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事实和真相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7-2-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2/145027.html

华文媒体集团数码总编辑兼《联合早报》副总编辑韩咏梅的这篇《特朗普给我们出的几个思考题》,不过是借美国总统的酒杯浇自己块垒,跟她想谈的“事实”和“真相”还差几里地咧。破绽在哪里呢?她说:“就任第一天,特朗普又让我们思考一个问题:比自由更可贵的东西,应该是‘真相’。”——奇怪了,莫愁怎么想起“没有自由就没有真相”这句老话。接着她说:“然而,碰到人们逢体制必反时,对体制信息以外的任何信息都可能信以为真。在一个自由的世界里,人们有言论自由,也有相信任何言论的自由,但我坚信不同的选择最后的共同点都是追求真相,尊重事实。”——现而今的美国,特朗普就代表了体制,她怎么说反了呢?

要人民团结在“体制”的周围“共同对抗啥啥啥”,还不如教会人们如何分辨是非。最近行动党高官频频不点名批评美国,好像他们所坚信的和美国千差万别,其实行动党政府和特朗普没两样,都是认为只有自己才是最正确的,差别只在表皮而已。而这个表面之所以能够维持,乃是紧紧握住主流媒体的咽喉之故;主流媒体不敢有贰心,遇事奉御旨不敢有立场,提供给全国人民的充其量也不过是“另类事实”,只有韩咏梅才认为自家报馆提供的是100%有机的“事实”和“真相”。

让贫尼说点最近看电视的感悟。星和的日本台有个很有趣的纪录片节目,叫做《The Before and After》(“前与后”)。在日本的大城市里,有许多七八十年的老旧房子,地面面积仅有两三百平方公尺,有时里头还住着三代人,有些甚至是伤残、有特别需要的孩子或老人,经济情况也不是特别好。可是电视台却找来一些愿意接受挑战的建筑师帮忙,在屋主应付得了的预算之内,帮他们整修房子。说到这儿,大概有人会以为是慈善节目,其实不是,这些具善心的建筑师除了照顾了他们的特别需要和基本要求(阳光、空气、抗震和保暖),甚至还抱着保留该地建筑风貌的人文野心,让屋子恢复昔日的辉煌。

莫愁最记得节目主持说过的一些话,他说:“歪果仁看了这个节目,大概不理解这样的房子,有什么必要这么大费周章,甚至还拍成电视节目。”——这就是日本人为什么能够保持匠人工艺几百年的原因,也引发贫尼的连串思考题。首先,主持人口中的“外国人”,当然包括新加坡人,在没看这个节目之前,大概会按照行动党政府教给我们的逻辑,认为这种烂房子有什么好保留的,建些廉价组屋让他们搬进去,不是更符合“经济效益”?第二、我们大概会开始“评估”这些人是不是值得帮?帮了能有多少人受益?第三、有能力做这种节目的本地媒体,大概要衡量会不会和现行政策冲突?怕很多人们看了会开始怀旧,起而反抗一些现有做法——这样我们就不期然的跌入一种“锱铢必较”的窠臼,我们的“另类”在于连我们自己都不自觉。而看了节目之后,则像打通任督两脉,通体舒畅,知道“真相”不止一个,提升了自己的境界。

【大圈圈里的小黄圈圈】

最近潘耀田先生的博客文章《退稿》为我们揭示一个“事实”:《联合早报》的自我审查太厉害了,对于新加坡“能写之人”是怕得要死。可是韩咏梅和二丑们却从没告诉我们这个“事实”,当然我们也无从知道“真相”。唯一知道的是他们在各个版头天天都在“诚意邀稿”。

最后这位文化奖得主说:“最终我想:在当今这种XX当道,有些所谓的文人诗人又没有骨头的环境,求人还不如求己,于是便间接催生了一直延续至今的个人博客。”

【丁酉年怕鸡的政府】

最近“扑杀野鸡”成了城中话题,特别是在丁酉鸡年,听起来是不是特别大吉利市?而官媒则奉御旨不敢有立场,虽然一些小记者很想讲,也只得用“当局杀野鸡公众掀热议”来代替。当局开始是以“有人报警”搪塞,后来还祭出“野生鸡数量的增加会提高其与红原鸡杂交繁衍的可能性,对保护我国土生物种造成不利影响。”——真的是太扯了!保护土生物种自然有某个单位担戴,杀几只野鸡就能“护驾有功”吗?官媒依样画葫芦,卖给我们的也不过是“alternative fact”罢了。

【一种管理两种面孔】

行动党市镇会管理的电梯去年闹出了人命、伤残多项事故,于是……什么!?……“助市镇会提升电梯安全政府每年额外拨款1亿多元”,可说是重重举起、轻轻放下,各个市镇会还意外发了一笔横财,实在是仁心、慷慨得很啊,谢主隆恩咯。

行动党市镇会当年为了省钱和自我高度膨胀,取消让电梯公司定期维修的条款,认为他们可以“ownself check ownself”,久久查一次就可以,十几年下来,终于出事了,这是其一。其二,建屋局管理市镇会,每年都会列出管理成绩单,莫愁记得其中一项就是“电梯管理”。可是建屋局在意外发生后,却没给我们解释:为什么那些在“电梯管理”项拿A*的市镇会,电梯也会杀人、伤人,并且事件还接二连三发生呢?那些坐拥上亿积累基金的超级市镇会,有钱拿去赌雷曼兄弟,却没钱更新组屋老旧电梯吗?韩咏梅所拥抱的“事实和真相”怎么没通过报端如实告诉我们,或者说代读者去挖出“真相”呢?

另一方面,工人党市镇会管理账目出了问题(构不成贪污),行动党政府不但震怒,还明喻“上梁不正下梁歪”,许文远还唆使要人“切腹自杀”,下令市镇会的津贴发放立刻“制水”。韩咏梅的官媒那时为了挖出更多小道消息更是不遗余力,天天都有“新闻”,早午晚轮番报道。真是“别人的囝子死不完”,态度那会差这么远?

韩咏梅说:“报道事实,揭露真相,一直被新闻界奉为圭臬。当各种网络媒体上的假新闻、假消息不断出现后,“审查事实”(facts checking)成为一种重要的新闻题材……”——其实,所谓的facts checking也成了韩咏梅的利器,官媒报道在野党时不必fact check,错了也只是更正而不道歉。而在报道执政党时,则因为fact check需时太久,多方衡量,很多时候就变得没消息,淹没了“事实和真相”。

【后记】

新加坡还有一个最自以为是的人,那就是陈瑞献。最近陈瑞献自掏千万元设奖表扬国际杰出艺文家,堪称“多元”,他说:“将个人身家拨出去为公家,有钱不一定做得到,有修持才有希望做到。”——实在是浩练到无以言说,他忘了这世上还有更大的慈善家在进行“裸捐”,而人家只是读一本《圣经》就做到了。

最近《联合晚报》的蔡深江对陈瑞献做了专访,题目特别可笑:《别再装睡你就醒了!陈瑞献与蔡深江答问》,读起来好像说人从来就不曾睡着,而所谓睡着只是装的。其实,陈瑞献这句话另有故事,而蔡深江则是一贯耸人听闻的标题党,自己以为很chimology,其实很无聊。

陈瑞献和蔡深江的bromance说来有些猥亵。陈瑞献告英培安诽谤,蔡深江就是证人。蔡深江的证词是这样说的:“我坐在两人之间,躬着身体,专注阅读资料,两人在他背后轻声说话,他听见两人谈话,但听不清楚谈话内容。再说,我也不便细听。”后来陈瑞献主持的广洽纪念馆——薝葡院的管委会里面,有了蔡深江的名字。现在蔡深江又利用自家报纸……

Advertisements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鼠狼贺喜兴未阑,野鸡拜年尚须弹。
    妖风啼鸣人犯困,夜雨江湖梦已寒。
    好心齐安惊岁晚,歹运同咒驱鬼难。

    危言说得天花坠,惭愧王孙手中盘。

    德仁

    二月 6, 2017 at 11:44 上午

  2. 在一党专政的制度下,只有执政党说的是“永远的、强制的真相”,其他的都是“虚假”的,反体制的。在多党制度下,真相可以有好几个,就如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你支持它,它就是对的,反之则是错的。目前,反对声浪虽然强大,但到最后,还是人民决定结局的对或错,要不要换掉政府。但人民当时为何支持特朗普?是看错人吗?还是一种情绪化的选择?

    非政客

    二月 6, 2017 at 1:09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