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八月 5th, 2017

说好的法治呢?新加坡李家纠纷背后的政权焦虑

leave a comment »

周思城(自由撰稿人)    2017-8-1
http://initium-analytics.initiumlab.com/article/20170801-opinion-leung-singapore/

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便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今年六、七月间,新加坡首任总理李光耀的子女,为了父亲故居的保留和拆除,在脸书上爆发了一场公开纠纷。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新加坡政治制度虽然在控制民众和一般官员方面,有相当大的作用,不过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却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这一切对新加坡政府而言,其实相当讽刺。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 PAP),向来标榜自己以严刑厉法,确保施政的清廉和效率,奠定新加坡的长期稳定发展。在面对“专制”、“软性威权”等批评时,行动党经常会强调自己是“依法治国”,法律大于个人或个别团体利益。李氏家庭争议却意味着,这套做法一旦碰到权贵核心,恐怕有突然失效的可能。

对后李光耀时代的新加坡和行动党而言,这次无意中揭发的权限和利益回避议题,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面对当前的社会氛围、经济环境和外在压力,掌权者很容易为了一时的政治考量,陷入集权的诱惑,强化对社会、资讯和政治的控制,削弱对自己权力的约束。这样的举动,虽然可能有助于一时摆平异议,但整体而言,对国家的长期发展却带着负面影响。

以上所提的举动,可能会提高政治胜负的代价,包括在行动党内部,使政治斗争更加严峻,甚至还可能渗透社会其他层面。在政治人物缺乏广大社会支持的时候,更是如此。更进一步的政治控制,也可能缩减新加坡社会的弹性,让国家更难因应经济、外交和其他冲击。新加坡因为资源、人口都十分有限,在面对当前的诸多挑战,比以往更不能缺少灵活。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摄:Wallace Woon/EPA

李氏家族争议与官员介入

据李光耀幼子李显扬的脸书发文和总理李显龙的几次回应,李家长子李显龙与弟妹的严重分歧起源于2015年,李光耀逝世之后,李显龙不满最后遗嘱内要求李光耀后人,在李光耀次女李玮玲搬出欧思礼路38号故居后,拆除建筑物。遗嘱虽然把故居留给李显龙,不过李显龙后来又以市价一倍半的价格,把资产转让给李显扬。

今年6月中,李玮玲和李显扬在脸书贴文,指控李显龙为了借用父亲的威望、巩固势力、扶持其次子李鸿毅进入政坛,而企图违反李光耀遗嘱,利用国家机器强行保留李光耀故居。二人还称李显龙因为不满他们坚持父命,要求拆除故居,而使用总理职权动用国家机器,监控他们本人、家属和亲友人。李显龙及资深律政部政务部长英兰妮(Indranee Rajah)则回应质疑李光耀最后遗嘱的正当性,和李显扬妻子林学芬参与撰写遗嘱的角色。 阅读更多 »

总检察署:已针对李绳武Facebook贴文入禀高庭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8-4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804-sg-agc/3786196.html

(照片:Facebook/ Li Shengwu)

总检察署表示,已针对李显扬的儿子李绳武涉及藐视法庭的Facebook贴文,入禀高庭。

总检察署今天晚上10点多发布文告表示,李绳武7月15日的贴文中提供了一个连接到纽约时报的网址,并说“假设你注意到新加坡最新的政治危机,你会发现新加坡政府有一套法院制度。”

总检察署的文告指出,李绳武的贴文上载后,在新加坡获得广泛的转发。

当局7月21日向李绳武发出警告信,要求他删除于15日发布的Facebook贴文,以及在Facebook页面上向总检察署作出书面道歉。

总检察署要求李绳武必须在7月28日傍晚5点之前这么做。

当局表示,李绳武7月27日致函总检察署,要求把期限延迟至今天(8月4日)傍晚5点。总检察署当天同意李绳武的要求。

总检察署说,由于李绳武并没有删除藐视法庭的贴文,也没有在延长后的期限之前道歉,当局已入禀高庭。

相关链接:

李绳武澄清无意中伤我国司法制度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5, 2017 at 12:20 上午

%d 博主赞过: