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七月 12th, 2017

谁的罗生门?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7-7-12

何惜薇的《走出故居遗愿的罗生门》,谓此“门”很“罗生”,到底谁是造门者呢?哦,原来就是报业控股。

7月4日,开国会的隔天,《联合早报》的头版头条是这样:

这段话说得毫没道理,老福建要说这是“横柴拿进灶”,就像当年李光耀和李显龙经常重复的调调儿:“要不是小李是老李的儿子,他会有更早、更大的成就。”——这段话早就被社会学研究所否定;在布笛和桑德尔那里,他们认为家长的社会资产就是孩子日后成功的要素之一。而李显龙确实如此,要不是老李遗下的“政治”赏饭吃,他能去到哪儿?所以才有“造神”—“需要故居来巩固政权”一说。

何版《罗生门》是这样的:

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去留问题所牵扯出的滥权指控,何尝不是罗生门再现?

同事在梳理引发李家争端的事件簿时就发现,难以纯粹用一条直线去阐明前因后果,而是必须呈现不同人对在单一时间点上发生的事情的诠释,才能清楚看出争议所在。举个例子,2011年7月21日,李光耀应李显龙总理邀请与内阁见面,商讨如何处置房子的问题。一般的认知是,李光耀向内阁表明了拆房子的意愿,但内阁一致认为不应该拆除房子。

李玮玲医生日前在面簿上称父亲回返住家时,“痛苦和失望”地对她说不应该听李总理的话去见内阁,并对李总理反对他拆房子的要求感到痛心。她的说法不禁让人怀疑内阁当时是否曾向李光耀施压,导致他极度不开心?

曾担任李光耀首席私人秘书,2011年5月大选后进入内阁的财政部长王瑞杰,在7月4日于国会上回应时说,李光耀并没有用本身的资历和建国总理的身份,在会议上坚持己见,而是专心聆听内阁成员的看法。

李光耀一直到2011年12月才致函内阁。王瑞杰相信,这说明李光耀在仔细考虑问题后,认为把他的想法告诉政府是恰当和重要的,而他已准备好要考虑政府或许决定不拆房子的可能性。

由此可见,单是2011年7月21日李光耀见内阁后究竟是否不悦,就至少有两个不同版本,更别说是证明李光耀后来究竟有没有认真考虑不拆房子的可能性了。

何惜薇真的很认真,认真到令人发笑。首先第一个问题是:人可不可以改变主意?接着就是:内阁对李光耀先生2013年第七版本的遗嘱是怎么看?要是行动党内阁严重质疑最后一份遗嘱,那么可以是李显龙以长兄身份(遗产受益人之一),或者以总理对古迹保留的角度把李玮玲和李显扬两姐弟控上法庭,说他们在遗嘱上造假,以寻求公平的判决。要不然李光耀之前的反反覆覆只能视为人之常情,多说无谓。

张志贤作为这场国会表演的编导之一,实在难辞其咎,整场演出是失败的,外地报道甚至称之为“丑闻”或“闹剧”。赌球的朋友都知道,主场优势不可小觑,而张志贤竟然利用国会这个主场,拉拢来吴作栋和英兰妮,还有那个李美花来攻击李玮玲和李显扬,节外生枝指控他们要颠覆政权,让国民觉得很“卸衰”。 阅读更多 »

为了这个字,新加坡全民生气!

with 3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7-12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7/12_12.html

7月11日,新加坡人全民生气,就因为一件事!

事情发生在7月10日深夜,社交媒体上出现一张“2017年讲华语运动推介仪式”的照片,其中推介仪式的标语牌却大出洋相。标语牌原意是“华文华语,听说读写,多用就可以”,结果“读”写成了亵渎的“渎”,让人大呼不可思议。

而且,照片上“渎”后面赫然在目的竟然是新加坡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

照片一夜之间就传遍了新加坡社交媒体社群,人民感到震惊甚至愤怒。单是在《南洋视界》Facebook上,就涌入大量网友表达意见,几乎众口一词抨击主办单位。

可以这么说,在新加坡社媒社群中,这个“渎”字达到了刷屏的效果,这在新加坡实在是非常少见的现象。

根据推广华语理事会官网,该理事会是由新加坡的私人机构以及政府部门单位的代表所组成,并由新加坡国家文物局负责有关秘书处事项。政府背景相当明显。

一位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写道:“这是一个可怕的错误,尤其是来自‘讲华语运动’。”

众多网民用“丢脸”一词形容自己的感受。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2, 2017 at 10:43 上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