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四月 22nd, 2017

新加坡政治形态不与族群挂钩?

with 2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7-4-22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463

自开埠以来,马来族群就受到政府政策的优惠,独立后,马来族群持续享有民族一律平等之外的特殊待遇。此刻,集选区制度和不久前立法规定的马来民选总统,都是根基于族群因素来分配政治利益的政府行政措施。这些事实,完全质疑了新加坡政治形态不与族群挂钩之说。

官方媒体有两段报导,一,1965年分家后,新加坡马来族一夜间失去作为国家最大种族的身份,再次成为少数族群。如果新加坡马来族当时不接受这样的改变,新加坡就不可能打造一个多元种族的社会。二,李显龙总理在奥斯曼渥的追悼会上宣读悼词时说:“正因为马来新加坡人和马来人民行动党领导人,在1965年怀抱共同身份认同的更伟大梦想,‘不分种族、言语、宗教’,我们今天才能够在新加坡推行以公正与平等为基础,并且不与族群挂钩的政治形态,这在本区域是独特的,在全世界也是罕见的。”

从政治正确扭曲历史正确的历史惯例来看,新加坡官方历史观不反映历史真貌。

1、马来人的牺牲成就新加坡多元种族社会之说,是一个理论认知上的错误观点。多元种族社会的定义是不同民族的族群聚集一起共同组成一个多元社会。形象的说,马来族群,印度族群,欧亚族群,华人族群,聚集一起共同组成一个拥有四大族群的新加坡社会。关键是,这一个四大族群的社会,是不会因为其组成成员比例的变更而有所不同,除非其中的一个或者多个成员已经完全消失。简单的说,四大民族造就一个多元种族社会,无论其成员的组成比例出现巨大或者轻微的改变。因此,马来族群的大小变更,无关乎新加坡是一个多元种族社会的事实。

本质上,所谓的如果新加坡马来族当时不接受这样改变的假设性提问,是一道伪命题。现实是,新加坡的马来人除了接受之外,还会有什么其他的政治出路?集体移民马来西亚?历史上,部分马来人,比如,马哈迪始终认为新加坡是马来人的土地。那么,新加坡的马来人为何要离开自己的土地?

其实,如果把议题修改为马来人的牺牲,成就了李光耀和人民行动党政府之说,应该会有更大和更具可行性的探索空间。事实上,李光耀在分家后就立即放弃了马来文的实质性国语地位,随即,马来文沦为官方仪式用语,比如,军队步操口令,部队检阅仪式口令。

2、马来人民行动党领导人的历史功过,有待历史审判与定案。《新加坡的困境:马来社群在政治与教育上的边缘化》Lily Z Rahim (1998)。作者是一位马来学者,本身既是官二代也是新加坡首位元首尤索夫伊萨的侄女。本书记述个人对马来族群,在人民行动党政府下的不幸遭遇与艰苦命运之如鱼饮水感受与判断。马来领导人的历史功勋,不是靠当权者的恩赐,理所当然,必须是来自马来族群本身的共识。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