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必也正名乎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7-2-19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2/145055.html

老实说,对资鉴馆改名昭南馆,贫尼没有政治正确的义愤填膺,当然我也不反对有人义愤填膺。莫愁的第一个反应是:大概那些新闻与通讯部的年轻官员不懂“资鉴”二字,嫌它拗口,所以改成“昭南”(小学程度1500至2000个汉字)。

《早报》章星虹的《历史敏感度之必要》里头有一段:

……当踏入国家博物馆的历史展馆,见到两个日军军旗巨幅垂挂,各自覆盖整幅墙壁时,你会不禁大感吃惊和纳闷!(见图)/仔细看看,这两幅日军军旗还衬着一组或单个人物影像,传递出一片欢欣鼓舞的情绪。记得两年前在东京神田书店街,我们找到的当年日军刊物中,就有这类“国民支持政府出征海外”的战争宣传画。/作为历史文物,这类战争宣传画当然可在历史博物馆展出;不过,呈现方式可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因此有必要慎之又慎。

换句话说,如果展览让章女士来办的话,这两幅图肯定就选不上(怎能让穿浴衣的少女在太阳旗底下笑得如此灿烂?),而要像《智取威虎山》里座山雕的青面獠牙,这就是她和年轻官员的代沟。可见办展览的年轻官员多从美学的角度切入,让展览馆必也美轮美奂。这让我想起意大利学者克罗齐于1917年提出的一个著名命题: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朱光潜先生在《克罗齐的历史学》做了如此阐发:“没有一个过去史真正是历史,如果它不引起现实底思索,打动现实底兴趣,和现实底心灵生活打成一片。过去史在我的现时思想活动中才能复苏,才获得它的历史性。所以一切历史都必是现时史……着重历史的现时性,其实就是着重历史与生活的联贯”。

今天我们要纪念昭南岛的历史,主要是要防范人性的丑恶面,而不是像大陆抗日神剧那样,要重新激起对“小日本”的仇恨;还自我膨胀,认为大刀就足以对抗飞机大炮、双手可以撕开一个鬼子兵、裤裆里还藏有手榴弹……毕竟,很多新加坡人还是把日本当作出国首选,追看日剧、动漫……喜欢看新桓结衣跳的片尾舞,欣赏河野悦子的服装品味,当然少不了《柏拉图式性爱》的饭岛爱、苍井空和波多野结衣的众多铁粉。

据说,馆方为了命名,征询了不少意见,结果还是闯祸了,原来这里还有许多活在过去的人没被咨询。《早报星期刊》有三篇文章,为我们提供了证据:

说到“昭南”,不少人将之解释为“昭和光芒普照南洋”,其实这样的译法是不正确的。事实上,此处的“昭”代表昭和天皇的神圣时代,而“南”则显示日本决心要治理“南方”大东亚共荣圈的理想。/从今天发掘出的实物、日本当年报章报道可见,把新加坡改名“昭南”是因为日军视新加坡为“东亚的祸乱基地”,必先铲除而快之。因此,今天的新加坡人要慎用“昭南”二字,以史为鉴,居安思危,把正确的历史观传给下一代。(林少彬《新加坡沦陷史鉴》

——其实,作者也故意语焉不详,日本当年“驱逐殖民者的黄种人革命”有着文字意义上的崇高使命,对于民初的中国知识分子也大有市场(要不然,汪精卫怎么心甘情愿当汉奸?)。“东亚的祸乱基地”一语带过,这哪是什么治史精神?

不管是年少时听长辈谈及那段惨痛历史,或者是当记者这些年所接触到的受访者,只要触及那段岁月,老一辈几乎不用“昭南”二字,而是选用“日治时期”或“日据时期”,用方言时则以“日本手”代之。/长大才渐渐明白,“昭南”是新加坡沦陷后,日军所取之名,意思是“昭和年间所得之南地”,是日本人夺下新加坡这一“战利品”后,视小岛为他们的“南方之光”。/本地华人则是把1942年2月15日之后的三年又六个月,视为“日本占据新加坡时期”或“日军统治时期”,是新加坡不幸“落入日本人之手”的黑暗时期;而“昭南”二字代表着新加坡沦陷后的耻辱与伤痛。“昭南”虽是客观存在的历史时期,却不可能是个价值中立的名称。(谢燕燕《厘清历史视角》

——虽然题目提到“历史视角”,还打算“厘清”,其实作者本人并没有,她只是转达了“老一辈”(?)的历史视角,并停留在那儿。

新加坡沦陷三年六个月,被改名为“昭南岛”,这是历史事实。展现那个时期的展览,以“昭南”来命名无可厚非,可是在符号学来说,就发出了混淆的信息;因为“昭南”二字对于侵略者与被占领者来说,承载着不同的意义。命名是容易的,正名却是必要的。昭南是日文,这是取日本天皇之名号昭和,为天皇照亮南方的意思。大家都熟知麦里蓄水池有个昭南神社,根据日本史料,早在二战前的1922年,居住在新加坡的日本人就在汤申路建了个照南神社,“照”字取自“天照大神”,希望来到日本以南,继续获得神明的庇护。从“照南”到“昭南”,无疑高举的是军国主义大旗。尽管二战结束,75年过去了,日据时期检证大屠杀,物质缺乏、老百姓生活艰苦,对于一代人以及他们的亲人,仍然是惨痛的回忆。(何雪芳《名可名,非常名?》

——这篇文章如果出在“更名”之前,如吴俊刚的文章,我还替她赞好,可惜出在“更名”之后,还引经据典就显得投机了。不过,立论仍然诉诸“老一辈的惨痛回忆”,怎么没说说自己的立场呢?

有人说:历史和国民教育应该是政府和主流媒体的重责。然而在这件事上,我们却看不到这方面的努力,大家都不懂得该有立场(或许是真的?),有的只是投机和投人所好罢了(不管是高官或者记者)。最明显不过就是雅国和李显龙“之前”和“之后”的议论,让我想起赖声川的《这一夜谁来说相声》:

白坛:你把这个废话的定义给解释一下
严归:嗯~你所谓废话就是一种听起来好像很具体,实际上是很空洞的一种话
白坛:喔!
严归:它看起来好像要讲到问题的症结了,实际上是在回避所有的答案
白坛:啊?
严归:所以这种话他听起来好像很流畅,但是它注定是要作废的
……
白坛:您举个例!
严归:举个例子你你你好比说喔
严归:有一个受过这个严格废话训练的部长
白坛:啊
严归:从部里面出来
白坛:是
严归:记者们都围上去访问
白坛:喔
严归:部长部长这个问题全国都很关心
严归:请您表示一下意见吧
白坛:部长怎么说呢
严归:欸……我们知道这个问题大家都非常的关切,本人也非常的关切。我们已经联络会同了所有的专家学者,一定要研究拟定出一个非常妥善合适的办法跟措施,相信大家都会得到一个非常圆满而完美的结果跟结局欸欸嗯嗯嗯……
白坛:部长可不可以请您说的具体一点
严归:痾,我已经说的很具体了
白坛:部长可不可以请您说的更具体一点
严归:你是刚刚毕业的啊?
白坛:啊???
严归:你新来的听不懂啊!
白坛:我!
严归:碰~呼~
白坛:呼什么意思
严归:上车走啦

【2016年2月16日】

  1. 李总理昨晚在个人面簿上发贴文指出,旧福特车厂的新展“昭南展览馆:战争与史迹”记录了日据时期这段恐怖与残暴的历史,以及先辈在那段日子经历的苦难和展现的勇气。他说:“他们都经历过新加坡失去自由,甚至是失去名字的日子。在那之后,他们都决心不能让历史重演。”针对新展馆使用“昭南”二字命名引发争议,李总理说:“我们不能抹去历史,埋藏过去。展览提醒大家新加坡的历史中曾有过这一段痛苦的时期。”
  2. 通讯及新闻部长雅国博士致辞时强调,展览取名“昭南”不代表认可日军对新加坡的占领。“相反的,这能让我们记得我们先辈所经历的一切,纪念日据时期那一代新加坡人所走过的路,并集体承诺不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雅国指出,他知道“昭南展览馆”这一名称在本地社群引起强烈反应,而“这是能够理解的”,毕竟老一辈新加坡人当中有不少曾经历这一段黑暗时期,认为如此命名等同认可日军占领新加坡。/不过,他也补充,一些人对这名称有不同看法。“当中有些人说,昭南时期是沉痛的历史事实,不用避讳这个名字。”/雅国认为,不管是哪种反应,都凸显日据时期在老一辈新加坡人的人生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新展览可提醒国人,尤其是未经历战乱的年轻人,国家主权是如此宝贵。

【2016年2月19日】

  1. 总理昨晚在个人面簿上载中英贴文,写道:“为了让大家紧记日据时期先辈们的痛苦经历,并且重申我们会尽全力确保历史不会重演,我们把武吉知马路上段的旧福特车厂经再次翻新,推出了名为‘昭南展览馆:战争与史迹’永久展览。展览开幕后,不少人士纷纷向政府反馈,认为展览的命名勾起他们的惨痛回忆。/“为了尊重日据时期受难和失去亲人者的感受,政府已将展览易名为‘日据时期:战争与史迹’。我要感谢大家的意见和建议。这次事件让我们互相交流,加强了社会团结与互信。希望国人会参观展览,进一步了解这一段重要历史,紧记先辈们为我们的牺牲。”
  2. 雅国昨天在声明中再次阐明:“以‘昭南’为展览命名,反映新加坡曾经遭侵略者强行改名,并不表示我们认可日军的占领。相反的,我们这么做是要大家谨记日据时期先辈们的痛苦经历,并且重申我们会尽全力确保历史不会重演。”/不过,他过去两天收到了各族同胞的不少来信,对大家的观点和看法有了更深层的了解。“有部分国人认为该名称能够帮助年轻国人更了解日据时期的黑暗历史。但他们也表示,‘昭南’这个词汇勾起了自己以及一些国人的惨痛回忆。对于我们无意间造成的伤害,我深感抱歉。”

这期间,很多人用了这样的词汇:史盲、历史视角、历史敏感度和历史观。说穿了很多都不懂也没有,却制造和推出很多搓扁搓圆的“另类事实”,所以才会“大家辛苦了”、摇摆不定,人云亦云、抱残守缺……还包括无来由的义愤填膺。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20, 2017 在 12:43 下午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莫忘前人无主张,改门换面太匆忙。
    大言名正成感慨,不惭言顺剧苍茫。
    锦殿深思黑风月,旧址迷失白玉堂。

    当年狂夫遗风在,今日真主老更狂。

    德仁

    二月 21, 2017 at 9:25 上午

    • 母语本来是指幼儿时母亲所传的第一语码

      华语(现代标准汉语)本来就不是南洋汉族人的家族母语
      在中台港澳,他们的母语教学是指方言教学,普通话/现代标准汉语本来就不是大多数汉族人的母语

      这是需要正名的

      谈真

      二月 25, 2017 at 6:14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