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七月 2017

潘朵拉的罐子

with 3 comments

李莫愁    2017-7-31

显龙大君很懂得“破罐破摔”的玩法,他就会祭出一个“万能匙委员会”——这次叫做由16人组成的总统选举族群委员会(Community Committee)中的马来族分委员来定夺,以示中立透明。按照他们的黑箱做法,即使要把哈莉玛定为爱斯基摩族应该也没问题。

显龙大君爱收集瓶瓶罐罐,最近拿出来把玩,却发现这些东西只有两个标签:一个是“潘朵拉”——“慌乱中,潘朵拉赶紧盖住盒子,结果盒内只剩希望没飞出去。”;一个是“can of worms”(一罐的虫子)——A situation of unforeseen problems(美俚:出现不可预见的问题的情况)。

【哈莉玛是西米狼?】

右边这张图,标题下得很温馨,要是换作哈莉玛是个反对党人物,大概标题会是这样:《哈莉玛是印度人还是马来人,请讲清楚说明白?》

老实说,种族课题根本就是潘朵拉的强项,搞不好会引起动乱。你要说父亲是印度人,自己就是印度人吗?莫愁也觉得太武断,因为这太不尊重母亲卵子的功劳了。尤其是新加坡有意建立一个国族的共同理念,异族通婚被认为是好事,如此大费周章来认证根正苗红,岂不是碍着地球转?

但是,新加坡作为一个世俗社会,确实不能免俗。好比说行动党的杰乐•大卫和维文医生,因为父亲是印度人,所以他们被“定义”为印度人;没因母亲是华人而被“定义”成华族,虽然杰乐好像会说华语,至于他们会不会说“印度话”,咦,那倒不是什么参考项。还有英兰妮和祖安清心都属此列,两个靓妞只是会讲广东话的少数族裔,所以显龙大君……套句市井人语,大概就是“拿L 敲头”了。

无巧不成书,最近邻国也因这个“身份”问题引起社会的广泛讨论。他们的副首相阿末扎希日前在巫统某区部代表大会闭幕仪式上,更公开出示马哈迪身份证副本,表示马哈迪的原名,其实是“Mahathir a/l Iskandar Kutty”,是印度人Kutty的儿子,并且当场念出马哈迪的身份证号码。他说,马哈迪拥有印裔血统,却利用马来人的身份,当了22年首相,在利用完了之后,马哈迪就开始背弃巫统。

而首相纳吉于7月18日在吉隆坡出席印裔穆斯林开斋节晚宴时,接纳主办当局印裔穆斯林联合会(Permin)主席达祖丁的建议,同意将印裔穆斯林列入土著,或通过行政手段或在宪报公布,以满足该社群一向来所争取的。换句话说,政府将承认有“印裔穆斯林”这个族群的存在,是和巫裔穆斯林有区别的。这就让莫愁想到,过去为什么我们一直假设哈莉玛是马来人呢?因为无论出席任何场合,她都以戴头巾示人,因此我们就以为她是马来人。其实她戴头巾乃是来自信仰——伊斯兰,所以真正的身份是“印裔穆斯林”,乃冯京马凉之误也。 阅读更多 »

被打屁股

with one comment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8, 2017 at 10:57 上午

VWO 改名为哪桩?

leave a comment »

老妈教会我的事      2017-7-23
http://blog.omy.sg/mingde/2017/07/23/VWO 改名为哪桩?/

有时需要改的不是名字本身, 而是附加在名字的误解和偏见。

VWO,

好名字!

“什么?!又要闹改名?!”

这是同业社工前辈的普遍反应。近几年每到NCSS(国家福利理事会,下称福理会)的年会,改名的议题总会再次被提起,我们这些差点“被改名”者其实都觉得“不知所谓”。

本地的慈善福利团体一般被称为“志愿福利机构”(Voluntary Welfare Organisation, VWO), 也有称为“非政府组织”(Non-Governmental Organisation, NGO)或“非牟利机构”(Not-for-Profit Organisation, NPO)。自从我“出道”以来,尝试“正名“的呼吁始终没有间断;从”社区服务机构“(Social Service Organisation, SSO),到“社会企业”(Social Enterprise),甚至也有更酷更潮的“Social Service Tribes”(社会服务“群落”)都有。

那为什么“正名”了几十年,VWO 的原名依然不动如山呢?以我的愚见,约定俗成的名称自有其历史渊源和底气,能经得起“篡改风波”的自然有其自强不息的生命力。

那些要“干掉”VWO 的主要原因有两点:“Voluntary”(志愿)给人一种“义务义工”的感觉,不符合社会服务“专业化”的形象。而“welfare”则是“政治不正确”的代罪羊,新加坡一向来都致力于撇清“我们不是福利国”,因而“福利”就沾上了负面的标签。“志愿福利机构”即负面又不专业,因此改名的倡议就一直存在了。

这使我想起“社会工作者”Social Worker,似乎也是拥有相似的“原罪”:给人一种不专业,只是慈善义务工作性质。因此也有倡议为“社工”正名:Social Engineer(社会工程师),Social Doctor(社会医生)等等。但至今Social Worker 的称谓还是“屹立不倒”。倒是随着这些年的公众教育,大家对社工的理解程度提高了,也都知道社工不是义工而是专业。阅读全文»

舢舨与万能插座:新加坡与香港的双城异路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7-6-30
http://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19642

同为英国前殖民地,香港与新加坡各自走出不同的路。(照片:汤森路透,后制:潘世惟)

近年在不同场合,很喜欢提及新加坡与香港的不同比喻,以演绎香港在1997年主权移交之后,新港这两个前英国殖民地、亚洲重要港口城市现今的不同世界定位──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视新加坡为“舢舨”,香港特首梁振英期许香港成为“万能插苏(插座)”。

两者的差异在于,“舢舨”能自由活动,可以有广阔活动空间、自由拥抱世界,而“万能插苏”只能被动地依赖一方,不能自主活动,这意味香港会有“警惕外国势力”包袱,难以像新加坡那样自由拥抱世界,成为货真价实的“亚洲国际都会”。

星港10年内变化

双城的政治比喻所衍生的世界定位意涵,与新加坡、香港的竞争力状况很有关连──其中一个可以参考的观点,是2016年4月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 总裁、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政治和国际事务荣誉退休教授斯劳特(Anne-Marie Slaughter)在《金融时报》发表的文章《什么是国力强大的关键?》(Connections, not armies, make countries powerful)。

她引用了麦肯锡(McKinsey)顾问公司的研究,指“全球商品、服务、资金、人员和数据流动在决定国家、公司和个人的命运方面‘扮演着越来越大的角色’”。

按这个标准,“处于全球航运和资金流动核心的小型开放经济体”新加坡位列世界连系度榜首,“荷兰、美国、德国、爱尔兰和英国紧随其后”。这里的一个重点是:在现今全球化的世界体系之中,与世界联系的广度与深度,是地方竞争力的一大重要来源。从这个角度看,新加坡与香港的“舢舨”与“万能插苏”世界定位孰优孰劣,自不待言。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7, 2017 at 1:26 下午

莫愁掉书袋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7-25

【副刊】

上个星期,《联合早报》几个二丑接连写了几篇有关“错字”的文章,不外就是从检讨自己经常写错字,以此来轻轻化解当前讲华语运动出丑的尴尬;以贫尼的标准看来,这是苹果和橙不能相比的。

首先,现而今的电子排版,记者用电脑写稿,然后责任编辑用电脑审稿,只关两人之间的事,一切数码化到出街,少了排字工友,没了“手民之误”;要是该记者敲字如飞,编辑在“冲线那一两小时内,一口气看两三万字也是平常的事”,出了一两个错别字也还情有可原。可是作为社会运动的标语(才简简单单4个字),从开会到文案,到美术制作,要经过多少人的手?即使到了现场,有那么多眼睛盯着那4个字还是照旧出错,那唯有说那4字是大家都不懂的外星文才说得过去。这是韩咏梅自己说的:“据知现场有人看出错字,通知一个工作人员,对方以‘字体不同’打发……”那为何第二天官媒却没一家指出错字,这些出席的中文记者都不识字吗?还得由网络论坛打第一炮,官媒才来马后炮。

韩咏梅为了申论,临时还在网上找来一个例子,说“副刊”的“副”就是个大别字,“竟然”错了近100年:

我们与一个很重要的报章错别字共存了近100年,而且应该会继续共存下去。这个大别字就是“副刊”的“副”。

台湾《中央日报》副刊前主编林黛嫚去年出版新书《推浪的人》,在书中引述另一名副刊前辈、诗人瘂弦谈副刊起源时说,世界华文报“副刊”起源于1921年10月12日的《晨报》,起初是单张发行,刊载的是文艺稿件。翻开历史上这张报纸发现报眉上写的是“晨报附刊”,刊头却写成“晨报副镌”。根据考证,因为是随报附送,“附刊”更贴近原意,但编辑书写刊头时误将“附刊”写成“副镌”,后来“晨报副镌”迅速走红,成为新文化运动四大副刊之一。1925年晨报决定把“副镌”改成“副刊”,这才结束这个美丽的错误。

诸位看官,如果韩副总所说属实,那为什么“副”字后来还是改不掉呢?林黛嫚不学无术,想不到国大中文硕士看后还采信,啧啧啧……这些说的人,根本不了解清末民初……甚至是中华文化文人的习气,就因为懂得的字太多,才有资格玩这种文字游戏。那是一个汉语更高深的年代,你以为随便写个“大别字”就能糊弄过关吗?人家非得要你从《十三经》里找出点儿蛛丝马迹来才肯罢休。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5, 2017 at 2:32 下午

民族总统撼动新加坡国家根基

with 2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7-7-22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981

总的来看,马来总统是为了继续当权者的政治利益,除了让既得利益集团获得巨大金钱好处,尤其是总统在任期间的千万元金钱收入,社会上的普罗大众,必将为即将到来的社会败坏付出不菲的社会代价。

李显龙为了确保政权完整性而力推执行2017年马来总统选举,是饮鸩止渴的不明智政治决策,势必让整体新加坡人民付出惨重的社会代价。首先,民族总统颠覆新加坡国家信约。其次,司法制度政治化,挑战新加坡司法独立的民主根本。其三,高薪养奴政策加剧制度僵化,让社会成本变本加厉。

一、民族总统颠覆新加坡国家信约。

新加坡国家信约:我们是新加坡公民,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并为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

国家信约的根本宗旨,是要通过不分种族、言语、宗教,来团结一个缺乏共同历史人文记忆的移民社会,共同构建一个整体的,一个国民、一个新加坡,之国民意识。在此处,构建社会凝聚力是新加坡国家信约的核心价值观:一个新加坡人的新加坡。

彼此不分种族的真实意义,正是在于排除以各别种族价值观,作为判断是非黑白的人文标准。

在一个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共同意识下,社会不再有牺牲少数服从多数,或者说,牺牲多数服从少数的社会政治现象。这是构建一个同舟共济,和睦共处,四海之内皆兄弟;一个理想的,新加坡多元种族文明社会。

一个民族不分彼此的社会,是一个包容性,而不是排他性的社会。因此,硬性规定何族可以,何族不可以成为总统候选人,是实质性的在分裂一个种族不分彼此的社会架构。

从这一个基本的建国准绳来看,新加坡宪法规定的国家总统作为共和国象征,必须跨越政党,超越种族。因此,新加坡总统是一个新加坡共和国全体人民,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总统。明显的,新加坡总统绝对不是个别马来,印度,华人,欧亚种族的总统。事实既然如此,又何必要求有不同的马来人总统,印度人总统,华人总统,欧亚人总统,来分别代表各个民族意识?这不仅仅是画蛇添足,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破坏了民族和睦共处的社会根本。阅读全文»

教我如何不想它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7-7-21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7/blog-post_21.html

中文被边缘化是本地大环境的格局,使用中文的人士普遍认为本地中文顶多只剩黄金十年,当最后一群能够自信地驾驭中文的华校生老了,没有太多精力了,就到了“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时刻。结局是否如此,十年后我们若能相逢,再把酒追探昔日事。

读是个常用字,渎则是个贬义字。(图片来源:互联网)

2017年度华语运动开锣,活动宣导的大标语“听说读写”的读,竟然变成为亵渎的“渎”,活动主宾傅海燕(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被安排站在“渎”后,非常戏剧化。

“读”是个简单的中文字,可是精英们竟然无法分辨“读”与“渎”,除了凸显中文程度惨不忍睹,审查机制严重疏漏外,社群网络纷纷热议,认为这项失误等于是在亵渎华人文化。这类一年一度的中文活动形式远远大于内容,更何况用错了这么普通的文字的,正是鼓励国人使用标准华语的单位。

国会“仪”员的笑话。(图片来源:互联网)

眼尖的网民传阅了另一则盛港西国会议员蓝彬明访问选区的告示,蓝彬明的身份为国会“仪”员,有人讽刺国会需要殡仪员,将中文送入火化场;有人认为新加坡已经失去对中文的尊重,需要一名“礼仪员”来指导等。

这些事件使我想起2013年9月所发表过的心声,对本地使用中文的人士不受尊重,表达了个人看法。当时本地中文媒体都跟进了,多个国际平台亦转载了相关讯息。政府当然必须摆出架势,多名部长出面,说要提高中文与翻译水平等,轰轰烈烈地推出一系列宏观的“补救措施”。舆论压力过去后,一切都恢复“正常”。这是过去数十年来新加坡的政治生态。

南大初建时

爱过才知情重,这种情意结不是“精英”所能理解的。

一群印刷工友到兴建中的南洋大学参观,背景为文学院。1955

我在个人收藏中找到了一张颇具时代意义的旧照,照片中的印刷工友来自水仙门禧街(Hill Street)的德盛印刷所,以及中华总商会对面禧街与陆佑街(Loke Yew Street)交界的中南印务所。背景为南大文学院。

其中一位尚健在的老人家说,工友们对使用中文的东南亚第一所中文大学充满期待。民间创建的南大的泥潭多过建筑物的时候,已经兴致勃勃地前往参观,并为贡献了自己微薄的薪水而深感自豪。

如今,照片中多人已不在人间,如果知道当下的南大食阁与超市禁用中文,不准播放贺年歌曲,是否会从某处跳出来?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