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很多人无法接受“同性恋”?听听长者们怎么说!

with one comment

李诗韵     2017-5-31
https://focus.cari.com.my/portal.php?mod=view&aid=101331

虽然如今的社会风气已日渐趋向开放,但依然有不少人,尤其是老一辈都还无法轻易接受“同性恋”,更甭说要公开讨论这个课题。

但说到这点,邻国新加坡政府接受“同性恋”的程度绝对比我国来得高。早在2009年前,新加坡就开始举办新加坡年度同性恋者集会一“粉红点”(Pink Dot)集会,声援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群体的恋爱自由。这项集会来到今年,已经迈向第9个年头。

为了配合今年7月1日下午5点在芳林公园“演说者角落”举办的“粉红点”集会,主办单位Pink Dot SG 就找来了一名男同性恋者、一名女同性恋者和一名变性人,到新加坡街头和中老年人公开讨论“同性恋”即这回事。猜猜这些长者在不知道他们真实性向的情况下,会给出什么样的反应?

当他们向这些民众提出第一道问题,“你知道什么是同性恋吗?”时,大多数人都给出了正确的答案,更有一名安娣反问:“你认为,他们是不是天生如此呢?”

在言谈中,长者们都分享了各自的经验和看法:

——我的朋友原来是异性恋,如今却变成了同性恋者,是他们的社交圈子在慢慢改变。

——我听说,这些同性恋者是在青春期的时候变成同性恋,他们并不是天生如此,希望我的孙子不会是如此。

——我的思想上是比较保守的,一段婚姻必须能履行传宗接代的责任才算圆满。

——我会告诉他们,你们都不懂得羞耻吗?

在谈话半途,他们终于向民众坦承自己的真实身份和性向:

——我其实是同性恋,我有个男朋友,和他交往了5年。

——我其实小时候是女的。

——我是女同性恋者,我与另一半结婚17年了,我们育有一名小孩。

这批民众明显愣了一下,不懂该如何接话。但后来,他们愿意敞开心怀,倾听这些同性恋者、变性人的故事。言谈过程中,同性恋者也向民众分享了自己如何说服父母接受事实、如何熬过灰暗的日子。

听过他们的分享后,一开始极度反对同性恋的民众,心态似乎也改变了:

——你会不会觉得我刚才的反应伤害了你?

——他们这样恩爱,这样开心,何必去破坏人家呢?

——有时我会说,就让让他们去吧!

——我们的命是由心转的,我们的任何想法全部在一个心,如果从小就有这方面的倾向,就在这辈子往男生的道路上去走,这个是可以接受的。如果新加坡的社会还不是这么开放的话,我敢相信,同性恋不会有很大的幸福。

 

With the state of the world today, it’s more important than ever to not live in our “bubble”, but to reach out to those who are not like us, in the hope of reaching a better understanding. For we can stand together as one united people, or we can let our differences divide us. The choice, for us, has always been clear.

Join us this 1 July 2017 at Hong Lim Park as we look forward to #StartingAConversation. #PinkDot2017 #FreedomtoLove

主办单位在面子书上写道,他们如此费心找来这些民众,其实只想带出一个讯息,那就是让更多人了解同性恋者的内心世界。

在如今的社会,我们该做的,不是继续混在属于我们的圈子,而是走出外头,让不属于这个圈子的民众更了解我们。

 

无论如何,新加坡政府已在去年11月实施新规定,只准许公民与永久居民参与类似活动。“粉红点”主办单位也在面子书发表声明,他们届时必须进行检核,确保只有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参与这项集会。

Replacing Emoji...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 2017 在 12:09 下午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我是女同性恋者,我与另一半结婚17年了,我们育有一名小孩。”女女恋也可以生育下一代?作者是那一根脑筋长错地方了?还是所说的是双性恋?完全地把同性恋合法化之前,我们应该考虑的是外国人对新加坡政策的干涉是否有什么阴谋?比如看准政府引进外来移民,而阴谋加速降低本土人的生育率?这就能改变人口的比例,对新加坡政治与文化予以掌控。
    如果是天生的同性恋,我们应该鼓励他们去做个检验,让他们能够有合法的性别证明与“同性婚姻”。当然,确定之后,不能再恢复以前的性别。但是如果是心理上有何偏差,那就让他们有接受治疗的机会。生理问题者,如果愿意,也可以接受变性手术,改变性别。
    许多年轻人,只是一时跟风,搞起同性恋,当他们觉悟到这是没有结局的恋情,又会恢复正常的异性恋。这就是没有医药检验制度造成的。

    非政客

    六月 3, 2017 at 12:24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