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五月 6th, 2017

据传陈清木入禀高庭挑战民选总统之决定

leave a comment »

新国志    2017-5-6

今日早些时候新加坡人民党秘书长吴明盛在其脸书上透露,陈清木医生已入禀高等法庭,要求总检察署就为何新加坡第一任民选总统是黄金辉而不是王鼎昌做出解释。

至今为止,陈清木医生并未证实此清息,而协助陈医生的团队就此报道告诉《公民在线》(The Online Citizen)说:“请耐心等待陈医生的正式声明。”

针对《公民在线》的询问,该团队表示,他们不知道吴明盛从何处获取有关信息,并说他们也正尝试进一步了解该事。

吴明盛过后修改了脸书帖文,说他的消息来自Whatsapp。根据吴明盛的帖文,陈医生委任了Tan Rajah and Cheah律师事务所为其代表律师,而呈交法庭的文件包括了英国顶尖宪法律师彭力克 (David Pannick)男爵的论据。

陈清木医生曾表示要参加今年举行的总统选举,但政府去年11月修改宪法,提高了竞选资格门槛,并在以黄金辉为第一任民选总统的算法下,限制只有马来族才能参与今年的总统选举,使得陈医生失去竞选资格。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6, 2017 at 11:17 下午

公积金的血统

leave a comment »

文化长狼    2017-5-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3f9e960102x3y7.html

关于公积金的话题我已经写过几篇杂文,但每每听人提及总还是觉得有话要说。

这个起初被形容的美轮美奂的制度,怎么在刚刚结束第一轮的周期后就如此集中的产生了这么多麻烦呢?显然这是一个值得反复思索的问题,要找到其问题的根源还要从当初的设计思想谈起。

所谓的公积金也就是人们常说的CPF (Central Provident Fund)中文的说法叫“公积金”,设计这项制度的目的,是为提供新加坡公民以及永久居民的社会保障而建立的储蓄计划。而这是谁的储蓄?是政府的储蓄然后为人民提供保障,还是人民自己的储蓄为自己提供保障?或者是政府与人民的共同储蓄为人民提供保障?

这些问题如果在“提供保障”可以得到真正实施后怎样回答都不重要。因为三个问题都有一个实质性的指向就是为人民“提供保障”。

然而,这份保障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你的笑容这样可爱,我一时想不起…….不能养懒人、老人会乱花退休金,等等理由让政府拒绝提供包括医疗在内一切方面的完整保障。于是问题就来了,这个曾经被人民深切期盼的公积金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公积金还是不是属于人民的?不能提供完善社会保障的公积金到底想干什么?特别是在政府决定取消公积金会员在退休后可以提取全部公积金政策后,这个一直以来被人们认为至少还是个零存整取的老来乐也破灭后,这些问题就真的被置于放大镜之下了。

1)资本的本性

我们知道公积金存款实质上并非百分之百的来自公积金会员,这是由政府的部分补贴与公积金会员上交的公积金合二为一的款项。正因为有了政府的强大血统在其中,政府对公积金便自以为有了无可辩驳的话语权。而政府的运作模式是商业化的,所以公积金部分的政府血统同样是以投资模式为根本而渗入的,投资就是为了牟利。就是说,事实上公积金就是披惠民的外衣却揣着资本的雄心而诞生的。这就注定了,人们对公积金的期待和其实际意义将是相差甚远的。

有人说政府有政府的难处,其实是资本有资本的难处,这就是公积金身份认定的问题,是研究公积金问题的根本所在。而很显然的是,公积金的血统又是被特定的政治制度打种而出世的。

在资本主导的政体制度下,以公积金的身份必然会被带上资本运作的轨道。无论当初设计公积金时的社会主义概念多么的美好,也最终会在环境和基因的操控下表现出资本性自私和冷酷的一面。事实上建立在资本运作模式之上的公积金渐渐远离本来设计目的,作为政府本身也是无能为力的。

我们只要举几个简单的例子,就可以说明问题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6, 2017 at 12:51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