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六月 2017

万里长城今犹在 不见当年秦始皇

leave a comment »

郑维    2017-6-30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xMjkzMDc0MQ%3D%3D&mid=2247484534&idx=1&sn=3a952f05af1c0fc082dfe4e7ccdad7c7&chksm=9bab1facacdc96ba93e0a800a64a83582bd2d7b24004e964a6b06627dd84d4aad30643005603

2015年3月29日,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先生的追思会上,他的孙子李绳武(次子李显扬的儿子)致悼词。

李绳武回忆说,曾有人问李光耀,何不为自己立个纪念碑?

李光耀的回答是:“想一想奥兹曼迪亚斯(Ozymandias)吧!”

他指的是英国诗人雪莱的诗“奥兹曼迪亚斯”。

诗句里,满是傲慢与灭亡的警示。

我才疏学浅,还是引用杨绛先生的翻译省得贻笑大方。

Ozymandias
奥兹曼迪亚斯

I met a traveler from an antique land,
我遇见一位来自古国的旅人

Who said: Two vast and trunkless legs of stone
他说:有两条巨大的石腿

Stand in the desert…near them, on the sand,
半掩于沙漠之间

Half sunk, a shattered visage lies, whose frown,
近旁的沙土中,有一张破碎的石脸

And wrinkled lip, and sneer of cold command,
抿着嘴,蹙着眉,面孔依旧威严

Tell that its sculptor well those passions read
想那雕刻者,必定深谙其人情感

Which yet survive, stamped on these lifeless things,
那神态还留在石头上

The hand that mocked them, and the heart that fed;
而私人已逝,化作尘烟(我猜应该是“斯人”,但临时找不到原著,只好先用着……)

And on the pedestal, these words appear:
看那石座上刻着字句:

“My name is Ozymandias, King of Kings,
“我是万王之王,奥兹曼斯迪亚斯

Look on my works, ye Mighty, and despair!”
功业盖物,强者折服”

Nothing besides remains. Round the decay
此外,荡然无物

Of that colossal Wreck, boundless and bare
废墟四周,唯余黄沙莽莽

The lone and level sands stretch faraway.”
寂寞荒凉,伸展四方。

古往今来,伟人们多是看不破的自恋狂,热衷于得到全民的掌声和崇拜,甚至是膜拜。从埃及到中东到东亚,莫不如是。

但李光耀早已看穿了这一切。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30, 2017 at 3:31 下午

李家回归凡间

leave a comment »

星洲日报/郑丁贤(副执行总编辑)   2017-6-30
http://www.sinchew.com.my/node/李家回归凡间

长期而言,李氏对新加坡的控制和影响会逐渐淡出,儒家理想也得经过更大考验才能实现。新加坡人会改变思维,以更加务实的态度,来对待他们的领袖和政府。

日前和新加坡同行见面,自然聊起李氏家庭决裂事件。

同行了解更多来龙去脉,说道:“事件并不是突然发生,而是有一些前因,也经过一定的酝酿过程。”

他的结论是:“事件也不会就这样平息,还会引伸更多后果。”

我们共同的看法是,李家阋墙之争,冲击了李显龙的形象,也影响了他的总理威信;新加坡政府的管理和统治模式,也要面对些许的不确定性。

其实,事件延烧至今,我还满同情李显龙的。

从媒体印象,乃至亲身接触,李显龙都让人感觉到人味,这是他和许多其他国家的领导人明显之不同。

他很平易近人,在亲切中感受到他的真诚;交谈时,和对方有眼神交流,拉近彼此的距离;而且,他会注意对方每一句话,有时还会做笔记,表现他对别人的尊重。

这样的领导人,很难不让人不喜欢。他塑造个人的领导特质,尽管这种软性特质,和李光耀的刚性特质很不同,但是,这更适合于后强人时代的新加坡政治。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30, 2017 at 11:59 上午

《李光耀回忆录解读》导言

with one comment

伍依    2017-6-28

李光耀的回忆录,把历史事件碎片化,割裂历史事件之间的因果关系,选择性介绍历史事实。回忆录虽然说的是事实,但是经过李光耀的精心整容,割裂的历史事件,是历史化妆品,有意引导读者对历史的误解。因此,读者别想能从李光耀回忆录中得到什么爱国主义教育,正义的感召,更别想能感受到当年在抗日反英斗争中所激发出并能延续至今的巨大精神能量。

历史就像镜子,对历史照得很清。但是,主导历史书写的人比镜子更厉害,它会让多数人无法照着镜子去认识真实的历史。因此,看历史,要去伪存真,才能看清过去,预测未来。李光耀生前死后都被奉为没有半点瑕疵的光辉顶点宇宙至尊,是“新加坡之父”,没有李光耀就没有新加坡的发达。李光耀对自己的政治能量颇为自负,从来没有表示过自己的错误,就别说罪过了。

《风雨独立路——李光耀回忆录(1923年—1965年)》和《经济腾飞路—李光耀回忆录》是李光耀的最重要著作,这一著作是作为李光耀的宣言而写的。

作为李光耀一生有着很真实的记录的回忆录,主要内容涉及作者对从出生、家庭到走上政治舞台中心的回忆,兼及他从事内阁事务担任总理的经历。他在书中对当时政治人物的深刻描绘以及对历史事件的分析仍然有助于我们理解当时发生的人和事,而要想更好地理解李光耀的思想,回忆录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角度——作为“政治家”的李光耀是一个怎样的人。他虽然自称“从来没打算写回忆录”,但“年轻人会喜欢读我的回忆录”,“这本书并非正式的历史记载,而是我生长的地方——新加坡的故事”,“其间经历英国殖民统治下的宁静岁月、战争带来的震惊、日本占领时期的悲惨日子、共产党反对英国人回来而引发的造反和恐怖行动、马来西亚期间的种族暴乱和威吓,以及新加坡独立的风险”。但正是这些事件使得李光耀能够更加真实地表达自己对时人时事的看法,他对一些政治人物的细节描绘和恶毒歪曲勾勒出一个个政治人物的肖像画,他对历史事件的细节描写也有助于人们认识到李光耀的“历史”的真实。当然,立场的不同使得即使标榜客观的描写仍然夹杂着主观倾向,与李光耀相反的的东西,他绝对不会告诉我们。

李光耀很怀念“英国殖民统治下的宁静岁月”,所以他从来并不反对殖民主义统治,从来也没有和英国殖民者做过斗争。相反,倒是帮助英国殖民主义者镇压反殖力量,他对反殖力量的贬低见诸笔端,他对左翼和社会主义者的敌视更是十分明显,而他对自己的政敌或者其他政客的描绘也能够让人看到他自己的偏见。李光耀脱离历史特定环境去评价特定历史事件的行为,是在耍流氓。

李光耀以其偏见和敌视的眼光描述左翼运动及其领导人,他深知没有左翼领导人的协助,单靠他们几个受英文教育的海归,“如果我驾驭不了其中一些干劲十足的年轻人,使他们为我们的事业服务,为我和我的朋友们,这些英校生所代表的事业服务,我们就永远不会成功。”“我们这一小群受英文教育的殖民地资产阶级分子,没有跟占多数的讲方言的华人沟通的能力”。 阅读更多 »

“后李光耀时代”李氏家族风波的政治影响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7-6-25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4834/“后李光耀时代”李氏家族风波的政治影响

近期李氏家族围绕李光耀故居处置方式的内讧,会对新加坡政治造成甚么影响,其实很值得观察。这场风波的政治影响,可从两个层面讨论:第一,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弟妹在公开信中,指控国家监控与压迫,这会否引起新加坡国民的共鸣、国民会否因而对过往新加坡的政治氛围有更多的思索?第二,这场争议的公私属性纠缠不清,会否因而影响李光耀作为国家图腾的意义,引发更多新加坡国民思考李光耀乃至李氏家族与国家的关系?如会,这会如何影响新加坡人对国家未来政治秩序的想象,乃至他们对“后李光耀时代”的理解?

李光耀故居。网络照片

李显龙弟妹的公开信中,其中一段这样写道:“We feel big brother omnipresent. We fear the use of the organs of state against us and Hsien Yang’s wife, Suet Fern. The situation is such that Hsien Yang feels compelled to leave Singapore.” 不少新加坡人应该不会对这种形容国家为big brother的政治语言感到陌生。事实上,在日常生活中,其实不难感受到新加坡人对big brother的政治警觉。记得有次在新加坡私人屋苑走廊,与新加坡朋友谈起新加坡政治,那位朋友开初说得兴起,但突然因怕被邻居听到而止住。这种政治窒息感,至今仍然记得。

公开信发表后,这段提及big brother的文句所以会被不少媒体引载,大概是因为这种政治语言出自原属形塑过往新加坡政治氛围的体制内精英之口,着实吸引了不少人目光。事实上,在李氏家族风波浮现之前的5月,民间刚出版新着,讨论国家作为Big Brother的问题、以及限制国家权力使用的必要。这本新着的书名是《1987: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所谓“马克思阴谋”(Marxist Conspiracy),是指在1987年5到6月,有22位社会人士被指“图谋以共产党统战策略,推翻既有国家体制,建立马克思主义国家”。这22人当中,有教会、剧场与社会工作者。当局引用内部安全法(Internal Security Act),在未经审讯的情况下拘留他们。不少被拘留者通过电视公开承认指控,但后来其中9人发表联合声明,指在电视承认指控,是在被迫的情况下进行,且曾被拷打。被拘留者曾被释放,但很快又被重新拘留,有些人被拘留长至三年。

一群年轻社会活动份子以蒙眼方式,手拿新书《1987: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乘搭地铁,以抗议当局当年的处理手法。照片来源:theonlinecitizen.com

“马克思阴谋”至今仍是悬案。这22位被拘留者至今不曾被检控或公开审讯。早在1987年,国际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便曾派员到新加坡了解事件,且曾发表报告指“马克思阴谋”的说法缺乏证据。新加坡体制内的精英,对“马克思阴谋”官方处理手法,看法其实也有分歧。例如在2001年,现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有朋友卷入“马克思阴谋”事件的尚达曼(Tharman Shanmugaratnam),曾说按他的认知,涉案的不少人是社会运动份子,但并没有推翻政府的意图。2009年,前总理吴作栋表示,1992年曾有政府高官因不满当局对“马克思阴谋”的处理手法而离开内阁。今年5月25日,新加坡网上媒体Mothership.sg,亦有文章Why Singaporeans need to discuss 1987’s Marxist Conspiracy,解释为何社会仍需讨论“马克思阴谋”事件,其中一个重要理由,是限制国家权力与良好管治有关,文章这样写道:“Justice, the rule of law and transparency are bedrocks of Singapore society. In Operation Spectrum, the worry is that all three were suspended. Failure to address that sets a dangerous precedent for future governments.”可以说“马克思阴谋”事件,充份反映新加坡国家作为big brother是怎样的一回事。 阅读更多 »

国民服役人员可免费搭乘公共交通工具

with one comment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7, 2017 at 2:49 下午

十字路口的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赵灵敏     2017-6-23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5412

新加坡的成功也就是李光耀的成功,他把这个国家带到了一个它本来不可能抵达的高度。(东方IC/图)

这件事仍然更多是一个偶发的个别事件,虽然抓人眼球,其实质意义却非常有限,不宜做过度和夸大的解读。新加坡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其面临的真正挑战,远在萧墙之外——除了一些具体领域的危机之外,新加坡更深层次的危机在于由李光耀的去世和地缘政治变动带来的国家重新定位问题。

最近,新加坡已故领导人李光耀的家族内部爆发了公开而激烈的争斗。李光耀排行第二和第三的两个孩子,联合起来通过社交媒体Facebook对他们的兄长、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攻击,用语之刻薄、态度之决绝让人瞠目结舌。在一向平静如水的新加坡政坛,即便是大选期间的公共政策辩论也是井然有序的,因此这难得一见的豪门恩怨,让全世界媒体兴奋异常,也充分满足了很多人对新加坡高层政治的窥视欲。

然而,这件事仍然更多是一个偶发的个别事件,并不具有必然性,虽然抓人眼球,其实质意义却非常有限,不宜做过度和夸大的解读。在李光耀去世两年后的今天,新加坡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其面临的真正挑战,远在萧墙之外。

李家内讧只是一场茶杯里的风波,是一个政治插曲,虽然会带来烦恼但没有实质性的伤害。新加坡的现行体制仍然非常稳固,人民对政府和李显龙的拥护,不会因为此事而发生根本改变。

新加坡迫在眉睫的危机

对新加坡来说,一旦真的发生恐怖袭击,最大的破坏也许不是直接的伤亡,而是辛苦建立起来的各个族群之间的相互信任和团结。

就在李氏兄妹隔空吵架的时候,新加坡抓获了两名试图前往叙利亚成为圣战烈士的潜在恐怖分子,让人惊讶的是,他们的身份竟然是辅警,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边界的兀兰关卡当警卫,其中一人还有持枪权。更严重的是,其中一人的一些亲友知道他有意到叙利亚参加武装斗争,却没人举报。

迄今为止,新加坡还没有发生过任何极端分子的攻击事件,被视为全世界最安全的国家之一,但其反恐形势却难言乐观。近年来,新加坡多次抓获恐怖分子或侦查出进行中的恐怖袭击阴谋,情形之频繁,使得李显龙多次警告新加坡“迟早会成为袭击目标”,“问题不在于恐怖袭击会不会发生,而是几时会发生”。 阅读更多 »

习惯性标签 选择性包容

leave a comment »

联合早报/吴新慧(副总编辑)    2017-6-25
http://www.zaobao.com.sg/zopinions/opinions/story20170625-773938

南大作为高等学府,校园里的一切若真选择只限英文,对语言是一种怎样的姿态,向国内外师生释放的又是怎样的信息?为何会闹出食阁与超市业者的招牌只限英文,甚至是食阁摊主续约条件的风波,是校方需要对内外解释清楚的。

在泰国清迈的古城区游走,心里不免要问:因韩国部署“萨德系统”而禁足韩国的中国游客,莫非都到清迈来了。

不仅街上和各饮食店、商店都有中国观光客,各店面和各式服务基本上都附有中文说明,一些还贴上“可用支付宝”或中国旅游搜寻网站的介绍。这和我五六年前到清迈的景观全然不同。

上网查找资料,这股“中国热”并非来自抵制“萨德”的效应。去年,泰国媒体和中国媒体都曾报道,近年到清迈旅游的中国游客每年达80万人次左右,约占当地外国游客总人次的30%;清迈官方还预计,2016年中国游客将突破80万至100万人次。

此外,随着直飞清迈的中国游客数量不断增加,从2011年的6万3000多人剧涨到2014年的42万1100多人,古城区作为当地热门旅游景区,区里的中文说明与中文招牌林立、不少服务人员都中英语皆通,就是一种自然催生的经济生态了。

市场力量驱动的作息和行为,不必过于解读和标签化为中国经济崛起的文化侵蚀现象,城市管理者当然更不必介入,要商家把中文招牌给拆了。语言和种族宗教一样,最忌标签化和政治化。这不只是在国与国之间,也在国内社会本身。

南洋理工大学传出校园里的食阁和超市被禁用中文招牌和餐牌,无论是否真是“一场误会”或是事出必有因,都令人错愕与百思不解。事件也反映了新加坡建国至今50多年,社会里仍有对华文华语的运用过度解读与标签化的现象。

华文作为新加坡华族间的沟通语言,或对母族语言文化的爱好与传承,应是自然和无可厚非的。如果市场力量驱动的语文选择是正常的商业行为——世界各地的基础服务设施和商家,也都在增添多语言的服务,本地摊贩或商家基于语言习惯和服务对象的需要使用中文招牌和说明,没理由会成为一种校方需要介入与规范的问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6, 2017 at 1:36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