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六月 17th, 2017

李显扬挑战长兄上法庭证父遗嘱真伪

leave a comment »

M中文网    2017-6-17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chinese/singapore/article/20170617-lee-hsien-yang-defends-final-will-of-mr-lee-kuan-yew

李显扬指父亲的遗嘱虽曾多翻修改,但最终的遗愿与第一份内容相同。(法新社)

新加坡第一家庭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的纠纷,及遗嘱真伪一事争辩持续。李显扬周六下午再发长文,逐点反驳兄长李显龙总理提出的质疑,并指长兄若要挑战父亲的最终版遗嘱,他应通过法律途径。

《联合早报》报导,李显扬在个人面子书页面上两次刊登长文,指父亲李光耀的最终版遗嘱,实际上“仅是”重新回到最初版本。他说,遗嘱执行人取得庭令后,挑战遗嘱有效性的门槛会变得更高。

“李显龙当时的私人律师黄鲁胜,不可能没有告诉他这一点,当时也没有通过任何方式挑战申请庭令的程序。”

李显龙在日前公开的宣誓声明中说,他没有通过法律程序挑战遗嘱有效性,是因为他认为此时应私下解决,公开审讯只会损坏李光耀与家族的声誉。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7, 2017 at 5:13 下午

李家之争摧毁李显龙威望

leave a comment »

潘永強    2017-6-16
https://www.facebook.com/phoon.w.keong/posts/10207525766455995

此番家庭纠纷,深深打击李显龙在国内外形象,令人觉得他无法处理家事,暴燥冲动,不受弟妹尊重,又有扶持第三代野心,还想利用父亲光环,以遂个人政治利益。

马来西亚华文老左阵营,这几天心情是愉快的,因为见到李光耀后代的决裂。

但李氏家族的纠纷,短期内不至于对新加坡政局有冲击,人民行动党内暂时没有浮出台面的派系领袖,而距离下届大选时日尚远,反对党最多可以质疑李家在家事与国事上处理失当,但短期影响政局的可能性不大。

不过,这并不表示长远而言不会对新加坡政治有所影响。此事破坏了人们对新加坡精英的良好感觉,也会使人开始质疑新加坡家族政治的正当性,对国家的党政经权力集中在一家一姓手上会产生疑问,虽然这些不安,不会在公开的政治话语中表达出来,但肯定会在一部份有思考能力的新加坡人民心中,埋下负面与厌恶观感。

过去李光耀经常强调亚洲价值观,主张家庭与社会的集体责任,以及社会和谐的东方价值云云。如今却在李氏后人中发生公开和难堪的家族纠纷,动摇了人民行动党过去努力营造的政治社会价值,将带来不良的影响。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7, 2017 at 5:07 下午

发表在 李家之争

李显龙低估李玮玲战斗力

leave a comment »

陈俊安    2017-6-16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70616/李显龙低估李玮玲战斗力/

狮城的李光耀故居保留问题再起波澜。

上次是2016年李光耀逝世一周年,政府大肆举办纪念活动,却引起李的女儿李玮玲医生指责,矛头指向哥哥李显龙,说他“为建立王朝而滥用权力”,称此举是“借着李光耀来谋求自己的政治资本”。

这次李玮玲的发难更犀利,还联名弟弟李显扬,发出联名公开信,题为:“李光耀的价值观哪去了?”阐明两人在遵从父亲李光耀的遗愿上要拆除故居,过程中却受到阻扰,且在自己的国家受到监视,并指责李显龙与夫人何晶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治资本”,设法保留李光耀的故居,还有意为长子李鸿毅从政铺路。

主导者仍是李玮玲

李显扬显然对这位总理哥哥所作所为感到幻灭,说了重话:“在可预见的未来,将离开狮城。”

李显龙身在国外,只能回应:“对弟弟妹妹选择公开家中纠纷,感到十分遗憾。”他并表示会在回国后,进一步处理此事。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7, 2017 at 4:48 下午

还有是非观念吗?!

leave a comment »

潘耀田     2017-6-13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7/06/7-1-13.html

我们不必仇视敌视或轻视歧视同性恋者,毕竟那也是“人权”的一种?只是为了“人类的明天”?我们也不必有意无意的去鼓励?

日前看到了有关“粉红点”7月1日芳林公园集会的报导,之后又看到在国泰电影娱乐城有关的大幅海报图片。

“粉红点”如今在本地仿佛就是同性恋者的代号。与今相比,从前的“同志”们居多是闪闪缩缩,不可告人似的,哪像今天这样高姿态据理力争顾盼自豪?!

从古到今,在一些出色的艺术家和文学家当中都不乏同性恋者,其中又以西方居多,在下孤陋寡闻,在华族当中只知道有小说家白先勇?

个人以往对同性恋是倾向同情的,因为从生活和一些电影中了解到,他们的性取向意识多是与生俱来无可抗拒的。也往往因而成为了处处被人歧视的无辜少数弱势一群,在前些世纪在一些国度还被视为是一种不可宽恕的邪恶罪人。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7, 2017 at 4:41 下午

发表在 社会课题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