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Singlish的骄傲

with 5 comments

文化长狼     2017-3-2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3f9e960102x2j2.html

有人说每个地方都会有自己的语言特色,不能刻意去改变。这个我同意,不要太刻意,但压制和鼓吹都是属于刻意,其实都不明智。
压制会产生反效应,而鼓吹会把语言带入歧途,如果新哥利息被鼓吹正常化后,接着华哥利息也来了,马哥利息也来了,度哥利息也来了,这个账就乱套了。

最近在新加坡有一家外来投资的本地巴士公司为了吸引关注,以调侃方式采用Singlish来制作标示牌,引起人们对Singlish的再次广泛讨论。

对此褒贬之声四起,有人指这会破坏新加坡人对英文的正确使用,另一些人则大不以为然,甚至高声喊出“Singlish就是我们新加坡的文化,就是我们的新加坡方言”。Singlish在本地多年来一直尴尬的存在着,从被人耻笑到渐渐被人们习惯,已经历经了半个多世纪。特别对于新生代新加坡人,他们在这个Singlish的环境中长大,已经丝毫感觉不到有何不妥了。

乃至于,有一位本地诗人叫魏俐瑞的,他在《纽约时报》上发文,夸“Singlish是聪明的、实用的、活力的”。就像一个被狼养大的狼孩认了狼娘一样,即自然又尴尬。

面对这样稚嫩而激进的叫喊,我们首先有必要回顾一下Singlish是怎样产生的。从Singlish的发展历史来看,它的产生和文化方言啥的真扯不上关系。恰恰相反,这是缺乏文化的历史表现。由于新加坡是一个多民族英殖民地国家,各不同种族之间的交流只有以英文来进行。但由于初期本地大量普通百姓普遍文化水平极低,绝大多数人不具备正确使用英文的能力。

就这样,为了便利交流,在一群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底层民众间Singlish 被无所顾忌的传播开来,而且人们也完全不用担心说错被人笑话,因为在当时大家是彼此彼此。诸如: Bus no come no come, one come come three。这样的自编自导令人啼笑皆非的英文充满了大街小巷。这时候,Singlish只是一种临时凑合着用的支离破碎零星言语。

诚然,存在必定有其道理,Singlish解决了当年除了那些早期海峡移民之外,大多数新加坡人英文程度普遍不高的问题,只要能表达意思无论怎样说都行,因为这总比不能沟通要好。

虽然Singlish现在已经在本地蔓延,但这并不能改变这是一种“非理想状态值得发展”的语言。只是现在大家已经习惯了。但习惯就一定是好的吗?乱穿马路也会形成习惯。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8, 2017 在 11:00 上午

5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狼佬可能没有读书(没受现代西方文明的教育),没有体现科学逻辑思维能力。

    从语言学的根本来说
    1) 没有所谓的标准语与反言,各地方只有地区语的自然不同。

    2)所谓的标准语。只是拥有军队的方言(用军队成霸权来把某方言说成是标准语)

    也就是说我们新加坡国族有自己的军队,可以任性的制造自己的标准语,也可以乱污奸各标准语。

    文明人谈真实

    四月 18, 2017 at 6:56 下午

    • 再说狼佬您用陆地文化的思维来看我们南洋的海洋文化,本来就大错路了
      南洋,东洋,西洋的国族文化是属海洋文化,其特性就如水那样的灵活混参
      吸收各文化 杂混各血缘 不断的提升与改变
      海洋文化的最终使命就是造就未来的人类大同文化与世界民族
      南汉族人,南印度人,东南亚人,百越/南岛人,都是属这海洋文化的海洋民族

      文明人谈真实

      四月 18, 2017 at 7:18 下午

      • 兀头虚发半是丝,年岁增长几多时。
        非无逻辑思辨力,未有奴颜婢膝资。
        倚老卖老徒自取,自说自论欲何为?
        更惭理穷频传抄,可怜短证道已迟。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德仁

        四月 20, 2017 at 8:52 上午

    • 每看文明抱闷思,文字枪手真实时。
      职业三百银难弃,本尊千号醉不辞。
      喜散史尘夸专才,好吟文丑作书痴。
      今日重来新国志,浑水浑蛋心自知。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德仁

      四月 19, 2017 at 3:09 下午

      • 老一辈因为他做的华文教育上偏虚文而对现代文明的理性科学逻辑思辩的不足,所以在理性辩论上常常体现理穷证短的实相。

        文明人谈真实

        四月 19, 2017 at 6:59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