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华人公墓,一个年轻国家的历史记忆

with one comment

纽约时报中文网/张彦(Ian Johnson)    译者:王相宜    2017-4-6
http://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70406/here-lies-a-graveyard-where-east-and-west-came-together/

新加坡的武吉布朗坟场。政府计划最终铲平这个公墓,但一个团体正在努力保护它。(Sim Chi Y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新加坡——在这个充满高速公路和高层建筑的岛国的中心,有一道时间的皱纹:武吉布朗坟场(Bukit Brown),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华人公墓之一。

如今这里已被废弃,杂草丛生,但仍可以看到一系列不可思议的墓碑、雕像和神龛,就在市中心的银行、购物中心和区域总部以北4英里。

多年来,这个占地213英亩的地方是万圣节寻找刺激者和鸟类观察者的目的地,是这片过度拥挤的土地上的一个绿色港湾。但是近年来,它变成了某种强大得多的东西:试图与这个国家消失的过去重新取得联系的新加坡人的朝圣地。

因此,在这个很少容忍社区行动主义的国家,武吉布朗成为了一项重要的社会运动的中心,计划铲平公墓部分区域的政府,与致力于保护它的一群公民之间展开了对抗。

在这个不断寻求现代化的社会中,这是意想不到的,在限制对该公墓的破坏,提高公众对该岛丰富历史的认知方面,该运动的倡议者取得了一些成功。

武吉布朗建于1922年,是约10万个新加坡家庭的长眠之地,直到1972年被关闭。这里的重要性超过了该国相对短暂的五十年历史,因为许多具有历史意义的墓地被从其他推平的公墓搬到了那里。

专家估计,加上旁边一个被遗弃的著名华人家族的墓地,周围的雨林里散落着多达20万个坟墓,包括多位新加坡知名国民的墓地。

“你一定要把这个公墓看作一座了不起的历史档案库,”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中文系主任丁荷生(Kenneth Dean)说,“但是鉴于最近事情的发展情况,我对它能存在多久深感担忧。”

墓碑正被编目并存储在仓库中。对文保人士来说,这是一种胜利。(Sim Chi Y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些担忧与这个城市国家对土地永不满足的渴望有关。新加坡的570万居民生活在277平方英里的土地上——比纽约市还小一点——但它必须承担多于城市的职能。它必须拥有一个国家的基础设施,包括军事基地、垃圾填埋场、水库、国家公园,以及世界上最繁忙的机场和港口。

该国逾20%的土地是填海造地,导致它的两个邻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禁止向新加坡出口沙子,以保护自己的土地。新加坡计划到2030年将该国的人口增至690万,所以土地极其珍贵。

这个问题部分上要从内部解决。2011年,政府决定去掉该岛南北向高速公路上的一个弯道,也就是从武吉布朗穿过。不久之后,政府宣布,该公墓的其余部分也将在40年内铲平。

在过去几十年里,新加坡人看到很多著名古迹和社区被拆除,所以他们开始采取行动。他们把这个转折点与1963年拆除宾夕法尼亚火车站(Pennsylvania Station)相比较,那座车站是纽约市的一件布杂艺术杰作,它的拆除推动了美国对历史遗迹的保护。

他们的核心是一个由20多名志愿者组成的非正式团体,这些志愿者称自己为“布朗人”。他们提供免费导游,建了一个网站,详细介绍公墓的历史,包括当地人和游客的赞扬。

第一批布朗人中包括54岁的雷蒙德•吴(Raymond Goh,音),他是一名药剂师,过去经常在公墓附近带领万圣节旅游团参观(和有华人文化的许多地方一样,新加坡也痴迷鬼故事和恐怖传说)。过了一段时间,吴开始仔细阅读墓碑上的铭文,惊讶于那些坟墓的古老。

为因开发而被破坏墓地的死者举行的仪式。(Sim Chi Y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注意到很多坟墓看起来很老,实际上有些是莱佛士时代的,”吴说。他指的是新加坡的英国殖民地创立者斯坦福德•莱佛士爵士(Sir Stamford Raffles)。“我想知道为什么没人告诉我这里有这个呢?”

2011年,政府公布自己的计划后,吴和兄弟查尔斯(Charles)一直在思考如何拯救武吉布朗。他们开始培训其他志愿者,包括熟悉学术研究领域的大学教授,帮助处理公共关系的前记者,以及提供社区探访和资助的商界人士。换句话说,它是新加坡中产阶级的一个横断面,他们怀念自己年轻时那个逝去的城市,渴望更好地理解自己的文化根源。

在过去数月里,布朗人多次引导我游览这个地方,我觉得它的确令人惊叹。郁郁葱葱的植被让我们感觉远离繁华的现代城市,而墓碑本身就很美丽,甚至无需解释。

有些像小堡垒,由中式或英式石狮甚至锡克族士兵守卫。还有些装饰着道家和儒家的图像和符号。另外一些则讲述死者对一个政党或一个陨落王朝的忠诚。

多亏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庄颖(音)、工程师洪毅瀚(Ang Yik Han)、律师池凌志(Fabian Tee)以及前记者廖雪珠(Claire Leow)等导游的介绍,我开始理解为什么这个城市国家对大英帝国的亚洲属地如此重要。

我们研究了王三龙(Ong Sam Leong)的巨大陵墓,他是圣诞岛的劳工供应商,于1917年去世,墓地被搬到了这里。我还看到了陈金钟(Tan Kim Cheng)的墓地,他是安娜(Anna)和暹罗国王姻缘的牵线人。还有那些支持孙中山的革命家的墓地——在孙中山的策划下,中国的最后一个王朝最终被推翻。

许多坟墓用迁往这些地区的中国移民长期使用的独特砖石进行装饰,而其他一些则显示出马来文化的强烈影响。

“这里是东西方的交汇地,”洪毅瀚说,“我们站在岛的中央,龙的腹部,我们不能让人剖开它。”

我忍不住想到了世界上的其他很多伟大的长眠之地。从树木和野生动物的角度讲,武吉布朗让我想起了伦敦的海格特公墓(Highgate Cemetery);作为逃避俗世喧嚣的一个去处,它感觉像布鲁克林的绿树林公墓(Green-Wood);作为国家名人的记录,它让人想起了巴黎的拉雪兹神父公墓(Père Lachaise)或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雷科莱塔公墓(Cementerio de la Recoleta)。

一名道士在武吉布朗主持一场仪式。(Sim Chi Y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对丁荷生教授来说,这些墓碑展示了东南亚与中国特定地区之间的丰富联系。在他的指导下,一个研究小组正将墓碑上的信息录入数据库,从而绘制出地图,展现宗族和村庄如何从中国沿海迁移到这些遥远的海岸。

前不久,丁荷生的一个项目获得了政府资助。虽然官员们拒绝了许多关于该公墓的电话和传真采访请求,但他们似乎开始理解它的重要性。

政府已经开始满足布朗人的一些要求。最初,有5000个坟墓将被移除,但这个数字已经减少至3700个。那些墓碑没有被粉碎,而是正被编目并存储在仓库中。此外,政府还成立了遗产评估委员会,审查未来的项目。

这种妥协意愿似乎反映出这个社会更广泛的情绪,它发展得太快,人们感觉失去了根基,与国家缺乏深刻的联系。有一次,我在公墓散步时,遇到了国防部的一名官员。由于他立场的敏感性,他要求只公布他的名字皮特(Pete)。

“我们的国家很年轻,我们太关注未来,有时忘了过去,”他说,“武吉布朗是个巨大的故事宝库。”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7, 2017 在 8:09 下午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古今开天辟地宣,青史留名肝胆篇。
    瑶池驾返神位在,仙界静卧古墓边。
    诸公尚守和亲策,死者虚捐太平年。
    谋为车道需让位,葬身之地谁可怜?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德仁

    四月 14, 2017 at 9:00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