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方言巨人太阿倒持

leave a comment »

陈伯汉    2017-5-10
怡和世纪 2017年2月–2017年5月号 总第31期

岁月老人依然大步流星,准备迈入本世纪之际,方言巨人竟然挥拳重创自己,至今存亡未卜;或者套句古语来勾勒:堪比太阿倒持的悲剧,足令万紫千红为之掉泪。(语出《旧唐书•陈夷行传》:“自三数年来,奸臣窃权,陛下不可倒持太阿,授人鳟柄。”太阿,宝剑名。倒拿剑,剑柄授人;比喻大权交给别人,自己反受其害。——编者按)

厦语话剧“请到我家来”1972年10月到大巴窑,粉丝在主人家门口送礼物给张维明(打领带者)和小生演员蔡建泰。(照片由作者提供)

我说的方言巨人是丽的呼声,本文择其一二要者概述。这家英国商人创办的有线电台,在二战结束后不久,把业务拓展到东亚,首先在香港风生水起,接着于1949年前来新加坡,打下坚实基础后,一路进军吉隆坡、怡保和槟城,都有连带关系。

“丽的”开始在新加坡呼声,多赖华语和粤语的说唱节目发力,尤其以唱更劲。华语流行歌曲二战前就已一枝独秀,战后的香港更是蓬勃发展;文艺歌曲也有一定的数量。粤语则有马师曾、红线女、新马仔、任剑辉、白雪仙等粤剧名伶为号召,听迷成千上万,历久不衰;他们只要一人亮相丽的呼声,观众可以挤爆冷气礼堂;粤语流行歌曲领域也不遑多让,红星也经常受邀来访。

至于说部节目,我且撂下华语不谈,因为可以另成篇章;但是华语组的一位杰出主持人却不得不提,她是湖南籍贯的盛明,原名盛梅,是开台四大美人之一,我叫她盛先生,听众昵称盛姐姐。1950年代丽的呼声的“招牌”节目当首推《一斗金》,第一、这是最早的商家特约节目之一,奖金可观;第二、这是用华语和厦、潮、粤语进行的猜答节目,盛明一人独挑,她的流利方言,听众无人不赞。这个节目,基本上可以定性为方言节目,创下那个年代的最高收听率!

粤语方面,当以戏剧化小说最为人称道,那是香港丽的呼声源源不断供应的重头戏,所吸引的听迷不限于广东人,他们应该还记得锺伟明与艾雯,这对空中情侣的名气可不输给后来的周润发与郑裕玲。可以这么说:从一开始到70年代末,粤语戏剧化小说一直独领风骚;新加坡的广东人口比例在华族中其实排第三,但是华人会讲粤语的竟比潮语还多,这要归功港产的广播剧与电视剧。

广播界奇才无师自通

丽的呼声在1954年首先成立华语话剧研究组,60年代起又陆续成立了厦语、潮语、粤语和琼语的话剧组,在至少30年里百鸟争鸣,其中最成功的当推张维明掌舵的厦语话剧组。张维明在50年代称得上舞台剧团体“艺术剧场”的第一小生演员,加入丽的呼声后,迅猛展现了他的监制才华与领袖魅力,他除了引领剧组由广播室走上舞台,还栽培了林如萍和夫婿郑源,以及谢金石、蔡城、陈天送等歌星,并趁他们红极一时之际,带队到槟城公演,造成万人空巷的轰动,传为娱乐界的一大新闻!

凯旋后气势如虹,张维明马不停蹄,推出《请到我家来》,那是代替听户发出请柬,邀约厦剧组到居处做客,全岛各区的听户有如风起云涌,或单独或几家联合,竞相反客为主,把厦剧组的艺人捧为座上宾,有些区域的听户甚至搭棚搭台,办得好像恳亲会演出,热闹非凡!这一来,除了上述的歌星,再加上思狄、沈瑞海、蔡建泰、梁宝柱等等当家花旦、小生、老生,以及另一位厦剧组主持人陈安娜,更是声名大噪!

上述在于说明:1、主流或强势方言的节目的确深深牵动了华人族群的日常生活,变成不可缺少的精神粮食。2、广播机构“走出去”或“上舞台”等等“播演两栖”的节目呈现形式,多数都是丽的呼声在30、40年前或甚至50年前首创,影响力至今未衰。我认为应该把张维明这类名家载入史册,其中启发意义的尤盛之处在于:像他这样无师自通、自学成功的典范,丽的呼声代有才人出。

当然,谈方言节目不能不提单人讲故事。讲古仙在丽的呼声发轫之初还三缺一,粤语的李大傻和潮语的黄正经出道时,厦语的王道还未入门。第一个讲厦语故事的是歌台艺人关新艺,平心而论,他只有听众,没有粉丝;倒是他领头与黄苗、陈迹合说的《厦语滑稽》,不少人喜欢听。关新艺后来因病中断广播事业,作为接替者的王道,一开口就停不了嘴,一直讲到方言节目被禁止。三仙之中,王道拥有最多听众,一来闽南籍的听户本来最多,二来他讲得也的确生动,尤其善于掐头去尾,比如繁文缛节的描绘他缩略,诗词则删除,迎合普罗大众的品味和欣赏水平;他更懂得选择情节的高潮或悬疑处结束,“明晚续讲”吊人胃口。而且,由于他是地道的厦门读书人,深以代表闽南话的厦语自豪,不时迸出一些古雅的词语,例如他不说“什么人”或“xiang”,而是问“ji-zui”=是谁?还有答复“久仰”之类客套话时,他说“tai-tuo, tai-tuo”=哪里哪里;这情形正如收听李大傻和黄正经讲古,我们可以学到好些广东和潮州的掌故和俚语一样。由雪泥鸿爪得窥三人旗鼓相当,又能独擅胜场,难怪听众称仙。

数风流人物,俱往矣!

由方言过渡到华语

1970年代后期吧?政府正式通知丽的呼声:五年后禁止播放方言节目;换言之,丽的呼声获得五年的过渡时间,到时只许保留些少地方戏曲,并继续转播新加坡电台的厦、粤、潮语新闻。

丽的呼声如临深渊,节目总监翁书道大刀阔斧展开对应措施,如擢升两位节目主持人张昭英和林秀仙出任节目监制,并且把厦语组的梁玉萍和潮语组的佘兴铭转为华语节目主持人,同时减少一些方言节目和话剧组织;我则受命策划并执行转轨的任务。


另一方面,联合国也指出:世界上百多种方言濒危,真叫人不胜唏嘘!不同的是:新加坡的华族方言濒危,是行政命令促成的;更可悲的是,华语不见得因此比以前更普及,水平却比方言更低落;如果这个后果也在人算之中,这个算计也太精确了!

我的工作可以概括为一句话:扩大华语节目人才队伍和革新丰富华语节目。我开办了免收费的广播员训练班,这在新加坡可说是破天荒之举;深具潜能的男女俊秀“毕业”之后,好几位成为全职或兼职广播员。我们更从华语话剧研究组和少年儿童话剧组选拔佼佼者加入行列,一时人才济济,并从中挑出四男四女,即徐惠民、郭贤华、安哲明、佘兴铭和刘凯欣、曾生莲、沈雪琪、颜贵娟,打造为“丽的之星”,印了逾万套精美照片,赠送在国家剧场举行的“丽的呼声联欢晚会”的观众。刘、沈、郭、曾、颜五位“之星”各自主持的《哈罗,夜归人》,都使出浑身解数,自创风格,内容各异,都拥有自己的大量粉丝;他们缔造了一个辉煌记录:粉丝不听完节目不去睡!“之星”也轮流到全岛各区的英保良百货公司,与民众共度《快乐星期天》,相信当年的购物者还记忆犹新。

我还制作了三个专类节目推广华语:1.《大家学华语》,每段五分钟,分别用厦、潮、粤语解释,我以华语示范;每天各播两次,新加坡广播电台全面转播。我特请南大文学士杨培根撰稿,刊登在《南洋商报》上。这个节目的成效由一件趣事可以看出一斑:一个日本大学的硕士班学生,选择到西马的巴生渔港“蹲点”,有一天他竟然来到新加坡的丽的呼声找我,要求我供应他全部的潮语版《大家学华语》。原来巴生渔民多数潮州人,他要逆向学潮语,以便沟通。2.《听歌学华语》,让方言族群听华语歌曲猜歌词,有奖,也是用厦、潮、粤语播出。3.《来学正确华语》,由我和一位女同事扮演师生,女生专讲语病百出的华语,我则加以解析纠正。

几年奋战创佳绩,丽的呼声的听户增加约5千而达11万的顶峰!我曾经代表公司前往后港私人住宅排屋区,赠送一架彩色电视机给第11万户听众,并与他们阖府合照,刊登于我们的双周刊。

1985年,我转业到《联合早报》担任新闻编辑,那头几年,我偶尔经过丽的呼声听户密集区的大街小巷,见有祖孙对话,便驻足聆听,哈,多数改为华语!这儿听听那儿听听,丽的呼声转型成功可以肯定!我五味杂陈,不知该喜还是悲;今天写这篇文章,更是黯然神伤!

三大讲古仙如方言化身

记得我进入亚历山大路联合报馆的某一天,接到王道太太的电话,她说王道闲来无事,整理闽南歌谣俗谚消遣,希望我帮忙安排在早报刊登,结果我有负所托。

从那时我就感觉到王道的惆怅心情,何况他跟我发过牢骚:“政府没有必要这样做!”他不像李大傻和黄正经。李大傻豁达圆通,依然故我活跃于广府社团之间,讲故事当司仪,跟谁都能倾盖如故;我最后一次见到他就是在碧山亭的一次公所祭典上,他自在唱礼。黄正经人如其名,是个正经八百的老学究人物,例如他预先替自己写好墓志铭,交由子孙在坟前焚烧,我称之为英灵自祭,好样。王道就缺少一份洒脱,他借酒消愁。

三位讲古仙各领风骚几十年,广大民众追思怀念,并非遗憾再也没有故事听,应该是在潜意识里,戚戚然如丧方言。在人们心目中,讲古仙早已是方言的化身。

方言是他们的母语呀,甚至在胎教时期,他们就差不多天天听,熟悉到扎根灵府,一旦遭受伤害,流出的是脐带血!

不过,环顾世界,会发现这也不是新加坡独有的现象;28.11.2016,《联合早报》有则新闻:“京腔京韵濒危”,说《纽约时报》引述北京的消息:80年代后,49%的北京市民宁愿讲普通话而不讲北京话,85%的外来人希望子女讲普通话,京腔京调渐渐消失。据报道,一群京官和学者正在力图“挽救”,甚至于2013年立项,以录音和互动数据库的形式,定期公布材料,这其实就是在呐喊呼吁:“救救北京话吧!”另一方面,联合国也指出:世界上百多种方言濒危,真叫人不胜唏嘘!

不同的是:新加坡的华族方言濒危,是行政命令促成的;更可悲的是,华语不见得因此比以前更普及,水平却比方言更低落;如果这个后果也在人算之中,这个算计也太精确了!

反观丽的呼声,成功转型教会方言听众听华语讲华语,反而促使他们更快爱上电视连续剧,自己的听户却与日俱减。我转业不到10年吧?英国老板就把公司卖给本地人,此后几度易手。

我念兹在兹,只想说一句:要把讲古仙的“遗言”“冻存”起来啊!

(作者为退休媒体人士、 曾任丽的呼声过渡到方言节目停播时期的华文节目部主管)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0, 2017 在 4:29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