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狮城滥权疑云之辩诽谤标准之争

leave a comment »

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7月16日第31卷28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99312740653&docissue=2017-28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为父亲故居风波上国会自剖,反击妹妹李玮玲和弟弟李显扬的指责。但他对于弟妹的“滥权”指控“不倾向”提告诽谤,遭反对党议员刘程强指为双重标准。参选过总统的前公务员陈如斯发出公开信,呼吁李显龙辞职。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国会自辩(图:路透社)

新加坡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子女为故居房子如何处置引爆的连串风波,过去几天急转直下。李光耀长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七月三日和四日两天召开国会辩论,呼吁全体议员针对他弟妹指控的滥权、公私不分等情节彻底盘问自己。然而一如外界所料,在八十三名执政党议员中,只有约四分之一提出问题,且大多围绕在表达心痛与信任体制的论调,没能对这个延续两代人的政坛豪门的池水深处追根究底。

执政人民行动党显然在国会召开第二天即打算让事件落幕,包括总理李显龙本身以及副总理和多名部长,都上阵交代李玮玲与李显扬姐弟指控的各个关键细节,也都指向处理程序没有违法之处。

超过半个月承受极大压力的李显龙明显希望噩梦尽快结束,在满朝亲兵护驾的国会演讲中表现得颇有自信,时而语带轻松,最后话锋转向父亲在他小时特别交代要照顾好弟妹一事,忽然泪眼盈眶,语带哽咽,牵动少数同党议员情绪。事件在形式上已向国人交代完重点,漫长煎熬也算过去了。

由于各方都表态处置房子非眼前之急,因此焦点迅即转向诽谤纠纷。

李显龙在国会一开始就表示不会对弟妹严厉的指控提出诽谤告诉,这在网上立刻引来炮声隆隆。国会唯一反对党工人党党魁刘程强直指此事不是韩剧,而是破坏新加坡声誉的大事,他斥责李家姐弟滥用社交媒体对政府高官发表未经证实的指控,因此李显龙应该提出诽谤诉讼。

刘程强嘲讽这场国会不是为了进行调查,而是自我辩护的大戏。

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在国会质询

刘程强提邓亮洪事件

他说,二十年前当工人党候选人邓亮洪仅仅因为一个报警的举动就被行动党控告诽谤(后来被迫流亡海外至今),如今李家姐弟的举措严重得多,行动党却不打算提告,是双重标准。“血浓于水,自己兄弟姐妹不能告,但政治对手、批评者,告到你脱裤!这不公平!”精采的是,当年提告邓亮洪的前总理吴作栋,当场简单回应:“刘程强的反应我完全预料得到。这就是政治诡辩啊(political sophistry)。至于邓亮洪,他不是我兄弟。(He’s not my brother)”

然而在反对党和舆论重炮要求法庭解决的声音下,李显龙后来改口表示如果弟妹继续无理攻击,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

吴作栋在第二天上场,直接挑明李家姐弟炮打兄长的真实目的,在于拉总理哥哥下台,而非金钱或房子。这点引起关注,但国会无人深究三个孩子之间的宿怨因何而起、到什么程度、是否涉及第三代进军政坛等等。

要求李显龙下台的声音在网络忽然分贝加大是在国会召开前一天。其中一个开炮者是六年前参选过总统的前公务员陈如斯,他发出公开信呼吁李显龙为了国家、家庭和同僚,辞去总理职。

年轻时曾担任吴作栋首席私人秘书的陈如斯,列举的理由包括李显龙对滥权和妻子何晶影响政府的指控无法化解,而这些指控都足以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他又指出,李显龙颠倒优先顺序,过去一年花了大量人力物力在修改民选总统制度,却无视地缘政治与科技转变带来的经济挑战,没有提出足够应对方针。第三,李健康不行,去年国庆演讲中晕倒,吓坏大家,此次纠纷势必压力大增,影响总理职务的履行。不当总理对他的孩子也好,即使要踏入政坛也不会引来裙带主义的疑虑。最后,陈如斯指出,对内阁来说,一些高官纷纷被卷入风波,副总理张志贤、部长尚穆根及高级政务部长英兰妮都被李家姐弟指控说谎、无德,完全违背李显龙自己对部长们提出的要求,如果他们不起诉,就应该提出辞呈。陈如斯提议,李显龙应该立即提起诉讼并要求部长们跟进,维护声誉和领导权威,这正是当年政府起诉邓亮洪的方式。

巧合的是,国会结束当天中午,市中心金融区一名疑似中国男子举牌要求李显龙辞职,但理由却是今年初与中国的装甲车事件处理不当。男子迅即被多名警察戴上手铐带走。

李玮玲和弟弟在事件后期仍持续发出一些指控,包括电邮文件。但劲爆指数大为减弱,明眼人指出,姐弟俩对哥哥的愤怒和心结真实无误,然而他们也很谨慎地把冲突火力局限在家务范围附近,而且所做的滥权等指控没有太实质的证据。有舆论认为,以他们对“深宫内苑”之贴近,要爆出更多内幕并非难事,因此显然经过一番筛选。

众多分析者相信,事件已经说明两人打着为国家治理与公平的旗号,吸引一群网络支持者的这场战争,并无多少公义或高尚的内涵,反倒像为一口怨气拖全民下水,其中一个主要依据是,李显扬一开始表示自己可能会被迫流亡,却继续在民航局任高职,自由出入境,毫无受迫害迹象。他们也始终未关切之前受到各种政治对付的异议者。

对政坛的微妙影响

这一来引发更多疑虑。分析者认为狮城政坛后续观察有几点值得注意。

第一,李显龙可以基于亲情和父母颜面不忍心提告弟妹,但被指说谎、不道德的一众高官,是否也不了了之?如是,今后怎么对涉及人格指控的批评做出法律回应?第二,内阁在群起护驾为李显龙度过这次难关后,会不会影响他的威信?年轻阁员之间是否在威权瓦解之后,权力争夺加剧?第三,事件后民间访问显示,民众对李显龙无法齐家,如何治国安天下(搞好外交)的疑虑不小。第四,为了延续党内权威,李显龙会否进一步采取严控社会与异议者的手段,尤其对网络媒体?第五,李显龙表示,在“一般情况下”,他一定会对滥权的指控提告,此次对弟妹却“不倾向”这个选择,引发舆论震惊,联想到“刑不上大夫”的特权心理,年轻选民对此产生何种心理效应,需在下一次选举验证。第六,万一真要上庭,很难掌控进一步“破坏”的程度,因此姐弟是否识相的就此罢手?如是,又说明什么?

狮城权力核心的这场风暴看似告一段落,但背后却留给外界更多联想空间。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