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华文之难与不难

with 18 comments

柳先生     2017-8-2

华文学习路之所以会“荆棘满途”,主要便是因为新加坡人给自己开了一条永远康庄的后路:舍弃华语,逃离华文。从“华人要学好华语”到“华人要学华语”,从“学华语很难”到“只学英文就好”,如此步步后退,直至退无可退。妄自菲薄,自轻自贱,说更难听一点便是自甘堕落了。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讲华语运动日前闹出听说“渎”写的笑话,一时引起议论纷纷。《联合早报》便有好几篇文章对此做出回应,其中早报新闻编辑郭颖轩的文章《言语图钉》指当局出错可能是三点水的写法难分或可能是赶工时出错。她澄清不是帮当局找借口辩解,只是“尝试从多角度看待问题,以更多同理心了解症结所在,并提出具针对性的解决方案”。

那经过多角度看待问题后,所谓的症结在哪里呢?郭小姐提出了两点:其一、“华文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之一”,因此容易出错,也容易让学生打退堂鼓;其二、“网络与社媒时代培养的挖苦、嘲笑和乐于捉人小辫子生态的心态”,打击下一代的信心和兴趣。那解决方案呢?郭小姐先引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的话,说活动团队已保证将加强现有程序,确保类似事件不再发生。文章最后呼吁大家别在“荆棘满途的华文学习路上”“撒钉”。

讲华语运动的听说“渎”写,或者是新加坡华语的每况愈下,其症结究竟在哪里?郭小姐提出的两点断不会是答案,但该文本身却正是新加坡华文症结的最佳演绎。

首先要声明,我并不觉得郭小姐是想刻意辩解或发出什么惊人之语。如果稍加留意的话,你会发现与之持同样论调的实大有人在:行书的三点水不易分,希望各界不要一直取笑嘲讽,“穷追猛打”“得理不饶人”,要有同理心,并从错误中学习。如果说郭小姐的论点是新加坡的主流论述之一,我想并不为过。

这种主流论调所反映出来的,其实就是新加坡人对学习华文的固有思维:华文很难,是世界上最难的语言之一。这同时也暗示了学习华文是无趣的,读写华文偶有纰漏是在所难免的。因为学华文这事实在太难了,所以如果有人肯学,我们就应该额手称庆了,怎么还可以苛求,甚至没有同理心地加以嘲笑呢?要是在一些鸡毛蒜皮的错别字上纠结,那更是吹毛求疵是强人所难是捉小辫子是得理不饶人是在华文路上撒钉了。

这种思维有没有什么由来?翻看讲华语运动的历史,或许可见一斑。讲华语运动始于1979年,主打的口号是“多讲华语,少说方言”,目的是鼓励大家少说方言,所以“讲”字也就成了运动的关键字眼。当时新加坡华人多说方言,与华文对立的是方言,鼓励“多讲华语”,其实就是在鼓励“少说方言”——比起方言,华语是处于比较优越的地位的。但后来方言实用者越来越少,与华文对立的其实就是英文了。但与方言的地位不同,英文是双语政策下的第一语言,这时的运动虽说还是鼓励“多讲华语”,但却完全没有要鼓励“少说英文”的意思——比起英文,华语只是陪衬。如此语境之下的“多讲华语”所带出的信息便只能是:华文虽然没有英文重要,但大家千万不能放弃!起先还是带点民族情怀的:“华人讲华语,合情又合理” (1983)、“华人•华语” (1985)、“学习华语认识文化” (1986);后来便是利诱:华人文化讲华语会给你带来很多好处的,“讲华语•受益多” (1993)、“讲华语•好处多” (1998/99);再后来利诱都没用了,就只能把华文当成可以耍酷的潮流:“华语COOL” (2006/07);或干脆来激将法了:“讲华语,你肯吗?” (2007/08)、“华文?谁怕谁!” (2008/09)。

这些口号给新加坡华文带来了什么影响?除了最早的“少说方言”确实取得当局所要的结果以外,其他口号真的有办法鼓励国人学习华语吗?比起鼓励作用,恐怕影响更深远的是其中的心理暗示——华文不如英文“COOL”,华文比英文可“怕”。讲华语运动的那个“讲”字,如今看来也突然就变成了一种退而求其次,为那些不愿读不愿写的学生所提供的求全之道了。讲华语运动带给新加坡社会的,不只是改变个体对华文的态度,更要命的是养成了那习焉不察的思维。

与此同出一辙,当2010年母语检讨委员会报告书强调“乐学善用”,那假设的前提也是学生觉得华文学习有多么地痛苦。几乎所有推动新加坡母语教育的机构,都理所当然地预设了这重要的前提:华文太难,华文不酷,学华文很痛苦。但问题是这前提是谁预设的?

华文难吗?这大可以慢慢地去研究去辩论,但可以肯定的是,现今大部分新加坡人(或以郭小姐为代表)视之为难。视之为难固然不是一件好事,但也还未必就会导致新加坡华文水平一蹶不振。

比视之为难更糟的是畏难。

学英文的时候,我们也会觉得其拼写难、文法难,但我们会说我们怕英文吗?什么样的民族才会“怕”自己母语?但如果有哪个政治人物或推广语文的团体错把英文的god写成dog,会不会有人恬不知耻地说那是无伤大雅的吗?把 I am 说成 I is 的时候,我们会说那是英文的“美妙之处”吗?不会的,因为我们知道那是错的。更重要的是,我们会以犯这种错为耻。

华文或许是难学的,但英文何尝容易过?但我们并不会英文难就不学,也并不会因为英文难而允许自己英文差。古语有云:知耻而后勇。而眼下新加坡学华文的态度,则可谓无耻而后无勇,丧失了最基本的精神与冲劲。课程规划局与考试局一味地分流迁就;华文老师和学生一路地看轻自己。态度与能力,陷入无止境的恶性循环。上不了高级华文的,就留在快捷;普通华文读不好,我们还有基础华文。如果连基础华文都应付不了的,则以同理心、宽容等大旗来掩护。我们的学生真有这么容易产生“心理障碍”吗?“取笑”“嘲讽”难道没有任何正面意义?华文学习路之所以会“荆棘满途”,主要便是因为新加坡人给自己开了一条永远康庄的后路:舍弃华语,逃离华文。从“华人要学好华语”到“华人要学华语”,从“学华语很难”到“只学英文就好”,如此步步后退,直至退无可退。妄自菲薄,自轻自贱,说更难听一点便是自甘堕落了。

和很多新加坡人谈起华校生,总会说以前的新加坡华校生华文是多么地厉害。我有时难免也会怀疑,新加坡的华语真的有这么好过吗?还是只是因为怀旧所产生的错觉?但有一点我是深信不疑的:以前的华校生,绝不会认为自己的华文比不上马来西亚人,甚至是中国人、台湾人。就算口头上承认了,心里大概也是要不服气要一争高下的:我们未必比他们差!

不是说华校生就比较了解中华文化,也不是说华校生的华文都一定好,更不是说华校生就不会写错字。但华校生不会说自己因为不会书法而看不懂魏碑楷书;华校生不会认为自己犯错是因为华文太难;华校生更不会说“音同字不同”“美妙之处”云云来为自己的错误开脱。华文不好的华校生会承认自己华文烂,但从来不会觉得自己华文差是因为华文难的缘故。华人都觉得华文难,那谁会觉得华文容易?华人不学华文,不传华人文化,难道要留给洋人来传?

所以症结在哪里?我只能说,症结在于新加坡这传统的华族的自尊自信,如今已荡然无存。新加坡华校生的精神已逐渐消失,而消失得最彻底便是这种民族自信。

或许有人或说这是世界的大方向、大环境使然。同日早报的另一篇评论《彼岸的华文现象》,讲的便是邻国马来西亚也在抢救华文,似乎慨叹华语水平之低落乃是世界大势之所趋。且不论所谓大势是否,退一万步讲,就算真的是时势造就了我们,现在的我们难道就真没有任何改变时势的能力吗?

以前读古文,彭端淑名句“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同学多以为难背,但最后多也背下来了。如今新加坡华文之难与不难,亦在乎其为与不为而已。

数日前重返南大校园,华裔馆前云南园的草地上犹见得煌煌八字校训:“自强不息,力争上游”。知其不可为而为之,那或许是目前新加坡华人精神中最难保留,也最值得保留的一块了。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 2017 在 9:16 下午

18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先生思辩有误
    华族在南洋是种族(ethics),不是民族(国族/nation)
    在新加坡,标准汉语(华语)其实不是真正母语,南方汉语方言才是他们大都数祖传的母语,
    母语(Mother Tongue/ L1) 在联合国的学术定义只是口语, 与文字无关。
    新加坡的整体来说,新加坡华族只能算华裔,不能算是华人。

    文明人谈真实

    八月 3, 2017 at 8:49 上午

  2. 华语的广义就是如 唐语,汉语,明语 一样,其实就包括了各种汉族籍贯的方言。
    在早期的多讲华语运动是在重点在推行标准汉语。当今标准汉语早己普及了,这多讲华语运动就要回归推行各汉语方言平均了。

    文明人谈真实

    八月 3, 2017 at 9:02 上午

  3. 请问先生如何定义华裔与华人?
    当今新生代的新加坡华族是应属华裔还是华人?
    您的之前想当然是否如我所指的有误?

    文明人谈真实

    八月 3, 2017 at 9:42 上午

  4. 华文在大多数新生代的新加坡人(不专指华族)只是第二语文, 不能太苛求。
    比起在欧美澳的新生代的华裔社会,我国已经好很多了。

    文明人谈真实

    八月 3, 2017 at 9:49 上午

  5. 简单的说,大家觉得学华文难就难,大家觉得容易就容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看看报章都经常出现错字,我们是不是已经习以为常,允许报章经常出现错别字呢???例如:候/侯丶赢/嬴丶己/已/巳… …

    小人物

    八月 3, 2017 at 9:49 上午

  6. 第一代政府把所有种族归纳为华、英、巫、印四大种族。方言族群靠边站,上不得厅堂,只属巴刹用语。文明君应该为方言请命!在新加坡,四大种族的语言是有同等地位的。建国初期,执政党继承了英殖民地政府,也为了学习西方科技,所以采用英语。就因为学了英语就能够学到科技,而且所有投资商,包括西方、日本、台湾。。,也都采用英语为沟通语,这导致其他三大语言被遗弃。随着东方国家在新马的投资增加,西方国家对本地区的影响减弱,东方的科技也赶上了,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政府对方言放宽,也更加强调双语的重要。我们的政府对语言是灵活的,当中国的经济强过西方,我们就会以华语为共通语,到时候,文明君又要说我们是华族了,对吗?
    早期来自中国的移民,不论任何方言族群,大多把孩子送进华校就读,也没有听说有人发起任何方言学校,可以说,做父母的都认同华语是我们的共同语。为何有人会说我们不是华族呢?即使在台湾,他们的国语也是华语,学校也是以华文华语为媒介呀!

    非政客

    八月 3, 2017 at 10:08 下午

    • 但重点是我们在建国时就对东南亚各同盟国承诺不会当第三中国或中国的飞地或跳板。
      我国建国的目地就是要融成一个东南亚国家,受东南亚兄弟国家接受才算生存成功。
      再来就是要保持为世界先进文明圈的一员,才能把先学的第一先进文明传授给其他的东南亚兄弟国。

      未来世果,欧美日还会是世果先进文明的原头, 虽然中国与印度会有掘起,但是东南亚(亚细安共同体)是在中国与印度的中间,边缘效应下东南亚也必定会掘起,因为都是人口红利,由其是印尼与越南。

      印尼的掘起自然带东南方地区的马来语成为经济,法律,科学的语文。而我国就在这马来语文区的中心地带。马来语就是我国的国语的大优势就有大利了。
      我国的华裔与印尼的华裔,菲国的华裔,泰国的华裔,等。就能融成一体无大分别了。

      所以英语文是联系我国在先进文明的要属。马来语是联系我们定为成东南亚成员国与取得东南亚兄弟国信认的长远要属。
      一个人也只能学好一两种语言。
      南方华裔的自己方言不能舍。
      先代标准汉语为第二语文联大学论文都写不出, 只能当辅助语文。

      当然未来人工智能发达,自动同步翻译机也普及。庸人自扰而已。学了英语马来语,也能用翻译器与其他语文沟通。
      重点是英语马来语能帮新加坡融成一国族,能认同与效忠于新加坡与东南亚地区。您看马来西亚就是因语言而成为种族分裂不能融成一个国族的不幸。前车可鉴。

      文明人谈真实

      八月 4, 2017 at 8:04 上午

    • 上一次不是有说过了吗?
      从国际语言学家的看法,若长远Singlish 发展下去,新加坡式的福建话是很有可能发展成用罗马字母的拼音语文,如越南语文,日本罗马字体或韩文罗马字体,成为新加坡的第五官方语言。

      文明人谈真实

      八月 4, 2017 at 8:41 上午

      • 那您应该为福建话请命呀!发明罗马字体输入“福建文”吧。在中国的福建人都会读写华语了,我们还要开倒车?

        非政客

        八月 4, 2017 at 1:02 下午

    • 也有实据证明, 未来本第区的新生代,华文若学得好, 大多会被大中华地区所吸引去,到那边去发展,很多也会去定居或与当地人结婚,本地区的人才就会大量流失,这对本地区的优势发展也不好

      文明人谈真实

      八月 4, 2017 at 9:02 上午

      • 我们不也引进许多中国移民吗?“哪里凉,哪里坐”,这就是国际化。要吸引人才,就要有兼容心,不要看扁不会说 Singlish 的人! 语言专家说,小孩学双语或三语,会让他的头脑更加灵活,语言的驾驭也会非常强。别听信上一代一个有学习障碍的领袖,穷一生学习华语还说不好。去查看是哪一位吧!
        只要我们的马来族、印度族同胞们不要放弃母语,我们和各区域国家间的沟通不会有问题。单用英语才会与其他东方国家格格不入,因为我们不再是英国殖民地,也不想作为伪西方,双语才是我们应该走的路。

        非政客

        八月 4, 2017 at 1:29 下午

    • 非政客, 重点在于是否能同化新进网的新移民的后裔, 若他们的后裔也能三代成峇,融成我们一样,用第二语文的华语文,用第一语文的英语, 不能再融回他们先辈的大中华地区与文化, 成为了吃榴鲢的南洋人了, 才能算成功。

      文明人谈真实

      八月 4, 2017 at 3:36 下午

      • 因为刨根笑毛毛,忘乎所以首频搔。
        三代成峇侃永夜,一厢情愿见圣朝。
        鱼龙无迹秋江冷,神鬼虚堂世代遥。
        咬文嚼字话文明,弄真作实下银霄。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德仁

        八月 5, 2017 at 10:21 上午

      • 请注意您的说辞已经脱离我们的建国原则!我们是个多元种族国家,各民族平等是我们的优势,别企图同化所有种族在英国人旗下,导致和亚洲其他国家的关系疏远。真正的成功应该是双语普及化,把新加坡打造为区域联系、科技人才、国际医疗、文化交流中心,让我们成为国际上最亮的小红点!无论哪个政党当政,都要包容其他政见人士,不做出任何打压,追求真正民主。这样,我们才能万众一心。

        非政客

        八月 7, 2017 at 12:35 下午

      • 非政客, 新加坡建国就是要化众为一,把各自为政的不同群体融成万众一心的国族共同体,同一心的效忠,同一心的国家文化文明的认同,同心一意的对抗外敌/外国威胁,不分种族宗教的同胞互相保护。打死不走的拥护自自国家/国族/同胞的利意。身为同国人,死为同国的保护神。

        不再是各自为政的过客心态,或亡国人的心态。不把这国土当国际饭店,不是哪儿凉,哪儿去的游戏人间。

        文明人谈真实

        八月 9, 2017 at 2:24 下午

      • 非政客, 我以从逻辑推论的跟您讲各种族的通语只能当第二语言。不可能当新加坡国的国家/国族的通语/第一语文。
        1)因为新加坡国/国族的多元种族的国家。国家共同认知认可的通语只能用英语文。
        2)亚细安共同体的议会也是用英语文.
        3) 新加坡与外国(英欧美日印度澳洲俄国)的沟通都是用英语文.
        4) 欧美日在未来还是世界先代先进文明的源头,新加坡也领先学最新科学知识只能用英语文,把大学生们以他们近交流。
        5) 新加坡的第二语文层度大多只是中学层度,连一份大学论文都写不出。所以第二语文不能当国家的上层建筑的语文.
        6) 能够读两种语文的天才学生只有10%至15%的少量群体。
        7) 新加坡国人各族同婚是20%以上了,大多数异族通婚是因为有英语文的共用语,所以异族通婚的家庭与后裔的家庭语/母语就是英语。

        文明人谈真实

        八月 9, 2017 at 2:42 下午

      • 非政客, 我国社会本来就已是二语与三语的社会文化。
        第一语为英语文是我国社会的第一大公约数,也是我们小国(国小资源少不能太自身发展最先进文明)与世界现代文明最先进的各大国在第一时间交流学习的优势语文.
        但人类学习语文的能力有限。
        1)只有顶尖的10%至15%的少量人数可以做到有两种第一语文的能力(做到母语的层度),在考试能同时考两个第一语文的课目。
        2) 大多数中庸层度的国民(60%-70%) 只能拥有一个第一语文与一个第二语文,一主一辅的能力,
        可能一些人还能有第三第四第五的语言能力,但都是副语的底层度。不是写大学论文的高层度.
        3) 少部份的人数(5%-10%)还能身心的缺陷而只能学一种语文/语言而已,那只能是英语/英文一种。

        文明人谈真实

        八月 9, 2017 at 7:00 下午

  7. 南洋名角货欲骚,小岛葱茏绿阴交。
    精华虽无美人采,日暮孤吟饥燕高。
    饮水思源娇滴滴,掘土光宗笑毛毛。
    真实更添文明兴,数点家谱也能豪。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德仁

    八月 4, 2017 at 8:38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