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再释“新中关系的三个误解”

leave a comment »

蔡永兴    2017-5-28
mp.weixin.qq.com/s?__biz=MzAxNzY2NDg0OQ%3D%3D&mid=2708559874&idx=1&sn=1fc9c3bef9caf340b96b13753672bdc3&chksm=bf67e63c88106f2a865fc36a0b03d75428b90baeea3e37dbc0db939676e20db9bc51cdd8392c

针对李显龙总理缺席一带一路峰会和是否受到邀请的问题,《海峡时报》编辑蔡梅芬5月21日发表《新中关系的三个迷思》引发网民争论。本文作者是前政府官员,他说,特意将“迷思”译为“误解”,以表达这些是“仍可纠正的立场”。

近期,由于一系列事件,新加坡和中国的关系碰上冷流。而刚在北京结束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由于我国总理没有出席峰会,更引起众说纷纭,揣测新加坡和中国的关系是否雪上加霜,甚至已被中国排除参与“一带一路”的未来发展。

《海峡时报》评论编辑蔡梅芬也在5月21日撰稿《新中关系的三个(迷思)误解》(3 Myths About Singapore-China Ties)。

我没有足够智慧评价中新两国的关系,但是我觉得有必要对蔡编辑所提出的3个误解提出我的个人看法:

误解1:新加坡改变对中国的立场,倾向于亲美

中国对新加坡的不友善,蔡编辑认为,这是由于中国以为新加坡已改变立场趋向亲美。她表示,其实新加坡立场一致没变,那是中国单方面的误解。

中国对新加坡的冷淡,起源于新加坡在南海纠纷上的参与。作为一个独立主权的国家,我们必须要有坚定立场,捍卫关系到新加坡生死存亡的国际航海自由。

但是,南海纠纷所牵涉到的不只是航海自由,更多的是关于常设仲裁法院(PCA)对中菲南海仲裁结果的合法性和争端国之间博弈的复杂问题。新加坡对仲裁结果积极表态支持(讽刺的是争端国临时倒戈),可能使到中国对新加坡意图的产生误解。

在过去,我们小心翼翼周旋于各个大国,特别是在中美之间,舞步一直是49%-51%和 51%-49%互相探戈。由于新加坡在南海争端的立场,给他国一个假象,以为新加坡已经偏袒一方。尽管如此,随着世界局势的不断改变,我希望我们仍然坚持不偏不倚的外交政策。

误解 2:新加坡是一个华人社会,应该更加倾向于中国,应该对中国的立场产生共鸣

蔡编辑认为,由于政治和历史因素,中国对新加坡有不合理的期待,要求华人占多数的新加坡应该依附于中国,倾向于支持中国的立场。

这类论说,我已经听了许多年,觉得恶心和厌倦了。

我和中国人打交道多年,深知中国对新加坡从来不存在妄想,希望我们听令于她们。我们亚洲人甚至于华人的同宗同种,带来的应该是更深厚的互相理解;反之,我们却在互相猜疑,一厢情愿的误解之为“无理要求”。

有时,我真的担忧我们的情商,无法分辨影响力(Ambit)和亲和力(Affinity)的不同。当我们参加社交活动结交社会各界朋友,如果其中几位都是我的同校老校友,那么谈起来会更为融洽。如果在这些老校友中,发现又有几位是住在同一栋楼的邻居,那么我们之间的沟通会更加的融洽。如果在这些老校友兼邻居中,发现有一两位的父母是我父母的旧同事或远房亲戚,那么我们就会相逢恨晚,无所不谈了。这就是亲和力!

中国在开发金融市场给予新加坡优先参与、选定新加坡作为中国海外培训的最大基地(有超过五万名官员和干部已经在新加坡完成培训)、新加坡倾力支持新中软件技术转移项目,如苏州工业园、天津生态园、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项目,等都是在亲和力的氛围下促成的。

也许吧,两国建交初期的亲和力促使双方都互有更多期待?但是我相信双方的要求是平等的、更好的互相理解,而不是单方面的让渡。但是现在如果我们选择继续误解现状为附庸的影响力,因而排斥亲和力。那么好吧,那就让我们只做普通朋友,就如习近平主席于2013年和2015年对到访的李显龙总理和陈庆炎总统说的“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境界。可惜的是,我们也就放弃了从历史渊源和第一代领袖所建立起来的亲和关系中,放弃了和中国建立更密切的共商共建共享的经济关系和友谊。

误解 3:中国倾全力惩罚新加坡,促使新加坡人感到担忧而施压政府顺从中国的意愿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将在不久的将来可能超越美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以我个人浅见,其实中国不需要特意惩罚新加坡。她们需要的或许只是随着她们国家的需求进行贸易扩张和基础设施布点,而不需要再有任何克制或担心附带损害不再有亲和力的“普通朋友”。

按照福建人的说法,“看破了“。

其实我们应该调整思路,重新审视新中两国关系。我们应该停止老生常谈,诉说过去新加坡对中国的伟大贡献,如1978年李光耀总理和邓小平先生历史性会面对改革开放的影响、1989年事件后新加坡给予中国的支持、苏州工业园、汪辜会议、习马会等等。因为过去的果报在这几十年来,几乎已经完全兑现。

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探讨我们和已进入新常态新中两国的未来关系,期许新关系,展望新未来。现在的中国已非当年改革开放初期的吴下阿蒙,她拥有雄厚资源,无穷的创新能力,成为带动亚洲和世界经济发展的强大引擎。

凭着我们的渊源和深厚关系的底蕴,我衷心希望我们能够重新寻回之前双方的亲和关系,重塑互信,为新加坡在亚太地区和一带一路发展宏图上,奠定一个有战略意义的重要角色。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