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广惠肇碧山亭:日战的民间记忆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7-2-10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2/blog-post_10.html

碧山有血的记忆

1980年代初碧山亭清山前的324英亩地就在红线范围内。

最近数月来参与了策划广惠肇碧山亭文物馆项目(预计2017年底落成),翻开冷藏多年的广惠肇碧山亭的史迹,如今的碧山镇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楼房商场座落在昔日的碧山亭坟山上。

上世纪80年代末,南北地铁线通车时,甚至有人表示进入多度空间,必须请道士作法;有人在地铁最末端的车厢遇见不该遇见的“人”,深夜时分,乘客都对末端车厢敬而远之。日后碧山人气渐盛,阳气大增,成为住宅旺地,多所名校在此地立足。2016年房产低迷的时候,碧山的五房式组屋还能以百万元天价转售。

碧山的土地上有一段被埋没的血的记忆,倒是鲜为人知的往事。

日战期间,日军兵分三路,沿着裕廊线、武吉知马线和汤申线向市区挺进。碧山亭坟山是汤申线的主战场之一。

战事发生在1942年2月14日凌晨,也就是新加坡沦陷前一天。当时英军估计日军会沿着汤申路进攻,重军部署在碧山亭的西北部。没想到日军沿着布莱德路(Braddell Road)袭击,驻守在“90山头”(Hill 90)的第二剑桥郡步兵旅(2nd Cambridgeshire Regiment)跟日军背水一战,双方伤亡惨重。15日下午3时30分,联军总部发出最后一份文告,命令各战线在半小时后停战。[1]

然后,联军总司令白思华提着英国旗,到福特汽车厂(Ford Factory)签下降书,新加坡进入昭南时代。

这支第二剑桥郡步兵旅退守新加坡前,曾经联合第15印度军团,在峇株巴辖(Batu Pahat)跟日军打了十天的硬战。

“90山头”就是如今的莱佛士书院的游泳池所在地。

前第二剑桥郡步兵旅军人绘下的防守图。图片来源:From Kew Archives, London, found by battle historian Jon Cooper in 2014

“90山头”就是如今的莱佛士书院的游泳池所在地

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