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香港真的需要“新加坡模式”吗?

leave a comment »

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    2017-4-7
https://thestandnews.com/international/香港真的需要“新加坡模式”吗?/

余澎杉、鄞义林、韩慧慧

新加坡少年博客余澎杉(Amos Yee)早前获美国芝加哥移民法院批出政治庇护,虽然随即迎来美国政府当局的上诉,令他是否能成功获得庇护添上不确定因素;然而,早年的特首称香港可以参考“新加坡模式”的言论言犹在耳,如今新加坡的一位青年却因为发表意见而要申请政治庇护,令人忧虑,那“新加坡模式”用在香港,香港人的表达自由又是那些光景?

新加坡的“那些”模式

新加坡和香港均于早年被称为“亚洲四小龙”,其城市发展度和规模相若,不少人均不其然将两者比较;诚然,新加坡政府于保障市民适足住屋权等方面或许比香港政府稍胜一筹,然而,对于表达自由,新加坡政府却重重设限。

余澎杉被控以“意图伤害宗教感情”等八项控罪只是一个比较为人熟悉的例子,然而,新加坡已不同法例起诉异见人士,已屡见不鲜;早年,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因多次批评执政人民行动党而被控诽谤;2006年他因为从事“无准证演讲”而被罚款,后来因难以缴款而面临入狱。

对异见者以不同方式入罪

2014年,博客鄞义林(Roy Ngerng)于发表《你的公积金款项去了哪里?城市丰收教会审讯的启示》一文,批评新加坡的公积金制度,分析大部分长者退休后未能维持中等生活水平生活。不过,一篇分析现况的文章,竟惹怒了兼任政府投资公司经理的总理李显龙,而控告鄞义林诽谤。纵然鄞义林事后愿意道歉及删文,李显龙却不肯撤消控诉,最后鄞义林成为前总理李光耀逝世后受整治的第一位网民。法庭宣判鄞义林需赔偿李显龙高达82.2万港元,很可能令鄞义林面临破产。

除了言论的空间,新加坡人的集会空间亦愈缩愈窄;过往,新加坡人如果想示威,只有前往芳林公园——这是全国唯一一个他们能进行合法示威的地方;但自从李光耀逝世,连于芳林公园集会亦被禁止;社会运动者韩慧慧于2014年于当地进行有关公积金的集会亦被起诉。

及后,韩慧慧多次在网上发表文章,指控法官撒谎、让她受到政治迫害等情况,却遭新加坡检察署指其言论构成藐视法庭,要求其于七日内撤走所有相关文章及影片,并发表公开的道歉声明,否则将向韩慧慧采取法律行动。韩慧慧后来公开道歉,而亦有报导指她已前往欧洲寻求政治庇护。

国际人权机构倾向保障公共讨论空间。如人权事务委员会指“在民主社会中,涉及公共和政治领域公众人物的公开辩论情况下,公约尤其重视不受限制的言论”,同时“不认为有辱社会名人的言论表达形式足以成为实施的处罚理由”,更指出“所有公众人物,包括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等行使最高政治权力的人也应受到合理的批评和政治反对”。

香港真的需要“新加坡模式”吗?

反观香港,当行政长官对立法会议员控以诽谤、社会行动者去廉政公署报案反被拘捕;将异见者以“入得就入”的方式,以不同条例起诉和拘捕,又是多么的似曾相识。若香港继续这“新加坡模式”,那一天会有香港行动者要往外国寻求庇护吗?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7, 2017 在 9:35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