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五月 2017

《新兵正传4》试镜被指种族歧视 林俊良出面表态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5-30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0529-lif-abtm/3727572.html

新加坡籍印度族演员称他在电影《新兵正传4》的试镜中受到种族歧视。(照片:Shrey Bhargava/Facebook、Maxi Lim/Facebook)

一名新加坡籍印度族演员日前参加本地导演梁智强的新电影《新兵正传4》的试镜,选角导演要求他以浓烈的印度口音诠释军人的角色,他事后在网上表示不满,认为自己在试镜中受到种族歧视。这则具争议性的贴文在短时间内盛传,《新兵正传》演员林俊良也出面表态。

该男演员Shrey Bhargava星期六(27日)在Facebook上叙述试镜的情况表示,他根据剧本,诠释一名说话带有新加坡人口音的军人后,选角导演要求他把角色诠释得“更像印度人”。

Shrey Bhargava说,他听了后便回应:“不是每个新加坡的印度人都会以强烈的印度口音说话。”

但选角导演表示,“这就是我们要的,就是要好笑。”

男子在贴文中写道:“所以他们要我以滑稽的方式呈现我的种族。我需要用我的口音,因为那是好笑的。这就是他们的电影想要的。新加坡电影的多元化,我想就是要根据种族定性扮演角色,因为多数种族觉得好笑。”

男子表示,原本想拒绝表演,但最后还是根据要求以“装出来的印度口音”表演。男子说:“我离开房间时感到十分反感。我国家的人,以我的肤色,和他们认为我应该有的口音评价我。我认识的多数印度族新加坡人,都没有以浓烈的印度口音说话。”

他也说,“我们不能继续纵容种族定性。我们应该意识到新加坡不是一个华族国家。电影应该停止种族定性,而是加强我们新加坡人的身份。” 阅读更多 »

真实的新加坡?想像的新加坡?——我在新加坡读书时的所见所闻,跟你想像的一样吗?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5-18
https://sparks.ntustudents.org/4852/

除非我们愿意抛下既有的框架,否则我们很容易去搜罗符合我们想像的新加坡、然后忽略那些不在框架里头的,接著得到一些诸如“新加坡很干净”、“新加坡很严格”、“新加坡很进步”、“新加坡很独裁”之类的武断式宣称,但那些宣称里头的“新加坡”是谁的呢?

赖床、赖床,终于赖到十二点多,没有纱窗的窗户也不再有凉风进来,这时赶紧起床,换上另一件短裤、T恤穿上,随手从桌上拿了一张十元钞票就出门。

不需要穿袜子,脚丫子套进夹脚拖,睡眼惺忪地左顾右盼,没有车,打紧过马路,家的对面就是小贩中心(hawker centre)。

“吃的。”不待老板问,自己先开口,“帮我淋一点kari,谢谢。”一盘菜饭吃得多也大概就五元左右,一百二十元台币。

“要水吗?”可算有人来问,“ice lemon tea”一点四块。咻一会儿午餐给吃完了,跑回家里,上个厕所,笔电往书包一放,同一套装扮再出门。

143巴士很不准时,每天来的时间都不一样,上车刷卡、走上第二层坐在最前面,视野最好,短短三公里,每个街口都有站,堵车时大约坐四十五分钟,离峰大概二十分钟,要记得在学校的前一站一开车就按铃,否则这车不报站名。

这是我在新加坡读书时的每天生活,跟你想像的一样吗?

镜头里的新加坡、每个人想像中的新加坡,总是有很多版本

许多人透过梁智强的镜头认识新加坡——《小孩不笨》、《新兵正传》云云,南方岛屿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特色鲜明,浓厚的新加坡腔调、不同颜色的皮肤、高压的教育系统,好像每个新加坡人都是搞笑艺人。

“什么东西最能代表新加坡认同?”亚洲国际影视的本地资深讲师Lisa问我们,课上只有五个人——三个中国人、一个台湾人、一个新加坡人——共通点是都是华人,都说英语。

“多元文化。”其中一个中国同学说。

“或许,也有可能有人说是Singlish,”老师苦笑,显然不是很同意自己的身分认同被Singlish代表,“每个人脑中的新加坡都不一样,新加坡有非常多种版本。”她说。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30, 2017 at 11:58 上午

文化大坡之书店篇(二之二)

with one comment

周维介    2017-5-29
怡和世纪 2017年2月–2017年5月号 总第31期

粗略统计,大坡有过百余家大小书店,这组可观的数目,不免让人寻思:一个曾经脏乱的区域,一个困顿的环境,何以能让书香流溢?我并非半世纪前热火朝天年代的历史现场参与者,阅读种种观点的材料之后,我感悟到时代“躁动”的力量,造就了庞大的读者群,为书籍顺畅流通创造了有利条件。社会活跃氛围催化了求知欲望,文化程度不高的家长体认到教育的不可缺,人心态度引向正道。一切,阳光普照。

吉宁街书店板块

与桥南路十字交错的克罗士街(俗称吉宁街)起于罗敏申路交接处,横过直落亚逸街与桥南路接口,短短一两百公尺,在七十年代以前聚生着不少小书店,形成一道特色街景。吉宁街的书铺,以生活书店受人青睐。它与邹韬奋等人在中国创办的生活书店有关,1932年通过上海书局引进新加坡,由刘国梁与温平负责打理。1948年出版的《韬奋文录》封底内页注明该书由生活书店总经销,并写明新加坡分店的地址为吉宁街40号A。

根据已知的信息整理,曾经沿着吉宁街兜售文化的书店有英华图书(40号A)、光明书局(123-125号)、时代书局(129号)、1939年创立的开明书局(135号)、现代书局(141号)、星星书局分店(154号)、1937年成立的良友文具社(155号)、张戴磷的新亚书局(155号)、星洲书局(156号)、华联图书(156号)、友联文具社(156号)、通商书局(160号)、上海书局创办由方志勇与饶力吉负责的新生书局(166号)、三十年代成立的马华教育用品社(168号)、胜利书局分店(168号)、新的书店(170-172号)、黄培友创立的永强文具有限公司以及杨圣凯所创的岭南教育用品社。

华联图书的负责人之一是曾在商务印书馆任职的罗中才,他在华联的主要任务是负责销售教育供应社编印的教科书。吉宁街有一间名字别致却鲜为人知的青鸟书店,于1939年成立,由创办人之一的饶力吉担任经理。就五六十年代的氛围而言,小书店虽非红花,却是光泽亮丽的绿叶,荡漾着的时潮,也在这些小空间里留下光影——某日,杨善才先生出示了一张1962年左右拍摄的珍贵照片,显示克罗士街马华教育用品社的职工及工会同志“抗议资方无理开除工友”,在店门前罢工的情景——阳光青春的脸庞、横挂的抗议布条、满墙的标语,定格了那个时空叫人熟悉的画面。

笔直的吉宁街过了桥南路交界点,往上走便是今日的克罗士街上段(俗称海山街)。海山街为人所知,因为日治时期这里是一个令人心惊胆破的“生死界”。当时恶名昭彰的“大检证”,以“肃清”之名滥杀无辜华人的检查站之一,就是在海山街。今日唐城坊街口对角的芳林坊空地上,立着一块不起眼的碑文,记录这段肮脏且无法遗忘的历史。海山街承接着吉宁街,当年也有不少书局在此经营。在海山街口,大约是今天唐城坊的位置,有一间诚信书局,是世界书局前职员伍振华所创办,专门代理香港杂志《今日世界》,这份杂志由美国新闻处资助出版。海山街的书店计有南方书局(23号)、星星书局、苏炳书局(27号)、潮州书局、美美图书公司、廖振兴文具书店以及1927年郭陶创办的小小书店。而今,沿街的战前低矮店屋早被拆除重建,小书店也已散伙,只剩下前报人郑文辉与作家蓝玉夫妇共同经营的蓝点图书公司。 阅读更多 »

文化中心

leave a comment »

從夜暮到黎明     2017-5-26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5/cultural-centre.html

20世纪末以后的移民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但要融入不同的社会同样面对着各种挑战。“中国新加坡文化中心”和“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如何发挥19世纪的“中国驻新领事馆”和“华民护卫司”的功能,两者之间的具体发展,今后可以继续观察。

冈州文化中心三楼

2017年5月19日,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开幕。在八天的节目里,我主讲了“广东妈姐读书分享会”,也于较早前在孙爱玲和邓宝翠的邀请下,参与了短片《柳影袈裟》的拍摄工作,担任妈姐与相关文化的顾问。

设立文化中心显然是大势所趋,当本地正在酝酿“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和“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的当儿,在宗乡总会服务的李国基近水楼台,亲自领军,将冈州会馆转型为冈州文化中心,开启自我更新的旅程。推算起来,那已是2013年的事了。

壬辰年(1952年)广惠肇碧山亭万缘胜会,星洲华人机器商行乐队表演。在那个年代,许多社团组织都有自己的文娱活动,文化艺术非常蓬勃。

不过将会馆打造成文化中心的做法未必获得众人的认同,有些会馆和社会人士认为新加坡有许多类似“文化中心”的组织,如人民协会的民众俱乐部和各艺术团体等。他们认为会馆跟文化中心的最大不同点在于由心出发的互助乡情,文化中心的性质不同,将会淡化传统会馆的精髓。

冈州文化中心源自冈州会馆,将已经营运多年的狮团、武术、粤剧等转型开放,顺应当代思潮,通过文化艺术的窗口来吸引民众认识传统文化。回溯过去的年代,许多会馆社团都设立了文娱组,让会员有个联谊的机会,投入健康正当娱乐的活动之所。譬如鹤山会馆除了狮团武术之外,也有活跃的音乐组;华人机器商行在碧山亭的万缘胜会表演等。当时伴奏的乐队除了常见的西洋鼓、萨克风外,还有小提琴。

中国软实力

鸦片战争电影海报

2015年11月揭幕的“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规模当然比会馆大得多。近十年来,世界各地的中国文化中心发展迅速,亚洲、非洲、欧洲、美洲与大洋洲已经设立了二十八个文化中心。中国正在通过文化中心的硬件来输出软实力,团结当地的中国侨民和新移民。新加坡的中国侨民和新移民比例众多,文化中心可能会带来一些社会冲击。

上世纪70与80年代,虽然中国还没在国外建设硬件实力,但已经逐步恢复改革开放的元气,通过电影来输出文化软实力。刚投入市场的美芝路(Beach Road)黄金戏院中侨院线便是专门播映中国电影的温床,牛车水的长江戏院亦分一杯羹。纪录片《万紫千红》和《春满羊城》,剧情片如《小花》、《巴山夜雨》、《天云山传奇》、《人到中年》、《鸦片战争》、《甲午风云》等都吸引了不少本地文艺界人士。《庐山恋》出现了中国电影第一吻,女主角张瑜成为许多男士的梦中情人。三十年后,张瑜回忆起那段吻戏,形容“我在拍第一吻的时候,只是嘴巴轻轻一碰,我的感觉就是浑身发抖。”阅读全文»

《1987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导论

leave a comment »

作者:张素兰     译者:林康    2017-5-22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7/05/22/
原文:http://www.nandazhan.com/zj/cons010.htm

我们希望本书的出版,能让新加坡人了解1987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从而自行判断一个导致必须采取“光谱行动”,抓捕22人及两名被捕人代表律师的所谓对国家安全的威胁,究竟是否真实存在。

前言

1987年凌晨逮捕16人的消息传开,举国为之震惊。以“光谱行动”(Operation Spectrum)为代号,援引内部安全法令(Internal Security Act, ISA)进行的大逮捕,宣称是一项维护国家安全的举措。尽管如此,在行动中却没有搜获任何武器与炸药。破晓时分一举拿下16人,仿佛这还不足以震慑国人,一个月后另有六人落网。这六人遭难,只不过因为公开发言反对第一次逮捕或参与营救被捕者的运动。

被扣者面对的指控十分奇特。他们被指责有共党联系(见《海峡时报》1987年5月22日报道),意图利用合法与正当注册的团体(含政治性与非政治性的团体),来达到建立马克思主义国家的目的。政府宣称被捕者其中有多人,也企图利用罗马天主教会来“颠覆新加坡既有的社会与政治体制,采取共产统战策略,目的在建立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奇怪的是,在长时间的侦讯与刑求下,许多被扣者最终被迫承认他们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受友人“利用”。更奇怪的是,根据官方后来的披露,让政府感到不满的其实是四名天主教神父,而不是16个被捕的人。

逮捕发生后,让新加坡政府始料不及的是,来自人权机构、教会、新加坡国外的政府与个人、国际媒体的声明,以及对新加坡虐待囚徒的控诉竟如雪片飞来,使他们逐日、逐周、逐月为驳斥这些而疲于奔命。被扣者的朋友迅速建立起世界性的网络,进行反驳官方指控,为被扣者的人格作证,揭露被扣者遭受肉体刑求与精神虐待这一类的工作。新加坡驻外使馆和新航办事处,不断因此事面对质疑与抗议。美国、日本与欧盟国会持续关注与这次逮捕相关的信息。新加坡驻外大使与部长们,无法逃避针对官方如何对待囚犯、以及同民主国家法治相抵触的在不经审判情况下强行拘押等问题的质问。

官方分批释放了被扣者,但释放的条件是被扣者必须同意先上电视,接受事前彩排好的所谓访问。截至1987年12月底,除了钟金全(Vincent Cheng Kim Chuan),所有其他人都获释了。 阅读更多 »

文化大坡之书店篇(二之一)

with one comment

周维介     2017-5-26
怡和世纪 2017年2月–2017年5月号 总第31期

新加坡的华文书店式微了二三十年,之前有过长达半世纪的荣景。它兴旺的年头,书店的密度以大坡与小坡为最。五十年代是大坡小坡书业兴衰的临界点,50年代以前,大坡书店一枝独秀;50年代以后,小坡书业异军突起。根据1941年的调查,那时新加坡的华文书店有21家,全都落户大坡。

从小坡通往大坡的埃尔金桥 (Source: The Straits Times@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我和建筑师朋友闲聊古老的新加坡,他提起一名马来籍建筑师曾在专题演讲中旁征博引,抛出发人深省的疑问:牛车水为何称为“中国城”?华人占百分之七十五的新加坡,按理说全岛华人处处,无所谓华人“聚居”某处的现象。牛车水是包容的,各大种族的庙宇建筑,颇具规模的华族天福宫、桥南路的印度马里安神庙、恭锡街的Sri Layan Sithi Vinayagar印度庙,还有摩士街与桥南路交界口的詹美清真寺、直落亚逸街的阿尔阿布拉印度回教堂(Al-Abrak Mosque),都座落在这繁荣的商业核心地带。牛车水,是城市中的乡土,它的名字与早年印度人在这里用牛车售卖食水的历史息息相关。牛车水之名,为各民族所有,而“大坡”的称谓,显然是华人社会对这个地带的心情共识。

大坡,是个人们熟悉却不精准的概念。笼统而言,从小坡方向过了新加坡河上的埃尔金桥(Elgin Bridge),便是大坡的“势力范围”。由于“大坡”是华族社群的惯称,约定俗成。因此它的地界标准,自然没有官方的版本,也就无所谓标准答案。仿佛过了埃尔金桥,桥南路左边,以直落亚逸为沿;右侧,以马真街(Merchant Street)为限;向前,延伸至广东民路,把这方状地带纳入大坡的范围,应该是可以接受的。大坡为人所熟知的大马路(桥南路)、二马路(新桥路)、余东旋街、尼路、直落亚逸街、吉宁街(克罗士街)、海山街(克罗士街上段)、奉教街(钮马吉街)、单边街(必麒麟街上段)、广合源街(宝塔街)、戏院街(史密士街)、山仔顶(珠烈街)以及已经消失的豆腐街(珍珠街)等等小街大道,尽在方圆之内。一些资料显示,欧南园、合洛、丹戎巴葛区、紧靠着直落亚逸由海湾填土而生的丝丝街和罗敏申路,甚至红灯码头(哥烈码头)也是大坡的势力范围。

也许我们也可换个视角,根据过去大坡华族方言群聚居与行业分布,勾勒出三个方言板块,或可具体说明这个地区华人的生活形态。闽南方言板块以直落亚逸、厦门街为核心;粤语方言板块以余东旋街、桥南路以及广东民路之间的街巷为中心;潮州方言板块则沿着驳船码头(Boat Quay)至克拉码头(Clarke Quay)一带的短街小巷构成。这些方言区块里的饮食、会馆、梨园、学校、商业类型、私会党地盘都带着不同程度的方言色彩,而其中的书业、报社等精神文化单位,反而较能超越方言地域观念,为华族文化传播凝聚共识。新加坡能成为当年南洋华人文化的汇点,与草根味浓烈的大坡能维持精神层次的文化繁荣密不可分。 阅读更多 »

缺席一带一路 李显龙徒奈何

with one comment

亚洲周刊    2017年6月4日第31卷22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95685022363&docissue=2017-22

新加坡依赖美国保护,又希望从中国获取经济利益,如今这种外交政策可能行不通了。

印度和新加坡五月中下旬在南海争议海域举行双边军事演习,加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未出席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让国际间产生联想,事件将考验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

共有二十九位国家领袖出席有关论坛,东盟多国与会,包括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有摩擦的越南及菲律宾。虽然新加坡的盟友日本与美国对一带一路持敌对态度,不过两国也在论坛前夕决定派出高层次的代表团列席,这肯定让新加坡感触良多。

印度与新加坡领袖缺席论坛受人瞩目,印度认为一带一路危害该国国防安全,因此决定杯葛论坛。

北京为何未邀李显龙?

北京为何不邀请李显龙?新加坡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向媒体表示,“邀请之事由中方决定”,有关谈话被解读为中国没有邀请李显龙。

新加坡对中国没有邀请李显龙显得很不是味道,前议员德吉特·辛格在脸书上批评中国“怠慢新加坡”,显示了中国的“小家子气”。有评论认为,李显龙不受邀意味着新加坡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配合度不高,或在倡议中没有可发挥作用的角色。黄循财则反驳指出,中国商务部的资料显示,中国对新加坡的投资占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总额的三成,而这些资金最终多数被投入其他亚洲国家。他以此说明,对于中国资金走出去,新加坡能发挥作用。

中新过去关系密切,许多中国官员也曾在新加坡培训,但两国近几年来逐渐疏离,人们相信这主要是因新加坡在南海等议题上选择靠向美日,协助美日围堵中国,因而触怒中国。这也是为何去年会发生新加坡九辆装甲车在香港被扣留事件。为了突破美日的围堵及美军以狮城为基地控制马六甲海峡,中国进行战略反击,相继在巴基斯坦、缅甸打通原油输送线,又计划投资马六甲皇京港,以解马六甲海峡困局。

新加坡在政治上依赖美国的保护,经济上又希望从中国获取利益。在中国经济仍未强大之时,中国显得无可奈何,但在中国崛起及中美出现摩擦时,新加坡仍然希望两边获利的外交政策可能行不通了。

至二零一六年,中资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二十多个国家建设了五十六个经贸合作区,为东道国创造了近十一亿美元的税收。面对那么大的经济蛋糕,新加坡是否能搭上这趟顺风车,还得看本身的选择。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5, 2017 at 9:00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