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美国转向”与新加坡的困局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黄思为(香港政策研究所国际关系中心)     2017-2-17
http://www.takungpao.com.hk/finance/text/2017/0217/60595.html

中国与新加坡在建交前,双边关系发展就已有良好势头,然而去年围绕南中国海主权争议、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等区域关键议题,中国与新加坡各自立场显现分歧,双方外交摩擦也较以往频繁。原本计划在2016年底召开的两国最高级别合作机制会议“中新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被推迟至本月召开,这被外界视为中新关系步入低谷的反映;适逢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履职,其尚不明朗的亚太政策也为地区局势平添了更多变数。本次访谈邀请了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学助理教授庄嘉颖博士(Dr. Chong Ja Ian),庄博士对东亚比较政治、亚太地区国际关系、中星(新)双边外交等领域有深入研究,在访谈中他就新加坡对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的预期,及中星(新)双边关系发展等问题分享了独到见解。

对于特朗普政府主导的美国外交,新加坡方面有何种期待和担忧?未来新加坡与美国的关系会朝怎样的方向发展?

庄嘉颖:新加坡期待与美国继续保持稳固、友好的双边交流与合作,但对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依然抱有担忧。其一是美国可能朝经济保护主义转向、拖累全球经济。目前,无论中国、欧洲国家或俄罗斯政府如何表态,美国在全球市场中的地位仍旧是无可替代的。尤其在中国、印度等国成功向“消费型经济”转型之前,美国消费市场在世界经济格局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朝贸易保护主义、经济民族主义转向的美国将伤害国际经贸和投资。此外,如果此时美国放弃其对全球经济治理的责任,新加坡也会深感忧虑。

安全领域,美国可能会在亚太地区呈现过于激进的战略姿态,引发来自中国、朝鲜等国的强烈反应,而任何潜在的反制措施都可能让区域局势陷于动荡不安。这些冲突不仅会对域内各方传统意义上的安全造成威胁,同时也会对区域经济造成负面影响,这自然对新加坡不利。因此,新加坡希望亚太区域内各种合作机制能够继续发挥作用,以应对上述种种担忧。

在过去一年里,中国官方和媒体对新加坡在南中国海争议中所持立场提出指责,对新加坡与美国的密切战略合作也颇有不满,中星(新)关系发展似乎步入了低谷。鉴于两国在当代很长时间里保持着良好的双边合作关系,应当如何认识目前两国关系摩擦频频的状态?

庄嘉颖:首先,“中星(新)两国关系发展可以不经波折、一直良好”的期待是不现实的。双边关系发展经历起伏是正常现象,例如在2004年,时任新加坡副总理的李显龙“私访”台湾,就引发了北京强烈不满。除此之外,中星(新)两国关系确实在很长时间里平稳发展,以至于双方将之视作理所当然。这一想法也与两国处理外交议题的方式有关:在“双赢合作”、“搁置争议”等理念的指导下,两国在遇到争议事宜时往往避而不谈,但这并不意味着有关分歧会自动消失。目前我们看到的,正是此前种种被搁置的矛盾、分歧,因地缘局势变化而集中显现的局面。

此外,两国过往良好的互动,也让两国对对方抱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期待。中国方面,不少民众因为新加坡社会华裔占多数,期望新加坡按照中国社会的方式处事,与中国政府的偏好保持一致。这种强烈的期待以“文化与政治密切关联”为基础,但事实上这二者并非必定相关。新加坡是一个族裔多元化的国家,高达30%的人口属于少数族裔。新加坡不可能、也不应该在政策制定中偏袒华裔,这就包括外交、安全领域相关政策。进一步地,新加坡所处地缘环境特殊,其周边国家的政客不时将种族、宗教信仰问题与政治利益挂钩;这时若新加坡根据种族、文化考量来制定政策,将不必要地陷于更为复杂的局面。有时,中国对新加坡表达基于文化、种族同源的诉求,当新加坡未有按照中方期待行事时,中国可能会感到惊讶和失望。

新加坡方面,对于两国领导人历史上的友谊、新加坡对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的贡献等叙述,让新加坡忽视了一个事实:随着中国的不断发展,其社会经济结构也在不断演化,期望两个关系永远如初亦是不切实际的。中国正成为一个全球性大国,将更加牢固捍卫其利益,更有意愿改写国际政治游戏规则。后者就导致新加坡感到紧张。此外,新加坡作为一个小国反复强调国际法和相关国际机制的重要性,也是因为国际法有“约束大国”的效应,能在巨大的国力悬殊中保障小国利益。必须强调,新加坡希望国际机制和国际法能对权力运作有所牵制,并不是针对某一国,而是对任何大国。

一直以来,新加坡与其他亚太中等国家一样,在中国和美国之间采取“对冲”策略,加强与中国经济合作同时也不忘巩固与美国的战略伙伴关系。目前,特朗普政府似乎采取强硬的对华态度,并且不乐于与其亚太盟友们协调。面对可能激化的中美大国对立局面,新加坡会如何应对?

庄嘉颖:新加坡和其他亚太中等国、小国,在大国之间寻求机遇的策略不会改变,只是目前机遇呈现的方式有别。新加坡将会对特朗普政府主导的、可能过于强势的美国保持谨慎态度,这就像新加坡此前对中国的强势态度抱有顾虑一样。新加坡作为一个小国,极其依赖地区局势稳定,但它的主张并不能影响大局。目前,中美两国都更加愿意互相试探,这会加剧区域局势紧张,但新加坡本身并不能阻止这一趋势,只能尽力见机行事。同时,亚太地区各方的“对冲”政策是互相独立的,这其实更可能加剧大国之间的摩擦:“地区秩序”的建立需要有遵循者,而当域内国家意见不一,中美两大国之间的焦虑和竞争很可能加剧,中、小国家出于安全考量更加积极在大国之间对冲,这又让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猜忌与摩擦升级。

亚太地区的中、小国能否互相协调,构建一个能包容中美两大国、利于局势稳定的地区秩序?

庄嘉颖:这其实正是新加坡等中小国家试图达成的愿景。不少人都谈到了中等国家在大国竞争之间可以发挥的缓冲作用,但是大国竞争的本质让这一作用的实际效果大打折扣。以ASEAN为例,在对外政策取态上,如今的ASEAN远比从前分裂,因为中美两大国都在试图拉拢ASEAN成员国。

ASEAN本应是东亚地区治理的首要机制,但事实上目前ASEAN整体缺乏方向性,难以凝聚域内中小国家共同缓和大国竞争的紧张局面。ASEAN在上世纪70、80年代的成功,正是在于它维持了东南亚地区内部局势稳定,让域外国家无借口干预,从而维持地区和平。如今,ASEAN要继续发挥这样的区域治理作用就颇为不易了。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20, 2017 在 12:17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