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舢舨与万能插座:新加坡与香港的双城异路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7-6-30
http://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19642

同为英国前殖民地,香港与新加坡各自走出不同的路。(照片:汤森路透,后制:潘世惟)

近年在不同场合,很喜欢提及新加坡与香港的不同比喻,以演绎香港在1997年主权移交之后,新港这两个前英国殖民地、亚洲重要港口城市现今的不同世界定位──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视新加坡为“舢舨”,香港特首梁振英期许香港成为“万能插苏(插座)”。

两者的差异在于,“舢舨”能自由活动,可以有广阔活动空间、自由拥抱世界,而“万能插苏”只能被动地依赖一方,不能自主活动,这意味香港会有“警惕外国势力”包袱,难以像新加坡那样自由拥抱世界,成为货真价实的“亚洲国际都会”。

星港10年内变化

双城的政治比喻所衍生的世界定位意涵,与新加坡、香港的竞争力状况很有关连──其中一个可以参考的观点,是2016年4月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 总裁、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政治和国际事务荣誉退休教授斯劳特(Anne-Marie Slaughter)在《金融时报》发表的文章《什么是国力强大的关键?》(Connections, not armies, make countries powerful)。

她引用了麦肯锡(McKinsey)顾问公司的研究,指“全球商品、服务、资金、人员和数据流动在决定国家、公司和个人的命运方面‘扮演着越来越大的角色’”。

按这个标准,“处于全球航运和资金流动核心的小型开放经济体”新加坡位列世界连系度榜首,“荷兰、美国、德国、爱尔兰和英国紧随其后”。这里的一个重点是:在现今全球化的世界体系之中,与世界联系的广度与深度,是地方竞争力的一大重要来源。从这个角度看,新加坡与香港的“舢舨”与“万能插苏”世界定位孰优孰劣,自不待言。

碍于篇幅所限,本文将会聚焦于2000年代至2010年代间,新加坡与香港主要服务出口市场,以及服务出口组成部份的变化,从而呈现双城如何走向“舢舨”与“万能插苏”这两种不同的世界定位。

为何聚焦于新加坡与香港的服务出口

不论香港还是新加坡,其官方研究都视服务出口为知识经济年代之中推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来源。

例如新加坡贸易和工业部2014年8月的研究文件《服务出口对新加坡经济的增长贡献》(Rising Contribution of Services Exports to the Singapore Economy)便指出,新加坡经济愈趋以服务导向,服务产出占GDP的比例,从2003年的64%增至2013年的70%,同时制造业产出所占GDP的比例,从26%降至19%。

文件以三个因素,解释新加坡这个经济发展变化趋势:其一,为求增加自身竞争力,新加坡的制造商已在利用新加坡优势,提供更多服务赚取盈利;其二,各地域生产分工所衍生的全球价值链不断成长,驱使新加坡更需要利用自身贸易与物流枢纽优势,制造更多经济效益;其三,亚洲区域合作愈趋频繁的趋势,增加了服务需求。

早在2008年,香港金融管理局也曾有专题文章《服务出口:香港下个阶段成长的发动机?》(Service exports: The next engine of growth for Hong Kong?),讨论服务出口对香港经济的价值。当时文章已指,服务输出已成香港经济重要收入来源。

双城的国际面向:新加坡的服务出口数据

关于新加坡服务出口的策略思维与具体操作,2016年出版、总结新加坡独立50年经济发展经验的论文集《新加坡的经济发展:回顾与反思》(Singapore’s Economic Development: Retrospection and Reflections),其书写新加坡全球与区域策略的章节,有两个相关重点:第一,新加坡承继源于英殖时期的开放自由港定位;第二,新加坡积极透过自由贸易协议(FTA)增强自身的服务枢纽地位。

从数据看,在2004-2014年10年间,新加坡主要服务出口市场,一直是欧盟与美国,所涉及的贸易额,都在平稳增长,当中并无出现明显波动。不过根据Singapore’s International Trade in Services 2015数据,即使欧美是新加坡主要服务出口市场,2015年两者占新加坡服务出口总额的比率,也分别只达15.4%与13.2%,与此同时,日本仍占总额8.3%、且相较2014年增长了1.4%。

在服务贸易方面,中国之于新加坡的重要性,显然不及中国之于香港的位置──中国在2004-2014年10年间,只从新加坡第5大服务贸易伙伴之位置,微升至第4位,且与日本之于新加坡的服务贸易价值差距不远。

新加坡与重要出口贸易伙伴贸易额曲线图 (2004-2014)

资料来源:Wilson Wong & Lim Yi Ding,“Trends in Singapore’s International Trade in Services,” Statistics Singapore Newsletter, March 2016

新加坡与重要出口贸易伙伴贸易额曲线图 (2014-2015)

资料来源:Singapore’s International Trade in Services 2015

上述数据意味,新加坡与各服务出口市场维持著相当平衡的连系,反映了新加坡留有英殖时代遗风、仍然重视与西方国家及其盟友经济连系的世界定位思维。

另一方面,从新加坡官方重视中国经济力量与价值的论述可见,新加坡这种著重与西方连系的世界定位思维,亦暗示单一经济腹地并不符合新加坡国家利益──为自己于国际间留有回旋空间,正是“舢舨”作为新加坡象征的一大精髓所在。

双城的国际面向:香港的服务出口数据

相反,香港在1995-2015年间的主要服务贸易出口市场,出现了相当翻天地覆、不无“政治正确”色彩、趋向著重单一腹地的变化。在1990年代中、主权移交前数年,香港已然在转型至服务型经济,当时日本与美国仍是香港的主要服务出口市场,不过与现今新加坡类似,香港各服务出口市场所占比重较为平均。

从2009年起,香港主要服务出口市场,转而一面倒地倚重中国,这多少与2007至2008年度香港施政报告《香港新方向》主张积极配合QDII和港股直通车试点、“加强与内地金融体系的融合,持续推动与内地金融市场的联系和互动,进一步巩固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建立‘互补’、‘互助’和‘互动’的‘三互’关系”的背景有关。

2015年,中国占香港服务出口总额近四成,明显抛离美日──美国占比停滞、从1995年的19%微降至2015年的15%,日本占比则出现显著变化、从1995年的16.3%大幅降至4.2%。不过,在2015年,欧盟仍占香港服务出口总额16.1%。这都显示,新加坡与香港服务出口的国际面向有著不少差距。

新加坡与香港的服务出口组成部份,亦多少反映双城“舢舨”与“万能插苏”的定位差异──新加坡较重视的,是持续经营国家作为国际客货经济流动枢纽的地位,香港的重心则转至相对静态的在地服务销售。

香港与新加坡的共通点,是其服务出口之中,运输、旅游、金融皆为主要组成部份。根据香港服务贸易统计,可如此理解这三个组成部份的广义定义:运输是指客运与货运等服务,旅游是指各类型旅客的在地消费,金融是指资产管理与信债安排等金融资产及经纪交易服务。

在2005与2015年这10年间,新加坡服务出口首要组成部份,一直是运输,而在2015年,美国是新加坡运输服务最主要出口市场(占总出口14.6%);期间金融所占总输出额比重增加,从2005年的9.9%增加近五成至2015年的14.5%(2015年欧盟是新加坡金融服务首要出口市场,比重占23.3%),超越了旅游、成为继运输之后第二重要服务出口组成部份。

香港服务出口的变化则较多,其首要组成部份,从2005年的运输,变为2015年的旅游,期间香港的旅游与金融所占总服务输出额比重的增幅,明显高于新加坡,旅游比重增幅尤其明显、达近120%。

香港旅游业依赖中国

关于香港旅游业,可补充说明一点,从中亦可再次见到新加坡与香港经济发展之中的不同国际面向:主权移交后,香港的旅游业同样转而一面倒地依赖中国;对比其他国家如新加坡等案例,香港视中国为单一腹地的程度,尤为突出。笔者2014年的文章《从国际数字看香港自由行问题》,这里可援引数段以作阐明:

根据世界旅游组织(World Tourism Organization, WTO)的最新数字,2013年世界头十个最受旅客欢迎的国家分别为法国(多于8300万人次)、美国(6980万人次)、西班牙(6070万人次)、中国(5570万人次)、意大利(4770万人次)、土耳其(3780万人次)、德国(3150万人次)、英国(3120万人次)、俄罗斯(2840万人次)与泰国(2650万人次)。

根据香港旅游业议会的数字,香港2013年全年的访客达5430万人次,数字比全球第5大旅游热点国意大利还要多;而单是从中国大陆来的访港旅客,就已达4075万人次,数字高于土耳其、德国、英国、俄罗斯、泰国的总访客人次。

以各地地方面积看其旅客负荷,即以每平方公里的旅客数字计,第一大旅游热点法国的数字为至少129人次/平方公里,第二大旅游热点国美国则为7.1人次/平方公里,而香港的数字为49185人次/平方公里,是法国的至少381倍、美国的6927倍。

香港当地醒狮团。(汤森路透)

中国旅客在港市场占有率的扩张速度之快、规模变化之剧烈、2013年占香港旅客总数七成五的比率之高,在世界上可算是独一无二的案例;事实上,在1998年,香港约74%的访客都来自中国以外的地区。以美国为例,它的第一大旅客来源为加拿大,在2013年的访美旅客数字为2300万人次,只占美国总旅客数字33.5%。又以英国为例,法国为其第一大客源,2013年访客数字达393万人次,但只占该年英国旅客总数12%……

即使在亚洲,中国旅客的经济影响力日渐庞大──在2003年至2013年期间,韩国的中国访客数字增加了6.6.倍、泰国增加了6.7倍、日本增加了近2倍、台湾增加了7.7倍、新加坡增加了3倍、马来西亚增加了4倍──这些地方对中国旅客的依赖程度,仍远较香港为低。

虽然在2013年,中国已成韩国、泰国与台湾的第一大客源,但仍只占当地总旅客数字的32.2%、17.6%与35.9%。马来西亚也许是最能与香港情况比较的国家。它的最大客源来自新加坡,2013年来自新加坡的1319万人次,占马国访客总数51%。但不论是访客数字还是市场占有率,都明显比香港中国访客的低。

香港的中国游客逐年增加。(汤森路透)

面对中国因素,双城的不同对应

简括而言,新加坡与香港国际经济定位的一个重要差异,是面对崛起中国,双城应对取态不同──前者没有简单视中国为单一经济腹地,而是持续重视与西方及其盟友的联系,香港则相反。

这种分野意味,新加坡作为国家,较能保有自身、维持自我意识与自由意志,香港作为中国之内的特区,“自我”仿如不存在、与国家“融为一体”才是“政治正确”、“理所当然”的事。

视面向世界为首要国家利益、视世界为腹地的新加坡,因而能在政治或经济层面仍能与中国保持距离──2017年5月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开幕、官方强调新加坡华人在多元种族国家内已然发展出有别于中国大陆的华人意识,以及2017年2月新加坡政府公开表示“讨论让中国在TPP中取代美国还为时过早”(《彭博商业周刊》报导标题用语),皆是近例。主权移交中国20年的香港,显然不会且不能抱有这种意识。

依此角度看,以“舢舨”与“万能插苏”这两个不同比喻形容新加坡与香港,可谓恰如其分;这其实也是阅读1997年7月1日之后中国香港出现的经济、社会、政治乃至文化问题的一个重要切入点。

 

邝健铭,香港知名评论家,著有《港英时代:英国殖民管治术》与《双城对倒:新加坡模式与香港未来》两书)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7, 2017 在 1:26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