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四月 2017

以人民的名义掠夺人民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4-29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493

公积金已经脱离了其原本做为晚年生活养老金的单纯目的,从而变质为新加坡政府可以通过诱因而间接调动的人民储蓄。在这层面上,作为生活养老金的人民储蓄,其产权究竟属谁?公积金是人民的养老金?还是政府的可动用储备金?于是成为一个具有争议性的课题。

美国学者Mancur Olson从中国清末民初的土匪处理地方经济的历史认识到,土匪与在地居民是一种保护与掠夺的关系;在地居民以金钱换取土匪提供的人身与产权保护。这一种掠夺者与被掠夺者的定位,也体现在政府与人民的关系上。官民就是通过资源分配来维持双方的共生关系。因此,如何分配社会财富的实况,决定政府与人民之间的实质性关系。

前些年,执政党以自满语调指出,即便是一个住三房组屋的家庭也有至少十数万元的资产在手,最穷的新加坡人也看得起彩色电视。这是天真幼稚的自我吹捧。然而,事实并非一如官方说的政府与人民的双双共赢。李光耀追求经济利益极大化思维下,官方政策确保政府在利益分配上能够赢了再赢。在利益分配是零和游戏结果下,政府的双赢导致了人民的双输。

现实虽然如此,但是,在政治文宣下,一个政府赢赢和人民输输的被掠夺现象,却反而成就了李光耀的非凡政绩,一个所谓的新加坡模式被盲目吹捧为模仿对象。

近日,一位拿新加坡薪水却专业为中国献策的教授,如是说:在新加坡,公共住房是为全体社会成员的,80%以上的家庭住在公共住房。公共住房投资是新加坡社会性投资的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应当指出的是,新加坡的住房政策的指导思想就是“居者有其屋”的传统儒家思想。

另外,一位持新加坡护照的中国籍男子在香港传媒评论时事新闻时,如是说:CPF就是公积金,就是当时李光耀在新加坡建国的时候就开始创建这样一个制度。主要是为了什么,为了让老百姓工薪阶层都有房子住,就是说通过公积金来支付这个房子。

组屋是社会性投资?居者有其屋是儒家思想?公积金是为了老百姓有房子住?这类观点都是被李光耀和主流言论误导的新加坡认知。信口开河与散播错误讯息都是不当职业行为。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30, 2017 at 6:13 下午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愚笨部长胜于没有政府——另类《人民的名义》?

with one comment

否极泰来     2017-4-29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7/04/blog-post_29.html

没有政府,人民的正义就无法伸张了吗?因此,不论是无能部长,还是贪官部长,总之,他们的最大贡献,就是组成政府班子,让人民的名(正)义得以伸张?这种逻辑说得通吗?

是否,像人民行动党这样又聪明又有能力的部长们,他们组成的聪明政府,又是否真的能够维护人民的正义呢?

如果因为愚笨,部长们都辞职,哪来政府。——大马部长

《当今大马》这条新闻,应该不会是假新闻吧!不然他们又要吃官司了。

同样的新闻是绝对不会发生在新加坡的。我们是任人唯贤的政府,愚笨的部长就只有下台一条路。不相信,你看一看从5月1号开始,谁上谁下,你就明白。再不相信,你想一想,有没有一个过气部长叫吕德耀,他在2015大选前就决定不参选连任吗?

因此,根据大马这位部长的理解,在人民的正义前,选择一群无能部长们总比没有政府好。况且,在贪官看来,的确如此,没有政府这个正式的官方管道,又如何能够贪得无厌呢?

我们很难想象新加坡会有部长说出同样的话,好像愚笨部长的目的就是为了维护一个政府。而一个无政府的国家,天下一定大乱。因此,勉强需要留着部长们,即使再怎么笨,也可以充充场面维持一个政府。这听起来,简直是匪夷所思。原来愚笨也可以当部长,而部长们的目的竟然沦落到成了政府的看门狗。那么,人民的正义对于无能的部长们来说,他们又应该抱着什么态度呢?

如果根据这个逻辑,欧洲有些国家,由于选举结果的关系,政府无法组成,有时候几个月,甚至几十个月都没有政府,那么,这些国家肯定一定会天下大乱。为何,没有出现这种情形?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30, 2017 at 6:01 下午

【余澎杉2.0】新加坡重手打压最后异见者 韩慧慧寻政治庇护

leave a comment »

苹果日报/赵雅婷     2017-4-2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429/56627280

不凡的人,心愿只是活得平凡。整个东南亚、亚洲,社运战场近年烽火连天,看不见希望的孩子不再盲目去等,纷纷连结行动;只是独裁政权容不下异见,把挺直脊梁打至屈膝雕零,当中新加坡仅余的民运人士韩慧慧榜上有名。这位年轻女子因公开批评政府,面临最高18年入狱重罪,最终不单要公开道歉,更要寻求外国政治庇护。历史重演悲剧,最愿意为家园挺身的人,下场竟是成为永远的游子,终身无法在自己的土地上生根。

现年25岁的韩慧慧2008年开始写博客,2010年半工读大学,拥有了第一个公积金户口,惊觉新加坡政策疏漏处处,遂于博客撰文,分析政策利弊。2013年,她因在博客批评新加坡的教育制度,被当局以诽谤罪名起诉,最终庭外和解,谈到首次与政府交手的经历,她坦言当时“还很小,很害怕”。

自此,韩慧慧每个月都会到新加坡唯一合法公开集会的芳林公园(Hong Lim Park),参与不同主题的集会,由教育丶房屋丶医疗,到一向被政府推崇的中央公积金制度;韩慧慧批评政府以国民公积金投资,却无把利润回馈人民,因此在2014年9月27日组织“还我公积金”集会,多达6千人参与。

韩慧慧因此被控公开召集民众参与非法集会丶发表反对政府政策言论而构成公众滋扰罪,去年6月被判罪成。今年2月,她到高等法院申请上诉被拒,被要求即时缴交罚款坡币3,100元,又因未能即时缴交,被还柙8个小时。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9, 2017 at 4:31 下午

新加坡“笼中的金丝雀”,香港“没有自由灵魂”,所以台湾好在哪里?

leave a comment »

作者:Justin Hugo    译者:Wendy Chang     2017-4-27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66796

看向一个国家、把他们当作模范是一件事,但仅仅透过“景仰”一个富有的国家,一个将重要族群边缘化的经济体,而没有意识到她的不平等之处,对自己来说是巨大的伤害。

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

台北市长柯文哲最近在新新闻30周年庆的演讲场合上,谈论关于台湾以南的国家,其评论引起媒体大量的报导。他认为香港“自由灵魂都没有了”的一番话遭到香港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的反驳。

“今天的香港就是明日的台湾。”黄之锋这么说,“尽管我们的历史和体制不同,但是当涉及到中国时,香港人和台湾人有必要携手合作。”

然而,柯文哲关于新加坡的叙述“住在笼子的金丝雀”却没有受到大家的挑战,并无引起新加坡政治领导人或是民间社会的反弹,也许是已经反映出了这个岛国一直以来的顺从行为。

事实上,当被媒体更深入地询问时,柯文哲表示他上次出访新加坡时,曾经在一位新加坡高层官员面前发表过相关言论。他甚至说他曾经想要搬到新加坡,但是后来等他从新加坡出访回国后,发现该国跟他想象的很不一样,最后就放弃这个念头。

柯文哲的转变

在赢得2014年台北市长选举之前,柯文哲曾在接受新加坡《海峡时报》采访时提到:“新加坡是台湾很好的榜样。”他也希望可以像新加坡学习。而在选后接受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采访时,他更说到:“全世界四个说华语的地区——台湾、新加坡、香港和中国大陆等四个地区,被殖民最久的却是最进步的地区。”

他补充:“新加坡比香港好;香港比台湾好;台湾比大陆好。”

但从那时开始,柯文哲似乎已经被新加坡的“进步”教育了,而且大声反对这个国家好几次,他花了六个月才意识到这一点,他原本是设定目标希望台北可以在八年内超越新加坡,现在他决定台北不应该像新加坡学习,因为台湾已经在“民主的道路上”,不应该跟随新加坡的脚步。 阅读更多 »

小国新加坡如何为自己创造更多的土地

leave a comment »

作者:Samanth Subramanian     译者: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7-4-25
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70425/how-singapore-is-creating-more-land-for-itself/

土地是新加坡最宝贵的资源,也是这个国家最昂贵的志向。依靠坚持不懈的填海造地,新加坡已将面积扩大了近四分之一。政府期待,至2030年新加坡的面积能接近300平方英里。

新加坡西部的一个填海造地项目,未来这里将建成一大片集装箱码头。

裕廊岛是座人工岛,位于新加坡南部海岸。它的面积只有楠塔基特岛的四分之一,被完全用于发展石油化学工业,上面密集分布着细高的裂解塔和矮胖的石油储存罐,一眼望去,岛上尽是看不太清的品牌名——BASF(巴斯夫)、AkzoNobel(阿克苏诺贝尔)、Exxon Mobil(埃克森美孚)和Vopak(孚宝)。然而,这座岛最具特色的一个地方却不易察觉:储存着1.26亿加仑原油的裕廊岛地下储油库(Jurong Rock Caverns)。要到达那里,你需要乘工业电梯进入地下325英尺(约合99米)深的地方,来到施工隧道里,那是一个如教堂般高耸的曲面空间。隧道十分长,工人们要骑自行车往来。里面温度高、湿气大,安全护目镜会因此模糊;凝结着水滴的岩石墙面很潮湿,看起来十分柔软,像是用勺子挖出来的巧克力冰淇淋。这是人们所能到达的最深处,即便是工人们也不例外。这座储油库本身还要再深入海平面之下100英尺(约合30米):从裕廊岛延伸出来的两个封闭的圆柱形地下储库。它们于2014年开始运营。明年将建成三个新储库。接下来,如果一切顺利,还会再建六个。

作为一种概念,地下储油库并不新鲜。瑞典自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建造这种储油库;哥德堡港有一对储油库,其容量十分巨大,可以储存3.7亿加仑石油。所以与其说裕廊岛是一个技术奇迹,不如说它体现了一个国家的焦虑。新加坡是全球第192大的国家,面积比岛国汤加还小,只有纽约市的五分之三。长久以来,它一直为自身先天的微小身形而苦恼。“更大的国家就不用考虑这个问题,”裕廊岛及裕廊地下储油库的建造者、政府机构裕廊集团(Jurong Town Corporation)副总裁戴维•谭(David Tan)说。“我们一直深切地意识到自己面积狭小。”

戴维•谭表示,设计地下储油库的目的是腾出地面上的空间。我顺便说道,我所采访的新加坡规划者们无一例外地提到了“腾出土地”这个词。他笑了起来。土地是新加坡最宝贵的资源,也是这个国家最昂贵的志向。自52年前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以来,新加坡依靠坚持不懈的填海造地,已将面积扩大了近四分之一:从224平方英里增加到277平方英里。政府期待,至2030年新加坡的面积能接近300平方英里。 阅读更多 »

学校合并话题升温 学者提出种种质疑

with 14 comments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4-25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425-sg-leong-chan-hoong/3699362.html?cid=ch8news-fb

梁振雄称,当局在选择合并的学校时,是否反映了一些“精英主义”思想,值得商榷。

实龙岗初级学院的学生。实龙岗初院即将在2019年并入安德逊初院。(照片:Esther Leong)

教育部上周(20日)宣布展开大规模学校合并行动,这一话题持续升温,引发各界关注。政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梁振雄 (Leong Chan-Hoong) 写给《今日报》评论专栏,触及合并行动背后的种种质疑。

梁振雄在文中写道,自己在3年前,也曾为《今日报》的同个评论专栏,写过有关本地“历史悠久”的学校因故停办的内容。他曾说,“政策制定者仅仅用一根笔,就删去了我国前辈们倾尽毕生心血、背负教育使命,所建立起的先驱教育机构。”

如今时隔三年,政府宣布于2019年展开大规模学校合并行动。在计划下,不只是20所中小学,八所初级学院也将会史无前例地受到影响。梁振雄表示,消息一出,令人感到“似曾相识”。

在文中,梁振雄引述教育部发言,说关闭初院是个“艰难”、却必须做出的决策,因为这将容许学校集中为学生提供更多的机会和选择。但梁振雄有所质疑,表示“虽然由于本地生育率下降,学校无法避免遭合并的命运,但最令人心寒的是这些改变是如何被执行的”。上周,一纸“冰冷”的文告,列举了生育率下降、学校收生人数下降、无法给学生提供更多课外活动的选择等原因。

梁振雄认为,虽然这项行动是基于适当原由和动机,但却依然激起外界哗然,当中主要包括受影响学校的学生以及校友,他们的“震惊”和“悲伤”情绪溢于言表。梁振雄指,“或许消息应该被更敏感地对待,并在适当时机才公布。”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5, 2017 at 9:33 下午

上神台咯!

with 3 comments

李莫愁      2017-4-23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4/145215.html

猜想开始应该是戏谑之语,哪知道有人拿棒槌来绣花——当真(针)了。不懂得适可而止,进而变成标准用语,弄不会筛选和剔除——傻者无惧,不必审,当然就是文化程度低落的最佳明证。

还是那句老话:Fools rush in where angels fear to tread (Alexander Pope,“天使都不敢涉足的,傻瓜却一头栽进去”)。新加坡中文程度之低落,好比我们的许多“华文趣闻”,都是到了天使/傻瓜的临界点,回魂乏术了。

为了陪老妈子看《红星》,莫愁忍受了4个星期的“上神台”;无论是说别人还是说自己,很多“红星”都字正腔圆地在说,不断地说,甚至还可以拿来预告。“上神台”是句语义十分不明确的形容词,升得上神台即系d咩?根据香港人的研究:

不论“升上神台”或“摆上台”,最初都是出自黑社会术语,香港八十年代开始流行江湖电影,影片为求真实感,渲染了大量“黑语”,后来慢慢变成了通俗文化,广泛地在草根阶层被使用着,又后来,两词被转化借代及合拼成为了“畀人摆上台”这句香港通俗语了。

奇怪的是,这句话虽来自香港,但香港媒体却没怎么用,更别说两岸三地,不信的话,你只要谷歌一下“上神台”,就会发现只有新加坡……特别是《红星大奖》才会用。甚至连谷歌的图片搜索也一样,结论是什么?当然是人家嫌太粗鄙,上不了台面咯。

此外,拿来形容红星大奖的“最高成就奖”,还有逻辑上的问题。首先,这个“神台”是谁摆的?摆来做么?“上”了之后又怎样,干嘛那些人这样兴奋?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3, 2017 at 1:39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