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从质疑到想念──新加坡的种族融合与多元文化

leave a comment »

Elsa Ho    2017-1-24
https://crossing.cw.com.tw/blogTopic.action?id=722&nid=7524

图片

由于历史的关系(新加坡建国起于华人与马来人的政治歧见),新加坡对于团结国内几个主要种族可说是不遗余力。待过新加坡的人应该不难发现,“不同种族和谐共处”的标语时时可见,含有种族歧视的言论是大忌。

在2015年新加坡欢庆建国50周年的大会上,“One people, one nation, one Singapore”是主题曲之一,同时播出了一段影片,片中的受访者都是在双文化家庭下长大的人(例如爸爸是印度人,妈妈是华人),他们诉说着这个国家对不同文化的包容。

种族多元是新加坡与生俱来的特色。图/Tang Yan Song@Shutterstock

当我还住在新加坡时,常觉得这只是政府的宣传手法,占70%以上的华人仍是主导的族群,和乐融融的表象下藏着感受得到,却听不到的歧视。

直到我搬到美国。

美国在意各种族间的平等,但较少见到像新加坡政府大力宣传“One people, one nation”这样的状况。事实上,美国虽号称“大熔炉”,每个种族实则如“沙拉碗”各自过活。美国的文化、习惯与日常生活中,看不太出来是种族融合下的产物。

不少台湾朋友提过在美国的生活有种平行世界的感觉──平常上班在“美国(白人)”的世界,下班后则和同乡的朋友讲中文,看台湾的综艺节目,做以前在台湾会做的事,仿佛并非身在异乡。

不同族裔、阶级不断彼此碰撞的新加坡

相比之下,新加坡从语言、食物到节庆,都有着不同文化融合的痕迹。“Singlish”混了英语、潮州话、泰米尔语、福建话、广东话、普通话和马来语。饮食方面则受到中国、印尼、印度、土生华人、越南、柬埔寨、菲律宾、缅甸等地的影响。

要说什么是纯正的新加坡菜,还不一定说得上来。至于节庆,曾有新加坡朋友半开玩笑地说,他们的假特别多。因为华人、印度人、马来人等的节日都要庆祝一番。

新加坡的开斋节庆典。图/flickr@yeowatzup CC BY 2.0

这让我开始思考,怎样才算真正的多元?

回想我在新加坡的时候,虽然对这个国家的感觉很复杂,时好时坏(原因请见:《为什么我在“没得抱怨”的新加坡生活,没有“缺点处处”的丹麦快乐?》),但有件事从头到尾都很吸引我,就是在这小岛上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看到了以往其他地方都不曾看过的,千百种人与生活样貌。

有钱的外派白人不说,比这些中产阶级更上一层的,还有以前在台湾生活圈里较少遇到的上流社会生活。几次与这样的群体在他们私人高尔夫度假中心同桌用餐、出席活动,话题都围绕着新加坡富豪、欧洲皇室、慈善晚宴、进口红酒……让平民如我显得格格不入。然而,我更想进一步了解的是另一批从东南亚、中亚与中东等地来的,独自在这里打工奋斗,为了赚更多钱寄回家的人。因为他们也在我的生活中不断出现。

视而不见的背后──菲律宾女孩的故事

我想起一个菲律宾同事的故事。她美丽大方,平常看起来就跟办公室里其他从缅甸、巴基斯坦、日本、印度等只身来这里工作的人(包括我自己)没什么两样,看不到背后所背负的重量。

后来看到她以前被 BBC 采访的报导,才知道她和许多年轻的菲律宾人一样,有生以来父母都在异地工作,爸爸在沙乌地阿拉伯,妈妈在美国,一家人几乎没有团聚过。靠着父母赚的钱,她在菲律宾受高等教育,过着非常优渥舒适、几乎是被宠坏的生活。但当她说想念妈妈的时候,出现在她面前的总是一大箱从美国寄来的高级礼物。后来她实在不能再忍受这样微弱的连结,全家搬去阿拉伯和爸爸住了8年,然而在那边的时候一直想念菲律宾的文化与生活,回到菲律宾后又想念在阿拉伯的家人,一直以来都活在这样的困惑中。

在机场、在码头,除了观光客外可以看到很多正在道别的家庭。爸爸排队搭假日的末班船回新加坡,当妈妈抱着小孩与他告别转身离开后,小孩越过妈妈的肩膀看着爸爸,瞪大的眼睛里充满惊讶与不解,仿佛不懂为什么爸爸不跟他们一起回家。

这样的故事在台湾时不时也上演着,只是我们有着自己的生活圈与小宇宙,我们目光里看到的是和自己类似的人,几乎不曾将不同世界的人放在心上。然而在新加坡,故事主角可能是你隔壁桌的同事、是你在小贩中心买午餐排在前面的人、是你在离岛度假跟你搭同一艘船的人,只不过你是要回家而他要离家。

在新加坡工作的缅甸人周末在市政厅附近的公园聚会。图/Elsa Ho提供

后来我了解了,相较于各种族平等生活但互相没甚么交集的美国,我更喜欢的是新加坡那种直接的碰撞。不同文化与生活方式就在你眼前与生活中发生,任谁都无法只活在自己的圈子里,对其视而不见。

新加坡市政厅区域高级饭店的旁边是缅甸人聚集的柏龄大厦,菲律宾人的精神中心 Lucky plaza 就在购物圣地乌节路上,与各大百货公司名牌店比邻而立。在新加坡一个转弯就可以从现代、新颖、充满物质与消费气息的摩登建筑,转到异乡人在海外的精神寄托之地。那里面有家乡空气的味道,提供一站式的服务,从食物、理发厅、超市,到快速汇款与寄礼物回家的服务等。而这样的空间是如此地融入生活之中,理所当然地成为城市风景一部分。

Lucky Plaza,新加坡的小菲律宾。图/TK Kurikawa@Shutterstock

根据2016年人力部的统计数据,新加坡566万人口中有24.7%是外来工作者,他们的故事和其他各种阶级背景的人掺杂一起,在这个用尽各种方法创造和谐社会的小小岛上演着。

这是我所看见,对我来说比美国更为多元的新加坡。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1, 2017 在 7:11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