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五月 2017

李显龙为何没有去北京参加“一带一路”峰会?

with one comment

南洋视界    2017-5-21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5/21.html

新加坡《星期天时报》(The Sunday Times)就总理李显龙未出席一带一路峰会而引起国民的各种猜测,发表了一篇观点版文章。

上周,一带一路峰会在北京召开,29国领导人出席会议,其中包括7个东盟国家的领导人。新加坡则是由国家发展部部长黄循财代表出席。

就此,出现了两种猜测和解读:中国怠慢了新加坡;新加坡不想参与峰会。

文章指出,黄循才对此已经做出了澄清,在5月16日接受访问时表示邀请是由中方所决定。

文章写道,这意味着,李显龙并没有收到邀请,是中方怠慢了新加坡。

文章对黄循才即时出面摆正事实的做法表示支持。文中指出,信息不足的情况常常会引起国民蜂拥而至的猜测,而外交事务本身具有的不透明性,也为他者提供了操纵感知的机会。

文章引述新加坡前外交部常任秘书比拉哈里•考斯甘(Bilahari Kausikan)在脸书上的一文,提醒新加坡国民不要陷入外国势力的“心理战(psychological operations)”。

实际上,中国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赵乐际在16日时与李显龙进行了会面。

据文章引述,考斯甘对此评论道:“故事的寓意就是要保持冷静。心理战只有在对方不冷静的情况下,才能得手。”

就此,文章指出了中新关系中的3个迷思以及其中包含的错误信息,并进行澄清。 阅读更多 »

连续杀猫案后,义顺悲歌下写实的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5-18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470810

连续杀猫案在网路上的涟漪效应,促成了义顺的悲歌,但这背后又折射出新加坡社会怎样一...

连续杀猫案在网路上的涟漪效应,促成了义顺的悲歌,但这背后又折射出新加坡社会怎样一个现象?图/路透社

义顺是被诅咒了吗?还是只是不太幸运?又或者被一些更诡异的事情给上身了?

最近,在新加坡网路上搏取大量版面的区域当属“义顺”(Yishun)。这个地方在被星国网友封为新加坡的“反乌托邦”后——与新加坡宛如乌托邦一般的形象相反——成为网友嘲弄的对象。在《卫报》笔下“世界上最细心规划的城市”的眼皮下,似乎容不得一颗沙子。这引来《海峡时报》专文探讨:“为什么有些人取笑义顺?”

义顺位于新加坡北部,与马来西亚仅一水之隔。早年由“橡胶大亨”林义顺在此发展橡胶与凤梨种植产业,庞大的工作机会吸引中国移民进入,居住需求因而益增,渐渐形成数个村庄。1930年,英国政府正式将该地更名为“义顺”,以张显林义顺对此区的贡献。

1976年,星国政府启动“义顺造镇计划”,旧有村庄遭拆迁,取而代之的是学校、市场、宗教场所、社区中心、购物商场等现代化设施;义顺更在1989年,有了自己的地铁站。九零年代,星国政府进一步地升级该地许多的建设,包括兴建更好的小贩中心、图书馆、学生服务中心等。义顺扮演的,是一个住宅区的功能,居民白天前往裕廊工业区或是湾区的金融中心上班,晚上再回到位于义顺的家。2016年,义顺更被指定为新加坡第一个“失智症友善城镇”,区内的店家、医院乃至于宗教机构都被训练以了解如何协助并与失智症患者互动。

以上是新加坡国家图书馆的记载,看起来,义顺的发展与其他在官方推动的“新加坡故事”(The Singapore Story)下的地区发展,并无不同,都是从非现代的甘榜(源自马来语:乡村),一路走向现代化的“宜居城市”。这样一个走在新加坡建设“正轨”上的小区,为何成为如今新加坡人讪笑的对象?

一个具备现代化建设、富有历史与对病患者友善的小区,为何新加坡网友嘲讽的对象?图为...

一个具备现代化建设、富有历史与对病患者友善的小区,为何新加坡网友嘲讽的对象?图为义顺丘德拔医院。 photo credit:Jui-Yong Sim (CC BY 2.0)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1, 2017 at 2:54 下午

前城市规划师刘太格:遗憾没保留任何贫民区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5-20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0520-sg-squatter-areas/3719748.html?cid=ch8news-fb

照片:Singapore Memory Project(右)

我国前城市规划师刘太格(Liu Thai Ker)表示,他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没有在本地保留任何的贫民区,以致后人没机会亲眼目睹我国的原貌,并见证我国的发展。刘太格建议中国,除了保留千年古迹之外,也应该保留文化大革命的标志性建筑。

刘太格昨天(19日)出席第八届世界城市高峰会市长论坛时表示,“坦白说,我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没有在新加坡保留一小块贫民区,因为现在的新加坡年轻人都根本不知道贫民区长什么样子。”他也透露,如果可以重新做决定,他会保留1到2公顷的贫民区,好让后人亲眼目睹新加坡的原始模样。

不过,刘太格指出,中国可以效仿新加坡保留传统地段的做法。例如,新加坡保留了华族、马来族和印族的代表性地区,因而强化了这三大种族的归属感。而中国也可以考虑,保留西南区少数民族的传统建筑,以增强他们对中国的归属感。

刘太格也表示,中国可考虑除了保留当地的千年古迹之外,也保留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文化大革命的标志性建筑。

同样出席峰会的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表示,城市规划的过程中必定出现政策上的矛盾,必须权衡利弊。例如,在保留古迹的同时,国家也应该继续制造新事物、并向未来迈进。他表示,“更多的规划能让我们更加灵活,也让我们有机会邀请公众参与过程。所以更多的规划并不会妨碍基层的参与;反而会促进基层的参与。”

本届世界城市高峰会市长论坛在中国苏州举行,旨在解决城市里出现的复杂挑战。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1, 2017 at 1:41 下午

回首1988年4月19日在惠德里路拘留中心的经历

leave a comment »

作者:张素兰      译者:人民论坛,新国志       2017-5-6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7/05/06/(中英文版)回首1988年4月19日在维特里路whitleyroad拘留中心
原文: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4/04/19/back-at-whitley-26-years-ago-on-19-april-1988/

1987年,新加坡政府以“马克思主义阴谋”的指控,未经审讯拘留了22人。这些人包括天主教义工、社工、剧场工作者和专业人士。律师张素兰是其中一名被捕者。1988年4月,获释的其中九人,包括张素兰发表联合声明,指责政府在拘捕期间虐待他们。他们否认参与任何阴谋,并声称是被迫招供。过后,九人中有八人再次遭到监禁。

“他们在我的家门口”。这是电话另一端黄淑仪的声音。她问:“我怎么办?”他们已经来到家门口了,我们还能够做些什么?

说来也奇怪,我们不是有探讨过在发表联合声明后将会重新被捕的吗?或许没有。又或者是我们患了失忆症?我不知道。当“他们”已经来到家门口时,我们又能做什么?假设拒绝开门,那么,他们将会破门而入。事情就这么简单。假设开门,那么,你就只能绝望地坐在那儿看着他们翻查你的文件和物品,拿走一切他们所要的东西。接下来就被他们带上在外面等候的车子。车子将载你到蓝色的闸门里。

在我接到黄淑仪的电话后不久,“他们”也已经在我的办公室大门外了。当然,不让他们进来是没用的。来的是一大群人。他们无法单独应付文明人。他们之所以这样粗暴,是因为上级告诉他们,他们对付的是恐怖分子。

一如既往,他们搜查了我的文件夹、书本和文件,然后把这一切都扔进一个黑色垃圾袋。他们甚至翻查了我的废纸箩。

26年前的今天,他们第二次把我带到惠德里路拘留中心。这回他们对我比较和善了。他们不在凌晨时分把我带走。他们跟踪我到办公室,然后再逮捕我。接着,又把我从办公室带回家进行第二轮的搜查。真是浪费时间。

在拘留中心,我经过了盖手指印、拍照和更换犯人囚衣等正常的程序。接着,我光着脚板和不准穿内衣情况下被带到一间装有冷气的审讯室。我是一个“死硬分子”。因为没有吸取教训,我将面对更加严酷的处罚。在这个冷气审讯室里呆上近20多个小时,接着被关进一间肮脏、充满灰尘和蜘蛛网的小牢房三到四小时已经成为例行的事。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0, 2017 at 1:18 下午

搜神记•新加坡篇——新华铭刻搜集与文化寻根探索

leave a comment »

许源泰(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高级研究员)    2017-5-19
怡和世纪 2017年2月–2017年5月号 总第31期

丁荷生教授和我编写的《新加坡华文铭刻汇编:1819-1911》,前缘和内容自然不如干宝和《搜神记》一般地诡异离奇,但书内所拍摄和记录的每一尊神明、每一块石碑,以及每一则楹联等等,都承载着当年我们的华人祖辈们,究竟是如何从华南闽、粤沿海省份漂洋过海,历经九死一生,抵达新加坡后落地生根的历史记忆。

中国当代著名的“华南学派”专家们,曾经提出一个非常有趣的田野调查口号:“进村找庙,进庙找碑”1。他们认为在老百姓日常生活中形成的庙宇石碑,以及家里的族谱、契约文书、诉讼文书、宗教科仪书、唱本、剧本、账本、书信、日记等等,都可以从不同侧面来反映华人社会的实际生活形态和思想观念,是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必不可少的第一手资料——“民间历史文献资料”。这些专家学者所提出的研究思路与田调方法,其实也非常适用于新加坡华人社会的人文科学研究。

绪言:田野调查发现福建庙宇与东南亚华社的密切关系

按厦门大学历史系主任郑振满教授的解释,过去研究中国(包括华人移民社群)的社科研究概念体系,大多是属于外来的视角与思维,所以很多是脱离实际的华人民间生活,无法正确解释中国的历史和现实。因此,华人社会的人文科学研究必须重新解读,不能完全从官方的大一统视角来诠释历史,而需走出校园,深入民间,从本土(地方性)的经验事实中提取切合实际的基本概念。这些学者的学术成就在于,结合了人类学的田野研究和历史学的地方文献分析,针对华南几个代表性的地区社会,分别从事几个主要社会文化层面的深入考察,对中国传统社会的特质提出了一些本土性的历史观点。换言之,“华南学派”所重视的第一手资料,就是在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形成的民间历史文献资料,记载了世代相承的社会文化传统。文化大革命后的中国传统文化复兴依然如此迅速,正因为老百姓还保留着这些民间文献。关于“华南学派”的研究思维与方向,我们在近几年来的新加坡华人社会研究中开始看到一些相似的发展和轨迹。

早在上个世纪的80年代,时任加拿大麦基尔大学东亚系主任的丁荷生教授(Professor Kenneth Dean, McGill University, Canada)与厦门大学郑振满教授携手合作,在中国福建省莆田府、泉州府和漳州府做了长达二十余年的田野调查计划,并将调查中所发现的庙宇石碑编辑成册,是为《福建宗教碑铭汇编:兴化府》(1998)、《福建宗教碑铭汇编:泉州府》三册(2004)和《福建宗教碑铭汇编:漳州府》四册(将出版)。从这些珍贵的碑文记载中,两位教授敏锐地察觉到福建省内的多座庙宇与东南亚华社有千丝万缕的密切关系。

例如,上世纪40年代由莆田人宋湖民从西天尾镇白杜村移运至城关,安置在元妙观三清殿里的《有宋兴化军祥应庙记》(宋绍兴八年,公元1138年),不但反映了早在南宋年间,莆田海上贸易已达繁盛,碑文中所提到的“往时游商海贾,冒风涛,历险阻,以牟利于他郡外番者”,以及“泉州纲首朱纺,舟往三佛齐国……舟行迅速,无有艰阻,往返曾不期年,获利百倍”,也显示了当时由船主朱纺领队的远洋航行规模庞大的运输货物船队,因崇拜祥应庙神明的灵验而来莆田瞻拜,所携带的莆田丰富外销货物更已远销到“三佛齐”(今印尼的苏门答腊)和东南亚等地,互通有无,来往密切,比现代所谓的环球化贸易活动还要早了八、九百年。 阅读更多 »

缺席一带一路峰会 李显龙未获北京邀请?

with 3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5-17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5/17_87.html

北京刚刚结束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刚刚落幕,但引人注目的是,这个由29个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出席的峰会,居然未见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身影。

这次峰会前,一些中新关系观察人士就私下议论,东盟10国绝大多数的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都与会了,其中包括印尼总统佐科、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但是,作为中国—东盟关系轮值协调国的新加坡,却只派出了低阶部长黄循财。

这个动向显然显示,中新关系依然乌云密布。

今天,新加坡《海峡时报》在一篇黄循财的专访中,提及了为何李显龙没有与会一事。

《海峡时报》说,当问及李显龙没有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时,黄循财说,邀请是由中方决定。

新加坡另一份报纸《联合早报》也报道说,29国领导人参加了高峰论坛,当中没有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询及总理为何缺席,黄循财回答说,邀请之事由中方决定。

黄循财的谈话是否暗示中方没有邀请李显龙,有待有关方面后续的澄清,本站将密切跟进。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7, 2017 at 9:59 下午

参赛者必须中文流利?新马“好声音”惹争议

leave a comment »

BBC中文网      2017-5-13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39908931

“The Voice 决战好声”由新加坡MM2娱乐公司制作。

风靡全球的歌唱选秀节目“好声音”(The Voice)即将推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版本,但参赛者必须会唱中文歌,还要讲流利的中文普通话。这一要求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本月初,新加坡MM2娱乐公司宣布,“The Voice”节目的新马版(中文名为“决战好声”)即将开始海选。

主办方在节目网站上说:“我们欢迎任何十六岁以上,通晓中文并能演唱中文歌曲的选手一起前来发掘自己无限的潜能。”

尽管主办方说非华裔也可以参加,但必须“能以流利的中文交谈并演绎中文歌曲”。

许多当地人认为,“决战好声”的中文要求实际上对非华裔的新加坡人和马来西亚人构成了歧视,也与这两国的多元文化、多元种族特性不符。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人口构成相当多元,除了华人以外,还有马来人、印度人等等。

尽管新加坡的华裔人口占多数,但该国最通用的语言是英语,华语、马来语和印度的泰米尔语也被列为官方语言。

在马来西亚,最普遍使用的语言是英语和马来语。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7, 2017 at 9:53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