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回首1988年4月19日在惠德里路拘留中心的经历

with one comment

作者:张素兰      译者:人民论坛,新国志       2017-5-6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7/05/06/(中英文版)回首1988年4月19日在维特里路whitleyroad拘留中心
原文: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4/04/19/back-at-whitley-26-years-ago-on-19-april-1988/

1987年,新加坡政府以“马克思主义阴谋”的指控,未经审讯拘留了22人。这些人包括天主教义工、社工、剧场工作者和专业人士。律师张素兰是其中一名被捕者。1988年4月,获释的其中九人,包括张素兰发表联合声明,指责政府在拘捕期间虐待他们。他们否认参与任何阴谋,并声称是被迫招供。过后,九人中有八人再次遭到监禁。

“他们在我的家门口”。这是电话另一端黄淑仪的声音。她问:“我怎么办?”他们已经来到家门口了,我们还能够做些什么?

说来也奇怪,我们不是有探讨过在发表联合声明后将会重新被捕的吗?或许没有。又或者是我们患了失忆症?我不知道。当“他们”已经来到家门口时,我们又能做什么?假设拒绝开门,那么,他们将会破门而入。事情就这么简单。假设开门,那么,你就只能绝望地坐在那儿看着他们翻查你的文件和物品,拿走一切他们所要的东西。接下来就被他们带上在外面等候的车子。车子将载你到蓝色的闸门里。

在我接到黄淑仪的电话后不久,“他们”也已经在我的办公室大门外了。当然,不让他们进来是没用的。来的是一大群人。他们无法单独应付文明人。他们之所以这样粗暴,是因为上级告诉他们,他们对付的是恐怖分子。

一如既往,他们搜查了我的文件夹、书本和文件,然后把这一切都扔进一个黑色垃圾袋。他们甚至翻查了我的废纸箩。

26年前的今天,他们第二次把我带到惠德里路拘留中心。这回他们对我比较和善了。他们不在凌晨时分把我带走。他们跟踪我到办公室,然后再逮捕我。接着,又把我从办公室带回家进行第二轮的搜查。真是浪费时间。

在拘留中心,我经过了盖手指印、拍照和更换犯人囚衣等正常的程序。接着,我光着脚板和不准穿内衣情况下被带到一间装有冷气的审讯室。我是一个“死硬分子”。因为没有吸取教训,我将面对更加严酷的处罚。在这个冷气审讯室里呆上近20多个小时,接着被关进一间肮脏、充满灰尘和蜘蛛网的小牢房三到四小时已经成为例行的事。

他们还要从我口里得到什么?我已经在声明里说的很清楚了。

我的判断是错误的。他们要知道的是谁推动起草和发表这篇声明的。他们要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发表这篇声明。他们似乎不知道就是那些部长迫使我们不得不做出反击,应该被逮捕的是他们而不是我们!他们要知道声明的内容是如何起草的,包括谁说了什么,谁又写了什么。他们非常愤怒,因为他们认为我们第一次被捕时受到“善待”,但是,我们并没有“感恩图报”。在我们第一次被逮捕后,他们都受到了嘉奖,但现在,我们又被抓回来。因为我们使他们觉得难以形容的难堪,我们必须受到严惩。他们必须找出是谁造成这种局面?谁是带头者?

还好,我们对最后一个问题早有准备。我们都口径一致地说:“我们都是带头的人!”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好笑,但当初讨论这点时我们都是天真和真诚的。部长们一再通过没有事实根据的指责挑衅我们。他们指责我们阴谋通过共产党统一战线策略颠覆新加坡。为此,我们只得发表联合声明反驳。这难道不合理吗?在法律上,我们完全有权维护自己,并以合理的方式对挑衅做出反应。但事实上,我们期盼这些脑羞成怒的部长以文明的方式回应是太天真了。

在面对压力和冷冻审讯室的对付下,我听到被捕者中有人互相指责和感到后悔。我也对自己和其他许多人再一次被关进监狱感到懊悔。负责审问的官员告诉我,我们当中有些人与他们全心合作。“他们都说,是你提议起草这份声明的。”所以我必须承担他们重新被捕的责任。这是一个极其可怕的结论,它让我几乎陷入忧郁的境地,但是,我战胜了这一切。

回忆起26年前发生的这件事情,我要说的是,我为自己是九名签署联合声明的一份子而感到骄傲。人生是个经验的历程。人生是一次大胆的冒险或什么都不是。我的被捕经历显然是我一身中最为精彩和大胆冒险的篇章之一。我感谢我的家人、律师、朋友和支持者对我的信任和支持,让我度过那些艰苦的日子。

以下这张照片摄于1988年12月8日。它显示我的代表律师罗斯林娜•芭芭(Roslina Baba) 取得上诉庭释放我们其中一些人的庭令。法院是因为拘捕不符合技术细节而发出庭令。我们在走出拘留中心后,在闸门对面立即被他们重新逮捕。他们清除了那里的人群,确保没有人看到我们重新被捕。

纪念活动:

Debunking a 30-Year-Old Conspiracy

相关链接:

新书推荐:《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0, 2017 在 1:18 下午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巾帼律师素女兰,三十年前囚蓝栅。
    天下姓羞李氏门,张家名媛列狼山。
    日思民权追往事,夜梦威理忆故寒。
    今朝叩问马克思,内政纵横谁最安?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德仁

    五月 25, 2017 at 9:41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