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坚贞的人民英雄》 前言

leave a comment »

孔莉莎    2017-3-6
https://www.nandazhan.com/zj/jianz001.htm

坚贞的人民英雄 cover (Maroon) 13Dec2016这本册子是为了纪念林福寿医生逝世5周年。约有三、四成的篇幅是林医生的论述和演说稿,其他篇章大部分出自他的同志,他们是在内部安全法令下或是在内安法的前身即公安法令下被捕的,包括曾经分别在樟宜监狱E座牢房和女皇镇监狱跟林医生关在一起的牢友。

在林医生于2012年6月4日逝世一个月后,于7月3日为他举行的追悼会上,曾分发了一本题为《向坚定的自由战士林福寿医生敬礼》中英文纪念文集。

去年,我们出版了一本纪念林清祥逝世20周年的册子。

时隔5年,又再编辑一本纪念林福寿医生的册子,相隔时间似乎短促些。然而,他的现存同志,大部分都已是七老八十之辈,深知时日不多,他们等不到林医生逝世10周年的纪念日了。

林福寿医生坚持斗争到最后,凛然无畏,毫不妥协,对不经审讯的长期监禁,对长期单独监禁的虐待行径,对指他和他的同志们是要通过暴力实现政治目的的亲共份子、共产党同情者或共产党分子的诬告,以及行动党政府凭借内部安全法令来保住政权的行为等等,给予强烈谴责。

他是代表全体同志发声。

他们在本册的文章中,重申了林医生的话语,这等于是肯定他们并没有轻易屈服于现有体制的霸道。

行动党从未改变其对冷藏行动的立场。行动党对近来出现的强烈挑战其立场的学术性论述,并没有做出摆事实、讲道理的回应。

2015年的新加坡50周年庆祝活动的主轴是重新刊印李光耀的《争取合并的斗争》,结集了他在1961年9月至10月间在电台发表的12讲文稿,是跟以社阵为主的左翼反对派的论争,指责后者反对合并,因为他们是共产党。

半个世纪前,由新加坡大学学生会主办的一场有关合并计划的公开辩论会上,林福寿医生就曾驳斥时任总理的李光耀的指责:

“任何人,无论是不是共产党,只要是有自尊心和正直的人,都不会去接受这种歧视性建议,它完全否定权利平等的共同公民权,否定比例代表权,彻底剥夺新加坡人民的政治权利。”(见《海峡时报》,1962年6月21日)

林医生一贯地站在最前列,以逻辑性论述和优秀口才,戳穿行动党所宣传的片面历史。

2011年8月20日,在陈仁贵的追悼会上的发言时,林医生向陈庆炎博士发出挑战,要他斩钉截铁地陈述,在内安法下被监禁的前政治犯是恐怖分子,以便林医生在法庭起诉他诽谤。事缘身为总统候选人的陈博士在回答记者有关援引内安法逮捕的提问时,指被捕者涉及恐怖主义活动,以此作为不经审讯监禁的理据。林医生并要求成立一个调查委员会,审理援引内安法逮捕的正当性。这是林医生的最后一次公开演说,他发出的挑战和要求,根本没有得到回应。

遇有同志逝世,前政治扣留者循例都会借机发表公开谈话,讲述过往的事情。林清祥于1998年逝世时,林医生在其追悼会上致了悼词,讲述林清祥在1963年被捕前,领导群众参加工会活动和反殖民主义运动,鲜明地反映新加坡的左翼人士和运动惨遭镇压的历史。

在这前后两次的演说之间,林医生于2009年12月《华惹时代风云:马大社会主义俱乐部和战后马来亚及新加坡的政治》新书发布会上,也曾有一次公开发言。他追述他于1972年3月18日发表的那份从监狱发表的政治声明,曾在新加坡海外的许多学生团体和人权机构间广泛流传,而在本地却遭压制。

这份声明,收录在本纪念册并译成中文,至今仍旧是立场最明确和最有说服力的论述,反驳内部安全局的狡辩,说什么自由的钥匙就在政治扣留者手中——只须签下“悔过”声明便可自由。林医生斥责这简直就是“颠倒黑白的强盗逻辑”。

林福寿医生从正式参加政治活动的那一刻起,就成为公众瞩目的人物。他是社阵中央执行委员会的执委,带头反对行动党有关马来西亚计划的白皮书。跟中委会的其他同志一样,他是1963年大选的内定候选人。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旨在阻止他们参选。

在1963年9月的大选期间,社阵用该党被捕领袖林清祥、兀哈尔、方水双、傅树介、林福寿和多米尼•普都遮里等人相片,印制大型的竞选海报,宣传他们是社阵失去的候选人。

在监禁期间,林医生一直彰显崇高的形象,因为他让不经审讯监禁的课题,时刻存在人们心中。

1967年10月,他起诉内政兼国防部长,申请人身保护令;1968年4月,他在高等法院出庭控告新加坡政府“不经任何形式的审讯,在新加坡的监狱执行不公平和专横拘禁的行径,是不正当的和不合法的”,并要求对“错误监禁”给予赔偿;1971年1月,林医生再次跟一批政治扣留者一起申请人身保护令。

1966年7月22日,在社阵华文版机关报《阵线报》编辑谢太宝和出版人顾泱的“煽动案件”审讯期间,林医生以辩方证人身份出庭供证。他指出,新加坡的拘留法律比“殖民主义者的法律更恶劣”。几乎每个政治扣留者,包括他本人,都曾遭遇长期的单独监禁。医学上已确认,这样的监禁会使人精神错乱;林医生亲眼见过有好几位政治扣留者罹患此疾。

林医生曾卷入一宗最为轰动的法庭案件,但他不是始作俑者。事缘报章的一则新闻诬报林医生在监狱内带领一批人,以椅子和凳子为武器,大打出手,“严重打伤”林清祥,造成后者得住院治疗。(1965年11月7日的报章新闻)据报,双方曾发生一场“激烈的思想论争”,是以林医生为首的所谓的亲北京极端派为一方,和以林清祥代表的较温和的亲苏派为另一方。

这显然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因为林医生和林清祥是分别关在樟宜监狱的不同牢座。这则新闻给公众造成的假象是,林清祥已失去同志们的信任了。林医生和E牢座的同志们为此展开为期2天的绝食抗议,过后才获准会见他的律师知知拉惹。林医生控告《星洲日报》和《海峡时报》诽谤,结果胜诉,获得赔偿。(1966年5月12日)

这宗使林医生恢复清白声誉的案件,在当年无疑曾引起公众的广泛关注,但是,真相却被几十年来政府诬指政治扣留者是蛮不讲理和崇尚暴力的恶意宣传所掩盖,成为定格事迹。

影响极深,以至于《海峡时报》前资深总编辑在2010年出版的《新加坡编年纪事1959–2009》一书,在摘录1965年的事迹时,竟然重刊该诽谤信息。该书从《海峡时报》选摘在50年期间,每年具有代表性的新闻事件,标题为“林清祥在监狱斗殴中受伤”(1965年11月17日)被选摘。该编辑必然是被新闻标题所吸引,如获至宝,而忽略了林医生后来曾把两家报章控上法庭,结果胜诉。

对此,林医生再次起诉遭诽谤;结果是再次胜诉。

近年来,在反击行动党以诬指政治左翼分子是反国家分子作为关押的正当理据方面,以及暴露其恶毒报复行径、拖延几乎20年才释放那些拒绝签下悔过声明者方面,虽然取得一些进展,但这场斗争远远尚未结束。

在本纪念册中,曾经跟林医生一道工作和一起坐牢的作者,多追忆述他说过的话和做过的事,让他的形象时刻活现在我们眼前。不过,有一位前政治扣留者,在1963年2月的冷藏行动期间还是个小孩,则侧重于阐述林医生的宝贵遗产。他仅有的一次见过林医生的身影,是在马里士他路上,他乘坐的车子在人民药房附近的交通灯前停下,让行人过路时,碰巧看见林医生同志步履蹒跚,正在过马路。

正是他谈到更年轻的活动分子,更具组织性,结合其他社交团体和政治组织,齐心工作,跟国际团体也保持联络;他们已接过林医生及其同志们的工作担子,吁请废除内部安全法令,并要求设立委员会审查不经审讯的监禁行径。这仍旧是个艰难的斗争,着眼于新加坡的政治制度,斗争或许会是更加关键的与迫切的。

但是,已有人接受挑战,在过去5年,肩负重任,不遗余力,紧紧跟随形势的发展。

 (本文摘录自《坚贞的人民英雄:林福寿医生逝世五周年纪念》,2017年1月版。)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