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连续杀猫案后,义顺悲歌下写实的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5-18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470810

连续杀猫案在网路上的涟漪效应,促成了义顺的悲歌,但这背后又折射出新加坡社会怎样一...

连续杀猫案在网路上的涟漪效应,促成了义顺的悲歌,但这背后又折射出新加坡社会怎样一个现象?图/路透社

义顺是被诅咒了吗?还是只是不太幸运?又或者被一些更诡异的事情给上身了?

最近,在新加坡网路上搏取大量版面的区域当属“义顺”(Yishun)。这个地方在被星国网友封为新加坡的“反乌托邦”后——与新加坡宛如乌托邦一般的形象相反——成为网友嘲弄的对象。在《卫报》笔下“世界上最细心规划的城市”的眼皮下,似乎容不得一颗沙子。这引来《海峡时报》专文探讨:“为什么有些人取笑义顺?”

义顺位于新加坡北部,与马来西亚仅一水之隔。早年由“橡胶大亨”林义顺在此发展橡胶与凤梨种植产业,庞大的工作机会吸引中国移民进入,居住需求因而益增,渐渐形成数个村庄。1930年,英国政府正式将该地更名为“义顺”,以张显林义顺对此区的贡献。

1976年,星国政府启动“义顺造镇计划”,旧有村庄遭拆迁,取而代之的是学校、市场、宗教场所、社区中心、购物商场等现代化设施;义顺更在1989年,有了自己的地铁站。九零年代,星国政府进一步地升级该地许多的建设,包括兴建更好的小贩中心、图书馆、学生服务中心等。义顺扮演的,是一个住宅区的功能,居民白天前往裕廊工业区或是湾区的金融中心上班,晚上再回到位于义顺的家。2016年,义顺更被指定为新加坡第一个“失智症友善城镇”,区内的店家、医院乃至于宗教机构都被训练以了解如何协助并与失智症患者互动。

以上是新加坡国家图书馆的记载,看起来,义顺的发展与其他在官方推动的“新加坡故事”(The Singapore Story)下的地区发展,并无不同,都是从非现代的甘榜(源自马来语:乡村),一路走向现代化的“宜居城市”。这样一个走在新加坡建设“正轨”上的小区,为何成为如今新加坡人讪笑的对象?

一个具备现代化建设、富有历史与对病患者友善的小区,为何新加坡网友嘲讽的对象?图为...

一个具备现代化建设、富有历史与对病患者友善的小区,为何新加坡网友嘲讽的对象?图为义顺丘德拔医院。 photo credit:Jui-Yong Sim (CC BY 2.0)

来自义顺的杀猫案

一切始于2015年下半,新加坡网民注意到发生在义顺的“连续杀猫案”;在9月24日至10月5日期间,短短十二天内,就有多达七只猫遭到杀害,当中不少是社区猫(community cats)。杀猫案除了引来义顺区国会议员的关注,数个月内共三十九只猫罹难的消息,更让义顺登上了英国的《BBC》。同年年底,一名四十岁的嫌疑人遭星国警方逮捕。但在那之后,义顺仍然发生杀猫案。

连续杀猫案件让义顺这个小区在新加坡社会中增加了“能见度”;而那之后,媒体便开始积极捕捉发生在义顺的社会与治安事件,并习惯在下标时,特意加上义顺这个地点。

今年二月,新加坡部落客吕文凯,启动了他称之为“义顺梦” (The Yishun Dream)的计划:透过架设网站与互动式地图,他让所有人都可以轻易确认每一件治安事件,在义顺发生的确切位置——举凡谋杀、自杀、怪人出没、性交易、偷窃、怪事等等。吕文凯说明,尽管他知道义顺区被大众嘲讽,是典型的“媒体选择性呈现”的结果,但他仍然在搜寻资料的过程中,对于义顺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情感到惊讶注1。而由于事件多发生在由义顺环路(Yishun Ring Road)围绕的区块内,于是他将这条环状道路称为“恶魔的戒指”(The Devil’s Ring)。

在此之后网友开始恶搞义顺,说新加坡也需要效仿川普,在义顺周边盖起高墙,并列出“十个要在义顺周边筑高墙,让新加坡再次强盛的理由”;甚至,在一张刻意“政治不正确”的新加坡地图里,义顺直接被冠上“疯子镇”(Siao lang town)的名称。透过“#YishunThugLife”(#义顺暴徒生活)的标签,网友像发疯似的搜罗所有跟义顺扯上边的事情。网友的疯狂形成了一个“负面的漩涡”,诸如“喔!又是义顺”、“不用讲我就知道是义顺了”此类的留言,开始大量出现在猎奇新闻中,其中最近的一则,则是台媒跟风转载的新闻

连续杀猫案件让义顺这个小区在新加坡社会中增加了“能见度”。图/美联社

连续杀猫案件让义顺这个小区在新加坡社会中增加了“能见度”。图/美联社

官方强迫输出,不容瑕疵的“新加坡故事”

什么是“新加坡故事”?“新加坡故事”,一如李光耀的回忆录书名,指的是新加坡官方如何选择性的拣选特定史实,描绘出一幅新加坡从不起眼渔村到国际大都会的进步历程,好像丑小鸭成为美丽天鹅的励志童话。“新加坡故事”的出现,服务了政府的政治需求,合理化星国政府种种的治理方针,这种故事依托在一则又一则蕞尔小国的都市佳话,任何非预期的治安事件,政府都要尽可能降低它在媒体版面的报导,让大家觉得这个国度几乎没有社会事件发生——直到义顺连续杀猫案,超出常轨的网友恶搞,让“新加坡故事”的清新形象岌岌可危。

可能是玩笑开得太过火,新加坡官媒《海峡时报》于是特辟专题,讨论这个现象,甚至最后在文中语重心长地对网友进行道德劝说:

有一些居民变成玩笑话的目标。这会伤害到在义顺辛苦工作的警察和其他的社区伙伴。如果你每天努力工作要让某地变成一个和平的家园,但却只有负面消息不断被放大,你会感到有一些丧志。

但《海峡时报》的道德规劝显然没有用,政府一贯的语气与论调,强调大家都是为国贡献,属于这个进步、现代化“新加坡故事”的一部分,没有派上任何用场,反而让人觉得老调重弹。反倒是与此同时,一种代表义顺人的身分标签——“Yishunite”——悄然形成。这在新加坡算是特殊情形,毕竟一个城市国家里,实在不太需要再去用地方分类人群。

李光耀输出的“新加坡故事”,描绘出一幅新加坡从不起眼渔村到国际大都会的进步历程,...

李光耀输出的“新加坡故事”,描绘出一幅新加坡从不起眼渔村到国际大都会的进步历程,好像丑小鸭成为美丽天鹅的励志童话。图/美联社

为什么是义顺?地域污名化

有地理学者曾指出,在后工业时代里,大都会中出现的“地域污名化”(territorial stigmatization),一定程度上首先来自该区域本身部分的“偏差”现象,比如贫穷、住宅退化、不道德案例或街头犯罪等,接着社会生成一个标签贴上该区域,并得到广泛响应,而这样的区域被认为会危害国家整体的形象。

义顺在地域上属于新加坡邻近马来西亚的“外环区域”,在形象上一向不如新加坡南方的古老城区,或者东边湾区现代化的金融重镇,长期被认为是发展相对迟缓的地区。而这又与邻近马来西亚有关,被新加坡人视为透过输出劳动力来星抢饭碗的马来西亚人,总是会被一些新加坡人认为是“不得不与之为邻”的国家。在如此的脉络下,义顺无形中承接了地域上的鄙视。

南洋理工大学的新闻学者Liew Khai Khiun,在接受《海峡时报》采访时指出,义顺的负面声誉是媒体造成的“确认偏误”(confirmation bias),是一种大众的想象;若去义顺实地采访,便会发现他们的生活与其他区域并无二异,中老一辈的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家在网路上变成他人口中“恶魔的领土”。

但“义顺”之所以在这次成为一个可被新加坡社会接受的“梗”,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从最初的杀猫案,到后来各种光怪陆离的猎奇事件,都巧妙地避开了新加坡社会的敏感轴线,比如种族或宗教。义顺变成嘲笑的对象,是因为那里所发生的(被媒体刻意拣选报导的)事情,与星国政府企图塑造的“亚洲的最宜居城市”的形象太过于不同;义顺所被呈现的,是新加坡人不忍直视的“反现代”形象。

义顺在地域上属于新加坡邻近马来西亚的“外环区域”,在形象上一向不如新加坡南方的古...

义顺在地域上属于新加坡邻近马来西亚的“外环区域”,在形象上一向不如新加坡南方的古老城区,或者东边湾区现代化的金融重镇,长期被认为是发展相对迟缓的地区。图/法新社

义顺悲歌,照射写实新加坡

但“地域污名化”不是一个中性的过程,亦不是无害的“文化游戏”,相反地,这是社会集体针对一个地方进行连续且有害的呈现;城市内部的空间边缘性、不均等性,在这个过程中被放大,且强化。于是我们看到一些来自义顺的居民,开始对这些玩笑话感到恼火。日前有YouTuber为义顺拍摄一支恐怖片的预告:被房仲骗进义顺的新婚夫妇,还没进到新家,就遇到诡异华人老婆婆,用华语说:“你们搬进来就不能搬出去了”,镜头接着带到一只鬼娃娃。这支影片,虽然享有一万七千多个脸书分享,却也激怒了义顺人。

面对义顺居民的暴怒留言,制片者解释道,他们是在善尽呈现发生在义顺的种种事实,接下来也会考虑拍摄影片,宣传义顺的现代化设施、新鲜的空气,以及良好的住宅环境。制片者语带讽刺地说,对比过往新加坡的无聊现代化故事,他们相信义顺会更有“娱乐性”。

从鬼娃娃、“在义顺周围筑墙”到“新加坡再次强大”的川普梗,这一波针对义顺而来的嘲讽,很难说有多少禁得起理性检验,当中不乏令人哭笑不得的“魔幻写实叙事”注2。义顺这样一个住宅社区,一如其他地区,都是经由政府砍掉重练、刻意而为之所形成的“现代化”,然而它却没有得到政府预期呈现的“清新形象”。

如同官媒澄清,其他地方并非没有治安事件,但网路上对义顺的负面叙事,俨然是“破窗效应”。网友一窝蜂的恶搞,反映出的是与新加坡主流社会形象对照之下,一个荒诞的反差感。整起事件,折射出的更是新加坡面对逐年增生的不确定性之缩影。网友要摧毁的,终究不是义顺,而是那个星国官方强迫输出的“一种新加坡人”——彼此团结、不分你我、逐渐进步、共享果实——的成功叙事。

网友要摧毁的,是那个官方强迫输出的“一种新加坡人”——彼此团结、不分你我、逐渐进...

网友要摧毁的,是那个官方强迫输出的“一种新加坡人”——彼此团结、不分你我、逐渐进步、共享果实——的成功叙事。图/法新社

备注

注1吕文凯特别列出一些他觉得很狂的事件,像是2013年有个裸体男子出现在通往义顺的地铁上,并在列车靠近义顺时,开始把玩他的性器;2016年有个男子在便利商店买优格后,发现没有汤匙了,愤而砸烂店员的哀凤;2016年一个女人被发现在家中养了三十九只猫,环境恶臭,警方到达时,已经有五只猫死亡;2013年,一只1.5公尺长的蜥蜴出现在义顺组屋的组屋底层(void deck)。但真的想一想,这些事情似乎也不是那么夸张。

注2譬如动物寓言——义顺一只流浪猫跟老鼠相安无事的对看,被称为汤姆与杰利真人版。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1, 2017 在 2:54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