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吃饱没?对不起,华文华语仍在挨饿!

with 4 comments

庄永康    2017-3-14
怡和世纪 2017年2月–2017年5月号 总第31期

近年来,新加坡也面对了“方言才是母语”,“Singlish(新加坡土腔英语)是全民的共通语”这些主张的造势运动。即便所提的歪论似是而非,不值一驳,但由于声势浩大,原本已经很脆弱的华文教育生态圈便面对着致命的冲击!

数十年来以禁播方言来推行华语的我国政府,刻下大放绿灯,允许电视台制作以福建话为主的方言戏剧《吃饱没》,在网上热销其主题曲。并宣称,“假如收视率好”(这似乎已是未卜先知的定论),将拍续集。换句话说,这将成为一项必须贯彻下去的措施。

拍摄《吃饱没》的逻辑是,政府要以年长者最熟悉的方言和方式,传达重要的政府政策。

当然,如果只看电视剧的宣传短片,升斗市民都是一片赞好的。但国人若稍加思考,便不难发现其中的矛盾和悖论。因为这边厢,时任教育部长的王瑞杰强调,我们不应该让方言的学习来干扰年轻一代对母语(华文华语)的学习;但那边厢,政府却带头拍方言剧——《吃饱没》是在通讯及新闻部主催之下,邀请“赞助”而拍成的。

触觉敏锐的新生代学者王昌伟,便在上期《怡和世纪》中撰文《你的语言我的特权——新加坡政府对待方言的态度》指出:"在他们(新加坡政府)看来,新加坡人的语言、文化和身份认同,是可以,也必须通过行政权力去塑造的;而且也只有政府有权决定这么做。"

王君的观点,可说代表不少新加坡人的看法。但我认为恰恰就是因为政府要通过行政权力去塑造社会,过去行政上的偏差就必须及时检讨,也须避免新的做法矫枉过正。

针对文终的一问:“……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失去了什么?”本人的答案与王君心想的或许也有所不同。不!我们最可惜的,并不是失去已唤不回的方言(退一万步来说,倘若华文的传习目前已臻理想,少说点方言又何妨?)——而恰恰是长期以来不断被挤压、边缘化,甚至妖魔化而落得只聊备一格的华文华语。

没必要助长“方言回潮”气焰

眼下,对于政府以华人方言解释政策,在各部门中加派说方言的职员协助年长者,人们都表示了认可。电视播出受访者的方言原声带,播出方言歌、方言戏曲,也都没遇上异议。可见矛盾并非出在"准不准许"用方言的问题,而是出在政府是否有必要刻意地制作方言电视节目这个问题上。

首先自然是“只许州官放火”的吊诡。试问,一个原本行之有素(也支持政府)的民间电台丽的呼声,已在行政逼迫下走向消亡,而直至目前,私营的电影院中也听不到华人方言了,现在官方自己却在推行方言节目,表现出来的到底是仁慈,还是唯我独尊?

再者,名不正则言不顺。闽南话是华人的共通语吗?电视台接下来是不是要拍潮州话、广东话、海南话、客家话,还有福州、三江(江浙、上海话)的戏剧?广西话和广东话不同,广东话里面四邑话和广州话也不同。加上新移民,还有山西、陕西、山东、河北、湖南……,要拍吗?

为什么不可以专注于改善华语台的本地制作?

事实上,在"四大种族"的考量底下,目前华语电视电台所分配到的资源并不丰厚。不错,华语电视新闻与时事,以及一些外包的本地制作人文节目,都在进步中。但是,我们难道不可以多拨款项给资料组、研调组、写作人,多付出文学版费,推动新创作?华语知识界,难道一辈子都要扮演义务咨询、义务演出、义务翻译的角色?

新加坡年轻华人现在大都不会说方言了,从近期制作的那些讨好“建国一代”的所谓方言节目来看,大都水准低下,令人啼笑皆非。比如那首把建国一代唱成“坚角一袋”的广东歌,乃抄自许冠杰的《半斤八两》,原曲是讽刺老板刻薄、打工仔满肚辛酸的。抄来做甚,讽刺政府吗?

再看,《吃饱没》为了要成戏,居然拉了原本华语剧组的年轻演员,让他们福建话“过关”来凑角——这是对华文电视资源的公然掠夺。头家,多隆啦!做好你的华语节目吧。

粗糙的所谓方言剧,也传递了不必要的扭曲信息。《吃饱没》中有个情节,描述市井小民陈建彬上门找“政府人”,结结巴巴讲不出英语,两位印族公务员对他说,没关系,我们会说福建话。电视台可不可以拍一部戏,赞扬目前在政府医院和各部门马来族、印族服务人员中,会说华语的热心人呢?

总之,“方言回潮”热炒为政治正确,目前气焰正涨。我们正不断制造更多I hate Chinese(我恨华语),烧课本、骂老师、怨家长的下一代华人。

华语本来深受华人认同

无可否认,新加坡已进入了后李光耀时代。建国过程李先生固然功绩非凡,但这也诚然是回顾过去展望将来的一个转捩点。检讨过去,我们也要针对事实,就事论事。比如,有些抗拒学习华文的人认为华语是1979年李先生创始的“讲华语运动"强加在他们头上的紧箍咒,便是大谬不然。

华语作为华人共通语,是1965年建国之前,早就由华人社会、也由新加坡的行政决策层决定的。

十九世纪大量南来的华人,除了是莱佛士所称的勤劳民族之外,他们在这里组织了各类社会福利团体——业缘的、血缘的、乡缘的,惠及华人,也回馈整个社会。华人的代表团体中华总商会,1906年便告成立。(当然,那时也尚未有“华语”这回事。)

中华总商会与同济医院等组织,慈善福利,施医赠药,兴办教育,各族人民都受益。1945年至1957年之间,总商会领导华社的争取公民权运动,让所有各族的本地人都能落地生根,归化为“新加坡(市)公民”。

公民权运动迂回曲折,最关键的是1955年1月,总商会发动广大民众向英女王提呈请愿书,要求新加坡立法议会废除只能用英语的限制,采取多语言制度。至1957年10月25日,公民权运动大功告成,凡居留满八年者,皆可申请为本地公民——这是新加坡第一期22万各族选民的由来。

亦有资料指出,新加坡订立英语、华语、马来语和淡米尔语为四种官方语文,是在1956年。

1965年新加坡立国后,总商会也顺应潮流,继续回馈社会。1993年打破方言帮制度,一致以华语议事:这是“华人讲华语,合情又合理”的最强音!

1955年南洋大学的成立,则是因应1949年后本地华校生升学无门的局面。南大教学语是华语(当然也用英文、马来文等课本)。捐出五百多英亩土地的福建会馆,以及本身不会说华语的华社领导人如陈嘉庚、陈六使,也没要求南大用福建话教学,这是眼下“方言回潮”始作俑者有所不知,或干脆闭嘴不提的事实。

消失的是华语知识层

然而,新加坡接下来的教育史,却是为英语统一教学铺路的各种部署。1979年成立九所特选学校,作为“挽救华校”之举。1980年,南大与新大合并为国大。这意味着华文教育的大学之路已中断。特选学校只能办到中四——这是此后华文教学达到的最高水平。

华社与华文教育界仍然锲而不舍,1979年,在前华校内设立了启蒙班:既然上层的顶盖没有了,就从基础的学前教育做起吧。一个护苗保根的构想,煞费苦心。然而到了1992年,启蒙班也走进历史(新生代学者诗人陈志锐曾为诗悼念)。后来,特选学校数目增加到11所,就那么多了。

回首五十年,我们失去了什么?新生代学者柯思仁便曾在一个研讨会上指出,那是用华文华语思考,好几个世代知识层的消失。我们“牺牲”的,不仅是参与学潮工潮的那些华校生而已。

近年来,新加坡也面对了“方言才是母语”,“Singlish(新加坡土腔英语)是全民的共通语”这些主张的造势运动。即便所提的歪论似是而非,不值一驳,但由于声势浩大,原本已经很脆弱的华文教育生态圈便面对着致命的冲击!

审时度势,本人仍然是这句话:既然新加坡华人与其他种族都已确定英文为工作语和共通语,国家就有必要去完善它,普及它。因此本人也坚决反对Singlish的神圣化。而作为华人母语,国家也必须保障华文华语的传习与地位:至少,要达到优质师资自供自给,才能基本上符合“母语”的资格。

Advertisements

4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1) 其实在新加坡的历史来说,福建话应该提升为第五官方语言,在早期各族同胞多少都会点福建话,海关,警察,护士,等都以福建话+马来语为岛民的通语,这是本国的独特人文文化遗产,需要发洋光大。可以用罗马字拼音来写福建话。就如韩语与日语那样。
    2) 标准英语是新加坡国族的普通话( 国族通语)与上层建筑的行政语文。
    3)新式英语(Singlish ) 与新式华语只是新加坡的独特方言。
    4) 华语是广义词,是包刮福建话,潮州话,广东话,海南话,客家话,现代标准汉语,等
    5) 母语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定义为标准,是指一个人的第一口语码,若您幼儿时您母亲用英语为第一语码教你,那您的母语就是英语。
    6) 新加坡的国语是标准马来语,也是新加坡国族历史以来古新加坡王朝的宫廷雅语,后延伸到马六甲王朝与印尼与各整个南洋地区/马来群岛的共用标准语。

    文明人谈真实

    三月 14, 2017 at 9:51 下午

  2. 政府禁止方言广播已经数十年了,这些年来,早年只受小学教育或未曾上学的这些人,他们的娱乐完全被抹杀了。我们时常可以看到一些老人无所事事在组屋楼下或咖啡店闲坐,或听着他们自己的小型播放机。现在,这些老人只是有了一点点的电视节目可看,却又引来这些闲言闲语?请给这些曾经为国家贡献的人,一点点空间,让他们吞下最后一口气才说吧!

    非政客

    三月 16, 2017 at 4:46 下午

    • 所以说当今的现代标准汉语是由人为所用霸权非自然所制造的人造新语言(才一百多年而以); 不是自然的产物,需要靠霸权强硬的推行与压制其他语种才出现的。其生命力其实不强的,

      文明人谈真实

      三月 16, 2017 at 5:51 下午

  3. […] 最近在网上论坛《新国志》读了两篇有关本地语言景象的文章——《Singlish 羞耻与否是假议题》以及《吃饱没?对不起,华文华语仍在挨饿!》于心有戚戚焉!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