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我为什么要发声

with 3 comments

李显扬    2017-7-2
https://www.facebook.com/LeeHsienYangSGP/posts/1908210799419020

自从关于我父母的欧思礼路家居事件曝光之后,我姐姐玮玲与我在没有其他途径的情况下,被迫利用社交媒体向新加坡人民说出真相。

我是前总理李光耀的小儿子,我哥哥是现任总理李显龙,姐姐是李玮玲医生。我不是一个政治家,也从来没有这个愿望。在这事件之前,我是一个从来没有在Facebook张贴的人,是个初学者。我既没有工作人员队伍,也没有团队支持我。希望大家体谅,我只不过是一个执行先父遗愿的人而已。

《为什么》

许多人问我跟玮玲为什会被迫把这事对全国的新加坡人公布?为什么公开成了国家的争议? 原因是我们被哥哥设立的一个秘密内阁委员会所逼迫。

在李光耀先生的家庭里长大是一个非常独特的经验。父亲影响力非凡,母亲是一个非常有原则,隐私的女性。从小,父母教导我们要廉洁,正义,是非分明。

父亲去世的时候,执行双亲对欧思礼路家居遗愿的问题就浮现。根据父亲的遗愿要执行欧思礼路家居的拆除。父亲深信新加坡需要注重前途,不是什么纪念碑。身为先父遗嘱执行人的我和姐姐玮玲抱着先父的期望和信任来完成他的遗愿。但是,我们的哥哥与大嫂强烈反对拆除父亲的故居。

我跟玮玲在执行父亲的遗嘱的过程,每一步都受到巨大的阻碍。哥哥不希望我们达成父亲的遗愿,甚至企图改写历史说先父要保留欧思礼路的故居。哥哥显龙私下利用权力来保留欧思礼路的故居。为了私人目的,违背了先父的遗愿。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告诉自己:“这事件太庞大了,我不善于政治。不如顺其自然,这事不值得。何必惹来公众哗然,角色暗杀,甚至流亡的下场? ”但要做正确的事情,又谈何容易。

我只是一个凡人。但我会尽我所能,全力以赴来执行双亲对我的期望- 正直和守诚信的来完成先父委托于我的遗愿。父亲跟母亲要拆除欧思礼路家居的心愿是坚定不移的。为了达到双亲的心愿,身为儿女的我和玮玲别无选择,把这事件公开于所有新加坡人民。

《我的目的》

这事件公开之后,许多人与我联系。有人骂我,也有人给我鼓励与支持。但是他们都问我为什要这么做?

我只是一个一心一意要执行先父遗愿的儿子。

我的父亲的遗愿是:在他去世之后,在姐姐玮玲不再住在这家居的时候,就要把这家居拆除。姐姐玮玲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欧思礼路家居是她从小唯一的家居。在父亲晚年玮玲一直照顾着他,父亲望他过世后希玮玲能够继续住在那里,直到她自愿搬离。

有人不正确的说我以150%市价买下欧思礼路家居,为的是要重建公寓以赚取利润。我丝毫无这样的想法或意念。

保留欧思礼路家居就是违背了父亲的价值观。我买下欧思礼路家居纯粹只是为了完成父亲的心愿,执行他的遗愿。

玮玲可能会继续住在欧思礼路家居很多年。我唯一希望就是当她不住在那里的时候,我可以依照父亲的遗愿执行拆除欧思礼路家居。到现在为止,我跟玮玲都不能明确的知道政府会不会批准我们拆除欧思礼路家居。我们建议拆除后可以建立一个纪念公园,但是显龙坚决不接受。

我们的父亲,跟我们都了解政府有权力保留欧思礼路家居,因为法律至上。但使我们感到很痛心的是哥哥显龙公开场合表现孝道,私下却利用他的权力保留欧思礼路家居,为的是私人目的。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 2017 在 5:55 下午

3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金粉世家一笑非,兄弟筵上巧相违。
    遗嘱朗读我犹在,老宅除拆君未归。
    晚景故居灯自照,童年趣事梦如飞。
    龃龉争嘴人难免,如此对话人亦稀。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德仁

    七月 3, 2017 at 10:47 上午

  2. 李显扬, 我是一个华校生。早年李光耀先生的政策其实对我的对我很不利。可是我对他很尊重并了解。他当年完全出以国家利益为主。想你现在为的一个拆和不拆的问题, 大作文章,让全世界的人看笑话。真替你惋惜。要是李光耀先生 还在的话,他会同意你的做法吗?我是一个小市民我都知道 “家醜不可外扬”, 而你确 “wash your dirty linen in public”, “air your dirty laundry/linen in public”….你老爸真没给你取错名字哦!!!

    胡致宁

    七月 3, 2017 at 12:27 下午

  3. 我觉得俩兄弟的出发点都是为了父亲。大哥是要父亲的威望永世长存,弟弟是要维护父亲终老时的遗嘱交代。因此造成一方要拆屋,一方要保留,这个分歧要分解不易。就因为持久不下,各用其极。一方坚持要遵照父亲遗愿;另一方动用国会的权利,以屋子有历史价值,必需保留(以人民利益为后盾)。情况延续,导致弟弟指责大哥利用国会特别委员会来否定父亲的遗嘱。这造成出了屋子的私人财产问题之外,多了个滥用职权的指责。而许多人都选边站;甚至副总理也要求反对党(工人党)议员决定要支持那一边。这似乎对解决问题只会火上添油,于事无补。
    在私人财产问题方面,国际社会与本地民众不应该插手,指责任何一方,让双方自行解决。要找公亲(传统方法),或上法庭,只要双方同意即可。若需要一个公亲会,新加坡许多人都受到李光耀的恩惠,都会毛遂自荐。
    在滥用职权的指责方面,不能以国会辩论就此带过。因为当事人只有大哥在场,弟弟根本没有办法提出证据,因此他还是会通过自己的管道,维护父亲的遗愿。除非能让双方同时在场,各有发言权,又不会抵触法律的情况下把所有证据提出。这唯有在国会特设独立委员会上,才能做到。

    非政客

    七月 5, 2017 at 1:09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