史》;3.《东南亚研究译文集*》(上);4.《东南亚研究译文集*》(下)、《英文著述论集*》。

《全集》特色:甚丰、甚广、甚多、甚富

主编郑良树教授以“为新马华社弥补歉意,抢救随时湮灭的学术成果”为出版初衷,并将SGM “承诺出版”举动赞为“精神与勇气可嘉”、“一如既往,拼力奋进,毫不退缩,为学术、为华社,令人动心。”

他纵览许教授一生的著作后,提出了许氏著述之四大特色,兹全文录下供读者一览:

一、先生著作甚丰,就其专业而言,南洋区域内新、马、泰、印尼、菲律宾及印支各国等,举凡过去及现代之历史、地理,无论通衢大都或乡野小镇,几乎无不知晓,无不研究,而皆有撰述,项目之多,涵盖地域之广,时下东南亚学者所少有。

二、先生著作甚广,除文史之外,举凡自然科学之地质、橡胶、物产、天文、历法、航海、经纬度、风向、医学、药物等,几乎无所不涉猎,而皆有著作;至于人文科学方面,经济、政治、考古、民族、史地、音韵、语言、文字、文学等,几乎无所不探研,而皆有著作,数量惊人。即以文学创作一项,虽非先生所专攻,然旧诗词、新诗、小说、游记、散文、序跋、马来绝句及报告文学等,各体皆备,数量甚多。其广博众多,时下东南亚学者所少见。

三、先生著作甚多,未汇成专书者,皆以单篇之形式发表;此类单篇文学,或发表于各类报章,或见于各种期刊、杂志、纪念特刊,或刊登于海内外学报,种类繁多;至于发表地,新、马、泰、中、港、台等皆有;所用文字,中、英、马、泰等各国文字皆备。发表处、发表时、发表地、发表文字之复杂,时下东南亚学者所少有。

四、先生著作甚富,以数量而言,包括长篇、短记及图片,已近千篇;以字数计,今已超过千万;数量之富,数十百倍于专书,为时下东南亚学者所少有。

《全集》搜集、分类与编纂之挑战

《全集》经历逾十个寒暑的艰辛努力,从搜罗到编纂,再重新打字、校对、排版、设计等,过程之艰巨非三言两语可以道尽。副主编廖文辉博士曾为文《写在许云樵全集出版之前》详细叙述编纂过程的艰辛挑战。主编郑良树教授为了筹集第一笔出版经费,率先垂范,于2003年及2009年举办两次义卖会,拍卖自己的画作。其后出版单位获得不少艺术家鼎立支持,共襄义举,捐赠画作举办义展,甚至巡回全马各州,以筹募这笔庞大的出版经费。

许老发表著述、论文的时间跨度约有五十年,加上论着在中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泰国等多个国家和区域出版,所发表刊物涉及各种中英文期刊、报章,这都大大地增加了搜集的难度。最初有廖博士收辑的许氏著述约一百五十余篇,之后由郑教授及崔贵强教授开始搜集许氏著述,也曾发新闻稿征求待寻的五十余篇文章。与此同时,编委会也积极地透过科技网络之便,购下不少许氏于三四十年代的著述,包括出版于1928年的《浮云》及1929年的《姑胥》。至今,仍有部分文章无法觅得,如许氏早于20年代初在中国苏州《振声校刊》发表过的诗文创作等。

许老庞大的著述及研究领域的多元性,让编委会在著述分类上面对极大的挑战。初期分类由郑教授与崔教授前后十易其稿,始见雏形,共得13类。后来廖博士重新通读所有著述后,经再三推敲,了解到许氏的学问是以中外交通研究为基础和出发点,再延伸至其他领域。为此反复讨论后,最终才精简为八类(八卷)。

在文字校对及排版上也遇到了超乎意料的困难。许老的主要研究领域为东南亚史和中外交通,方法采用干嘉考据法,其中涉及许多南海古史地名和音韵语言,包括不少冷僻字、古音和古义,加上暹罗及印支半岛的研究还涉及部分暹文。此外,早期排版之误随处可见,特别是一些关键词汇;以及早期标点符号、注脚引文格式的使用没有规范化,编委们都得劳神费力加以校正。另外,在排版工作上最棘手的是输入冷僻字及暹文,由于初期排版系统中没有可对应的冷僻字,为此而造字逾两千个,数目惊人;暹文的输入也得请懂晓中暹双语人士加以确认,避免错漏。惟其如此,经过三四校以后,仍有不尽人意之处。

后记

去年接近许老忌日,我凌晨睡不着,重读了23篇许老门生故友的悼念文章,随着他们的追思笔迹,幻想自己就坐在离许老不远的某个角落,静静地观望他的人生与生活,去思索他为学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人生意义。

不久的将来,《许云樵全集》即将面世,殷望在推介礼上,许老的门生能从四海八方再聚一堂,一同缅怀许老生前的点点滴滴。

缅怀许老之际,我脑海中浮现了两位故人:一是特聘为《全集》审稿的陈思庆(雪风)先生,另一则是牵引我步入这片浩瀚文教天地的柯腾芳先生。未能让两老亲眼目睹《全集》的完整出版是我毕生的遗憾。如今唯有化遗憾为鞭策自己的动力,快马加鞭出版完整《全集》,为自己的不力稍作弥补。

line_divider

注:*为论文/文章合辑本;其他为原著述,有者另订书名,如《东南亚华侨史》原为《南洋年鉴•华侨篇》;《南洋文献叙录》合《续编》为一;《文心雕虫》亦合《续集》为一。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9, 2017 在 1:47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