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五月 13th, 2017

全球背景下的新加坡史构建

with 8 comments

纪赟    2017-5-11
http://www.sgwritings.com/112902/viewspace_158168.html

时至今日,新加坡已然独立半个世纪,但我们还处在族群自我打造的过程。在此过程中,新加坡史的构建就是重要一环,而这个处在马来半岛南端,与印度南部文化密不可分,而且有着中国南方沿海文化根基的年轻国家,其历史从来都是区域大历史中的一员。

18世纪的法国启蒙主义思想家卢梭曾说过,国族构建是一项从内向外的过程。也就是说,我们先要追求的是内在的族群本质,而外在影响则相对次要。这也是一种传统的国族构建与国族历史书写途径。但随着全球化的浪潮,这种内倾的学术与政治潮流显然受到严重的冲击,在历史学界也概莫能免。

比如德国史学家奥斯特汉默尔(J. Osterhammel)2014年出版了《变化中的世界:19世纪的全球史》一书,在学界产生了很大影响。当时病休中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读完这1000多页的皇皇巨著后,马上亲自打电话邀请他在自己60岁生日会上演讲。对这种急切之情,我们当然可以理解,作为一位来自东德的总理,又在其大力主张引进移民的开放性心态驱使下,这部历史著作在某种意义上是对默克尔政策的历史合理性背书。

但这种全球主义的历史观,在各地保守主义、族群主义甚至民粹主义大力回潮的背景下,逐渐失去前几年的光芒。在刚刚尘埃落定的美国大选中,“美国人优先”成了某种新的政治正确。在我们身边,我们大概还记得上两次大选中的“新加坡人优先”吧?我们确实没有必要在左翼哲学的簇拥之下,把一切这种某某当地族群优先的口号都贴上民粹的标签,因为毕竟任何一个族群或国族,都需要外在的张力来维护其内在的一致性与群体认同构建。

然而,作为一个国际化、商业化程度极高的城市国家,走向内敛之路起码并不是商人基因的最佳选择。因此,无论是政府还是国民自身,新加坡从来都是在一个全球化背景之下来理解自己的过去。以本地中学的历史教学为例,我们的孩子是以周边文明史来开始自己建国史的论述的。

他们首先要学的是印度河谷文明与中国的商文化,接着还将学习扶南王国与室利佛逝帝国的兴衰,尤其是要求掌握这些文明间的联系。此后才开始学习早期新加坡历史的考古与其他资料。然后,我们的历史教学又再次扩展到全球史的背景下,讲述欧洲,尤其是英国殖民地拓展与新加坡贸易枢纽的确立。此后才是对新加坡立国的历史书写。但我们要注意,本地历史书还是特别关注国际事件,比如苏伊士运河的开通对本地的影响等。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3, 2017 at 7:03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