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外国人对新加坡的误解

leave a comment »

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       编译:HannieSun      2017-6-26
http://www.weidu8.net/wx/1011149846955885
原文:http://www.economist.com/news/asia/21722865-city-states-success-offers-much-admire-little-emulate-how-foreigners-misunderstand

新加坡从来不缺少赞美之词。很多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都十分敬重它的建国之父李光耀:他抵抗着西方政治自由化的压力,把这个有“花园城市”之称的国家从第三世界带领至第一世界。卢旺达的铁拳总理保罗•卡加梅希望他的国家能够成为“非洲的新加坡”。罗德里戈•杜特尔特的追随者将他和李光耀相比较:坚强的意志以及对犯罪和腐败的零容忍。

近来,发达国家也开始关注这个岛国。在唐纳德•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后,美国保守派电台福克斯新闻里就充满了这样的讨论:“想要放弃奥巴马医改计划?复制新加坡健康医疗制度的奇迹吧!”这个观点认为,新加坡的“医疗奇迹”的两大特征深得共和党的心——“赋予消费者权力和促进竞争”。一些强硬的脱欧派人士梦想把英国变成“泰晤士河畔的新加坡”:一个税收低、管制少的天堂,期待与欧洲进行自由贸易。可是,就像众所周知的盲人摸象故事一样,这些新加坡的爱慕者们都向往着新加坡令人称羡的方面,却忽视了全局。

从支持脱欧者开始说。英国的5600万人口,几乎是新加坡的12倍,分布在比新加坡大337倍的土地上。按欧盟标准,英国的税收和监管均较低。然而,与新加坡相比,英国仍然是个庞然大物。目前,英国最高的所得税率是45%,这个数字是新加坡的两倍;政府支出占GDP的38%,几乎也是新加坡的两倍。缩小英国政府规模意味着减少政府支出和对国家卫生服务部门进行彻底改革。选民会问责任何一个做出这样尝试的党派。

就算假设欧盟同意让低税收的英国轻易进入它的单一市场,英国的邻国情况和新加坡也是完全不一样的。拥有6.3亿人口的东南亚是一个蓬勃发展的地区,这里的人生活在不稳定、腐败、基础设施差的国家之中。对该地区的企业来说,新加坡的高效能够让他们在低风险的情况下轻易获得消费市场。相对来说,欧洲的市场可能就比较萧条。尽管存在民粹主义的威胁,欧洲的政治稳定,政府治理基本良好。因而,相比之下,一家公司设立在新加坡去满足印度尼西亚人的需要的作法要比设在英国,向西班牙销售产品更为明智。如果英国失去自由进入欧洲的权利,那么,在它脱欧以后,这种结果也许会更明显。

从美国保守派的立场来看,他们是正确的:新加坡的医疗保障制度能够取得很好的效果得益于重视个人责任、竞争和低廉的公共支出。新加坡人自己掏钱支付大部分的医药费,并享受着世界最长预期寿命和最低的婴儿出生死亡率。该国用于医疗保健的费用仅占GDP的5%,其中2%来自于公共钱包。美国用于该项的费用是GDP的17%,其中8%来自公共账户,然而,美国国民的健康程度却不如新加坡人。

然而,新加坡的制度的强迫性以及政府干预程度超过了美国人能乐于接受的程度。在新加坡,大部分的医院都是国营的;大部分救济院和养老院确实是私营的,却得到政府资助;政府对急诊提供了众多的补助;通过公开医院费用单促进竞争。相比之下,美国的医疗保障提供者尽可能使价格不透明,从而来阻止去其他地方消费。政府强制新加坡人将他们工资的10.5%存入“保健储蓄”账户(雇主也要支付)。政府还给予“性价比高“的必需药品补助;那些没有政府资助的药品,可能会极其昂贵。

不管是左派还是右派都会表现出对新加坡医疗保障制度的欣赏。但是,觉得米歇尔•奥巴马敦促孩子们吃更多苹果的做法是多管闲事的人对此难以忍受。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马凯硕评价道:“李光耀并不信奉艾茵•兰德和他的自由主义。”

一个相似的模式——政治强制的个人责任和高效却粗野的安全网——同样表现于新加坡的经济。超过90%的新加坡人有自己的房子,大部分却都是通过政府定价购买的政府建造的公寓,通常都会有政府提供的补助金。新加坡人生活在哪里,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他们的种族决定的:为了避免种族聚集,新加坡政府对每个公共社区的种族成分都做了要求,反映了这个国家的种族组成。

难以协商

这种社会机制也许会让西方选民感到惊愕,并会通过西方法庭官司得以废除。但是,新加坡人接受了它。家长制确保了种族和平。在该国的大部分华人都幸免于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对当地华人的暴行。更重要的是,李光耀做出的权衡仍然存在:非自由的政治换取良好的政府和高水准的生活。

新加坡的领导人通过诉讼诽谤来极力捍卫声誉,通过重新划分选区来保证执政党占大多数。但是,他们提供安全的街道,一流的医疗,良好的公共交通和廉洁高效的行政管理。形式扭曲的选举仍可以让选民影响政策:执政党糟糕的表现让他们在2011年的大选中受到重创,“只”赢得了60%的选票。他们走了更具有民粹主义的路线,在四年之后取得了胜利。

李光耀的做法难以效仿。上述两个特征对于新加坡的成功都至关重要。然而,像杜特尔特和柬埔寨强人洪森这样的崇拜者,也只是擅长强权,没有廉洁的政府和财富创造。同时,新加坡那些来自发达国家的追随者们缺乏驯服的政治——能够让新加坡的统治者制定政策的同时不需要太担心下一届选举或者他们公民的公民自由。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3, 2017 在 1:11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