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精英不过是富人的代名词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5-14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5/145271.html

其实,以新加坡的现实来讲,精英不过是富人的代名词。钱不是问题,所以他们要的是最好的(超标准也无妨),要是将来医学上胚胎能够改基因,他们会是第一个报名,这是基本心态。用这样的心态来治国,国民就会跟得很辛苦(很多东西瞬间就消失了),口袋的破洞也会越来越大,只能时时等待他们的施舍。

最近由行动党自导自演的《奶粉茶煲》看得众人是眼花缭乱,但是,诧异的是有只政府的看门狗却怎么也没出现在镜头前——那就是“取缔暴利委员会”(Committee Against Profiteering)。这下老娘就明白了,原来“取暴”只是用来对付小贩、小商家;比如说你卖的炒粿条一碟4元,查实本钱才需5角钱,别人都在卖3元,哦!那你是谋取暴利。而大商家像奶粉商,一罐奶粉80元,查实本钱才10元,却不能说他们是在谋取暴利,因为家家都一样,他们创造了“附加价值”。报纸不断地重复说:“由于本地消费者对奶粉品牌忠诚度高,以及偏向购买‘优质品牌’的喜好,制造商通过各种营销手段打造‘优质品牌’形象,也通过科研来强化这样的形象,在产品中加入家长希望孩子食用后可达到某种成效的新成分,因此把奶粉价格给推高。”——却没人告诉我们:一罐他们到底赚了多少?或许即便是有这样的开支,仍是他们盈利的冰山一角。

还有消息说,奶粉商为了抢攻医院“第一口奶”的市场,不惜长期免费供应“水奶”给医院。更有奶粉商为拉拢“接生王牌”,不仅赞助医生全家到欧美旅游,还帮忙打点机票和酒店,甚至策划行程,提供一条龙服务。更有制造商懂得投其所好,知道某医生喜欢到国外打高尔夫球,就赞助他免费到马来西亚或中国打球。竞争局的报告也透露,“婴儿食品业可赞助医疗专业人士出席研讨会,或与医疗、保健、教育相关的活动”。虽然赞助事项一般限于伙食费和注册费,但如果活动在海外举办,业者也可赞助住宿和旅行费。——这样的新闻看下去,随便用膝盖想,都知道这是一门有暴利可图的生意,正所谓:不怕你不喝奶,只怕你不喝我们家的奶。

为了了解这个问题,让我们细说从头,从一个禅门公案说起。有个公案是这样说的:早知灯是火,饭熟已多时。在以前,煮饭和照明用的都是火,本是同源的东西,但是分开使用久了,有些人却产生它们不是同一样东西的错觉。配方奶粉(infant formula)本是母乳的替代品,换句话说,在婴儿得不到母乳的方便供应时,就只好使用替代。与普通奶粉相比,配方奶粉去除了部分酪蛋白,增加了乳清蛋白;去除了大部分饱和脂肪酸,加入了植物油;加入乳糖,含糖量接近母乳;降低了钙等矿物质的含量以减轻婴儿肾脏负担;添加了微量元素、维生素以及某些氨基酸等,使之更接近母乳,所以价格当然会比较昂贵。

那么母乳要喂多久呢?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婴儿在前六个月只用母乳哺育,若婴儿已可以接受固体食物,可以在六个月后渐进加入固体食品,不过在二岁之前仍建议继续以母乳作为幼儿的补充营养来源之一,记得最后四个字:来源之一。记得以前有个炼乳的广告,用闽南话公告大家:我是喝红字牛奶长大的!如果按照世卫的标准,这家炼乳商也没有错,因为炼乳是混入砂糖或糖浆的浓缩牛奶。经真空、均质、杀菌、浓缩等工序浓缩后,炼奶的水份大约只有鲜牛奶的四分之一,所以泡给小孩喝(除了要注意糖分的吸收外)做为补充营养来源之一,也一样能让他“大汉”。现在回过头来想一想,如果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小孩要不是出生后失去母亲,配方奶粉根本不在画面内,那么本地政府部门那么严格把关配方奶粉,到底所为何事呢?

根据一篇2015年发表在新浪微博的博文,作者是一名新移民妈妈,她说:

我曾经翻阅了新加坡政府发布的新的修正案,新增加了9种食品添加剂,并规定了其在69类食品中的限量要求;规定了婴儿配方奶粉中聚葡萄糖的最大含量不得超过0.2克/100毫升,以及二甲基二碳酸盐使用量的清晰释义;规定了真菌毒素黄曲霉毒素B1、黄曲霉毒素M1、棒曲霉素在婴幼儿食品中的最大限量,以及三聚氰胺在婴儿配方食品及其他食品中的最大限量;修改了营养信息面板中营养素含量的单位。相信这也是为什么同一品牌奶粉在不同国家,配方和质量却不同,这是国家政策问题,每一个进口国都有自己的衡量标准。

新加坡本地大型超市,如Fair price, Cold Storage, Giant, Market Place, Sheng Siong, 以及Waston和Guardian出售的主流奶粉品牌有美素,美赞臣,雅培,惠氏,多美滋,雀巢,贝拉米,卡洛塔妮,某些含有有机货架的超市分店上有出售贝拉米和喜宝。能在新加坡购买到的奶粉,都是有进口许可证的,有权在新加坡本地出售,同时也受新加坡农粮局监控,有人曾经问我,能在新加坡超市买到马来西亚版的美素奶粉吗?我的回复很明确,想都别想,如果你在新加坡本地卖马来西亚版(没有经过新加坡农粮局认证进口的),那就是走私,后果很严重。所以大家大可放心,你在新加坡超市肯定买到的都是新加坡版,新加坡就那么巴掌大块地方,没人愿意冒这个风险。

许可证本是要为国民的健康把关,但往往也成了厂商的令箭,一来可以阻挡新来者,避免百家争鸣;二来,就几个人,更容易操纵市场,说得难听就成了官商勾结。

昨天听杨莉明说得好像一个明白人,怎么就没把这么高明的见解应用在治国上呢?其实,这杨莉明我早说过是个“人来疯”,好出风头博版面。她说:行销做得再好奶粉就是奶粉我买最便宜奶粉——不过是耍了一点小聪明;“最便宜奶粉”是个相对的概念,在奶粉商控制的本地市场里较低价或作促销的那个,也可以叫做“最便宜的奶粉”,因为在新加坡超市里,再也找不到“很便宜的奶粉”了。再说,她这么讲也不考虑三个孩子的感受,这位顶着政府奖学金得主的光环,自出校园就成为政府精英的高收入者,如今更是百万部长,做完两任大概就有千万元入袋,却买“最便宜奶粉”喂孩子,难道他们不是亲生的?

其实,以新加坡的现实来讲,精英不过是富人的代名词。钱不是问题,所以他们要的是最好的(超标准也无妨),要是将来医学上胚胎能够改基因,他们会是第一个报名,这是基本心态。用这样的心态来治国,国民就会跟得很辛苦(很多东西瞬间就消失了),口袋的破洞也会越来越大,只能时时等待他们的施舍。

政府没有按照“常识”来教导国民,让他们知道配方奶其实只是替代品,不必成为生活负担,却去为奶粉商护航(从长堤彼岸买回来的奶粉成了“走私”)。而奶粉商的广告和行销手法也没有人在把关(据说这里有个“婴儿食品道德委员会”),现在不仅有针对一岁以下的配方奶粉,还有为孕妇准备的,更有三岁以上的配方奶粉,简直荒天下之大谬,这些政府人都在睡觉吗?

大概政府也觉察这一趋势(奶粉价10年涨120%)会让他们付出政治代价,所以急于U转。然而之前的龟腚太多,冒然转向会得罪超商和奶粉商,所以就让一名后座议员先演一出苦情,然后政府“从善如流”,一一坏了过去的龟腚,出尔反尔的自己倒成了正义使者:

首先、竞争局建议教育消费者更多关于奶粉的知识,让消费者知道所有奶粉都能满足婴儿的基本营养所需(农粮局之前为什么不懂呢?)。

第二,在坚持食品安全的同时检讨平行进口条例,及探讨推出零售业者自家品牌的可能性,以提高品牌之间的竞争。

第三,检讨制造商为医院赞助奶粉的做法,以降低新品牌进入市场或现有品牌在市场扩充的门槛。

此外,婴儿食品道德委员会自今年第三季起,将把不允许业者促销“针对未满六个月的幼儿配方产品”的规定,扩大至包括给“未满12个月幼儿”吃的配方产品。农粮局也将加强对奶粉广告和标签的限制,包括禁止商家以营养价值做出误导性宣传。

现在,大家总算看懂这出戏了吧。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4, 2017 在 3:02 下午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红男精灵绿女明,养儿育婴孤家行。
    做爱只须小空间,奶粉何苦大品名。
    老杨不春花浪漫,新柳无枝树自阴。
    白鸥盘舞欢意在,齐拥贵子盼早生。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德仁

    五月 15, 2017 at 8:27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