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惹耶勒南见证李光耀的司法惩罚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3-11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281

惹耶勒南

英国广播公司的HARDtalk主持Stephen Sackur 专访李显龙的问答中,有两段被华文报章删除而没有报道的对话:

Sackur:让我们花点时间想想新加坡的价值观,那是民主,我想你必定会为自己的民主感到骄傲,但是,实际上,那只是一党专政,你父亲建立的党,他向来都是其核心。自新加坡独立以来就是一党专政。对许多西方人士而言,一个具真实活力的成功民主,必然要有一个能够成为替代政权的强大反对党。你并没有这一事实。

李显龙:我不认为是一党专政。政府是属于一个政党,但是,新加坡有多个政党。竞选有着激烈的竞争。

Sackur:我相信你必然就如我所知道的一样。在国会里的反对党议员只是几个人,事实上,你必须通过立法以确保他们在国会里有一定的数额,要不如此,那就不会有反对党议员。

李显龙:现在有6位民选议员,3位非民选议员。我们会把数目增加到至少12位。但是,这正是我们的民主制度运作。人民投票,他们选择人民行动党的候选人成为国会议员。他们对人民行动党组织的政府有信心,相信政府会提供好的服务。能够维持这一种情况,国会的现状就会是如此。一旦政府不再能够运作,或者说,如果我有一位议员不能够胜任他的工作,失去支持者的信任,而我却继续委任他,那,情况是会在一夜之间改变。我们是开放的。

Stephen Sackur 是在议论新加坡言论与媒体自由的语境下提问,而这两段不过只是就事论事的一般性讲话,虽然总理公署的英文稿件照实报道,却竟然会被华文报章删除。不巧的,华文报章的这一种报道诚信,职业道德,专业素质,却是新加坡社会之民主意识的最佳写照。

从整个访谈内容来看,内部安全法令与对异议者采取法律行动的政治干预,是政府钳制社会言论自由,进而打压政党政治竞争,从而形成一党专政的最根本因素。

诚然,李光耀确实是通过内部安全法令很彻底的清除了反对党的竞争。同样的,李光耀亦毫不犹豫的使用法律行动来阻止反对势力的抬头。历史上,惹耶勒南做为一名反对党人士的不幸遭遇,正是见证司法惩罚的新加坡史实。

Chris Lydgate,于2003年出版之《李氏法律:新加坡如何摧毁异议者》记录与分析了惹耶勒南的政治官司之来龙去脉,此书是在得到当事者,当事者家人,以及其他对此类官司有所认识的人士的协助下完成。从书作者整理的一份司法诉讼清单,可以一目了然李光耀的司法惩罚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1971年9月,惹耶勒南在工人党总部召开了第一次的记者招待会。从此刻开始,惹耶勒南做为李光耀的政治挑战者,很彻底的改变了个人的人生际遇。从一名有事业,有洋房,有车夫,娶英国人太太,生活在上流社会的成功律师,最终沦落为名誉丧尽,一无所有的破产者,晚年时,蜗居在一间小旅馆的小房间里生活。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