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七月 6th, 2017

李玮玲李显扬7月6日联合声明全文

with 2 comments

李玮玲,李显扬     2017-7-6
http://www.zaobao.com.sg/special/report/singapore/38oxley/news/story20170706-776961

我们爱新加坡。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父亲用尽一生建设新加坡,为这个国家付出。我们希望新加坡获得最好的。要信守他的价值观,就要尊重他和他的精神遗产。

这封信为2017年6月14日以来发生的事件提供背景,并回应前几天国会上出现的一些说法。

背景

2015年4月12日,在我们父亲的遗嘱宣读当天,显龙与我们发生争执。他隔天要在国会上表明我们的父亲已改变主意,没有拆除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必要。我们自然无法同意,因为那不是真的。他也因玮玲能毫不受约束地继续住在故居而生气。他向我们大喊,并威逼我们。这让我们走上不归路。他自此没有再与我们说话。

不久后,显龙写信告诉我们,他聘请了一名律师(黄鲁胜)处理,还问我们的律师是谁。这让我们目瞪口呆。我们是手足,一起讨论父亲的故居,却得各自聘请律师。不久后,显龙停止与我们直接沟通。在我们父亲逝世后的首个农历新年团圆饭,我们的哥哥邀请了所有亲戚,除了我们。

我们在过去两年尝试通过各种中间调解人与他对话。我们在2017年6月14日发表声明不久后私下尝试和解,但却碰壁。因此,对于显龙在2017年7月4日声明表示希望和我们私下处理争执,我们欢迎。我们期待与他在没有律师或政府机构介入的情况下洽谈。

6月14日至今

在2017年6月14日发表的公开声明中,我们写道李显龙反对我们父亲李光耀拆除故居的意愿,滥用作为总理的权力,并且利用国家机关追求自己的个人目标。当时,一些新加坡人对这些指责表示怀疑——这些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新加坡?

自那以后,你们已见证所有三项指责的证据。李显龙称他回避参与,但却对由自己的部长组成的一个秘密委员会作广泛建议。他寻求挑战李光耀拆除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意愿,并且在宣誓声明中宣称李光耀在不知道内容的情况下执行遗嘱。显龙的公开声明与私人声明自相矛盾。显龙以总理的身份获取文件,并把它们用在自己的私人法律纠纷上。他滥用总理公署权力追求他的一己私欲。(我们也发表另一份文件简要总结至今的证据。)

在国会上,你已看到李总理和何晶曾有保存、翻新和搬进父亲故居以继承政治资本的意愿。李光耀签署翻新计划不意味着他接受故居应该被保存。显龙误导李光耀(与全家人)让他们认为故居必将列为国家古迹。(我们已出示多封电邮证明这点,这些电邮可在附上的总结中找到。)

有后备方案应对不代表一个人希望或接受某种情况发生。若有人说:“如果我的书本着火,请联络我的保险公司”,他并非因此接受书本应该被烧。

在此之上,你已看到国家机关急于协助李显龙的一幕。受严格管制的新加坡媒体不停地做出不客观的报道。部长们急于对事情“负责”,这些事情明显是在显龙指示下进行,目的就是不愿承认我们父亲的遗嘱。政府机构在三更半夜介入,为总理和何晶找借口。

李显龙是双面人。他在公共场合表现为一名行事光明磊落的儿子,寻求家中和谐。私底下,他用公权和他的下属暗中破坏李光耀的遗愿,攻击那些发声的人。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狮城滥权疑云之辩诽谤标准之争

leave a comment »

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7月16日第31卷28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99312740653&docissue=2017-28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为父亲故居风波上国会自剖,反击妹妹李玮玲和弟弟李显扬的指责。但他对于弟妹的“滥权”指控“不倾向”提告诽谤,遭反对党议员刘程强指为双重标准。参选过总统的前公务员陈如斯发出公开信,呼吁李显龙辞职。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国会自辩(图:路透社)

新加坡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子女为故居房子如何处置引爆的连串风波,过去几天急转直下。李光耀长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七月三日和四日两天召开国会辩论,呼吁全体议员针对他弟妹指控的滥权、公私不分等情节彻底盘问自己。然而一如外界所料,在八十三名执政党议员中,只有约四分之一提出问题,且大多围绕在表达心痛与信任体制的论调,没能对这个延续两代人的政坛豪门的池水深处追根究底。

执政人民行动党显然在国会召开第二天即打算让事件落幕,包括总理李显龙本身以及副总理和多名部长,都上阵交代李玮玲与李显扬姐弟指控的各个关键细节,也都指向处理程序没有违法之处。

超过半个月承受极大压力的李显龙明显希望噩梦尽快结束,在满朝亲兵护驾的国会演讲中表现得颇有自信,时而语带轻松,最后话锋转向父亲在他小时特别交代要照顾好弟妹一事,忽然泪眼盈眶,语带哽咽,牵动少数同党议员情绪。事件在形式上已向国人交代完重点,漫长煎熬也算过去了。

由于各方都表态处置房子非眼前之急,因此焦点迅即转向诽谤纠纷。

李显龙在国会一开始就表示不会对弟妹严厉的指控提出诽谤告诉,这在网上立刻引来炮声隆隆。国会唯一反对党工人党党魁刘程强直指此事不是韩剧,而是破坏新加坡声誉的大事,他斥责李家姐弟滥用社交媒体对政府高官发表未经证实的指控,因此李显龙应该提出诽谤诉讼。

刘程强嘲讽这场国会不是为了进行调查,而是自我辩护的大戏。

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在国会质询

刘程强提邓亮洪事件

他说,二十年前当工人党候选人邓亮洪仅仅因为一个报警的举动就被行动党控告诽谤(后来被迫流亡海外至今),如今李家姐弟的举措严重得多,行动党却不打算提告,是双重标准。“血浓于水,自己兄弟姐妹不能告,但政治对手、批评者,告到你脱裤!这不公平!”精采的是,当年提告邓亮洪的前总理吴作栋,当场简单回应:“刘程强的反应我完全预料得到。这就是政治诡辩啊(political sophistry)。至于邓亮洪,他不是我兄弟。(He’s not my brother)”

然而在反对党和舆论重炮要求法庭解决的声音下,李显龙后来改口表示如果弟妹继续无理攻击,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

吴作栋在第二天上场,直接挑明李家姐弟炮打兄长的真实目的,在于拉总理哥哥下台,而非金钱或房子。这点引起关注,但国会无人深究三个孩子之间的宿怨因何而起、到什么程度、是否涉及第三代进军政坛等等。 阅读更多 »

友爱长存

leave a comment »

从黑夜到黎明     2017-7-5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7/blog-post_5.html

跟香港朋友提起,眨眼间香港已经回归两个十年,一国两制已经实行了二十年。他们倒是轻描淡写的“香港还是老样子”。“老样子”语带玄机,指的可能是一国两制的诺言兑现了,也可能是这些年来并没有什么进展变化,香港没变得更糟,也没变得更好,生活如常。
他们倒是颇关心李氏家族事件对今后的新加坡社会带来什么冲击?是否为民间松绑,或是“新加坡还是老样子”?

心/ 曾历经百般沧桑变迁/ 曾历百般的起跌/想起许多事,想起许多人/ 甜和酸
心/ 犹幸有心风中并肩/ 犹幸有心的感觉/ 涌起许多梦/ 涌起许多情和明天
一分一刻一天一生消失似烟/ 一悲一欢一一与你日夕怀念
一丝一些一一铭记日月圆缺/ 但旧梦永不改变
双惜双知双思双忆将心永牵/ 双关双依双双与你共历磨练
双牵双亲双双以爱觅梦和暖/ 友爱永远都不变
不枯不衰不休不息干心永牵/ 双关双依双双与你共历磨练
不分不舍深深切切用热和爱/ 共与你以心相见/ 情永存无限远

友爱长存。图片来源:Mojim.com

收看“2017香港回归20周年晚会”,林子祥、叶倩文合唱《友爱长存》,浩荡之气使我想起新加坡欣欣向荣的1980年代。那时通过香港电影与歌曲认识了他们俩,林子祥最叫我回味的是《投奔怒海》的日本左派记者芥川汐见的造型,帮助难民上船的时候,警察发出的子弹击中油桶,正义记者被活活烧死。叶倩文在《上海之夜》与《刀马旦》中的痴情大姐造型,亦可视为经典。

经典的回忆中,他们已经跨越了两个世纪四个年代。

新港双城

香港和新加坡两个岛国,一路来都上演着财经双城记。不过在文化表现上,港片电视剧进军新加坡多年,香港流行乐曲同样风行本地,恍如一代天骄。

两地同样成为英国殖民地百多年。

1819年,英国东印度公司雇员莱佛士从英国人临时扶植的苏丹胡先和天猛公阿都拉曼手上智取新加坡,为数年后的驻扎官哥罗福铺路,买下新加坡。1867年东印度公司收盘,新加坡成为英国直辖殖民地。开埠140年后,新加坡取得自治权,步向独立。

香港及诸岛落入英国人手中,则是拜三场战事所赐: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国清朝签订《南京条约》,将香港割让给英国;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国清朝签订《北京条约》,将九龙割让;1894年甲午战争,中国海军被日本的巡洋舰(英国制造)全面击垮,隔年签订《马关条约》,其他“大国”亦纷纷提出租地要求。1898年中国清朝跟英国签订了《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同意把香港、九龙、新界以及周边两百多个岛屿租借予英国,为期99年。

二战结束后,蒋经国认为英国通过暴力霸占香港,不承认清朝签订的不平等条约,随时准备收回香港。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国内的局势不稳定,延至1980年代才和英国商讨香港回归。1984年由赵紫阳和撒切尔夫人签署联合声明,宣布1997年7月1日将香港交还给中国。声明阐述了中国政府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保证香港的管制方针五十年不变。

从1842年的《南京条约》至1997年香港回归,英国人统治了香港155年,比新加坡还要长。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6, 2017 at 7:46 下午

欧思礼路38号:古厝乱斗,新加坡李氏大宅门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7-4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562874

欧思礼路38号存废事件,牵扯出李家兄弟妹阋墙丑闻,同时折射出新加坡铲除城市老记忆...

欧思礼路38号存废事件,牵扯出李家兄弟妹阋墙丑闻,同时折射出新加坡铲除城市老记忆的惯性及发展主义思维。图/欧新社

上个月中(6月15日),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的弟妹李显扬与李玮玲,凌晨无预警的在脸书上,炮火猛烈攻击李显龙,洋洋洒洒六页指控他罔顾已故父亲李光耀的遗愿,拒绝拆除故居“欧思礼路38号”。对此,李显龙否认不尊重父亲遗愿,声明将不参与故居存废的决策,转交由国会处置。于是,7月3日,新加坡国会针对“欧思礼路38号”进行辩论,这出“家事变国事”的“长寿剧”,引起国际媒体高度关注。

欧思礼路38号位于新加坡中南部的市中心附近,是李光耀一家在二战后首先承租而后买下的房子,房屋构造为高脚屋,共两层,一楼是地下室,曾作为人民行动党(PAP)秘密会议地点,见证了该党的诞生。1948年,李光耀在剑桥大学当选律师会副主席时,《海峡时报》就曾以“新加坡欧思礼路38号的李光耀先生”来指称这位人物。

这座房子,不论作为李光耀私宅,还是人民行动党的作战处,对向来以李光耀为首的新加坡政治而言,都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

也由于李光耀在世前居住于此,考量到国家安全的因素,欧思礼路38号及其周遭皆有两层楼的限建。李光耀曾多次公开或在著作中提及,不希望故居以后成为人人皆可进出拍照的“废墟”,他认为,欧思礼路38号屋龄超过百年,结构脆弱,若要保存会需要一笔花费,若拆除,反而可以透过都市计划的解套,让此地段向上发展,土地价值更能进一步看涨。

欧思礼路38号位于新加坡中南部的市中心附近,构造为高脚屋,共两层,一楼是地下室,...

欧思礼路38号位于新加坡中南部的市中心附近,构造为高脚屋,共两层,一楼是地下室,曾作为人民行动党秘密会议地点。图/欧新社

考量到国家安全的因素,欧思礼路38号及其周遭皆有两层楼的限建。

考量到国家安全的因素,欧思礼路38号及其周遭皆有两层楼的限建。图/路透社

这次李家三兄妹阋墙的主要的争议,在于三人对李光耀遗志的分歧。李光耀的遗嘱多达七个版本,最终版本的遗嘱重拾前两版本删除的“拆除欧思礼路38号”部分,这让该版本的遗嘱是否真为李光耀的最后遗志成为谜团。李玮玲与李显扬也指控,李显龙滥用权力,筹组秘密委员会来左右欧思礼路38号的去留。

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在国会辩论时,认为政府本来就有责任评估历史袭产的公共价值,法律也赋予国家权力来公告限制,或甚至征收这些建物。他强调:

政府非但有执行的权力,更有义务来决定怎么做。政府不能把决策责任外包。

但欧思礼路38号是李家的私事?还是国家的公共财产?欧思礼路38号作为一个见证新加坡独立的文化资产,当它以一个建筑物的身分,而不是李家遗产纠纷的物件现身时,该怎么理解整个争议? 阅读更多 »

李家纷争说明会

leave a comment »

老伟随笔    2017-7-5
http://anchorvalecove.blogspot.sg/2017/07/blog-post.html

李家的纷争最恰当的解决地方就是法庭。李总理如果坚信自己在这起事件中没有不对的行为,就应该通过正当的法律程序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一旦胜诉的话,不但能重新建立国人对他和国家体制的信心,同时也能挽回国家在国际社会中的声誉。

李总理召开的“国会辩论”

国会针对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故居处置问题所引发现任总理李显龙和弟妹的失和,以及妹妹李玮玲医生和弟弟李显扬对哥哥李总理滥权的指控所进行的国会“辩论”终于落幕了。

其实,这不能说是国会辩论,只有正方陈词没有反方辩驳,又怎能称之为辩论呢?这顶多只能说是一场“说明会”,自说自的,就算对天发誓自己所讲的都是真话,也没有人知道是不是实情,因为,真正知道实情的人(玲、扬)不在国会现场。所以,用两天的时间在国会召开“说明会”老实说是有点浪费时间和资源,而国会议员们应该还有很多重要的事儿要做,倒不如把要说明的讲话录成视频向全国广播,并通过各大报章、传媒加以宣传,这样应该会更省时省事,也好让议员们能好好的在家休息,不必在国会里“闭目养神”。

李氏三兄妹,左起:显龙、玮玲、显扬

总的来说,说明会分两个部分——家事和国事。家事嘛就是李氏兄妹对父亲留下的房子如何处置意见分歧。国事嘛就是总理的弟妹指控当总理的哥哥在处理父亲故居的问题上滥用职权。指控一国最高的领导人滥用权力是很严重的事儿,如果没有足够确实的证据证明,是可以构成严重的诽谤罪的。

看了听了两天的国会说明,我个人还是觉得整个事件疑点重重,好像阅读没有结局的悬疑小说一样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因为除了李家的人外,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也没有人可以确定到目前为止到底谁说实话谁撒谎。老实说,国人更关心柴米油盐和日益高涨的生活费所带来的压力,没有人对李家的家事有太大的兴趣。而关心国事的国人比较关注的,主要是李总理弟妹对总理涉嫌滥用职权的指控,这样的指控不只对李总理本人及双亲的名声造成损害,也让国家在国际社会里的声誉遭受打击。

工人党议员刘程强提问

许多国人包括在野党议员都认为李总理应该诉诸法律行动,来向国人及国际社会证明自己的清白,而不是在国会里自说自话的开说明会。李总理到目前为止还是犹豫不决,还没有决定是否要对弟妹采取法律行动,理由是这会对双亲的声誉造成更大的伤害。就有人认为,这根本就是一个借口,总理双亲的声誉在事件一开始就已经受到伤害了,现在应该是“国誉”比“家誉”更为重要。李玮玲和李显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而且身居高位多年,应该知道指控一国总理滥权所将面对的法律后果,这不排除他们背后有很强的律师团为后盾,而总理不提控弟妹是因为有所顾忌,不知道弟妹手里还有什么底牌没亮出来,因此不敢打没把握的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6, 2017 at 1:09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