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我们放弃自由后取得更多经济增长吗?

leave a comment »

作者:区伟鹏    译者:新国志    2017-1-8
原文:https://yawningbread.wordpress.com/2017/01/08/did-we-get-more-economic-growth-by-giving-up-our-freedoms/

如果我们看看新加坡的经济表现,在过去九年它并没有“突飞猛进”。尽管台湾和韩国发生民主动荡、示威、罢工、总统遭弹劾和监禁,但我们的表现并不明显优于它们。我们看起来比它们好,是因为我们一直通过移民增加人口,而伴随而来的是社会压力。

pic_201701_05

“新加坡经济表现超出预期”,《海峡时报》于2017年1月5日报道。“根据贸易和工业部的预测估计,”据说“2016年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为1.8%,2016年全年的增长率为1.8%……”

在未质问之前的预测从何而来的情况下,报章写道:“去年的增长远远高于贸工部早前公布的1.0%至1.5%的预测。”我不得不怀疑,该部很早之前就以降低人们的预期来为最新的宣布作铺垫。他们年复一年这样做,已经是老套了。

一二十年前,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1.8%会被认为是可怕的。当然,这样的回顾比较是不受欢迎的。同样的,指出这是自2009年以来最低的增长率也是不受欢迎的,在经济大衰退时期,我们的经济滑落了0.6%。如今,1.8%会被视为值得庆祝的(“表现优异”),并进一步证明人民行动党政府的能力。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问题,我们应该看看,同我们的贸易邻国,特别是那些收入和技术水平大致相同的国家比较,新加坡表现如何。然而,目前为时尚早,因为其他国家可能还没有公布其2016年的估计。

九年的GDP数据

作为替代,我决定观察长期数据。从世界银行的网站,我获得了下表的数字(台湾除外,有关数字来自台湾政府统计网站)。

pic_201701_03_480w

这些国家按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分组。传统的观点是,较不发达国家更容易实现较高的GDP增长率——尽管我不知道这一信念的理论基础有多坚实——因此在比较分析中,我们将采用这种方式分组。

在我们离开上表之前,我想请你注意九年期间GDP复合增长(右二栏)。新加坡与同一收入阶层的其他经济体相比,表现特出(复合增长54.4%),虽然同较贫穷国家相比差别不多。

现在让我们更仔细地以分组形式看看这13个国家。在第一张图中,我向您展示人均GDP超过2万美元的国家:

pic_201701_02a

在这九年里,同日本、韩国、台湾和香港相比,新加坡的增长率最高。日本显然是在慌恐之中。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出口型经济体是如何同步的。

第二个图表显示新加坡与中等收入国家,即人均GDP在5,000至10,000美元之间的国家相比:

pic_201701_02b

与这些国比较我们并不突出。而吸引我们目光的是中国,不仅因为它相对高的增长率,还有在这些年来的稳定性(虽然逐渐软化)。

第三幅图是比较了我们和印尼及菲律宾,这两个人均GDP在2500美元到5000美元之间的国家:

在这九年中的六年里,新加坡是落后者。总的来说,这两个经济体在这一时期已经赶上了我们。但是,当然,我们被提醒,从低基数开始,成长是更容易。

第四组有三个国家的人均GDP低于2500美元:

除了2010年新加坡从一年前的深谷反弹以外,这些国家的经济表现总是好过新加坡。

总体结论是,虽然我们的经济表现可能略高于其他高收入国家,但同本地区中低收入国家相比,表现并不突出。

依据人口增长调整数字

记住,这些是粗略的比较。我们可以在许多方面做改进。一个简单的步骤是考虑人口增长。只要在一个经济体增加人口就会产生经济活动。比如,添加的人需要吃。当他们去市场买东西,就创造经济活动。卖家的销售将增加,效果将扩散到整个供应链。

从世界银行那里(台湾的数据取自其他互联网来源),我们获得2007年和2015年的人口数据——这是我们的分析时期的起点和终点。最引人注目的是,以百分比计算,新加坡的人口增加最多。

接下来我所做的是:

  • 把最上面的图表的复合“GDP增长百分比”导入右二列;
  • 扣除人口增长百分比促成的GDP增长百分比。

如果每个国家的人口保持不变,那么最右边的一列就是我们假设的九年GDP增长的近似值。我想强调,虽然数字似乎有小数位,但这种方法不怎么准确。没有简单的方法可消除人口变化对GDP增长的影响;经济是高度复杂的机制。因此,不要认为这些调整后的数字有任何精度;把它们作为指示性估计就好了。

也就是说,你可以看到,由于这一调整,我们的54.4% GDP增长率(2007 – 2015年)——显著高于其他高收入国家——减少了许多。在调整人口增长之后,我们的累积GDP增长似乎与台湾和韩国相同。

它也显著低于所有其他中低收入国家,泰国除外。

泰国,你可能知道,在政治上经历一段动荡时期。开始时,是红衫军和黄衫军在曼谷和其他城市的街道斗争,接着是政府的多次更迭,然后是政变。在这个剔除了人口增长的比较下,他们的经济增长与新加坡不相上下,这几乎是一个奇迹。

现在让我谈谈我的主要观点。

担心不稳定

首尔中央火车站罢工的韩国铁路工人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人民行动党向新加坡人民索求这样一份隐性契约:牺牲一些公民权利和政治自由,让经济可以突飞猛进。也许在那几十年里是有其道理,但现在不是辩论这个的时候。在那之后,国内外经济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科技变革甚至更大。然而,行动党仍然向新加坡人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想说的是,如果我们看看新加坡的经济表现,相对于类似收入组别的其他国家,在过去九年它并没有“突飞猛进”。尽管台湾和韩国发生民主动荡、示威、罢工、总统遭弹劾和监禁,但我们的表现并不明显优于它们。我们看起来比它们好,是因为我们一直通过移民增加人口,而伴随而来的是社会压力。即使如此,我们不能确定在将收入不平等加入为计算因素之后——我没有以此进一步优化数据——和其他高收入国家相比,我们表现仍然会好。

有一天,有个朋友向我提到他对来自新加坡顶尖学府莱佛士书院的老同学的失望。他们许多人在离开学校后,爬上了商业和专业的高位。在上一次大选时,他们告诉我的朋友他们倾向于投票给反对党,但在最后一刻,在投票站,他们改变了主意。“他们说担心政治不稳定,”我的朋友告诉我。

在韩国国民议会大楼前的示威,媒体在现场报道

上面的数据表明,尽管“不稳定”,台湾和韩国在过去九年的表现同新加坡一样。甚至泰国也如此!

台湾和韩国是有坚强民主的国家。他们的公民享有比我们更多的公民自由。但我们被告知,新加坡负担不起这些“奢侈品”。我们必须忍受软威权主义,以及大规模移民带来的社会冲击——否则我们的经济将会完蛋。我们必须接受部长领取百万元的薪资,因为没有这种激励,他们就无法做好他们超凡的工作,为我们提供绝佳的经济增长。

但数据告诉我们的却并非如此。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2, 2017 在 4:52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