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七月 15th, 2017

傅海燕的错误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7-15

傅海燕作为讲华语运动的主宾也发表文告,指出这(把“读”误植为“渎”)是一个严重的错误,更何况用错字的正是鼓励国人使用标准华语的单位。她说:“讲华语运动的团队已向我保证,将加强现有程序,确保类似事件不再重演。”——这就错了,她以为那个团队犯的是一个高级的错误,实则只是一个低级的错误,那是语文程度的问题,绝对无法保证“类似事件不再重演”。

宋沈括《梦溪笔谈》:“宋宣献博学,喜藏异书,皆手自校雠,常谓:‘校书如扫尘,一面扫,一面生。故有一书每三四校,犹有脱谬。’”——指的是一种文人的错误(高级错误)。因为读书人认字是从笔划、象形而来,会写白字、错字,通常是因为引述、两可、未规范化而致。而一般贩夫走卒的文盲,则是从发音来知道那个字,所以同音不同字往往就会难倒他们。

让莫愁来举几个例子。咖啡店售卖的冰柠檬茶,正确的英文名是iced lemon tea,可是跑堂的咖啡店助手无法正确发音,所以就用了本地的地名Clementi(金文泰)代替,渐渐也就积非成是,现在你只要说Clementi,或者福建话发音的“金文泰”,人家都知道你点的是冰柠檬茶。

以前莫愁的老祖母遇到“圣公会”三个字就会卡住,她老人家一定要说“圣荣公会”,好好地把人家基督教改成不知名的宗教了。

保健促进局将活动误译为“推广跌倒意识运动”(左)后,网民制作创意海报(右)调侃当局。

再来,最近十年一些老华校生热衷于玩脸书、WhatsApp等等,在这些平台上用中文书写,玩得不亦乐乎。偶尔也议论时政、国际局势,可是需要用上政治人物的名字时,就可以看出这些人的语文程度。一些引述中文名的也会犯错误,因为他们一直记得发音,却从来不看字,中文输入时,同音不同字那么多,就随便tikam咯。至于国际政治人物,虽说翻译无定法,却也有些约定俗成的用字。这些人天天在纸媒、电子媒体的跑马灯上看到,也无法进脑,都是按个人喜恶来选字,让人看了一头雾水。

新加坡近年来出现的中文笑话是语文程度普遍低落的象征;一大票经手人看了都不知道,一出街就被奚落得无地自容。傅海燕以为多检查两遍就会查出,那她作为主宾,又刚好站在“渎”字后面,应该当时就拒绝上台嘛。所以说,以为是“讲华语运动的团队”,多“加强现有程序”,就能“确保类似事件不再重演”,做梦!

相关链接:

傅海燕:讲华语运动团队将加强检查程序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5, 2017 at 6:14 下午

锺达成的独角戏《根》:新加坡人寻找“中国根”的意义与无解

leave a comment »

雷慧媛    2017-6-30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72186

失根的情况不仅突显在语言,也在文字。锺达成说,一名香港的网友看到他把姓氏“鍾”写成简体字的“钟”之后,便回复:“你的根既然已经被阉割了,还寻什么根呢?”

照片提供:十指帮剧场

新加坡人,总是把“寻根”说得太过容易。

上星期五,搭了好长一段车程到淡水山上的云门剧场,观看同样来自新加坡的“同乡”-锺达成的独角戏《根》。说来惭愧,在新加坡都几乎不看新加坡的剧作,五月时观看王嘉明导演的《血与玫瑰》,方才得知锺达成这名优秀的编导与演员。

在这出独角戏中,锺达成以普通话、广东话、马来语等所组成的“新式”语言与口音,来描述作为一名“离散”的新加坡华人,到广东台山寻找曾祖父故乡的经历。不能说是回返,因为大多数新加坡华人,从来没有到过祖先的家乡。与其说是“寻根”,不如说是锺达成为了想要厘清有关于祖母向他叙述的,曾祖父自1929年移居新加坡前后所发生的家族“荒诞”史。

戏剧开场,听到锺达成说家族来自台山,我的亲切感油然而生。与表演者的亲密感已不仅是他来自于新加坡,也因为我的祖先亦来自广东台山。锺达成说,大人们会跟小孩说广东话,如果想要说一些不让小孩听懂的话语,就会切换语言,说起“四邑话”。

照片提供:十指帮剧场

我脑中立刻浮起:何谓“四邑话”?我们家不都说广东话吗?“四邑”指的是广东新会、台山、开平和恩平四个地区,在这些地区,大多数人们说的,非广东话,而是“四邑”方言。锺达成尽管听懂四邑话,却不会说,也因此,他在剧中转述台山乡亲的话语时,念出来的是中文。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5, 2017 at 3:03 下午

想不通?

leave a comment »

潘耀田    2017-7-13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7/07/13.html

近日“讲华语运动”标语错字所引发的网上波澜,不禁令人对一些政策再度产生疑问。官方一路以来的许多“所作所为”真的是如他们时常自我强调的“透明”吗?

为免牢狱诉讼之灾,有关钱财方面的事就不说了,但“推广华语”或“讲华语”的事有关祖宗文化传统,除非早已数典忘祖?不然,对一个(真正的)华人来说还是应该关心的。只是因为关心,却引起了一个又一个疑惑和不解!

官方每年在这方面所投入的人力物力可谓不小(都是纳税人的血汗钱!),但几十年下来,我们所看到的却除了本地华文华语水平普遍的江河日下以外?更令人悲哀的(不止是劳民伤财?!),还有不少年轻人对华文华语所表现出来的切齿痛恨!这里头的原因也许只有两个?一是有关当局的诚意问题(这已是老生常谈?!)?另外就是个方法的问题?令人无论怎样都不能理解的是:以精英贤人们的“聪明”,都这么多年了,难道他们真的看不出问题的症结吗?如果看不出而让人们没有选择的“一直笨下去”,那这些(无能的?)“人民公仆”是否应该考虑让贤?如果早已心知肚明还执意为之,那是否是一种刻意的“愚民”(动词)?!这又算不算是一种腐败?!

所谓“愚民”(名词)往往指的是只懂得唯利是图,只看到眼前利益而没有是非观念的一群,有些“愚民”的确是懵懂无知的,但也有不少其实精明的很(甚至常常“扮猪吃老虎”——扮顺民!),当然也非常“务实”!

当国家安定时,“愚民”是容易被政客“因势利导”以达到(各得其所的?)政治目的,只是一旦国家有难,这些“愚民”会不会也很容易“树倒猢狲散”?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如果能长期不断的“愚民”(动词),是否也说明了这个国家国民的素质?

真想不通!希望只是自己头脑简单“不识大体”,看不出官方的“智慧”和“苦心”,不然,如此下去,真的很为这个国家的前途担心!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5, 2017 at 3:00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