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方言不是毒蛇猛兽”——郭振羽教授谈新加坡的语言和文化

with 36 comments

整理:林清如,林沛
怡和世纪 2017年2月–2017年5月号 总第31期

郭振羽是南洋理工大学终身荣誉教授,现任新跃大学新跃中华学术中心主任。郭教授向来关注新加坡的语言与文化发展,去年11月25日应《怡和世纪》邀请,到怡和轩与编委同仁进行交流时,针对一些有关新加坡语言与文化有关的议题,与同仁分享他的观察与思考。以下为郭教授当天的谈话摘录。

——编者按

14846334935159_page148_image7

郭振羽教授

问:早在1979年4月,您在新加坡区域语言中心的一个国际学术会议中发表一篇论文,根据一些统计数字指出,本地能够听懂六种语言的人数每一年都在增加。您因此结论,在有利的环境底下,要学习官方语言(华语或者英语),不必要牺牲方言的学习。您讲话后不到几个月,建国总理李光耀就启动了旨在取缔方言的讲华语运动。您第一时间有怎样的反应?从语言学角度,您当时是怎么看待那个即将展开的运动的?

答:语言的问题,其实是我在读博士的时候就开始做的研究,我的论文和这个有关系。我那时在美国任教,1973年新加坡大学请我来,大约就是因为我做语言社会学(sociology of language)这个课题。我来新之后开始关注新加坡语言状况,在70年代已经发表了几篇论文。

据我的观察,李光耀先生从1978年起已经好几次上电视演讲和座谈,又到南大谈语言,谈双语问题。看得出来他已经很密集地在做准备了,而我正好那时就在那个国际会议上发表论文。当然我在写讲稿的时候已经看到当局的方言政策趋向,所以我结论才会谈到两种语言的学习不是对立的关系,可以同时学得多、学得好。我也知道这个跟当局当时的方言政策,好像不是很吻合。我还记得,我上午发表报告,中午在餐厅吃饭时就听到新闻广播,报道我的研究内容。这个课题,好像忽然就变得很受各方重视。到了九月初李总理为讲华语运动主持揭幕,我就知道我的观点不符合官方论点,是政治上不正确的。这是当年一个背景。

李先生认为不同语言的学习是“零和”的关系。他认为人的脑筋就如电脑一样,你这边多储存多用,那边就少了,认为多用方言,必然会影响到华语的学习和使用,因此,必须以决断的手段,钳制方言。可是,心理学家不是这样说的。人脑有很多潜力,你用越多就越增强。在这个问题,多年来李先生的想法前后很一致,可说是他一辈子的坚持。一直到他最后出版的两本书——《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2012)和《李光耀观天下》(2013)——他都是这样坚持的。

14846334935159_page148_image8我却始终认为,让方言没落是一个很有争议的问题,觉得政府的政策有值得商榷的地方。毕竟,方言是特定族群情感维系的一个重要纽带,尤其是早期的老人们,没有了方言,他们和晚辈间的沟通的确出现了困难。关于华语与方言的关系,究竟是不是“零和”关系,在语言学上是有争议的。有不少学者认为学习方言有助于学习华语,而方言文化(次文化)和高一层的华族文化可以互补相成。方言和方言文化所呈现的价值观,和华族文化价值观,更是一脉相传,融为一体。总而言之,方言不是毒蛇猛兽;方言和华语也不是“零和”关系。毋庸置疑,方言与特定华人族群的文化传承和身份认同是有一定关联的。我同情方言在新加坡的遭遇;从社会学和语言研究的角度,我一向都认为语言环境不必“一刀切”。多种语言(包括方言)共生共存(包括自生自灭),其实是一种更理想的社会文化景观,也会使得新加坡的文化生活和文化环境充满活力。

这么多年来在不同的场合,我基本上一直表达这样的看法:对方言这么样地打压,对语言环境是不好的。有些政策其实是矫枉过正,譬如马上学生要改名字的拼音啦,出生证要改啦,街道要改名啦。而有时一碰到一些问题一些阻力,结果又调整政策,半途改辙。

李光耀先生要压制方言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深信方言对华人社群、华人社会的整合是负面大于正面的。从十九世纪开始到二十世纪,不同省籍的华人,帮派之间,有很多冲突,甚至于流血械斗,经过了许多时间的努力才慢慢融和。以华语弥平分歧,融合华族,是李光耀语言政策的一个重点。

大家容易忽视的是,李光耀生前最后一次就语言问题发表谈话,是2013年8月在他的选区国庆晚宴谈话。他引述美国心理学家研究结果说,同时教导两或三岁小孩多种语文并不会对孩子的学习造成混乱。“美国社会科学家已经证明,尽早教孩子更多语文,孩子掌握这些语文的机会就更高。”(早报2013.08.17)这段重要谈话是不是表示他老人家最后修正了他对语言学习“零和”关系的看法?如今斯人已逝,我们是无从查证了。

问:您刚刚提到方言文化与高一层的华族文化。请问在一个像新加坡这样的特定移民社会里,方言在保存与传承华族传统文化能扮演怎样的角色?

答:讲这个问题,要先知道方言对新加坡社会,对新加坡华族社会的定位在哪里,方言的重要性在哪里。从根本来讲,新加坡华族文化向来都是经过方言文化演变过来的。民间习俗信仰等等,都是以方言为载体,延续传承下来。当然这中间,延续下来之后有时会调整,有时有变化,这都属文化演变的一部分,但基本上是以方言群方言文化为基础的。这在人类学社会学上,称为“小传统”(little tradition)。

在小传统之上,大传统(great tradition)就是孔孟思想、文学、哲学等等,层次比较高的。都是经过文学、经过哲学、经过教育,经过高级知识分子来承传下去的。十九世纪、二十世纪,许多中国知识分子到新加坡来,进入报馆、学校,包括短期来的,譬如巴金、郁达夫等等。有些来了之后,因种种原因,也许就长期留了下来。这些人把华族文化比较上层的,所谓大传统带过来,作用最高,贡献最大。不过外来的人才流动性很大,要让文化在这边能够生根,能够成长,当然还是要靠我们自己的华校生。但是长年以来我们的华校教育基础不够,一直到南洋大学成立,才开始建立基础,才出现一个高潮,高潮就在南洋大学。当南洋大学成立,聘请到一批早期从中国出来(包括来自台湾)的学者,开启了海外中华文化的教授和传承。当年有这批老师辈传授下来,累积到足够的基础,就可以开始慢慢发扬光大。只可惜后来南大关掉了,新加坡就很难维系刚刚冒芽的本土华文传统,没有办法再传到下一代了。

而以方言为载体的小传统,长时间在本地华社将近两百年的历史里,占据了重要的地位。基本上当年华族文化靠的就是这个小传统。把这个基础拿掉,就有危机了。

讲华语运动的结果是打击方言,那就把小传统削弱了。与此同时,政府也很希望把大传统带进来。所以当时也提倡儒学教育、儒家伦理,这其实也是希望把传统文化的上层建筑建立起来。可是,这么做还是没有成功,因为基础已经削弱了。

再往前看,我要提到新移民的参与和贡献。这个课题到现在好像没有得到足够的注意。我觉得九十年代之后来自中国的新移民,对未来新加坡华族文化的发展,会发生重要作用。这批新移民有其文化背景文化素养,有不少人多年来已经积极参与新加坡的文化活动,做出贡献。新加坡华族人口在50岁以上还有一批所谓的华校生,50岁以下就有了断层,而且逐年减弱。而补充接续这个断层的,正是90年代后来自中国的新移民,可以说是延续中华文化的生力军。

关于华语与方言的关系,究竟是不是“零和”关系,在语言学上是有争议的。有不少学者认为学习方言有助于学习华语,而方言文化(次文化)和高一层的华族文化可以互补相成。方言和方言文化所呈现的价值观,和华族文化价值观,更是一脉相传,融为一体。总而言之,方言不是毒蛇猛兽;方言和华语也不是“零和”关系。

——郭振羽教授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来自中国的新移民多来自北方,跟原来这里以闽粤文化为背景的华族人口,不免有点距离,对近年新加坡要强调的本土意识本土认同,必然是一冲击。新旧华族人口的互动和交流,未来发展会怎么样,如何融合,对华族文化长期发展会有怎样的影响,值得我们密切关注。

新加坡华族文化发展的大背景,是一两百年来中国文化本身的历史进程。新加坡和大中华地区的交流交往其实从来没有间断过,也是新加坡的重要文化资源。这方面的交流,随着中国国力崛起,将会更趋加深。这方面的交流一向来新加坡是接受的多,回流的少。只有在大众文化上面,所谓流行文化方面,我们还有孙燕姿,还有林俊杰,占一席之地,虽然有限,却极有意义。

问:政府当初显然是以双语教育政策做为推广华语运动的理论根据。您曾在1986年说过,“双语教育的目标应该是‘双文化’的学习,也就是对传统和现代文化精髓的吸收,必需有深度地去学习。”回顾近四十年的讲华语运动,您认为我们在培养双文化人才方面有了哪些具体成就?或在政策上有哪些不足?

答:记得吴作栋总理是在1993年才提出双文化这个的政策,我倒是更早就有此议。早期的双语教育失败的地方是只重教学,不懂教育。重视的都是在学华文,要认识多少字。考试是考什么呢,小学一年级要认识多少字,二年级认识多少字。因为有这个要求,学生就要很努力、很痛苦地过这个关。到最后既不懂文化,也不会欣赏文字,这是它失败的地方。之后政策上其实有调整,有浸濡,以各种方式提升学生对文化的认识。当然讲到最后,新加坡还是太重视考试成绩。我的学生有不少是特选中学出来的。毕业三年四年之后,华文书华文报都不看了。他考试过关,华文成绩不错,已经很高兴了,生活中再没有华语华文的影子。

不过,我还是要肯定李光耀先生的贡献。过去这几十年,要是没有他全力推动华语,华语的地位会更糟糕。这一点很多人可能有不同意见。内阁里面,所有比他晚一辈的,吴作栋这一辈的人,华语都是他逼出来的。我相信对于双语,李光耀是有诚意的。你不能说,他打击方言,也说他打击华文华语。但是他的认识只能到这里,也有现实的考虑,结果只能推动华语无法推动华文,最后只能讲不会写。这些是他面对的限度。如果说他的目标是希望新加坡成为一个完全讲英语的社会,那是不公平的。

问:从语言环境的变化来看,方言的没落导致华语的萎缩、影响到华语的整体能量,等到政府也希望把您说的大传统带进来,提倡儒家教育、儒家伦理以建造高层次的华族文化时就有点力不从心。记得李光耀很欣赏杜维明,原因恐怕就是杜维明同意说,儒学可以用英文来传授。这牵涉到的,是语言与文化学习之间的关系,您如何看待?

答:这是两回事。一般人,包括华社的主流,常常有这样的说法,认为学了英语你就变坏了。学了英文就会吸毒、犯罪、男女滥交,然后说一定要学中文才懂得什么是孝顺、什么是文化。这个论点我很早就表示不同意。

杜维明的话,我是同意的。讲到文化的学习,双文化的学习要是没有学好,就变成半文化,两边都没有学好。我很强调,把英文学好,把英国文学,世界文学、西方哲学这一套弄通,就是一个文化人。绝对不能够说,我懂中文你不懂中文,就自以为高人一等。所以,我可以理解杜维明为什么这么说。他也必需这么说,因为他要在本地传授的是儒学。

至于华语华文随着方言同时萎缩,这是一个问题。特别是在七八十年代受打击最厉害的时候,这个是比较遗憾的。九十年代开始中国崛起,社会大众对华语文的态度有某种程度的改变,开始出现更正面的态度。至于说到现在,对现在第三代第四代的领导人的双语言双文化的背景,我是蛮正面看待的。譬如王瑞杰、陈振声,现在的两位教育部长王乙康和黄志明,还有我们的几位女将,杨莉明、沈颖、刘燕玲。他们的双语程度,比他们的高一辈要强,比李显龙都强。他们的学习过程,真的就是从双语开始学上来的。我觉得他们对语言问题有一定的理解和认识。就这一点来讲,因为他们有这样的背景,在做决策的时候,比较可以理解到华语的重要性,制定语言政策应该是没有问题。问题是政治的干预,很少别的社会有这么强势、这么有效率的政府,可以彻底执行政策。假如政治影响的力量不要那么强,只是作为一个语言变迁的因素之一,民间还有足够的力量来做调整,就有自然的演变,这是比较可以接受的。

问:要是没有讲华语运动,没有政府的行政干预,让方言自然演变,方言会不会沦落到像今天这样的程度?

答:我想不至于这样,但一定会减弱。你到中国去,到各个地方去,情况还是一样的,有些地方方言保留得强一点,有些地方还是不行。特别是像新加坡这样一个大都会。你到福建去,到永定,到龙岩,方言可能多一点。到厦门,方言用的就比较少了。一个大都会,肯定什么人都来了,所以一定要有一个“公共”的语言。在新加坡的演变,差异在因为有政治介入,所以情况有点受到扭曲。要是让它自然演变,自然有不同的力量在互动,发生作用。

有人说,方言在没落。方言没有了,怎么办?新加坡的华人的方言,在方言的世界里面,是微不足道的。只要中国还在,新加坡影响不了方言的盛衰。重点还是在中国。现在有一些地缘会馆要再回中国去寻根,加强联系,都是努力在试图把纽带再接上去。刚才说的方言传统,譬如戏剧,特别是地方戏曲,经常有人把中国的剧团乐团带过来,努力推广推动,有不同程度的成功。我常常说,客家话从世界上消失,那怎么可能?但是你如果拿来跟一百年前,某个社区来比,不论是在新加坡或在中国,那情况肯定是有变化的。

问:事实是方言禁令不时引起争议,一路来也常有希望放宽方言禁令的声音,最近官方连续拍摄方言剧向老年人宣传政府施政,有论者认为这是方言的回潮,您有怎样的观察?

答:有不少以地缘与语缘为基础的会馆,还是在努力保留方言,并推广方言文化。在民间,也还有公民自觉和民间自发的“保留方言运动”。近年来,各个宗乡团体大规模举办世界恳亲大会,办“潮州节”“客商大会”等等,开展历史学者曾玲所称的“宗乡文化复兴运动”。在华语运动的大环境下,这些境内和跨境的努力究竟有何作为,会有何成效,还有待观察。不过凡是有这类活动,也都要注意到它都可能是双刃剑,要注意是否有重整帮派、排斥外人的倾向。

方言近年是不是有回潮的现象?现在每星期五中午电视有一个方言剧节目,以老年人为对象,我觉得这是一个松动的象征,但是也很诡异。允许方言节目,理由都是为了宣讲政策。用方言讲政策这是有前例的,沙斯时也是利用方言讲政策,再譬如“建国一代”的优惠的解说。当有需要的时候,部长用方言来解释,这是非常功利性的。虽然如此,在我看来还是有政策性的松绑。特别是到了“后李光耀时代”,少了老人家的关切,或许严厉管制方言这一页,可以翻过去了。

电视广播的管理机构早在90年代,新加坡广播管理局 (SBA)时 期就成立了一个华文电视节目咨询委员会,我在创立初期就受邀为主席。1996年和2003年的年度报告,委员会两度建议放宽方言禁令。有关方面很快就有反应,表示事关基本政策,不能接受;同时也说要是放松允许一种方言广播,就必须同时允许另五种方言广播。其实我们从来没有说必须要播放方言节目,只是建议政府不要去禁止。假如没有观众无利可图,谁会要去做一个节目?现在星期五中午的方言剧节目,要不是政府给钱,谁要去做?

问:讲华语运动推行了三十多年后,李光耀说这个运动面对的最大挑战不再是方言,而是英语逐渐成为家庭的主要语言的趋势。在您看来,讲华语运动应该如何走下去?

答:其实早在1990年代开始,讲华语运动就开始转以讲英语背景的白领阶级为对象。2000年之后,更是集中力量针对年轻的一代,鼓励多讲华语。讲华语运动的目标和策略可以说是与时并进。讲华语运动推行37年了,今后要怎么走,还不知道。我想到的是,如此长期的运动要怎么结束啊?讲华语运动到底有多成功,甚至于怎样才算成功,都难有定论。我倒是很肯定政府的努力。如果不能成功,新加坡以后就变成一个英语的社会。你看外面那些家庭都在跟孩子讲不三不四的英语,到最后可能就跟在美国的华人社会一样。

我在李光耀双语基金会担任董事,一开始是王瑞杰做主席,现在是黄志明教育部长。跟他们开会时,我觉得他们的态度很积极,很开放,很努力。虽然这是个半政府机构,基金会的秘书处成员,很多都是教育部的。基金会的资金不少,这笔钱要怎么用,要鼓吹什么?鼓吹的对象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幼儿的双语教育。而且双语教育在这边的目标是很清楚的,没有一个项目是要推动英文。所有的重点,都放在怎么样推动母语的学习。很明显的,英语不须要推动,大环境已经在这里。双语就是英语加母语,资源都投放在这里,要我们的下一代,从幼儿时期开始,学好母语。在这一方面,我不怀疑政府的诚意。

Advertisements

36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但我们需要提防, 世上有两种逻辑, 一一是普世科学性的逻辑, 一是山寨版的假科学称中国特色的逻辑。不幸的连郭博士也有给后者所误导了

    第一, 母语(first language, L1, native tongue) 在语言学是Mother Tongue , 其第一定义就是个人在幼儿时母亲所传授的第一语码,我们南方汉族在南洋的先辈历代的母语(Mother tongue) 本来就是各南方汉语(方言),从来不可能是现代标准汉语(普通话) 这本来只是才一百多年来人为所造的语言(是满清城内贵族后来所造的满式汉语)

    在当今新加坡各族通婚普遍(25%),英语普及,很多年轻人的幼儿第语码本来就是英语,很多还是方言的第一语(语码),
    现代标准汉语本来就不是大多数新加坡汉族人的母语

    谈真

    二月 25, 2017 at 5:25 下午

    • 滔滔白浪海口奔,淡淡沫水花下人。
      过往浮光疑作假,当下掠影却谈真。
      鲁班门前耍大斧,郭师裤裆放屁神。

      似是而非调大侃,为言沧溟亦沙尘。

      德仁

      二月 27, 2017 at 7:03 下午

  2. 再谈

    闽南语,吴语,粤语, 等我与 现代标准汉语(普通话) 在学术上是不同语种,不是属方言
    两种语有60%~70%不能听懂,就是各属不同语种

    新加坡福建话,槟城福建话,印尼绵南福建话,台湾台语 这些有普遍相连才是属方言(闽南语种内的方言)

    新式英语,澳式英语,美式英语,伦敦英语,曼城英语,才是英语的方言分布

    谈真

    二月 25, 2017 at 5:37 下午

  3. 华语是分广义与狭义

    广义的华语本来就是包括 广东话,我客家话,海南话,潮州话,福建话

    这些语种不只能用汉字写,也能用罗马字来写,用日本片假文来写,用古马来文来写

    多用华语就是多用汉语方言之义

    谈真

    二月 25, 2017 at 5:43 下午

  4. 儒学在新加坡是写入新加坡人的共同价值观 是写入宪法的 是用各官方语文所传播的
    也就是说 儒学在新加坡国是用用英语,马来语,淡米尔语,华语 所传播的

    谈真

    二月 25, 2017 at 5:48 下午

  5. 母语在各国都是依联合国文教科的定义 是指年幼的第一语码
    连中国,台湾,香港,澳门 都是这样定义 他们的母语教学就是方言教学

    全世界只有新加坡把定义搞错了 把华语(现代标准汉语)当成汉族的母语 !

    谈真

    二月 25, 2017 at 5:56 下午

  6. 我们新加坡国是立志在建立新加坡民族/新加坡国族,在建立自己的国家文明,建立自己的社会文化,所以华族文化在新加坡自然会慢慢演化与谈化掉,而融成新的共同文化

    新加坡华裔不再是属中华民族,因为中华民族是属中国的国族文化/国家文化,那是才一百多年建立的新国家文化。

    所以新加坡华裔也不认同中华文化(中国国族文化), 我国新加坡华裔只认同华族文化(大文化为华夏的儒道佛文, 小文化为南洋华族的南方家乡文化)

    谈真

    二月 26, 2017 at 9:39 上午

    • 新加坡国族,是李光耀以东西合拼方式,强制塑造的一种以经济利益为重的无核之众。当他们入籍他国时,又会重估自己的民族身份。入籍印度,就会成为印度族;入籍南非,就会承认自己是非洲人。但都将会是二等公民。只有在行动党执政下的新加坡,他们才会嚣张,自以为这才是国族。文明人,别谈真假了!

      非政客

      二月 27, 2017 at 10:22 上午

      • 每一个国家都是会制造自己的国族(nation ), 只是造得多成功而以,
        一个建国,都有两个方面的建设, 一是物制建设(state) 包括国家的宪法 ,法治与文明体制,一是精神建设(nation/国族认同感)包括国家文化共同体的认同感,效忠心,国家使命感,本土思维感,等

        谈真

        二月 27, 2017 at 5:38 下午

      • 其实新加坡的所谓种族分类是不科学的

        马来族是依宗教来分类
        印度族是依地理来分类
        华族是依文化认同感来分类
        欧亚/其他是依不归以上三类来归类

        谈真

        二月 27, 2017 at 5:45 下午

      • 非佬您不知其认同感的不同层次,

        就如一个美国的第三代华裔

        国族 : 美国国族
        宗教 : 基督教徒
        种族 : 汉族 ( 华夏族)
        籍贯 : 台山
        母语 : 英语 ( 幼儿时的第一语码/Mother Tongue )

        就如印尼的第三代华裔

        国族 : 印尼国族
        宗教 : 天主教徒
        种族 : 汉族 ( 华夏族 )
        籍贯 : 潮州
        母语 : 印尼语 ( 幼儿时的第一语码 )

        国族 : 新加坡国族
        宗教 : 佛教
        种族 : 汉族 / 华夏族
        籍贯 : 客家
        母语 : 英语 ( 幼儿时的第一语码 )

        谈真

        二月 27, 2017 at 8:46 下午

  7. 李光耀与很多新加坡的开国先贤以用自己的一身生命证明,他们可以用英文传承儒学,他们是生命完成达到儒家圣人,内圣外王,造福自己的国族.

    而中国在近代不能再有儒道佛的圣人出现,以证明他们在华族大传统的承传上有误了。

    谈真

    二月 26, 2017 at 10:11 上午

    • 问问现在的年轻人,看有几个懂得儒学,才来说用英文传承儒学有多成功吧。所谓的新加坡国族,是一群不东不西的四不像。别把李光耀当圣人来拜!

      非政客

      二月 27, 2017 at 9:57 上午

      • 非也,李光耀在华夏大传统的汉传佛教与印度/东南亚的佛教/印度教大传统来定位,也是位转轮圣王,同样是在他当世与后世在自己国土与区域( 也影向邓小平在中国的第二次革命/改革开放)有正能量的大影向力,得到繁荣与和平,为社会开智引入现代文明与法治, 改变很多家族的命运,提升这部份亚州人的生活水平。其精神思想(报身)也得与延续,所以提现了转轮圣王的三身,所以也属于圣王/哲王/心王/王道

        谈真

        二月 27, 2017 at 5:20 下午

      • 建国总理把儒学的精华写入新加坡国的白皮书里,让每一个在新加坡的各族学生去吸收,成为他们长大成人的潜意识

        1991年新加坡政府在经过国民反复讨论并经国会批准发表了《共同价值观白皮书》,《白皮书》推出了力图为新加坡国内各民族、各阶层、不同宗教信仰的民众所共同接受和认可的五大“共同价值观念”,即“国家至上,社会优先;家庭为根,社会为本;关怀扶持,同舟共济;求同存异,协商共识;种族和谐,宗教宽容。”十多年来,新加坡政府始终不渝倡导并大力践行这一共同价值观,取得了理想的效果,为推动新加坡经济的发展,保持政局的稳定,维护社会秩序,净化社会风气发挥了重要作用。研究新加坡的共同价值观,对于我们大力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加强道德建设和文化建设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谈真

        二月 27, 2017 at 5:26 下午

  8. “种族和谐”证明了政府承认也认可不同种族的存在。我们的信约里也提到“不分种族”。“国族”应该是“国民”,只要你是新加坡红登记,不论任何种族、政党或宗教,都是国民。谈真君请回到小一重读信约吧!
    新加坡的种族,主要是以文化来区分。当然,语言也是文化的一部分。华人也有回教徒或其他宗教,但他们并没有因非道教徒而必需改变自己的种族认同。
    当和谐的多元种族社会继续繁衍下去,各种族间的文化互相影响、改变,自然会制造出一种特有的文化,那时就可以称为“国族文化”。但那需要几代人的时间。刻意、匆促地挑选一种外来文化,把它称为国族文化,只会让我们成为经济挂帅、背宗忘祖的一群。

    非政客

    三月 2, 2017 at 9:20 上午

    • 这是您非佬读不清楚自己的国家信约

      我国国民/国族在信约里是最大公约数,超越 种族,语言,与宗教
      所以才会说是建立nation (国族/国民/国家民族)
      非但要 种族和谐,语言和谐,与宗教和谐
      这是主次文化的不同层次

      国民/国族的最大公约数是国家文化/国族文化,是与英语文为主
      而国民/国家的次文化就是各别的宗教文化,语言文化,种族文化,籍贯文化,音乐文化,饮食文化,工作文化,品味文化 等等 都是属于次文化

      谈真

      三月 2, 2017 at 12:07 下午

      • 再说 只有国家文化/国族文化 才能称为 文明 ( 某国家的文明)因为那是属于国家人为制度化的东西
        (动物不能建立文明,只有人裙才能建立文明。但裙体动物与昆虫有它们自己的动物文化/昆虫文化)

        宗族,籍贯,语言,宗教 只有文化,没有文明建设

        谈真

        三月 2, 2017 at 12:13 下午

    • 这是您非佬的理解力错物

      在大多国家的国家法里 ,种族是可以随意改变的,就如改变各人宗教那样子普通,不是犯法的事
      就如您认同哪一个文化,就改换成那种族

      就如华裔到了日本入日籍,就要改姓, 成为日裔,同样的华裔入韩也可改为韩裔,入泰国改为泰裔,入越南改成越裔
      在新马,华裔改入回教也能成马来裔,在马来西亚的宪法里,马来人的定义是混血马来人,只依是回教徒,认同马来文化,就可

      再说,很多西方国家,印度,印尼,美国,在他们国家法里,他们的公民只有国族/国民定义,是非法有种族的定义的,race /种族是脏字,是不能问或提起个人的种族的,是会告上法庭的
      所以他们只能说亚裔,非洲裔,欧裔 而以

      谈真

      三月 2, 2017 at 12:28 下午

    • 其实我们南方华裔的祖先就是东南亚为祖地的百越族人
      人类基因史上,智人从东非洲入中亚,入印度在入东南亚,在近代才入远东(不到2万年)
      而南方华裔的祖先是百越人,其祖地就是东南亚,后才北上入远东(华南)我在入华北。部分后裔在突变为华夏,但主留还是百越,只是后来被同化为华夏

      所以华南人入东南亚不是属于移民,本来就是回留到东南亚祖地,东南亚/百越文化才是真正的祖先文化

      谈真

      三月 2, 2017 at 12:38 下午

    • 从科学来说( 基因学)

      本来就没有华族基因 大多数华裔的祖先只是在文化上被同化罢了
      从基因染色体来说 我们东南亚的南方华裔与东南亚人的基因,在科学上是分不出来的,我是同属基因族群

      谈真

      三月 2, 2017 at 12:47 下午

  9. 大多数中国南方人的祖先皆因几个朝代的战乱而南下,就在南方建立了家园。与当地人通婚,落地生根,经过多代的繁衍,成为了当地的民族。就如客家人,他们是较后期才迁移南方的,这些后代直到现在,大都还对祖籍来源的历史耳熟能详。而所谓中国人是来自东南亚,这倒是文明人(谈真)君自创的基因学理论,又或者是外国学者要否决中国籍贯的历史记载。如果再研究下去,所有人种都来自“非洲”,那我们不都成了非洲人吗?
    我们是“多元种族”的国家,有马来族、华族、印度族与其他少数族裔。但只要我们拥有红登记,我们就是新加坡国民(但不叫国族),有别于马来西亚人、中国人或印度人。我们拥有各自的文化传统与宗教,百花齐放!我们不能说,不会说英语的人,就不是新加坡人。因为,英语本来就是外来语。就如移居南方的中国人一样,经过几代人繁衍,各种族间去芜存箐,演化出我们新加坡的特有文化,这才是新加坡族的文化!我们应该各尽其力,合心打造这种优秀文化。
    谈真君的崇洋思想也太偏激了吧?

    非政客

    三月 3, 2017 at 11:35 上午

    • 对南方华裔来说, 英语,马来语,华语(现代标准汉语) 都是外来语( 外来文化)
      因为他们祖辈几十代的家庭母语(第一语码)本来就是他们的家乡话,他们大多数也不认识字,他们历代的小文化承传只依靠家乡语口传与神缘

      南方汉裔与东南亚人与南日本人/琉球人与毛利人/南岛人都有承传古百越人/古东印度龙族的对长蛇的崇拜,身体刺青,断发,斗兽/斗昆虫类,海洋文化,语言里包留古百越的词语,吃昆虫类,水稻文化, 等

      文明人谈真实

      三月 3, 2017 at 1:31 下午

      • 夸夸奇谈真可爱,侃侃伦次语无赖。
        百越族虫为证白,文明人谈真实在。
        或长或短任汝心,耙东耙西凭意态。

        哗众取宠秀钉嘴,铁齿铜牙谁能怪?

        德仁

        三月 4, 2017 at 9:32 上午

      • 南方汉裔与东南亚人与南日本人/琉球人与毛利人/南岛人,除了文明人(谈真)君,从来没有一个人承认自己是洋人。他们都属于各自的族群。

        非政客

        三月 4, 2017 at 2:27 下午

      • 南洋人,东样人,西洋人,都是属于洋人( 海洋民族之人)
        从十九世纪开始,这些海洋民族之人群(洋人)在文明上就胜过在中国大陆的满清国人之后裔了,
        所以在中原大陆的街上,常有大字版的学习文明,文明交通上路,行为文明,文明戏,等教导

        文明人谈真实

        三月 4, 2017 at 6:33 下午

    • 非佬,当今已是二十一世纪了,我们都是有读文明教育的人,是懂得尊重科学,是依科学与宪法说话的人

      科学基因学早以证明的事,不需做歪曲的乱说话

      近年來中國人類基因調查表明,漢族南方居民的基因更接近於南方的少數民族,而與北方漢族居民明顯不同。如果南方的居民真的大部分來自北方,他們的基因應該接近北方而與南方少數民族不一樣。南北基因的這種差異只能說明,南方漢族居民的主體來自古代南方的非漢族居民。如果對史書的記載作深一層的分析,我們也可以得到同樣的結論。古代東南地區居民,文獻上通叫作百越,有吳越、甌越、閩越、東越、揚越、南越、駱越等,《漢書•地理志》臣瓚注:“自交阯至會稽七八千里,百越雜處,各有種姓”,指的就是這些民族。這些民族的人數並非人們認為的那麼少,我們舉吳越(粵)、南越(粵)、閩越(粵)、甌越(粵)為例。

      文明人谈真实

      三月 4, 2017 at 6:43 下午

      • 考古学证明:闽越及其先民的语言文化不同于中原的华夏系统。林惠祥早在40年代《福建民族之由来》即认为“闽越族”及“先住民族矮黑人等”被“汉以后陆续南来的汉族”同化,成为现在的福建人,“其固有之语言与汉语混合而成为今闽方言。”福建早期土著民族发展史的大致线索是:传说时代是苗蛮集团的东支—“三苗”;商周时期是诸“蛮”;东周以后出现“百越”。《逸周书》《周礼》开始有“七闽”“八蛮”“越沤”等东南土著民族的记载,“山海经·海内东经”载:“瓯居海中,闽在海中。”“闽”即分布于福建一带的周代土著。商周以来,汉文献已有闽、吴、越、沤、粤、瓯等共存于东南土著支系的分类。到了战国秦汉时期,汉文献开始出现“闽越”“东越”“南越”“干越”“扬越”等不同支系的“百越”民族名称,“史记·秦始皇本记”有“及至秦王,…南取百越之地”。“闽越”“东瓯”合称“东越”,是福建、浙南间的百越支系。最近的研究表明,“闽”是福建商周土著,“越”是商周江浙土著,“闽越”是周代以来因越人的南迁吴越文化与土著的闽文化融合的产物。闽越与江浙吴越族有文化上的渊源关系。
        秦汉以后,百越民族大部溶入汉文化中,但有部分越人逃避山里,成了东汉以来活跃于东南山地的“山越”。在唐宋文献中,这部分人被称为“峒蛮”、“峒僚”,其后代即今畲、瑶、壮、侗等少数民族。

        文明人谈真实

        三月 4, 2017 at 9:08 下午

      • 不斷有人爭拗一個命題:「粵族是否漢人?」。

        他們認為粵族的根源是百越族,他們是被漢族侵略的受害者,所以,他們從未融入漢族之內,自成一族,與漢族無關。

        一個近似例子:蘇格蘭人。蘇格蘭人比粵人悲慘,大約已失去自己的語言,蘇格蘭蓋爾語(Scottish Gaelic)及低地蘇格蘭語(Lowland Scots)已很少人會懂,但操英語的蘇格蘭人並不會說自己是盎格魯撒克遜人(Anglo-Saxon)的子孫。

        某一個程度上,需要明白及體諒粵人否認自己是漢人的理由。 如果蘇格蘭人失去自己的言語,仍可以說自己不是盎格魯撒克遜的傳人,和英格蘭人區隔,所以實在沒有理由說粵族是什麼炎黃子孫。

        文明人谈真实

        三月 5, 2017 at 12:29 下午

    • 星洲日报,2008-10-12

      Home Home Toggle navigation Toggle navigation
      主页新闻星洲广场
      2008-10-12 21:47
      也有谈到百越人与马来人的关系

      依据现有的考古发掘,海南岛的石器文化彼此之间缺乏明显的地层关联,这种现象表明,海南岛内的远古居民外来迁徙的迹象比较明显。而且海南岛上发现的远古文化遗址,应属于不同的族属,多元而混杂。考证三亚落笔洞遗址,三亚人处于旧石器时代晚期至新石器时代早期的过渡,是迄今海南岛发现年代最久的先民活动遗址,距今一万年左右。关于三亚人的族源,有两种说法:一指来自华南大陆,另一说法是三亚人来自古代马来族、尼格利陀(Negyito)族(矮黑人)。

      距今3千年至7千年前,一批远古先民又陆续迁入海南岛,是为海南黎族的祖先。关于黎族的族源,有主张黎族是从中国东南古代百越族的一支:骆越族发展而来;亦有认为海南黎族的始祖是从东南亚渡海而来。而且学者多有论证东南亚马来族与华南古越族之间存有密切关系,皆与海南黎族有复杂、融混的同源基因。

      著名人类学家林惠祥曾从体质上:马来人的直发、广头、短面、矮躯;文化习俗上之断发、纹身、黑齿、短髭、跣足、拜蛇、巢居(干栏)和语言上的胶语,以及考古遗存的石锛和印纹陶等文化同源和相似性,指出马来族和中国古越族的亲密性,认为古越族原应是与马来族相类的,并推断马来人的一个形成地,就在中国华南。有学者认为,在远古时代,中国大陆东南是原南岛语族的起源地,中国大陆东南土著就是原南岛语族。著名学者刘其伟更断言:中国南方的原住民,古代称之百越,今日称之黎族、苗族,都是属于马来血统,保持浓厚的“马来素质”。

      文明人谈真实

      三月 5, 2017 at 11:24 上午

      • 巴基斯坦不用梵文字母(天城文), 而用阿拉伯字母, 巴基斯坦人便是阿拉伯人? 巴基斯坦人的語言(烏都爾語)是和印地語相通, 但他們刻意用阿拉伯字母和印度區隔。伊朗人也用阿拉伯字母, 卻從來不是阿拉伯人!

        公元9年,羅馬帝國開國皇帝奧古士督(Augustus)想要擴充北方版圖,派兵攻打日耳曼蠻族,在條陶堡森林戰役(Battle of the Teutoburg Forest),羅馬大軍被日耳曼人打敗,全軍覆沒。

        後來,德國人使用羅馬的拉丁字母,卻沒有忘本,強說自己是羅馬人的子孫或傳人,反而確認自己民族的根,也不介意自己祖先的文化比古羅馬人淺薄,還常常誇讚自己祖先在條陶堡森林戰役如何大勝!
        粵族使用漢字,便是漢人?古漢族比百越族有更高文化,便是粵族的祖先?很明顯,這並不是邏輯上的必然!

        文明人谈真实

        三月 5, 2017 at 4:00 下午

  10. 嗳!一个人无视祖籍的记载,盲从西方基因学说,尊崇西方文明才是真正的唯一现代文明,相信种族是可以随意愿改换。无视自己的黄种人身份,认洋人为祖先,这是怎样一个人???他的后代,也因他的无知,成了无根的一群。罪过,罪过!
    一个新种族,是要经过几代甚至几十代人的演化,才能产生。以近代的客家人为例,北方民族逃难来到闽粤地区,与当地人通婚,语言腔调也慢慢出现了转变,才成为现代的客家人。
    一个领袖,为了要成为一个种族的始祖,强迫人民只用一种外来语,消灭各种族语言,就会遗臭万年;也在各个家庭里,制造了严重的代沟,导致政府为了照顾年长人士,负担沉重的开销!

    非政客

    三月 6, 2017 at 10:28 上午

    • 非佬, 非也

      1) 是需要先有国族( 国民) , 才会发展为国家民族
      一个人改换了国籍,就自然改换了自己的国族

      汉族/华族/华夏族/藏族/蒙族/回族 是种族 (不是国族)
      但是中华民族是国族,是在一百多前,由梁启超-孙中山等创立的,他们在文章里与在中国与台湾的宪法里也讲得很清楚,五族共成一国族/56族共成一国族-中华民族,( 中华=中国国号,中华文化=中国的国家文化)

      文明人谈真实

      三月 6, 2017 at 12:01 下午

      • 逻辑是这样的 一个人转换了国籍,他再也不是属于之前的国族了,而是成了他新国家的国族

        中华民族=中国国族,是一百多年前梁启超-孙中山所创立的国族名号
        而中国人改换了国籍,就不再属于中华民族了
        而我们南洋的先辈大多数是民朝的逃难移族,即不是(不认同)是满清国的奴民,也大多没有民国的护照/公民证,所以不是属于中华民族-中华国族
        其南洋土生土长的南洋华裔后代也自然不会是中华民族/中国国族

        文明人谈真实

        三月 6, 2017 at 12:21 下午

    • 孫中山先生在其民族生義中說:「英文中民族的名詞是哪遜,哪遜這一個字有兩種解釋:一是民族,一是國家。」又說:「民族主義,就是國族主義。」「我說民族主義,就是國族主義

      非佬您错把他国的(中国的)国家主义/国家文化 当成种族主义(种族文化),大糊涂蛋,罪过,罪恶, 想海死新加坡人呀?

      文明人谈真实

      三月 6, 2017 at 12:10 下午

    • 祖籍是需要看科学的,染色体基因以证明南洋华裔大多数与南洋诸国土著是同族类基因体, 那就不需再辩论了(除非您有科学证据来挑战)

      因为传统很多时侯也是自欺欺人或给他人所篇来骗的神话故事

      文明人谈真实

      三月 6, 2017 at 12:26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