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康希神学

with 3 comments

李莫愁     2017-4-10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4/145185.html

其实,不必涉及这么繁琐的条文定义,从“二司认为不应视被告们居心不良,意图挪用教会公款自肥。尤其是涉及假投资的控状,被告们相信自己的行为,即通过跨界计划来传教,最终将促进教会的利益。”——就可得知此二厮“买了”康希神学,他们的宗教信仰是什么?应该调查一下,是不是宗教渗入了司法界……

城市丰收教会失信案去年9月定谳判刑之后,康希等6人提出上诉,原本控方想藉由上诉来加重刑罚,哪知道上诉庭中的三司,有两厮认为康希等“没自肥”,所以把刑期减半,连律政部长尚穆根都看傻眼了。

其实要了解失信案的来龙去脉,以及那两厮葫芦里卖什么药?唯有去学习“康希神学”。

城市丰收教会失信案源起一个叫做“跨界计划”(Crossover Project),在该教会的官方网页上,这样标注“跨界”的定义:

“跨界计划”=宣教。“跨界计划”旨在透过艺术和娱乐的媒介接触不上教会的人,特别是青少年。该声明还指出这样的概念并不局限于艺术与娱乐界,它同样是用于商业、教育、媒体等领域,“就像主耶稣在大使命所教导的:要往普天下去,这天下就是指我们现代社会的组织架构或秩序。”该计划开始于2002年,起因于教会在运作多年后,认识到有效的宣教和传福音,不能仅靠将人带进教会聚会或基督教相关的活动,而有效地传福音的重要关键之一,也在乎基督徒是否有能力“成为基督的大使”,代表基督与那些永远不会进入教会的人士接触。“我们确实有明确、即时的需要,‘跨界’进入这个世界,因这世界通常是置身在基督教信仰及文化之外;主也告诉我们,身处这世界要能“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实际上,就在同一节经文里,耶稣毫不客气地表示:他差我们出去‘如同羊进入狼群’。”

根据贫尼的理解,所谓“跨界”就是康希等人代表“神界”,如今要纡尊降贵来到人间打救世人,学广东佬话哉:唔系打沟你,就系屌沟你!

2002年2月,城市丰收教会在一场聚会中正式差派时任敬拜主领——康希的妻子何耀珊成为“跨界计划”大使,而之所以选择何耀珊作为“跨界大使”,按照城市丰收教会会友、该教会信托人之一的王雪莲在法庭上的解释,是因为她除了有天赋和才华,肯努力外,而且被认为性格坚毅,可以抵抗外界诱惑来完成跨界传教的目的。对进入世俗音乐界的发展,何耀珊自己这样解释:“进入职场的呼召是从神明确的话语而来——这个话语背后的经文就是马可福音 (4:35),当耶稣对祂的门徒说‘我们渡(跨界)到那边去吧。’而这句话也成为了跨界计划最为显着的标语之一。”

这华丽包装的后面,就是一名窝囊的丈夫自己没钱,却有着狼子野心,梦想捧妻子成国际巨星,然后下半辈子享受荣华富贵,这么简单!但是康希神学却另有说词,说是“成功神学”的表彰:

何耀珊和她的美国行销团队需要创造出非常独特出众的角色,好让美国观众产生共鸣。更重要的是实现在美国获得成功,这能让跨界计划的影响力提升,从区域性变成全球性,并且接触更多人。……所以教会越大越好、人越多越好,教会越大代表越成功,上帝也越成功;因此要鼓励追随者为物质财富祷告,甚至要求神赐下物质方面的兴盛。

要是康希等人坚持自己的信仰,最近倒没必要频频道歉。因为康希神学的两个支柱:跨界和成功都没有坍塌(至少还有两个厮信),而受到信徒和外界的质疑、蹂躏等,也是循着祂的步伐走,像主耶稣那样惨烈牺牲而已,道什么鸟歉呢?《以赛亚书》的神谕描述了一个无罪的人,他为子民赎罪。通过自愿的受难,他将罪人从上帝的正义惩罚中解救出来。耶稣的死被认为是实现了这个预言。例如,这段话写道:“他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他。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那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53:2-5)——坐牢算什么,那该是多么伟大的情操啊!

报纸说:判康希等人减刑的二司赵锡燊法官与吴必理法官形容本案是独特且没有完全相同的案例。二司指出,虽然涉案金额巨大,但他们也考虑到数个重要并特殊的求情因素,尤其是控方也接受六名被告没从行为中获得个人利益。二司认为不应视被告们居心不良,意图挪用教会公款自肥。“尤其是涉及假投资的控状,被告们相信自己的行为,即通过跨界计划来传教,最终将促进教会的利益。”——大家闻到猫腻了没有?

尤其是“获得个人利益”一词,对于各种人,个人利益应该有不同的内涵,不应只限于金钱的套现,这两厮在此打了个马虎眼。此外,“个人利益”还有显性和隐性两种。康希没获得显性利益,是因为何耀珊最终还是烂泥扶不上墙,没成为国际巨星,所以康希没机会看到哗啦啦的铜钿。作为传道人,如他所说的如此侍奉上帝,隐性利益怎么会没有呢?“二司认为不应视被告们居心不良,意图挪用教会公款自肥”——这句话就曝露出自己的立场。

新加坡法官原来判案都要看前例,没了前例就没辙了。因为“不会判”,所以把它当商业刑事案处理,而不是拿来类比,才会生出个“代理人”的诠释问题:

康希等人原本被控第409节条文的“严重失信罪”,但高庭二司赵锡燊法官与吴必理法官把“代理人”解读为专业代理人,即对公众提供代理服务并以此为生计者,而且代理人与托付他财物的顾客之间的关系,属于外部性质。他们认为,六名被告不符合第409节条文中“代理人”的定义,因为康希等人不是从事代理人业务,而他们与教会之间的关系也属于内部性质,所以适用的条文应是第406节条文的“一般失信罪”,其最高刑罚不及严重失信罪最高刑罚的一半。

其实,不必涉及这么繁琐的条文定义,从“二司认为不应视被告们居心不良,意图挪用教会公款自肥。尤其是涉及假投资的控状,被告们相信自己的行为,即通过跨界计划来传教,最终将促进教会的利益。”——就可得知此二厮“买了”康希神学,他们的宗教信仰是什么?应该调查一下,是不是宗教渗入了司法界……

Advertisements

3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一个犯人在判监前是不是也可以说,自己没有从所犯的罪获得任何利益。进入狱中,目的也是为了感化狱中所有犯人而要求减刑呢?哇,这个建议好好喔!

    非政客

    四月 11, 2017 at 5:00 下午

  2. 布道上帝福音起,高级牧师播大米。
    神兵出口转内销,圣女本事吃千里。
    救济贫弱救他人,满足需求满自己。
    筹谋解囊不自肥,天之骄子谁能比?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德仁

    四月 13, 2017 at 4:34 下午

    • 刑场丰收亮锦城,浮天城市法外声。
      七年庭上听帝真,六人院里替主鸣。
      神甫官司非惹祸,牧师诉讼何堪惊。
      清规戒律吾家物,受难复活只伤情。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德仁

      四月 17, 2017 at 9:25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