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的新问题

leave a comment »

金融时报/吉万•瓦萨加尔    译者:何黎    2017-7-12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3374

在第一家族围绕李光耀故居发生纠纷之际,借助自由贸易发展起来的新加坡担心,在全球化倒退时代如何保持繁荣?

对于那些批评李光耀(Lee Kuan Yew)手下的部长们享受丰厚薪资的人,领导新加坡从资源匮乏的热带港口转变为亚洲最富裕国家之一的政治人物有一套很简单的反驳措辞。

“你知道,解决这一切讨论的药方是一剂无能政府,”新加坡的开国之父在2007年评论称,“你得到那个替代选择,你就永远无法再让新加坡恢复元气了:已经散架的烂摊子不可能复原。”此言反映出他对标准会下滑的担忧。

在他去世两年后的今天,他的子女之间爆发的争执,突显了这座他一手塑造的闪闪发光的城市国家出现的断层。在这场让新加坡人关注的公开争吵中,李光耀之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被弟弟李显扬(Lee Hsien Yang)和妹妹李玮玲(Lee Wei Ling)指责没有尊重父亲的遗愿,并抱有栽培自己儿子的政治野心。

这场纠纷令人关注新加坡的权力小圈子,在这里,国家事务与一个家族的事务纠缠在一起。在这个以精英统治为自豪的国家,李光耀的儿子只是第三任总理,而他的儿媳何晶(Ho Ching)掌管着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Temasek)。

李氏家族上演宫斗剧之际,新加坡正遭遇信任危机。自1965年出人意料地独立以来,新加坡实现了巨额财富,其方法就是利用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地理位置、专注利基产业以及定位于一个中立和高效率枢纽,连接亚洲和世界其它地区。

不过,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担任美国总统的时代,新加坡担心,如果全球化开始倒退,在贸易自由开放时代蓬勃发展的一个小国将如何保持繁荣?同时该国领导层担心,面对日益富裕和自信的中国的竞争,新加坡的优势正慢慢消失。

新加坡前外交官、学者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在一篇文章中描述了新加坡民众对领导层和发展方向的日益怀疑。他认为,新加坡需要更谦卑,因为它现在是缺少李光耀那种水平的领导人的小国。

“我们现在正处于后李光耀时代。不幸的是,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拥有另一个像李光耀这样受到全球尊重的政治家了,”他称,“因此,我们应该大幅度改变我们的行为。”

新加坡的经济整体数据并不太糟。该国央行预测,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增长3%。第一季度的居民失业率仍然维持在3.2%。

但在经济的关键组成部分,新加坡面临着一系列令人担忧的指标。昔日民航业创新和奢华标准的引领者新加坡航空(Singapore Airlines)5月报告意外季度亏损,原因是竞争压力越来越大;今年新加坡股市主板仅有两次首次公开发行(IPO),其中规模较大的那次IPO募集资金1.74亿新加坡元(合1.26亿美元);新加坡港尽管仍然是全世界第二繁忙的港口,但集装箱吞吐量同比持平。

中国崛起是新加坡很多压力点背后的共同主题。中国游客更倾向于乘坐国内航空公司的直达航班、而不是经停新加坡的航班,新加坡的旗舰航空公司因此承压;中国内地企业更倾向于在香港上市,而不是新加坡;上海港迎来繁忙业务,而新加坡港的集装箱吞吐量陷入停滞。

对于很多分析师来说,这些挫折都反映了更深层的问题。经济咨询机构百年纪念集团(Centennial Group)常驻新加坡的合伙人玛努•巴斯卡兰(Manu Bhaskaran)表示:“新加坡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价值主张:竞争力(包括成本)与新加坡的自我定位选择的结合。”

他指出,香港可以把中国内地当作低成本制造基地和需求来源,并补充称,“曼谷和香港等竞争对手与各自充满活力的内陆地区加强了一体化,并从中获得了规模经济和广阔发展空间。这是我们所没有的。”

新加坡正在努力克服几个负面趋势的交织影响。世界银行(World Bank)数据显示,这个城市国家的出生率跻身于全球最低水平之列,平均每个女性生育1.2个孩子,而面对民众不满,劳工移民政策收紧了。

由此导致的劳动力短缺意味着名义工资增速(自2010年以来每年上涨3%以上)快于生产率增长(马来亚银行(Maybank)数据显示,过去5年新加坡生产率增长低迷,约为0.4%)。

高成本使得在新加坡投资的吸引力下滑。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的数据显示,去年新加坡引入的外国直接投资(FDI)减少了13%,投资额下滑至620亿美元,是自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政府顾问担心,世界各地甚嚣尘上的本土主义政治,将对三分之二GDP依赖外部需求的新加坡造成格外严重的损害。新加坡政府的一个经济顾问小组在2月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警告了背离全球化的“黑暗的思维转变”。这份报告表示,“反全球化趋势将破坏国际贸易,对所有国家造成伤害,但新加坡这样的开放小国将受到格外严重的冲击。”

新加坡过去曾适应变化。1990年代,该国把重心从制造业转向化工与电子,并发展了生物医学科学——政府机构新加坡经济发展局(Economic Development Board)数据显示,该行业目前占GDP的比重约为5%。但是,技术颠覆的速度给新加坡带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挑战。

商界人物与分析人士害怕,新加坡本土的劳动力缺乏灵活性,无法适应法律和会计等领域发生的变化。在这些领域,部分职能可能被人工智能改变。

“新加坡的整体劳动力非常棒,”猎头公司Kerry Consulting的董事总经理德克兰•奥沙利文(Declan O’Sullivan)说,“但是他们最大的优势是遵守流程,有团队精神和职业道德。当流程实现自动化时,人力资本的角色必须是用创造性思维增加价值。”新加坡的政策制定者意识到了风险,但分析人士表示,政府的创新激励措施经常定位不准。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的研究人员表示,政府在资助科技初创企业时一直缺乏辨识能力,为许多成长缓慢的“僵尸”企业提供了救生索。

在2010年预算中亮相的“生产力及创新优惠(PIC)计划”,受到普遍欺诈的困扰。在被定罪的人当中,有一人是一家生产机器人冰淇淋亭的公司的董事。今年4月,他因非法获取6万新元拨款而被罚款。

但分析人士指出,这个城市国家仍拥有一些强大优势,他们提到:身处一个不确定地区的新加坡保持稳定治理,该国的专业技能具有深度,而其教育系统十分严谨。

税收优惠(包括对设立地区总部的企业适用最低5%的临时税率)、高效率的基础设施和为外籍人士提供的高品质生活,也很有吸引力。西方高管不愿落户邻近的其他国家,他们指出了马来西亚国家发展基金1MDB爆发的丑闻,以及印尼把该国最知名的基督教政治人物投入监狱。

新加坡酒店运营商悦榕度假酒店集团(Banyan Tree)的执行主席何光平(Ho Kwon Ping)甚至辩称,反全球化趋势也许有助于发挥新加坡的优势。

“人们已开始意识到,落户阿联酋和海湾经济体等变化无常的地区也许不像以往看起来那么好,而更大的国家都有国内政治问题,”何光平说,他援引了英国退欧对于落户伦敦的银行的影响。“我们这样的稳定小国成了一种优势;一个暴风雨中的安全港。”

但是,经济疲软恰好与更广泛的政治脆弱性同时发生,这对新加坡而言是第一次。自独立以来一直领导国家的李氏家族,围绕该国国父的遗产发生内斗,由此造成分裂。

自2015年3月李光耀去世以来,这场纠纷不断酝酿。其触发因素是李光耀故居、乌节路(Orchard Road)附近的一座单层别墅。曾任新加坡首任总理的李光耀生前希望在他过世后拆除该故居。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为了回避,没有参与一个考虑该故居处理方式的委员会的讨论,但他的弟弟和妹妹谴责他密谋保留该故居,以图受益于父亲的公信力。他否认了弟弟和妹妹针对他的各项指控。

冲突出现之际,新加坡正准备向新一代领导人过渡——这将是第一代对该国被殖民历史没有直接记忆的领导人。现任总理已进入第三个任期,将于2021年4月的下次大选后卸任。

这场纠纷令新加坡的舆论发生了尖锐分裂,一方面是忠于现任总理的人士,另一方面是认为逝者愿望必须得到满足的人士。

《新加坡的执政精英》(The Ruling Elite of Singapore)一书的作者迈克尔•巴尔(Michael Barr)提出,政治上管理失误放大了李氏家族不和的影响。在2004年上任的李显龙领导下,新加坡大幅增加了移民。这推动了钻井平台建设等关键行业的发展,但也引发了新加坡公民的不安。

在2011年5月以史上最窄票数优势胜选后,执政的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被迫面对公众对于住房成本、公共交通拥挤和貌似过于依赖移民劳动力的怒火。

巴尔表示:“李显龙如此急切地维持与他父亲的联系,唯一原因在于他的政府自己的记录是如此薄弱和参差不齐。在他上任后,移民增加幅度很大,而他们让基础设施下滑。”

在意识到长期不和的诸多风险之后,李显龙的弟弟和妹妹最近提出言和,同意了总理提出的私下解决纠纷的方案。但这场口角引发了令人尴尬的问题。此前新加坡领导人积极地在法庭上捍卫自己的名声——针对哪怕给他们的诚信投上一丝一毫阴影的说法,成功地起诉了境外媒体、本国博客作者和反对派政客。

但这一次,有关裙带关系的指控源自李氏家族内部,这使该国的统治者们陷入两难处境;试图不让总理的弟弟妹妹说话,将证明他们有关受到压迫的说法,而放任不管将暗示李氏家族享受特权地位。

“三代人大致就是一个家族企业通常能延续的传统寿命,然后孙辈们就会开始争吵,”巴尔说。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