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李家风波牵言论自由争议 青年对余澎杉看法值细味

leave a comment »

香港01/罗恩赐     2017-7-2
https://www.hk01.com/李家风波牵言论自由争议 青年对余澎杉看法值细味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弟妹李显扬与李玮玲称其兄长设法保留李光耀故居,不但违背父亲意愿,更属滥权。两人在facebook展开连场游击战,发表种种大多新加坡人民不会也未曾敢于公开发表的言论,成为全球各地国际新闻的焦点。

争议的导火线是位于欧思礼路(Oxley Road)38号的李光耀故居。(网络图片)

阅读新加坡的主流媒体与报章,如最大英文报章《海峡时报》,你会觉得新加坡社会纯是一片太平盛世。在这个新闻与言论自由相对匮乏的国度,社交媒体却打开盛世的缺口,呈现不一样的新加坡面貌,近日的李氏家族纠纷正是最好的例子。就此,《香港01》记者访问3名新加坡青年,他们分别是当地的公务员、媒体工作者、以及社运参与者,望能藉此更为深入了解不同新加坡人怎样看待这桩事件。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弟妹李显扬与李玮玲称其兄长设法保留李光耀故居,不但违背父亲意愿,更属滥权。

对于习惯活在“盛世”的新加坡人来说,这宗涉及当权者而罕有被公开谈论的家族纠纷实在令人震惊,部分人更为李显扬与李玮玲感到丢脸,认为他们令新加坡成为国际笑柄;另一些人则认为他们将权力制衡、言论自由等等新加坡人不敢触碰的议题放到台面。为更深入了解不同新加坡人怎样看待这件事,《香港01》记者书面访问3名新加坡青年,他们分别是硕士毕业后随即加入政府工作的阿男(化名)、主流媒体工作者陈莹纮、以及社运参与者与自由新闻工作者韩俐颖。篇幅所限,3人的回复皆经剪辑。

《香港01》记者访问到3名新加坡青年,他们分别是硕士毕业后随即加入政府工作的阿男(化名)、主流媒体工作者陈莹纮(中)、以及社运参与者与自由新闻工作者韩俐颖(右)。(中、右相片由受访者提供)

Q1. 在李氏家族的纠纷中,李显扬明显利用facebook而不是主流媒体去发表自己与李玮玲的意见,而李玮玲早前也结束了她在《海峡时报》的专栏,声称编辑不容许她行使言论自由。李显扬的儿子李绳武亦在facebook表示新加坡的媒体被国家严重控制。你怎么看待他们的说法?

无关痛痒的家族私事

我觉得这是李家的私事,那么赤裸裸地被摆出来遭人唇舌固然让人感觉不好受,但总之不影响政府的运作,我觉得无大碍。再者,facebook 是美国的科技企业,新加坡政府是无法在facebook上消音的。李玮玲结束海峡时报的专栏应该是跟她之前抄袭他人文章有关。

公务员阿男

媒体工作者陈莹纮:李显扬、李玮玲只为一己私利,但也为公众提供讨论机会

李显扬与李玮玲现在才发现新加坡的媒体没有言论自由吗?这个不自由还是他们老爸李光耀的规范呢……他们之前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因为事不关己所以无所谓?李光耀在世时,他们向他提过言论自由的问题吗?或者说,他们所谓的言论自由、媒体自由是西方媒体很喜欢用来批评新加坡的事情,所以他们就利用这一点达到自己的私人目的。

我在报馆的职位太低了,没有和高层或官方交涉,不能肯定的说有没有政府介入。不过从一些报道的角度,也许真的有,我不意外。或者有些时候政府没有介入,是记者或编辑自己自我审查。我自己的印象是,从小接收到的信息就是要“以大局为重”,媒体扮演的角色是向人民沟通政府的政策等等,确保国家稳定,而不是煽动什么。李光耀的故居拆与不拆,他的遗嘱到底如何,这些都是家族私事,但也为我们提供一个探讨政府运作的一个机会。

媒体工作者陈莹纮

新加坡第一家庭关系图。

社运参与者韩俐颖:将重要议题浮上水面

新加坡的主流媒体受人民行动党政府严重影响,甚至乎被控制。新加坡的法律例如“报纸与印刷品法”(Newspaper and Printing Presses Act)与“广播法”(Broadcasting Act)给予政府很大权力去影响主流媒体,容许政府官员在一些重要会面,例如与总编辑见面时介入媒体操作。主流媒体往往不会越过政府的底线。作为“第一世界”国家,新加坡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的表现惨不忍睹是有原因的!

编按︰该指数由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每年公布。2017年,在180个国家中,新加坡名列第151位。)

李家的斗争几乎日复日在facebook上演,令人同时感到着迷、沮丧、混淆、疲倦。当你想到这事件涉及的讽刺与一已私利,你会感到相当愤怒,因为李玮玲与李显扬对新加坡人所受的压迫根本不感兴趣,直至压迫来到他们身上。(如果你读到《南华早报》关于李显扬的访问,你会看到他仍然捍卫李光耀的专制行为,并声称那是新加坡人民同意的)但是,现在他们令一些非常重要的议题浮上水面,包括法律程序的正当性、民主、管治、权力,这些议题需要在新加坡被仔细探讨以及公开讨论。

同时,只有他们可以说某些事情而不受惩罚,例如李玮玲曾指控李显龙企图建立一个政治王朝(political dynasty),除了他们没有任何一个新加坡人可以说这样的话而不被起诉。

社运参与者韩俐颖

新加坡少年余澎杉(Amos Yee)曾因发表侮辱基督教及伊斯兰教信仰的言论而两度入狱,今年3月美国有移民法官裁定他有资格作为政治难民,但其后又有美国的政府检察官尝试推翻裁定。(Getty Images)

Q2. 谈及言论自由,对上一次引来国际关注的事件为新加坡少年余澎杉(Amos Yee)遭“以言入罪”。香港人都关心他的事情。有人会觉得政府严惩他是因为他的言论涉及侮辱基督教徒,有人觉得这是政治打压,甚至有说法指新加坡政府影响美国法院的判断。你怎么看?

言论自由不等于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言论自由在新加坡不是至高无上或绝对的。真正的自由是不应建设在他人的痛苦之上。例如,在新加坡对于任何族群(不管任何宗教、性别、性倾向)发表“仇恨言论”(hate speech)都是违法,因为仇恨言论会导致社会分歧。余澎杉如果质疑基督教的教义,那没问题。我本身就是个无神主义者,常常质疑我回教及基督教同事的观点,但我相信我不会被警察抓。但,余澎杉不应该恶意侮辱基督教。新加坡内政部长就曾说过,我们不像美国容许民众焚烧《可兰经》。

公务员阿男

媒体工作者陈莹纮︰不用同情余澎杉,但确新要检讨法律制度

说是政治打压我觉得有点太过头了。新加坡影响美国法院判断的说法更是荒谬,这不只侮辱了美国法院的信誉,也高估了新加坡。我们算哪根葱,而且美国不是最捍卫言论自由的吗?哈!说到余澎杉和言论自由,你用了“严惩”一词,而本地也有人是觉得总检察署(AGC)和法院太严苛了。他毕竟只是个孩子,不是吗?

首先,我们的法律制度确实要重新检讨,16岁或以下的人应该在少年法院受审,而不是在国家法院。不过他的言论是不是过分到需要被逮捕被控?坦白说,我觉得他第一次的侮辱基督教言论还好,当然有人认为这是因为他牵扯到李光耀才会被控,而这确实是有可能的。

他后来再犯,所做和所说的那些侮辱宗教的话才真的很过分。根据我短暂跑法庭新闻的经验,初犯,尤其是青年初犯,通常只会被判缓刑监视。控方一开始也是要求法官判他缓刑,只是为什么最后判他坐牢?这跟他“不知悔改”的行为有关。关于言论自由,我无法像伏尔泰一样说出“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样的话,我觉得有些话是不该说的。怎样也好,余澎杉被抓是求仁得仁,我们不用同情他。

媒体工作者陈莹纮


2015年4月30日,余澎杉步入法院准备接受聆讯时突然遭一名男子掌掴,该男子其后被捕及被判入狱3星期。

社运参与者韩俐颖︰质疑起诉余澎杉是否纯粹因其仇恨言论

新加坡政府始终如一地声称,起诉余澎杉是因为他的仇恨言论,但是,他被入罪的罪名是关于企图伤害宗教情感,这罪名的门槛比起我们一般理解的仇恨言论低得多。如果你看看向余批出政治庇护的美国移民法官的决定,你也会发现一些合理的论点──法官指出,作出相似冒犯性言论的人,如果他们没有同时批评政府,并不会受到相同程度(高)的惩罚。这令人怀疑,到底起诉余澎杉是否纯粹因其仇恨言论。我不接受余澎杉所说及所做的,但我个人感觉是,国家对他的回应是不成比例以及不必要的。

社运参与者韩俐颖

新加坡向来并非自由的国度,已故总理李光耀曾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访问时,直言不讳称新加坡就是一个保姆国度(nanny state),政府管理人民生活的大小事情,由香口胶到结婚生育都要管。(Getty Images)

Q3. 你觉得新加坡的言论自由需要改善吗?它有影响国家发展吗?

公务员阿男︰网络已可畅所欲言,应共同建立正确价值观

我不觉得言论自由有影响国家发展。大家要先了解言论自由并不能用于践踏他人的自由。如果以这思维作为前提,新加坡是有言论自由的。打开网络就可以看到很多抨击新加坡政府的新闻或评论,这也是很多外国人获知新加坡消息的方法。网络是很难审查的,那里应该有很多言论自由,同时我觉得仇恨言论也很多。如果不要政府插手,那民众也得共同创造大家能接受的网络言论价值观。我们不应该我爽就说什么。

新加坡纸媒在某种程度上有受管制,但禁忌课题都和宗教与种族有关。社交媒体的尺度比较宽。新加坡政府还没到中共那个程度。

公务员阿男

媒体工作者陈莹纮︰政府鼓励“创新”,但前提是对现状不满

需要改善,尤其在批评或建议政府这一块。从新加坡50年的发展看来,言论没那么自由好像帮助了国家发展,因为大家埋头苦干,国家稳定繁荣。不过,现今世界已经不同以往,新加坡的优势逐渐丧失,政府近年来一直叫大家要“创新”,才可以继续走在世界的前端。

可是,人能够创新的其一前提是对现状不满。如果你不让人提出不满及意见,渐渐地人们也懒得去思考现状。我周围有很多人,大学毕业生,他们在乎的就是工作、家人、美食和旅游。其他的东西他们不管,不看新闻,不关注时事。这样的人可以做很好的跟随者,但他们不会是好的领袖或开拓者。当好几代人都这样的时候,我们就失去竞争力了。

媒体工作者陈莹纮

新加坡政府对于异见者不留情面,博客鄞义林曾因撰写一篇批评公积金制度的文章就遭到总理李显龙控告诽谤。(Getty Images)

社运参与者韩俐颖︰移除“恶法”、减少政府对民间的诉讼都有帮助

新加坡的言论自由可以、也应该改善。我们可以从移除遏止言论自由的法例开始做起──去年8月通过的《司法(保护)法令》(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Protection) Act)是一例,在新加坡还有一连串冲击言论自由的其他法例。

编按︰该法案主要是保护法庭的公正性,法案列明触犯有关各种藐视法庭的最高处罚是罚款10万新加坡元和监禁3年。有人权组织就质疑法案成为新加坡政府镇压与对付批评者的工具。)

值得留意的是李显龙对其弟妹的反应──他并没有选择控告他们,反而愿意在国会接受提问。这种处理手法与李显龙对待博客鄞义林(Roy Ngerng Yi Ling)的方式大相径庭。李显龙控告鄞义林并且胜诉,成功向对方索偿,鄞义林须花10年时间向李显龙赔钱。

社运参与者韩俐颖

编按︰2014年,鄞义林在其博客发表了一篇批评新加坡公积金(CPF)制度的文章后,遭任职的医院解雇,并且遭到李显龙控告诽谤,法庭宣判鄞义林须向李显龙赔偿15万新加坡元(约83万港元)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