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万里长城今犹在 不见当年秦始皇

leave a comment »

郑维    2017-6-30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xMjkzMDc0MQ%3D%3D&mid=2247484534&idx=1&sn=3a952f05af1c0fc082dfe4e7ccdad7c7&chksm=9bab1facacdc96ba93e0a800a64a83582bd2d7b24004e964a6b06627dd84d4aad30643005603

2015年3月29日,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先生的追思会上,他的孙子李绳武(次子李显扬的儿子)致悼词。

李绳武回忆说,曾有人问李光耀,何不为自己立个纪念碑?

李光耀的回答是:“想一想奥兹曼迪亚斯(Ozymandias)吧!”

他指的是英国诗人雪莱的诗“奥兹曼迪亚斯”。

诗句里,满是傲慢与灭亡的警示。

我才疏学浅,还是引用杨绛先生的翻译省得贻笑大方。

Ozymandias
奥兹曼迪亚斯

I met a traveler from an antique land,
我遇见一位来自古国的旅人

Who said: Two vast and trunkless legs of stone
他说:有两条巨大的石腿

Stand in the desert…near them, on the sand,
半掩于沙漠之间

Half sunk, a shattered visage lies, whose frown,
近旁的沙土中,有一张破碎的石脸

And wrinkled lip, and sneer of cold command,
抿着嘴,蹙着眉,面孔依旧威严

Tell that its sculptor well those passions read
想那雕刻者,必定深谙其人情感

Which yet survive, stamped on these lifeless things,
那神态还留在石头上

The hand that mocked them, and the heart that fed;
而私人已逝,化作尘烟(我猜应该是“斯人”,但临时找不到原著,只好先用着……)

And on the pedestal, these words appear:
看那石座上刻着字句:

“My name is Ozymandias, King of Kings,
“我是万王之王,奥兹曼斯迪亚斯

Look on my works, ye Mighty, and despair!”
功业盖物,强者折服”

Nothing besides remains. Round the decay
此外,荡然无物

Of that colossal Wreck, boundless and bare
废墟四周,唯余黄沙莽莽

The lone and level sands stretch faraway.”
寂寞荒凉,伸展四方。

古往今来,伟人们多是看不破的自恋狂,热衷于得到全民的掌声和崇拜,甚至是膜拜。从埃及到中东到东亚,莫不如是。

但李光耀早已看穿了这一切。

他在治国理政上,不少西方评论员都说他缺乏民主风范,也有早年的政敌对他切齿痛恨。当然明君和民主优劣的争论可以写成万字长文而毫无结论,这不是本文的重点。

但是对于他能以深邃的历史眼光,看破这些终将衰败于滚滚黄沙中的庞大纪念建筑、宏伟雕塑、水晶棺木,以平实而坚定的态度处理身后事,这才是我对李光耀先生肃然起敬的地方。

李光耀在生前一贯反对对他的个人崇拜,从不愿自己成为被崇拜的偶像。新加坡的钞票上没有他的踪影,新加坡河边的雕塑,立着英国人莱佛士、中国领袖邓小平等等,亦不见他自己树碑。

他不树碑,却立传。

老年的他,花了不小的精力写了回忆录、写了自己对世界的看法、写了自己的双语之路……把自己的治国理政的哲学和思考传下来的急切心情,我至今仍深有体会。

对于故居,李光耀当年曾经有这样的考虑:由于安全等等因素,他家附近的房屋都不可建高,若拆除其故居后,该地段就可改规划,解禁附近一带的建屋高度,提升地价。当然,他看过其他人的故居,如尼赫鲁和莎士比亚的故居等,开放不久就“任人踩踏”,也是他的原因之一。

这是他作为建国领导人对于新加坡寸土寸金的土地资源的最后、也是最实际的关注。

这才是彻底的李光耀式的实用主义。

这个没有天然资源的小岛,脱离了马来西亚独立。生存下去的危机感,一直鞭策着一代一代的新加坡人如工蚁般勤奋而团结。

当年马共领导人方壮璧,曾经在北京和李光耀伉俪见面交换意见时,对李先生说,他个人认为新加坡共和国“是个怪胎”,“虽然聪明得出奇,令人担心的是怪胎一般容易夭折。”

事实证明,方先生的评价非常精准,但可能有点过于悲观了。

李光耀以他过人的洞察力、钢铁一样的手腕、游走国际柔软的身段,带领一代优秀的新加坡人,在半个世纪后的风风雨雨中生存发展壮大。

具有优越的地理位置、不错的基础设施(当然,除了地铁,TMD老是坏……)和相对健全法制的新加坡,现在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重新顺应当今世界和区域强权崛起和角力的走势,才能继续保持她的存在和继续发展。

继承李光耀的铁票选民;继承李光耀给新加坡奠定的经济基础和厚实储备;继承李光耀留下的清廉政府……等等等等,都是后辈应该认真去做的事情。

在家事国事不宁的当儿,我们还是要回归到原点来看问题。

李光耀留下来最大的遗产,是新加坡。

只要这个沐浴着热带阳光的美丽小岛继续发展、国泰民安,何处不是他的纪念碑?

如果新加坡不再存在,那么建立再高再大的纪念碑、遗址旧宅保存再好,又有何用呢?

李光耀读雪莱的诗有感,我们分享一首清代诗人张英的诗,不知道大家能悟出点啥?

千里修书只为墙,

让他三尺又何妨。

万里长城今犹在,

不见当年秦始皇!

Replacing Emoji...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30, 2017 在 3:31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