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给张志贤副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6-23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6/145362.html

尚达曼吁国人要对政府有信心,成立部长委员会“不神秘”等,根本就是搪塞之词。韩福光认为部长过度涉入去解读出李光耀的所谓意愿,本身就是一种僭越,连自己的底线都守不住了。韩福光最良心的建议是:部长最好置身度外,蹚浑水只能带来最坏的效果,损了现有政府的声誉而不是什么好处。

张副总大人,

看了《海峡时报》特别任务总编辑韩福光的那篇文章《李家争端的三道关键问题》,贫尼觉得你也是7月3日需要共同答复的一人,因为你的介入(成立部长委员会),坏了一锅粥。韩总的第一道关键问题是:“首先,在保留38号欧思礼路这个问题上,内阁该涉入多深?在保护古迹法之下还说得通。除此之外,包括已故李光耀是如何决定他的意愿,谁是他的律师,都无关政府或你、我,遑论成立一个部长委员会。”

对莫愁来说这事儿昭然若揭,中心思想就是“法治精神”。行动党政府过去50多年来,国会集行政、立法和司法于一身,已经被国际所诟病。不像现代民主政体,将行政、立法和司法置于三个不同权力单位上来互相制衡;以美国来说,特朗普可以绕过国会签发行政命令,但是联邦大法官也可以以违宪为由来掣肘,让政令不得执行,这在新加坡是不可能出现的。而在李光耀生前的最后几年,各路人马为这故居的去留争得头破血流,企图影响他的决定(六改遗嘱),那还情有可原。可是一旦仙去,剩下的已经是“执行”,这时才来说2013年(4年前)制定的最后版本遗嘱“极度可疑”,在“公共利益”的考量下如何如何,这都标明在新加坡有人企图凌驾法律之上,置自己的法院于不顾。更讽刺的是,这位受害者竟是共和国的奠基人,一生与法典打交道,相信自己立的法后人必会遵守。

李显扬在接受香港《南华早报》访问时说:“新加坡在李光耀治下,公民自由可能被削减,但换来的是执政者十分尊重法治,并完全无可指责。”他说,这个社会契约现在败坏了,并指陈他的哥哥准备利用所掌握的公权力来实现私欲。(“Singapore’s social compact under Lee Kuan Yew was – civil liberties may be curtailed, but in return your government will respect the rule of law and be utterly beyond reproach.” He said this social compact was now broken and accused his brother of being ready to use his “public powers to achieve his personal agenda”)这,就是李显龙要向国人道歉的全部原因,而不是他的家庭纠纷。

有人说,支持拆李光耀故居的人仅仅是因为讨厌李显龙,似乎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暴露了自己的肤浅。

这时再来看,你说什么“内阁不能把决策外包给别人”、“要更清楚知晓李光耀的拆屋意愿”(the committee wanted to get a clearer sense of Mr Lee’s thinking on the house);尚达曼吁国人要对政府有信心,成立部长委员会“不神秘”等,根本就是搪塞之词。韩福光认为部长过度涉入去解读出李光耀的所谓意愿,本身就是一种僭越,连自己的底线都守不住了。韩福光最良心的建议是:部长最好置身度外,蹚浑水只能带来最坏的效果,损了现有政府的声誉而不是什么好处。

至于你说的任务,为李光耀的故居去留探讨各种可能性。莫愁要问的第一个问题是:部长委员会到今日有结论了没有?如果有,请今天就告诉我们。如果没有,为什么没有?你们是在替某人出面还是怎样?这遗留下的大串问题,还有好多。

其实,不需要百万年薪也知道,李光耀故居的未来只有两种可能:保留或者拆除。如果李光耀故居奇迹式得以保留,或者半保留(如你所建议的保留故居的地下室),那似乎是一个比较简单的选项,因为接下来只要政府部门接手那间屋子,那么一切可以从长计议,慢慢来。

反而是拆除比较棘手,因为时间紧迫。李先生的遗嘱是说要拆除旧居,并没说要放一把火烧掉所有的东西,所以值得保留的文物/文献还很多。首先,以现代的科学技术,要择地另建一间一模一样的实体“李光耀故居”应该没什么困难,繁复的是测量和选择性的保留。再来就是数码化的保留,让李光耀故居存在于数码空间——VR虚拟现实。这方面部长委员会是否已经物色好人选,请专人在办?困难的是这些都必须在拆除前弄妥,有了时间上的限制。

上面所提几项,贫尼似乎一次也没听你说过,既然是探讨各种可能性,为何建国元勋堂的委员会一次也被你提及?这是不是意味着你成立部长委员会的目的,纯粹就是让李光耀的后人臣服(一家人除外),放弃先人的遗嘱,做个不肖子孙?这是你唯一的目的?

祺颂    政安


贫道
李莫愁
丁酉年五月廿九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老宅高仰荣耀追,自家酬算说与谁?
    举世精英承遗址,圣朝贵族望旌旗。
    得一人贤无量福,作千年志笑我痴。
    是非家族纷纷事,定有神光知不知?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德仁

    六月 25, 2017 at 9:35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