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三月 2017

“多语的世界是开放的!”

leave a comment »

李楚琳    2017-3-31
怡和世纪 2017年2月–2017年5月号 总第31期

李楚琳

(李楚琳在一个深具华文背景的家庭中长大,大学主修中国史和东南亚史,是新加坡双语精英代表性人物之一。她在1985年大学毕业后就加入博物馆当研究员,先后参与或负责历史博物馆、亚洲文明博物馆、土生华人博物馆的策展工作,并于2003年成为国家博物馆115年来的首位女馆长,率领博物馆展开历史性大翻新,前后在各所国家级博物馆积累了近三十年丰富的研究与策展经验。2014年她离开国家博物馆,出任新成立的新加坡艺菀有限公司总裁,负责筹划历届新加坡国际艺术节,兼管理位于前国会大厦的艺菀艺术中心、月眠路艺术中心和阿里哇街艺术中心,去年12月她正式离开艺莞总裁的职位,结束了31年的公务员生涯。

2016年3月李楚琳接受《怡和世纪》采访,在评论我国的文化艺术建设时指出,我们面对一个很大的语言障碍,那就是我们以英语为共同语而留下的后遗症。为了配合本期《怡和世纪》的专题,她再次应邀,就几个有关我国语言演变的问题,通过与编者的来往电邮与读者分享她的观察与思考。——编者按)

1. 你是出身传统书香世家的双语人才,能否谈谈你与方言的机缘;在你成长的过程,方言对于你的人文素养是否有及有过怎样的影响;你曾否在任何时候感觉过,方言的使用影响了你对双语的学习与掌握?

我的父母是本地出生的潮安人,他们说的潮州话都很标准。不过他们也是战后华校生,认识拍拖的时候都只讲华语,因此我的母语的确就是华语,也就是说我自出世后,父母对我只说华语。周围的亲戚在1960、1970那个年代讲的主要还是潮语,而我与长辈交谈也用潮语。初时每当我讲华语,有些亲戚会觉得有点稀奇,不过久了也有些长辈反而会迁就我,跟着我以华语谈话,也许我说的潮州话太涩了,他们觉得很难听很难受。我在一个多语的环境里长大,很自然地也跟着邻居学了福建话和广东话。我母亲是华文教师,不过家父最有语言天分,他当过广播员,华语纯正,对我的要求自然也很高。他小时候念启发小学,听得懂客家话。由于潮州话与福建话相近,爸爸当然也能把福建话说得头头是道。至于他那口港式粤语,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是哪里学来的。那时掀起学马来语的浪潮,他也去学了,而且马来话说得很不错,至少能够与马来邻居谈天说地。后来因为工作上的需要,他居然也学起英语,讲得够流利的。在爸爸豁达开通的语言政策影响下,我们从未有过排斥他语的概念,也许就是早年有了这种与方言的接触和运用,才刺激了我的语言细胞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31, 2017 at 6:00 下午

司法欺凌折射恶劣司法素质

with 2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7-3-25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342

一个理直气壮以司法诉讼威胁来规范社会行为的国家,是那一个什么世纪的国家?是什么国情的国家?更有谁会想到,如今的新加坡竟然会沦落到如此卑鄙境地?

坊间有不少相关新加坡司法的书籍与文献,其中Michael Gaas 编著的 The Singapore Puzzle (1999) 是一本最起码的必读文本。根据李光耀教条:没有做好功课就没有发言权的指导下,两岸三地,包括在本地的外籍中国人,尤其是那些以为李光耀回忆录就是新加坡真实历史的教授学者,在惯性的盲目吹捧李光耀与新加坡模式是依法执法典范之前,为了对学术研究的最基本尊重,确实是很有必要先行清楚明确的知道,新加坡司法制度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公正的说,新加坡司法体制对于不涉及当权者个人利益,与执政党利益的所有不具政治意识的司法审讯,确实是能够秉公处理。因此,问题只是局限于新加坡政府,如何处理具有社会与政治意识的司法案件?

为此,不妨从近日的一个个案,贴切实在的体会一下,新加坡司法现实究竟是什么一种情况?

8频道于3月14日发表早晚各一份共两篇网上新闻稿,很简单的三言两语讲述内政部强烈驳斥韩慧慧。另外,自由亚洲电台于2月24日《新加坡年轻女孩领军反政府被检控》,3月14日《新加坡博客反驳政府指控》,3月20日《政府不断升级博客道歉条件》,对韩慧慧事件给予较多的叙述与评论。不过,网上搜索并没有发现《联合早报》的任何有关新闻,不知何以如此?不知实体报章是否如实报道?或许,无意之中倒也反映了华文官媒,是如何的处理此类社会新闻的政治考量。

各篇报道支离破碎语焉不详。综合来看,韩慧慧事件的起源是:2016年6月,新加坡初级法院向25岁的韩慧慧作出宣判,指她于2014年9月27日在芳林公园举行”还我们公积金”集会,滋扰基督教青年会活动,非法集会罪成,被罚款3100元坡币。韩慧慧表示有意上诉。

根据《联合早报》2016年6月27日《韩慧慧罚款3100元》的极度夸张描述:“他们和至少20个人在芳林公园游行、高声喊叫、大喊标语、举标语牌、大声吹哨子和打鼓,以及挥舞旗帜,干扰基督教青年会举行的户外活动,导致当时在台上表演的特殊需要孩子受到惊吓。”阅读全文»

坑子口自救会 “民怨飞弹”攻击星国国旗

leave a comment »

自由时报/廖雪茹     2017-3-27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017433

新竹县坑子口靶场权益自救会,今天上午到湖口营区前拉白布条抗议,并以两颗民怨飞弹模型射击新加坡国旗,表达对新光部队不满。(记者廖雪茹摄)

新竹县坑子口靶场权益自救会会长郑进宅偕同70多名乡亲,今早在湖口营区前拉布条,以两颗“民怨飞弹”模型射击新加坡国旗,表达对星光部队不满,一行人随即前往台北新加坡驻台办事处,表达抗议及诉求。

陆军第六军团政战主任谢明德受访表示,新丰乡坑子口训练场土地征收案,在民国85年依法完成,相关土地所有权人也已具领补偿金,依法不得重复申领及补偿;对于郑进宅鼓励少收乡民借口陈抗,表示遗憾,并严厉谴责其不当行为。

郑进宅等自救会成员先在542旅正门口前,拉白布条“争取民众权益”、“捍卫国家尊严”、“抗议新加坡政府”等,并以自制的炮弹模型象征性的射击新加坡国旗,表达对星光部队的不满。抗议过程平和,第六军团法务组组长王为腾代表军方出面收下自救会的抗议书,回应将依法处理。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28, 2017 at 12:53 上午

矛盾五段论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3-27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3/145155.html

李显龙在3月头接受BBC访问时,说了如下的名言:“这是个多元的世界,没人有道德或智慧的专利。”
那内政部说“接纳发表憎恨言论的人是美国特权”又是基于什么道德或智慧的高岗?
在小小岛国,行动党高官天天顶着大智慧和高德道的光环招摇过市,贫尼还真想不出他是如何得出这句和他治国理念完全不符的大话?

【壹】

“按摩椅”余澎杉在美国获得“政治庇护”后,内政部发表文告如下:

余澎杉因冒犯回教徒和基督徒以及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两度被判监禁。但美国的标准不同,并在言论自由的旗帜下,允许人们发表憎恨言论,例如:美国允许人们以言论自由为名,焚烧《可兰经》。我国的立场有所不同,发表憎恨言论或尝试焚烧《可兰经》、《圣经》或任何宗教典籍的人,将被逮捕或提控。世界各地有许多这类故意发表憎恨言论的人,他们有些可能被起诉,一些人则注意到美国的做法,并考虑向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是人都知道,余澎杉因言获罪绝不是为了啥宗教,乃是“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所以显龙大君才会利用国家机器镇压他。然而,内政部的文告也说了谎,因为余澎杉不曾为“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两度被判监禁”,因为精英政府也知道,这会成为国际笑话。

如果余澎杉诚如内政部所言,那么美国移民局应当给予他的是“宗教庇护”,而不是“政治庇护”;应称他为“自以为是的无神论者”(self righteous atheist),而不是“年轻政治异见者”。

所以李显龙政府是“王顾左右而言他”,扯远了。

【贰】

近月,一名来自印度南部的回教传教士冒犯基督徒和犹太人的视频被人偷偷放上网,结果引起轩然大波。去年6月,尚穆根强调“对分化社会言论‘零容忍’”的承诺,看来要大开杀戒了。果不其然,一名社会精英——国大马来文系副教授在面簿上批评上载视频的人也不可以,被国大停职思过。尚穆根说:“该名副教授的立场和行为让人无法接受。他随意下结论,没有查证事实,没有查看背景内容。所支持的立场,也与新加坡的常态、价值观以及法律,背道而驰。”——作为一名马来穆斯林且是社会精英,竟然对自个儿的宗教也不能置喙,恰好是律政兼内政部长的智慧比他大得多!

在新加坡,只要“有人报警”,基本上就进入所谓的“司法程序”,平民老百姓一般都不能说什么。直到法庭下判,基本上还是不能说什么,否则“藐视法庭”。那么,大家的事几时才可以说呢?而这件事雷声大、雨点小,最后怎么收科也无人知晓,尚穆根真正做到彻底的“零容忍”吗?抑或是又打下一桩“一切政府说了算”的柱石。 阅读更多 »

不满星光部队演训 新竹农民北上陈情

leave a comment »

中央通讯社/游凯翔    2017-3-27
http://www.cna.com.tw/news/aloc/201703270164-1.aspx

新竹县新丰乡坑子口地区农民,不满国防部与星光部队在坑子口地区长期进行火炮射击演训,造成权益受损,27日约60民众搭乘2辆游览车北上至新加坡驻台办事处抗议,仅由自救会长郑进宅(前中)递交陈情书,要求星光部队3个月内做出回应,否则将采取激烈手段。中央社记者吴翊宁摄 106年3月27日

新竹县新丰乡坑子口地区农民,不满新加坡星光部队长期进行火炮射击演训,造成权益受损,今天约有60位农民包车北上至新加坡驻台北商务办事处“无声的抗议”,并递交陈情书。

坑子口地区农民不满国防部与星光部队在坑子口地区长期进行火炮射击演训,造成权益受损,因四处陈情遭到漠视,自行组成“新竹县坑子口靶场权益自救会”。

上午11时,约60位民众搭乘2辆游览车北上至新加坡驻台北商务办事处进行“无声的抗议”,派出自救会长郑进宅代表递交陈情书,并要求星光部队3个月内做出回应,否则将采取激烈手段。

郑进宅指出,星光部队长期演训,造成当地民众生命、财产的威胁,更甚者,还造成地区发展停滞,应给予补偿。

他说,民国52年间因演训需要,当地居民被迫迁离他处,直到85年才予以征收,期间权益损害,新加坡应以房租方式赔偿。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27, 2017 at 1:59 下午

保母国家新加坡:嚼口香糖,真的会被鞭刑?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3-24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2362826

都市传说:新加坡到底能不能吃口香糖?图/Shutterstock

都市传说:新加坡到底能不能吃口香糖?图/Shutterstock

在新加坡的几百个日子里头,有个名为“算命先生说我会在新加坡发光发热”的脸书粉丝专页总能让我捧腹大笑,经营专页的是个在新加坡脸书公司上班的台湾女生。有一次,她拍了一张她从台湾带了大批口香糖进狮城的照片,让网友们感到相当震惊——

新加坡不是不能吃口香糖吗?

根据李光耀的回忆录,当他还是总理时他发现口香糖造成非常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有人会用嚼过的口香糖去粘住信箱口、钥匙孔,甚至是电梯按钮,那时候是1980年代,新加坡正大量兴建高层组屋,口香糖这种东西的特性,让原本象征新加坡走向现代化与完美国家的工程,变得骯脏不堪。甚至在地下铁系统启用时,也曾发生过零星几次有人将口香糖粘在车厢门的感应处,造成地铁公司需要支付高昂的修复成本。

1992年1月,时任总理吴作栋遂而公布禁令——全国禁止贩售口香糖,也不得进出口口香糖。如果违法贩售口香糖,根据《食品贩售法》(SALE OF FOOD ACT)第283章第56-1节,得处以两千元新币以下的罚款,相当于四万八千元台币;而若违法进出口,则可能被判二或三年以下的牢狱,或是罚款十万(两百四十万台币)或二十万(四百八十万台币)以下的罚款,视详细情况违反哪条细项而定。

1999年美国与新加坡展开贸易谈判,直至2003年的最后阶段,两项仍待解决的议题就是伊拉克战争与口香糖禁令。最终,新加坡允许开放医疗用途的口香糖进口,在符合医药法规的规范下,由牙医师或药师提供给病人。

换言之,新加坡从来没有禁止过在其境内嚼食口香糖。而通常小量携进新加坡的个人用途口香糖,也不会被海关禁止携带。

根据李光耀的回忆录,当他还是总理时他发现口香糖造成非常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口香糖...

根据李光耀的回忆录,当他还是总理时他发现口香糖造成非常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口香糖这种东西的特性,也让原本象征新加坡走向现代化与完美国家的工程,变得骯脏不堪。图/Shutterstock

新加坡允许开放医疗用途的口香糖进口,在符合医药法规的规范下,由牙医师或药师提供给...

新加坡允许开放医疗用途的口香糖进口,在符合医药法规的规范下,由牙医师或药师提供给病人。图/美联社

阅读更多 »

因批评李光耀被关的星国少年》余澎杉获美政治庇护 移民法官:他是一名政治异议者

with one comment

风传媒/林璟昕    2017-3-25
http://www.storm.mg/article/238964

曾因批评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而遭起诉的新加坡少年余澎杉(英语:Amos Yee),24日获得美国政府政治庇护。(AP)

曾因批评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而遭起诉的新加坡少年余澎杉(英语:Amos Yee),24日获得美国政府政治庇护。(AP)

18岁新加坡少年余澎杉自2年前开始,就因拍片辱骂“开国总理”李光耀、柴契尔等政治人物,而先后遭囚精神病房,甚至吃上牢狱之灾。去年12月他持旅游签证入境芝加哥,并向移民官员寻求政治庇护,如今在被拘留超过90天后,美国移民法官终于在24日裁定余“因其政治与宗教意见,而遭新加坡政府迫害”,因此予以政治庇护。

判定余遭“政治迫害” 美国提供政治庇护

在长达13页的判决书中,芝加哥移民法官寇尔(Samuel Cole)表示,余澎杉(Amos Yee)在去年底抵达美国寻求政治庇护时,曾表示他害怕回到新加坡。寇尔认为,即便余澎杉在社群网路上所发表的言论与影片确实使人不快,但美国并没有因此拒绝提供他政治庇护的理由,除此之外,有鉴于余澎杉曾因其政治意见而受到新加坡政府骚扰的过去经验,他对于回国的恐惧并非没有理由。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